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言 買票,一個從小到大的困惑……



人生中有些困惑,須因著自己的成長而尋找到解答,對我而言,「買票」是其中之一。

國小時,當街上開始出現有人像和數字的旗幟與看板,邀媽媽去參加婦女會、農會家政班的阿桑會來家裡,和媽媽在廚房裡小小聲說話,我和妹妹們在客廳寫作業,隱隱約約聽到有個人名和數字不斷出現在她們的對話,最後,阿桑離開前,拿出幾張鈔票給媽媽,手裡比著數字跟媽媽拜託。

國中、高中上了公民課,漸漸明白,阿桑給媽媽的錢是「買票」用的。可是當街上又開始出現有人像和數字的旗幟與看板,阿桑不再來我家,媽媽聽附近鄰居說,才知道因為媽媽和爸爸都沒投票給阿桑拜託的人選,我們家「買票」無效,就被阿桑跳過。不過,平時都沒怎麼看到的里長,卻特地拿味素、香皂禮盒到家裡來,拜託爸媽要投給他。

到台北讀大學,第一次有投票權,是投縣長、立委候選人,爸爸打電話叮嚀我要回家投票,因為台中海線地區紅派和黑派買票買的很兇,優秀的司法官返鄉代表民進黨參選立委卻被派系買票夾殺,詩人縣長競選連任卻被「紅包來」的誇張流言所攻擊,但當時在大學流行的左派思想週報卻大大鼓吹「投廢票」。投票那天,跟爸爸到附近的高中投票,平時不太出現卻已連任好幾屆的里長,站在投票所外,手比數字提醒我們選派系支持的縣長候選人。

之後,出社會工作、讀研究所,無論在南部、在北部,再忙都會回鄉投票,支持有理念的候選人當選,不要再讓派系操控海線政治。從二○○一年至今,十多年來我投過大大小小的公職人員選舉,總統、縣長、議員、鎮長、里長,歷經幾次政黨輪替,但每回選舉前地方上「買票」依然、價碼隨著物價上漲,而海線兩大地方派系龍頭,一個從議員躍升立委,事業版圖從挖採砂石橫跨到媽祖廟董座;一個從議員當選議長,用海線政治勢力交換黨政高層的提名退讓,兩派龍頭為獲得政治利益,成為命運共同體。派系政治、買票操控,因著有理念的朋友投入參選,讓我更深刻體悟到「買票」如何決定我們的政治發展。

四年前台中縣市合併,長期在梧棲從事社區文化工作的朋友,在社造長輩鼓勵下披上綠袍出來參選海線市議員,他提出檢討海線公車長年票價過高、硬體建設閒置荒廢、沙鹿南勢溪保育、高美濕地生態教育中心等政見,在「好央請、勤快、跑攤」的議員選風中觸動海線青年有感、帶起對公共政策討論的新氣象,可惜,朋友最後還是被派系支持、買票的議員候選人們擊敗,成為落選第二高票。任期還不到兩年,海線兩大地方派系龍頭因喝花酒數千萬元公帳的貪汙罪被關,龍頭之一的議長被解職,落選第一高票的女議員遞補議長的市議員缺,即使女議員的樁腳「自發性買票」被抓到賄選判刑,她依然能遞補議員宣誓就職。朋友提出「當選無效之訴」,還沒等到法官宣判,新一屆的市長及議員選舉又來臨了。

這次七合一大選,朋友幾經掙扎與思索,決意再次出來參選海線市議員,希望讓議會多一席海線的文化教育監督力量,實現四年前的政見,朋友這次在候選人互比「誰跑的紅白帖多」的選民壓力下,仍力圖撐開訴求政見的空間,他不相信選民都是從「瞻仰遺容多寡」檢視議員認真與否;他也同樣面對地方派系與樁腳買票的威脅,但這回派系的家族勢力卻「換裝」出馬競選。兩大派系龍頭被關、褫奪公權,一個推出女兒、一個推出弟弟參選海線市議員,在年底縣市長選舉前半年,兩個派系龍頭成功提早假釋出獄,海線出現比其他區比例還高的「里長同額競選」怪象,里長選舉「穩定、單純」,引起地方議論,是否這是為了固樁確保兩大派系龍頭的女兒、弟弟當選市議員?

選戰進入倒數,賄選的消息正陸續在台灣各地傳出。派系固樁、賄選買票,這樣的選舉操控,不只是投入海線市議員選舉的朋友正遭遇的困局,也是許多懷抱理想首次投入選戰的候選人正面臨的巨大挑戰。

買票,課堂上總教導是民主社會裡的不可為,但實際上,「買票」卻是在台灣長期盛行的選舉現象,決定台灣的政治發展。「買票」為何在台灣如此淵源流長?解嚴後台灣邁向民主化,歷經幾次政黨輪替,為何「買票」仍無法消失?帶著這些困惑,和幾位關心民主發展的彰化朋友,分頭蒐集近年媒體賄選報導、黨外雜誌、賄選案判決等相關資料,其中許多珍貴的黨外雜誌史料來自「慈林教育基金會典藏台灣社運史料資料庫」(台灣大學圖書館與慈林教育基金會合作),研讀整理後提出台灣選舉文化觀察。希望藉由此書,讓想改變台灣的年輕人、或認為政治離自己很遙遠的人,都能明白「買票」影響我們的公共政治及生活發展,進而反思手中那一票的重要意義,面對每次選舉來到,能作出適當的選擇,一同努力讓台灣民主深化,讓「買票」不再是台灣的選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