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小鎮英雄麗質天生

嗶──您的留言將進入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
「喂?媽媽,我是姚子賢,我們考完試了,但是今天有打工……晚餐我會和姐姐在外面吃飯,祝您下班愉快。」
我壓低聲音,趕緊結束了留言,再次確認四下無人之後,這才起身回到我們在這間樓房藏身的地點。
「你講完電話了嗎,厄影參謀學長?」
「抱歉,讓你久等了,幻象隊長。」
「哼!也沒有等多久啦……」
幻象隊長頗為煩躁地朝著下方望去,心情看起來顯然不悅,從剛剛開始他一直就是這個樣子。
「你是怎麼了,幻象,難道是會熱嗎?」
豔陽高照,秋日的午後,雖然時間已經邁入深秋,可是今年的秋老虎似乎張牙舞爪得特別厲害,即使是這種時候,也依然讓人感到夏天彷彿尚未離去一般。特別是我們所在的這個位置,乃是一處完全沒有遮蔽的矮牆後面,我與幻象隊長緊挨著烘烤得像剛出爐的麵包般的磁磚,小心翼翼地監視底下的情景。
「咦?哎,熱嘛,也是有一點點啦,只不過……」
幻象隊長哼了一聲,拉了一拉黑色大衣的衣領,欲言又止。
「只不過?」
「學長,今天不是高中考完試嗎?」
「是呀,怎麼了?」
幻象沒有再說話,朝下方的街道努了努嘴,我順著他示意的方向望去。
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派寧靜悠閒的景色。
我們居住的這處名為一純鎮的小鎮,依山傍水,民風純樸。
現在我們底下的是一純鎮車站前面最大的一條商業街,在放學過後的傍晚,正可見到一對對男女學生手勾著手、有說有笑地在大街上悠閒散步,時不時還轉過頭來彼此深情對望。
「真是和平的景象。」
「和平?」
幻象隊長拉高了聲調,咬牙切齒地說:「可惡哇~剛考完試,這些該死的情侶就像完全沒有壓力似地一起跑出來玩,我好羨慕嫉妒恨!我也想跟女孩子一起手牽手散步聊天,一起享受屬於戀愛的青春啊!」
幻象隊長一副含恨的表情撕咬著手帕……不對,這時候哪來的手帕?我眨了眨眼,發現原來他咬在嘴裡的其實是他的披風。
啪嚓!披風被他咬破了,我看得心驚肉跳。
「學長,我不是在嫌棄你不好,可是人家成雙成對在卿卿我我的時候,我卻只能穿成這副模樣、跟個男人一起躲在人家的屋頂,別人看了還會以為我們是專搞偷窺的變態,這叫我心理怎麼能夠平衡?」
幻象隊長一臉快要流出血淚的模樣。
我不禁同情地看著幻象隊長現在的扮裝。此時的他臉上戴著一副很像假面騎士的面具,再穿起又悶又熱的黑大衣,確實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好像都徹底跟「青春」這兩個字無緣。
只可惜現在做幾乎相同打扮的我,恐怕沒有資格講他半句話。
我安慰他:「好啦,你也別在意了,習慣就好了,不是嗎?」
「我也好想跟女生一起出任務啊~」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冷夜元帥怎麼樣?」
「呃……冷夜學姐喔……」
幻象隊長露出思索猶豫的神情。
「我想了想覺得……還是學長最好了。」
說完還作勢靠了過來,嚇得我連忙閃開。
「學長你居然閃開了!」
「好了,不要再胡鬧了。」
幻象隊長「呿」了一聲,總算是能夠稍微專心一點,他百無聊賴地玩起我們帶來的攝影機,然後說:「但是真的很無聊嘛,學長你看,這不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嗎?」
我苦笑了一下,的確,這麼悠閒美好的下午,給人說不出的寧靜和平之感,彷彿再也找不出任何一絲的不平凡,就是隨處可見的平常的一純鎮……只不過,只不過……
「如果要說是『平常的一純鎮景象』的話,好像還是少了一些什麼?」
幻象隊長說出了我內心的話。
「哇啊!」
就在我這麼揣想之際,一聲夾雜著恐懼與驚訝的尖叫劃破了這寧靜和平的氛圍,接著少女的聲音又再度大喊:「救命啊,有怪人啊!」
就是這個了!
幻象隊長也露出跟我差不多的神色,我們一齊拉高身子,趴在牆壁上往下面俯瞰。
街道上的行人們開始驚慌無比地逃竄,大馬路中央的水溝蓋噗的一聲掀了起來,跳出一個身材巨大詭異的怪人。
「哇哈哈哈──我乃怪人泉烏賊,愚蠢的人們啊,在黑暗星雲的名號下顫抖吧!」
「哇啊啊,是黑暗星雲的怪人!」
「怪人來啦,救命啊~」
「一級警報,大家快逃~」
怪人,沒錯,正是怪人!
如果要說一純鎮有什麼不平凡之處,那並非指我們有什麼格外出名的特產或是特別有趣的風俗,而是從一年前起,這座小鎮接二連三地受到來歷不明怪人的襲擊。這些由邪惡侵略組織「黑暗星雲」指使的怪人,個個身懷超絕本領,完全是人類所無法對抗的存在。
而就在此時,沉寂了將近半個月以後,人們原本以為終於可以迎來平靜的時光,沒想到怪人再次出現了。
男女學生、攤商、路人們,個個倉皇但熟門熟路地棄下貨物、朝著最近的建築物躲避,彷彿他們對這些事情的發生早就習以為常了。
然而也有一些手腳不夠快的人們走避不及,被困在當場。
也罷,如果每一次怪人出擊都沒有犧牲品的話,又如何稱得上是邪惡組織的侵略呢?
怪人泉烏賊揮動他那雙又長又細的觸手,隨手就把原本占用殘障專用停車格的小販攤車翻了出去,頓時清出了一個無障礙的空間。然後又將違規停放在人行道上的機車全都掃開,於是要在街上走路反而變得很方便。最後泉烏賊洋洋得意地走向坐倒地上、驚恐不已的受害者們。
「怪、怪人,休想欺負我的女朋友!」
「對,沒錯!我們跟你拚了!」
那些走避不及的人們幾乎都是情侶,在這個節骨眼上,那些男生們雖然內心感到十分不安,但仍鼓起勇氣,為了保護女伴而擋在怪人面前。
「哼!想在我面前逞英雄?那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手段!」
泉烏賊不屑地冷笑一聲,突然鼓起了腮幫子。
「他要噴墨汁了!大家小心!」
「不要啊~我這件衣服是新買的耶!」
既然是烏賊怪人,想當然耳一定是使出跟噴吐墨汁有關的絕招吧!可是不知道普通烏賊噴出來的墨汁能不能和怪人相提並論?在泉烏賊施展絕招之前,無論男女都面露驚恐神色。
「我吐~」
泉烏賊從嘴裡噴出了大量液體,阻擋不及的受害者們發出了尖叫,一下子就被潑了滿身。
「咦?」
可是潑灑在他們身上的液體出乎意料地清澈,人們驚訝不已地看著自己的身軀,依然乾乾淨淨,完全沒有因為怪人的攻擊而變色。
「是、是怪人的招式失靈了嗎?」
「你到底對我們噴了什麼?」
「呵呵,你們以為我的攻擊沒有起到作用嗎?」
泉烏賊還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乾脆地回答道:「是卸妝水。」
「嗚哇!」
現場頓時響起了極為淒厲的慘叫,就連怪人出現時的驚惶也有所不及。只見那些轉過頭關切女朋友狀況的男士們個個顫抖不已,栽倒在地上,臉上被難以置信的神情所占據。
「小、小美,原來妳長這副模樣?」
「小英?不對,妳不是小英,妳到底是誰!」
「天啊,難道阿花妳的FB照片都是P出來的?」
「嗚嘔嘔嘔……」
每一位男友都是身心遭受重創的表情,癱軟著再也無法爬起,女孩子們則是死死捂著臉不肯把手放下,拚命地大喊:「走開,不要看我!」
泉烏賊只用了一招,就讓所有人身心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哇哈哈哈哈哈──」
難怪他會這麼肆無忌憚地大笑。
可是就在這時候,咚地有一團黑黑的物體急速撞到了泉烏賊臉上。
「嗚哇,咳呸呸呸呸,是哪個傢伙膽敢偷襲我?」
擊中了泉烏賊的那顆球體骨碌碌地滾回了主人腳下,被輕鬆地撿拾起來,原來那是一顆籃球,而出手教訓泉烏賊的勇者竟然是一位女生。
「小千?」
瞥見偷襲者的那張臉,我忍不住脫口大叫。
幻象隊長詫異地轉過頭來:「咦,學長你認識她嗎?」
我緊咬著嘴唇暗罵自己差點露餡,這位在怪人面前挺身而出卻毫無懼色的少女名叫路怡千,擁有一身運動系女孩獨有的勻稱體態、一頭剪得恰到好處的俐落短髮,洋溢出清爽而聰慧的氣息,基於某些理由,我對她的事蹟種種真是再熟悉不過了。
平時被暱稱為小千的路怡千手扠著腰,氣勢凜然地對著泉烏賊斥責起來:「可惡的怪人,居然敢破壞小鎮和平,你難道不怕受到教訓嗎?」
「受到教訓?我倒要看看是誰會受到教訓!」
泉烏賊怒氣沖沖,對著小千就是一記噴吐攻擊。
唰啦~小千雖然轉瞬間就被噴成了落湯雞,可是卻依然處在原地屹立不搖,而且神色沒有絲毫的改變。
「這、這怎麼會?」絕招徹底無效的泉烏賊大驚失色,「為什麼終極卸妝水對妳起不了作用?難、難道……」
原本還委靡在地的男生們紛紛露出看見女神般的感動模樣,虔誠地望著小千:
「是天然系美少女啊!」
小千的出現使得每個人的心靈都得到了治癒。
從不施脂粉的小千恰好正是泉烏賊的剋星。
「嗚哇,就算卸妝攻擊對妳無效,我也不能饒過妳!」
眼見男人們因為看見了純天然美少女而再次拾起對女性的信心,泉烏賊勃然大怒,舉起了像鞭子一樣的觸手,大力朝著小千甩去。
由於速度實在太快了,小千甚至來不及閃避,咻砰!只見沙塵揚起,響起了觸手擊中某樣事物的鈍重聲音,伴隨著眾人的一陣尖叫。
「是誰?」
結果泉烏賊驚慌失措的怒吼聲,比眾人的吶喊更加嘹亮。
「怪人泉烏賊,你的邪惡侵略行動就到此為止了!」
一道悅耳的聲音自滾滾沙塵中戲劇性地傳出。
「接下來,由我來做你的對手!」
只見矇矓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巍峨站立,舉著一隻手擋住了泉烏賊的攻擊。等到那塵煙緩緩散去,她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清晰,一名打扮成超級英雄模樣的女性,威風凜凜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那女子臉上戴著一副華麗又不失典雅、充滿精心設計感的面具,栗色的頭髮綁成一束馬尾,在腦後優雅舞動。身上鎧甲兼具了前衛造型與古典之美,該遮的地方有遮,該露的地方卻也不少,簡直是活生生把「完美」這兩個字做了最經典的詮釋,宛如會發光的鑽石般璀璨奪目。
在場眾人見到她無不感動涕零地大喊:
「萬歲,是繁星騎警!」
繁星騎警,這便是一純鎮上最名聞遐邇的超級英雄,也是既然有邪惡勢力之存在,必然伴隨於怪人現身時拯救人們的英雄戰士!
繁星騎警出現之際,位在高處監視著這一切的我跟幻象隊長也同樣激動不已,我當然是快樂得要跳了起來,但是幻象隊長在面具底下「嗯嗯啊啊」發出來的,卻絕對不是什麼愉快的聲音。
「嗚喔喔!是繁星騎警!」
可是因為目睹了繁星騎警出場,我的心情早已難以平復,不由得發出了激昂的高喊聲。
「學長,你怎麼這麼亢奮啊?我知道了,一定是看到了我們的死敵繁星騎警所以激動萬分吧!」
幻象隊長自作主張地下了結論。
我沒理睬他,因為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就在繁星騎警現身的那一剎那,我早就把攝影機的聚焦與採光都調整到了最完美的模式。
絕對不可以漏失掉繁星騎警大戰怪人的精彩鏡頭,這些影像可都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將會放在我個人的收藏庫裡頭,作為全世界的瑰寶流傳下去。
「可惡的繁星騎警,今天我一定要打倒妳,接招吧!」
泉烏賊說出了專屬反派角色的老掉牙臺詞,隨即全力對著繁星騎警施展噴吐,但是繁星騎警一點也沒有被震懾到。稍微防禦以後,繁星騎警若無其事地抖開了身上的水花。
「糟糕,卸妝水對戴面具的敵手不管用!」
泉烏賊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敗,可是繁星騎警哪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抱歉啦,怪人,可惜我今天有事,只好來個速戰速決──看招!」
繁星騎警猛然加速,衝向對手,大喝一聲,拳頭如狂風暴雨般打向泉烏賊,發出了爽快的爆擊音,周遭的人們全都不住喝采,而這怒濤般席捲的攻擊打得泉烏賊節節敗退。

圍觀者的情緒越來越高漲,甚至還一齊喊出了招式的名字。
「天馬疾風流星拳!」
這就是繁星騎警最著名的必殺技之一,天馬疾風流星拳,發動超高速的連續攻擊,藉由強勁的打擊波產生可怕的高熱量,徹底傷害敵人內部組織,也是戰無不勝的絕招。
「哇啊!我不甘心啊!」
就在人們的歡呼聲中,泉烏賊發出了最後的慘叫,無法承受地被打飛上了半空。
轟轟~
然後帶著濃濃的烤烏賊香,飛向了天際的遠方。

「哎呀,這次又輸掉了耶。」
幻象隊長搔搔頭,語氣無奈地說,不過在無奈中卻又帶有一絲絲的習慣。
「學長,你在做什麼?喔,沒想到你還會檢查錄影,一定是想要從影片裡頭找到繁星騎警的弱點對吧?」
我隨意地點了點頭,捨不得將注意力自影片上離開。啊啊!繁星騎警出擊的英姿真是百看不膩,我簡直可以重播一百遍,盡情地回味。
「現在該怎麼辦啊,學長?」
「既然作戰失敗了,那還是照往常一樣回報吧。」
「好吧,那就先回去囉!」
「我知道了。」
雖然不願意,但我還是不得不結束了影片。
幻象隊長朝著前方伸出了拳頭,就像是要出發前要大喊一聲目的地一樣,有些中氣無力地喊道:「回黑暗星雲吧!」
──沒錯,在此處從頭到尾監視了一切過程的我們,並不是繁星騎警的支持者,相反地,我們還是與之為敵的存在。
我們就是黑暗星雲的侵略者幹部!

黑暗星雲的總部就位在偽裝成廢棄歌舞廳的地下空間,雖然外表看似平凡無奇,但裡頭其實蘊含著無數神祕的高科技。
黑暗走道上,靛藍神祕的燈火迎接著我們歸來,只不過,就在我與幻象隊長返回會議室後,卻發現總部內早已空無一人,只剩下自願留守的冷夜元帥,她劈頭就問:
「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幻象隊長無奈地聳聳肩:「還不都是學長堅持要走路,不然我們早就騎機車回來了。拜託,從商業大街那回來要走好幾公里,我的腳都快痠死啦!」
「不行!」
我面色鐵青,回想起上次任務坐在幻象隊長後座的情形,至今仍然忍不住要打起寒顫,說什麼都不可能讓步。
「那不然坐公車也行嘛!」
「你要用這副打扮坐公車嗎?」
幻象隊長似乎找不到話來反駁了,但還是在那邊嘟囔個不停。
冷夜嘆了口氣,「看樣子這次作戰又失敗了吧?」
幻象隊長點點頭。
「好吧,那把資料交給我,剩下的報表讓我來填。大家都下班了,你們也早點回家休息吧。」
冷夜溫和的態度讓幻象跟我都感到有些詫異,我們兩人同時互看了一眼,接著聳了聳肩。過去的冷夜元帥是個認真嚴肅、不管待人律己都毫不通融的人,然而在經過了一些事件以後,她的性格似乎也慢慢產生了轉變。
「那就先謝謝學姐啦,兩位再見。」
幻象隊長拎起背包急忙趕了出去,冷夜則重新回到座位上,埋首公文。
真是勤奮啊!雖然我、幻象、冷夜,以及絕大多數的幹部都只不過是工讀生,然而像冷夜這樣一絲不苟的也是絕無僅有了。
我收拾完東西,冷夜依然維持著那副模樣坐在原處,彷彿動也沒有動過。
「妳不回家嗎?」
雖然冷夜待在這裡並不會有什麼安全上的疑慮──有誰會大膽到去打鎮上最大邪惡組織根據地的主意呢?但無論如何,讓一個女孩子孤單留守,總讓人覺得過意不去。
冷夜從辦公桌上抬起頭。
「你是在顧慮我嗎?沒關係的。現在就算回去了,我家裡面也沒人。」
不知為何,總覺得冷夜說出這話的時候,語氣有一絲絲落寞。
「你是在關心我吧,謝謝你,厄影參謀,你真是個溫柔的人。」
「不,哪裡……唉,那妳自己小心。」
既然冷夜都這麼講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些什麼,於是便靜靜離開。

夕陽西照,倦鳥歸巢。
我換上了平時的衣服,慢慢地走向商業大街。雖然說不久之前大街上才引發了一場熱烈萬分的騷動,可是現在人們卻又彷彿無事般地恢復了平常的狀態。只有流淌在地上、混合著脂粉顏料的五顏六色卸妝水,述說著那受到怪人襲擊的事實。
不過我並沒有時間感嘆,我的心情正處於十分雀躍的狀態。
要說為什麼呢,路上行人的目光正好給了答案。
彷彿有什麼吸引了路上行人的注意力般,使得他們不由自主地朝同一個方向望去。街燈下,一個穿著素淨連身洋裝的女孩子靜靜站在那裡,像是在等人,她那天仙下凡的美貌正是讓所有人都無法自拔地多看一眼的原因,只是本人似乎沒有發現。
所以說,那位美麗的少女正是讓我感到歡欣不已的理由。
忽然間,她抬起頭,察覺到了我的存在,很高興地朝我揮手。
「姚子賢!在這裡!」
這個動作立刻令我感受到了周圍男人們投射過來的刺人視線,他們一定是對於我怎麼會跟這麼美麗的女孩子認識而嫉妒不已。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禁感到一股驕傲,然後立刻回應那名女性。
「姐姐!」
「哎唷,你怎麼這麼慢啊!我都快等死了。」
姐姐嘟著嘴,看來是等得不耐煩了。嗚哇!這副模樣砰地擊中了我的心臟。不敢自己一個人走進理容院而專程等弟弟的姐姐,真是超越筆墨可以形容地可愛。
「抱歉,因為打工所以有些晚了。」
我一邊道歉,一邊享受著有姐姐在身邊的幸福感。
一點也感覺不到現在是黃昏呢!世界彷彿因為姐姐的存在,煥發出了奇妙的光彩,我猛然一看,原來是路燈跟店家的霓虹燈都亮了起來,不過,我想這一定也是因為驚嘆於姐姐的美麗所以才會發亮吧。
藉由周遭亮起來的燈光,姐姐的可愛模樣終於可以一覽無遺。栗子色的長髮綁成一束垂放在腦後的辮子,如初生嬰兒般吹彈可破的白皙皮膚,更是讓人想舔上一口……咦,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像姐姐這樣神聖的存在,不管是她汗水裡面留下來的鹽分,還是呼吸時吐出來的空氣,可是無一不充滿著屬於姐姐的精華啊!每日攝取這些成分,對我而言就像攝取維生素一樣必須。
話不多說,我立刻大口呼吸著姐姐身邊的空氣──哇!就好像進入森林得到了新鮮的芬多精,把我的肺臟完全淨化。
「快點啦,假面超人的特攝節目就快要開播了耶!」姐姐看著手錶說,「上週我看了預告片就超級想看的,為了趕上今晚聽說特別精彩的一集,我打敗怪人的時候還特別加快了速度,我……」
「噓~姐姐,小心點!」
我連忙摀住姐姐的嘴巴,然後緊張地看著周圍。
「爸媽不是說過嗎,不能在外面暴露姐姐妳的真實身分。」
我真是嚇都嚇死了,連忙查看周圍是不是有人注意到這裡,好在,並沒有人特別留意我們。
忽然,手指上傳來一陣刺痛,「嗚哇!」
我急急忙忙抽回了手,姐姐一副「得到教訓了吧」的樣子看著我。
「討厭耶,讓人家炫耀一下都不行嗎?我當然也有在注意啊!」
姐姐雖然這麼說著,可是還是小心地望了眼四周。
「姐姐,對不起啦。」
確實,沒能體諒姐姐心情的我,真是萬分該死,不過這也難怪,畢竟誰能想得到呢,在我眼前這位看似普通的女高中生……不對,是集聚清秀與優雅,帥氣與嬌柔的超級美少女,竟然就是稍早之前大放異彩、拯救無數小鎮居民的那位英雄──
繁星騎警!
本來嘛,像姐姐這樣偉大的人物,就算現在馬上要街上所有人都下跪膜拜也不過分。可是像姐姐這樣具有謙遜不張揚品格的新時代女性,當然不可能把它拿出來在人前說嘴。
因此,姐姐身為小鎮英雄的這件事,始終只有我們一家人知道。
「好啦,沒事的……子賢,你的手指會痛嗎?」姐姐擔心地問著我。
被姐姐這樣關心,心頭真是暖暖的。
「不痛,不痛。」我連忙搖搖手說道。
不過看了一眼被姐姐咬過的手指,上面沾滿了姐姐的唾液,而且還印著齒痕,疼痛感依然殘留著……可是作為一個男子漢,我怎麼能夠讓姐姐擔心呢!像這種小傷口,只要消消毒就好!所以我趕緊把手指放進口中。
嗯嗯……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那就好,好啦,那我們趕快回家吧,我肚子好餓啊!」
「啊,等等我,姐姐。」
姐姐迫不及待地邁開腳步,我連忙跟了上去,我們就在夕陽餘暉中一同踏上歸途。

「姚子實,妳給我坐回來餐廳吃,吃飯不要配電視!」
「哎唷,媽,再等一下嘛,現在正精彩耶~嗯對,就是那裡,打牠!」
「姚子實!」
「算了啦,妳就讓妳女兒看電視嘛,她今天跟黑暗星雲作戰也是相當辛苦,總該讓她放鬆放鬆。」
媽媽嘆了口氣,放棄了叫回姐姐的念頭,默默扒起碗中的飯。
即使是超級英雄,但是在爸爸跟媽媽的眼裡,還是跟小孩子沒什麼兩樣。
我微微一笑,繼續悠哉吃著晚餐,這時候電視機傳來插播廣告的聲音,姐姐趁機從客廳走了回來。
不過姐姐並沒有再去添裝飯菜,而是很快地把碗盤放進水槽。
「我吃飽囉!」
「姚子實,妳吃這麼少?」媽媽詫異地問道。
「我要減肥。」
減肥?
我,還有爸爸媽媽,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露出懷疑自己聽錯了的神色,狐疑地瞪大了眼睛。
「是、是不是哪裡煮得不合妳的胃口?」我連忙緊張地問道。
我望向桌上的飯菜,每一樣都是挑食的姐姐最愛吃的菜色,換作是平時的姐姐,一定早就秋風掃落葉。
不過姐姐搖了搖頭。
「反正我吃飽了,我要出門囉!」
「都這麼晚了,妳還要去哪裡?」
「辦一下事情。」姐姐聳聳肩,回答媽媽的問題。
「等等,這麼晚了,妳自己一個人出門太危險了吧,等我一下,我去換一件衣服。」我匆匆忙忙地把飯菜全都扒進嘴裡,然後跑向自己的房間。
「我?危險?」
姐姐彷彿覺得我說的話很可笑似地大聲說著,意思好像在表明「你居然會覺得小鎮英雄自己一個人出門會不安全」,可是媽媽用不容辯駁的口氣開口說:
「讓姚子賢跟著妳去。」
「啊,媽媽,連妳也這樣,我可是繁星騎……」
「我管妳是誰!」
「好吧。」姐姐的回答聽起來,似乎是覺得無所謂了。
為了不讓姐姐久候,我迅速地脫掉制服換上便裝,下樓後發現姐姐已經把腳踏車牽出門外等我了。
「上來吧!」
姐姐的愛車「翔空流星號」。著迷於特攝節目的姐姐為自己的腳踏車取了個非常有霸氣的名字,念念不忘地想把它當成繁星騎警的代步工具,只可惜這臺名聲威震一純鎮的腳踏車無法真的陪姐姐南征北討,理由就是因為我現在腳踏著的這對火箭筒。
如果把這臺腳踏車騎上街頭的話,就會先因為非法改造而被警察抓吧!
「那些臭警察,憑什麼對我這超級英雄的交通工具指指點點?」最讓姐姐忿忿不平的就是這件事了,不過警察有他們的苦衷,所以也沒辦法。
呃,不過,現在眼前還有一項更重要的事。
「嗚哇,姐姐,拜託妳可不可以不要騎這麼快?我快掉下去了!」
「噢,好,不好意思唷!」
姐姐略帶歉意地說,連忙放慢了踏板的速度。
太可怕了,果然要是稍不留神就會發生這種狀況。正是因為γ-12星人超凡優異的血統,使得姐姐偶爾忘記控制力道時,事情就會往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
我提心吊膽地看了看四周,幸好在這個時段裡路上沒有行人,兩邊的住宅也不會有人探出頭來亂看,否則明天的報紙頭條,恐怕就會是某腳踏車被目擊到以一百八十公里的超高時速奔馳在深夜街區的小鎮傳說了。
我問姐姐我們要到哪裡去,可是姐姐賣了個關子,只說我最後就會知道了。
過了不久,我們騎出安靜的住宅區,穿過熱鬧的大街,就來到了「那棟建築」面前……
「那麼,姚子實小姐,您看看剪這個髮型可以嗎?清爽俐落。」
「好看!姐姐剪這個髮型一定超級好看!」
「……那麼,還是參考看看這樣子的呢,淑女風格?」
「好看!好看!姐姐剪這個髮型一定無敵好看!」
「……呃,其實,我們也有能夠讓顧客看起來年輕十歲的造型可以讓您選擇。」
「放心!姐姐不管剪什麼樣的造型都會霹靂無敵好看的!」
不斷向姐姐推銷的設計師把髮型型錄放了下來,一臉鬱悶地看著我。
「這位先生,麻煩您不要在旁邊大呼小叫,這樣會干擾我們工作。」
「我只是在表達我對姐姐髮型的一點支持而已。」
對於這名設計師的詆毀,我毫不退縮,並且嚴正抗議。
這間理容院怎麼能夠容忍如此目光如豆的髮型設計師?難道他看不出來姐姐打算以煥然一新的姿態重新讓這世上的每個人眼睛一亮?在這麼偉大的時刻裡,身為弟弟的我怎麼能夠不好好支持!
像這樣目光短淺的設計師,當然看不出來,姐姐清麗脫俗的美,不管搭什麼髮型都很好看!
「好了啦,姚子賢,我已經決定好了。」
始終對設計師的建議搖頭的姐姐噗哧一笑,朝著型錄上的時下最流行的韓風髮型指了一指。設計師看了以後,開始替姐姐剪髮。
「先替您修邊。」
「嗚!」
「接下來修剪。」
「啊!」
「……然後再打薄。」
「噫!」
設計師停下了動剪刀的手,這次望過來的眼神居然充滿著殺氣。
「先生,在我工作的時候麻煩您不要鬼吼鬼叫可以嗎?」
「哎!可是,那剪的是我姐姐的頭髮啊!」我試著跟這名缺乏耐心的設計師講講道理。那每一刀剪在姐姐頭髮上,卻痛在我心上,「我姐姐怕疼,我會很捨不得。」
「先生,頭髮是沒有神經的!」設計師看起來瀕臨崩潰邊緣,「阿美!阿美!帶這個小子……先生進去洗頭髮,算我免費請他,只要讓他不要繼續在我身邊打轉就行!」
等等!我還想留在姐姐身邊啊!
就在我打算開口阻止之時,洗頭小姐走過來拉住了我的手:「好啦先生,請往這邊走喔。」
於是我就被糊里糊塗地拉向了洗髮間。
不要啊~我頻頻回頭望向姐姐,坐在椅子上的姐姐變得離我越來越遠。
我被推上了洗頭臺,感受到清涼的洗髮精在我頭上搓抹,洗頭小姐試著向我搭話:「這個水溫還滿意嗎?」
「……」
「對了,先生,您幾歲啊?」
「……」
「看你的樣子還是學生吧,你在哪裡讀書?」
「……」
洗頭小姐完全不明白此刻我心中的消沉,看不見姐姐的臉,我都不想好好說話了,我閉上眼睛。
無奈的她似乎想在放棄之前做最後一次嘗試,於是開口說:「你是陪姐姐來的嗎?你們姐弟感情真好,其實呢,我上面也有一個姐姐喔。」
我倏然張眼,完全被這個話題挑起了興趣。
「妳也有姐姐嗎?」
「是呀。」洗頭小姐似乎很高興能夠跟我說上話。
「那麼妳一定也能體會有姐姐的好處吧!」我心中頓時充滿著知音難逢的感動,「我跟妳說喔,我姐姐啊……」
我開始滔滔不絕地向這位洗頭小姐說起關於姐姐的各項偉大事蹟,包括她小學時是怎麼樣地可愛、國中時又是怎麼樣地清純,一直到了上了高中,啊啊!姐姐身上的種種美麗簡直是說也說不完。
我實在太高興了,我長期以來對於姐姐的觀察與紀錄,終於夠找到能傾訴分享的對象,一說之下幾乎停不了口。
「所以說,那時候的姐姐啊,她就……哎呀!」我吃痛地叫了出來:「那個,妳洗得好像太大力了?」
「咦,是嗎?真對不起,不過,對付你這種變態,這樣的力道也是剛好而已。」
「……不好意思,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洗好了,請起來吧。」
「但是,妳還沒有幫我沖水。」
「……要沖囉。」
「嗚哇!」
結果我的臉上居然被洗頭小姐直接用蓮蓬頭的熱水潑了,好燙,好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