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世但知民國十二年之曹錕賄選案,而不知民國七年尚有一曹錕賄選案;但知曹錕之大總統賄選案,而不知曹錕尚有一副總統賄選案。蓋當新國會召集時,馮國璋繼任總統之任期適已屆滿(袁世凱於民國二年就任正式總統,法定期限五年,袁死黎繼,黎去馮繼,至七年十月適滿期),自應改選。安福系本擬舉段,因係繼馮之後,恐引起直系不快,且段本人亦不願捨去實權,而取得徒擁虛名之總統。故幾經研討之後,乃以畀諸徐世昌,以徐與北洋派關係甚深,平日於直、皖之間尚無所偏倚,又係文人,舉任總統,既可平直系之心,而於己系亦無力能加牽掣也。至副總統一席,更屬虛位,決以與直系第二位之曹錕,以表示己之寬洪大量,並藉以離間馮、曹,使不至聯為一氣,多生阻力,此固屬該案之如意算盤。

  詎選會開後,徐之總統,以各系均表贊同,果獲順利選出,而曹之副總統則波折橫生。蓋當時新國會中,安福系雖占絕對多數,然以選副總統則仍非獨力所能成,研究系自不肯與之合作,此外交通系亦占百數十席,果肯全部參加,固可湊足人數,無如該系分為新、舊兩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