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四種症狀:



(一)閃回的悲慘事件

睹物思人,但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中卻不是這樣,患者不需要親眼見到那些曾經歷的悲慘事件便可以重新體驗當時的感受。因為不管他們願不願意,那些恐怖的回憶和噩夢般的影像自己會突然闖入他們腦中,或者在現實裡或者在夢魘中,一幕一幕不停地浮現,這便是所謂的「閃回」,讓患者頓感無處遁逃。

前文中911事件倖存者的描述:「……但是在即將入睡之際,那些影像似潮水般湧入腦海。我眼睜睜看著世貿大樓倒塌,看見臉上帶傷的人們,以及沒能逃生,被坍塌的大樓掩埋的人們……」



(二)超級淡定的無感人

當非常微小的灰塵落在我們皮膚上,我們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但是當這些灰塵聚集成大顆塵埃顆粒,落在我們身上,我們不但能看見它們,還能感受到它們對皮膚的壓力。這種剛剛好能夠引起感覺的刺激量,叫作「感覺閾限」。感覺閾限越大,能夠引起感覺所需要的刺激量便越大。別人只要米粒大小的物體落在身上便感覺得到,但你的感覺閾限比他們大,所以你也許需要栗子大小的物體才有感覺。

同樣的,情感閾限也是如此。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會表現出對情感的麻木,對周圍情況的無動於衷,因為他們的情感閾限被提高了,日常生活中普通事件的刺激,已經無法激起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是真的「淡定」了。

除了變得麻木,患者還會疏遠身邊人,逃避一切和創傷事件有關的想法、感受、談話、活動和人,甚至漸漸對不相干的活動也喪失興趣。

再來看看「911」事件的倖存者是怎麼說的:「白天上班時,我的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別人對我說話,我卻充耳不聞。我常常感到自己似乎處於飄浮狀態,對周遭的事物既看不見也摸不著……」



(三)無時無刻高度警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任何能喚起痛苦回憶的聲音或影像,都會使患者立刻心驚肉跳,抱頭鼠竄。比如在戰場上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老兵,退伍後偶爾聽到汽車發動的聲音,也會嚇得一頭跳進身邊的水溝躲避,腦海中浮現戰爭的場面,再次體驗當年在前線時的恐懼。

還是像那位倖存者說的:「……城市裡司空見慣的警笛聲卻會令我著實一驚。」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總是時刻警惕著過往痛苦的再次出現。



(四)愧疚的倖存者

除了以上三種症狀,活著有時比死了更痛苦,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還會出現「倖存者愧疚」。他們甚至恨不得自己才是死去的人,為自己倖免於難或為生存而做過的事感到痛苦、負疚。

有一位洪災中的倖存者表示:「我感到非常愧疚,因為鄰居當時向我求救,我沒有理會,而是選擇了保全自己的家人。」有一位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越戰老兵說:「我是殺人犯。沒有人會寬恕我,我們應該被槍斃,我們應該接受軍事法庭的審判。還有許多二戰大屠殺中的倖存者,因家人遇害而自己活著,或因自己沒能奮力反抗敵人,而產生深深的負罪感。



為什麼有些人在事後會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另一些人卻不會呢?下面我們就來研究一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成因。



(一)社會成因

1.事件的嚴重性和持久性

有些人天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