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莫艾有個習慣,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洗澡。

好不容易下了班,莫艾拖著疲倦的身體走進在學校附近租的小套房,一進門,便開始脫起自己的衣服,待前腳踏入浴室的那瞬間,她已一絲不掛,但她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家的浴室竟然會出現陌生人!

「……咦?」莫艾頓了一下,黑色的圓眸眨了眨,頭頂上出現了個大問號。她揉揉眼睛,確認著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一名金髮男孩,正慵懶的坐在浴缸裡享受泡泡浴,而他的身後站著一隻長著綠毛的兔子,且那隻不到一百公分高的綠毛兔,似乎還正忙著幫金髮男孩洗頭的樣子?!

偵測到陌生氣息的靠近,綠兔連忙轉頭察看,殊不知這一看卻看見了最不該看見的東西,長長的耳朵瞬間染紅了起來,下一秒,牠放聲尖叫:「啊啊啊||小的、小的什麼都沒看見啊,哇嗚嗚嗚||主人,主人,小的眼睛受到泡泡攻擊了||好痛、好痛啊!」

牠雙手一伸直摀自己的眼睛,卻忘記那毛絨絨的雙手沾滿了泡泡,眼睛傳來的刺痛感讓綠兔哇哇大叫。

聽見綠兔的尖叫聲,一雙藍綠色的眼眸緩緩睜了開來,正在享受沐浴時光的金髮男孩也感受到了他人的打擾,撇過頭,掃上了那呆愣在門旁的黑髮裸女。

他的眼神在莫艾身上來回打轉,就像在審視著什麼似的,最後他微笑,不、是冷冷嘲笑的丟出評語||

「胸型還算不錯,看那大小應該有D吧?只不過妳肚邊的肉肉似乎比綠兔還要『柔軟』許多耶……」金髮小男孩拉低視線,落在莫艾的屁股上,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什麼?呀||!」莫艾順著他的視線低下頭一看,驚叫了一聲,逃出浴室,直奔她的粉紅色小床。

「呀||!變態、色狼啊!!」莫艾拉起棉被鑽了進去,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獨自租屋在這住了一年半,今天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恐怖的事情!

為什麼?為什麼!她的內心浮出了十萬個為什麼!不知道打哪來的金髮小鬼外加一隻綠毛兔,就這麼大剌剌的佔據了她的浴室,而且那隻綠毛兔很明顯就不是地球上應該要出現的生物!!

更讓莫艾想哭的,是她的「酥胸紅梅」跟「祕密花園」,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人給看光光了。

但比起哭,她現在更應該做的事情就是離開這裡吧!

她緩緩從被子裡探出頭,確認四周無人之後,拉緊覆蓋在身上的唯一遮蔽物,小心翼翼的下床,一邊學著螃蟹走路,一邊小心翼翼地朝著大門走去||

慌亂之中,莫艾從衣櫃裡抓出一件衣服,連看也不看,就這麼慌慌張張的往自己身上套下去。

可是她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手上抓的那件衣服竟然是上個月不小心在網路上購買回來的||情趣內衣!

當性感薄紗滑過她的脖子時,突然,一道令她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稚嫩童音,冷冰冰的飄進她耳朵裡。

「呵呵,第一次全裸,第二次半裸的出現在本少爺面前,難不成妳是想誘惑本少爺嗎?」不知何時從浴室裡走出來的小男孩,圍著莫艾專用的浴巾,頂著一頭濕潤的金髮,語帶調戲瞥了莫艾一眼。

嘴角的笑容露出邪氣,藍綠色的瞳眸閃著異光,而那神情卻一點也不符合他的正太外表,反倒讓人感覺有點像隻發情中的危險色狼。

「呀啊啊啊||!」莫艾驚叫一聲,似乎發現自己身上的怪異之處,嚇得她連忙蹲下身,再次拉起落在地上的粉紅色被單,遮住自己的身體。

此時,一抹綠色的小身影接著奔出浴室,「主人、花主人||小的還未為您更衣,您怎就先跑出來了?」

如果莫艾沒看錯的話,那隻綠兔身上圍著的粉色布條,正是她洗臉專用的毛巾。

綠兔走向金髮男孩身旁時,牠好像有點故意似的撇開與莫艾的對視,那感覺就好像還在為剛剛的全裸畫面而害羞一樣。

不同於綠兔的害羞反應,莫艾瞪大雙眼,尖叫聲瞬間停止。

「……妖怪!有妖怪啊!」她愣住不動,心臟彷彿快要從嘴巴裡跳出來,只差一秒就會暈倒了。

看見莫艾一臉被嚇傻的模樣,金髮小正太皺了皺眉頭,問了綠兔一句:「吶,綠兔……我是不是該施法讓她暫時昏迷一下比較好?」

「回主人的話,小的非常贊同您的提議||」綠兔點了點頭,伸出短短肥肥的兔掌,高舉著不知道從哪生出來的比著「讚」手勢的小立牌,仔細一看,那翹著大拇指的比讚手勢非常眼熟,就好像是某知名社群網站的「點讚」圖示。

金髮小正太似乎從他的左右耳上取下了什麼不知名的東西,接著朝掌心輕輕一呵,一對金光閃閃的弓箭隨即從他的掌心冒了出來!!

看著他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拉滿弓瞄準了自己,莫艾再次放聲尖叫。

「啊、啊!求你……」

只是她的求饒還來不及說完,下一秒,整個人便有如斷了線的傀儡,失去重心的趴倒在地上。

隨著莫艾倒地,她身上的粉紅被單也跟著鬆脫了下來,酥胸跟嫩背透過薄紗再次免費的被那一男一兔給看光光了。

「啊啊!花主人||您應該先給她點時間換件『適合的』衣服再射箭的||怎辦?怎辦!現在該怎麼辦?!」綠兔又是一個矇眼動作,長長的兔耳再次發紅了起來。

「嗯……」金髮小正太聳了聳肩膀,低頭看著慌張的綠兔,笑道:「只不過是換個衣服,由你去幫她換一下不就好了嗎?」

「不、不行,小的一生只能幫花主人您一個人換衣服,其他的人的身體,小的是碰不得的||要不然,這對您來說太不敬了!!」綠兔感受到金髮小正太投射而來的命令目光,嚇得牠趕緊搖頭拒絕。

牠身為洛神花的貼身寵僕,存在的目的就是保護花主人、服侍花主人,就連幫花主人洗澡更衣這回事,也是牠日常生活的固定行程。

只是身為寵僕,牠的一生就只能效忠於一位主人,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綠兔打死也不願意幫莫艾進行更衣。

看見綠兔擺出一臉「別逼我咬舌自盡的哭臉」,金髮小正太只好無奈打消由綠兔代打更衣的念頭。

「既然你不肯……那只好由本少爺來替她更衣了!」金髮小正太無奈輕嘆,接著低喃著咒語,收回手上的弓箭。

下一秒,屋內颳起一陣白煙將金髮小正太給包覆了起來,還發出一閃一閃的光芒。隨著白煙散去,本該是不到一米六的小正太,突然一下子抽高了起來。

「看也知道,小孩型態的我,是絕對抱不動她的……」藍綠色的眼眸閃過一絲詭光,他扯唇一笑,就這樣,小正太瞬間成了絕頂美男。

原本圍在小正太身上的浴巾,頓時成了只夠遮掩絕頂美男下半身長度的遮蔽物,他裸著上半身,露出結實的胸肌,仔細一看,腹部也有著六塊肌,這樣誘人的身材要是被莫艾給看見了,她肯定口水跟鼻血同時噴出。

金髮小正太……呃,現在成了金髮肌肉男,一個跨步向前,單手撈起莫艾,將她抱在自己的懷中,看見她身上穿著那件啥都遮不住的性感薄紗,他便忍不住輕笑出聲。

「看樣子,我似乎遇上了一位好玩的『考題』呢……」他抱莫艾走向一旁的粉紅色小床。

這時緊緊跟在他腳後的綠兔,一臉不知所措的撿收著掉落在地上的粉紅色被單。

「花主人||!!她、她的被子掉了啊!」

||可憐的莫艾,就連陷入昏睡之中都還被人吃盡了豆腐。



如果可以,莫艾真的不想醒過來,但偏偏她還是醒了。

彎彎的眉毛皺成一團,莫艾像是做了惡夢般的從床上驚醒,黑色眼珠轉了轉,最後視線落在自己的肚皮上,不看還好,一看就不得了!

「哇啊啊||!鬼、有鬼啊||!」莫艾扯開喉嚨尖叫,一個翻身躲開那一雙覆蓋在自己肚皮上的小小鹹豬手。

這時,小小鹹豬手的主人醒了,藍綠色的眼眸微微張開,金髮小正太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小呵欠。

「嗯……妳終於醒了啊?」他姿態慵懶的搔著頭,睨了跌坐在地上的莫艾一眼。

「……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不要殺我啊……」莫艾抖著音,磨著屁股一路從床邊退到牆角去。

「嗯哼,我有些問題想問妳。」小正太踢開粉紅色的被單,小手向旁一揮,抓起呈現睡死狀態的綠兔,白皙的小腿肚從床邊落下,而他的身上正穿著莫艾最喜歡的吊帶褲,就連上面那件衣服也是莫艾的。

「哇啊啊!!……你、你別過來啊!……」看見他直逼過來,莫艾抖著身子,開口求饒。

「……主人……您怎麼醒了?」綠兔一臉愛睏的揉了揉眼睛,軟綿綿的兔身就這麼被金髮小正太給當成玩偶似的抱在他胸前。

直到綠兔的眼前出現莫艾的身影,牠才真正的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牠偏過頭,對著金髮小正太眨了眨兔眼,丟出疑問:「花主人……你是想進行『考題』確認嗎?」

金髮小正太點了點頭,當作回答,接著抓起胸前的綠兔湊向縮在角落旁的莫艾,下一秒,兩道不同音頻的尖叫聲同時響起||

「救命啊||別過來呀,你這綠色的外星兔啊!異形變種、怪物啊||!」

「呀啊啊啊||花主人,主人!太近了、太近了,可否別讓綠兔靠『考題』那麼近||!」

「統統給我閉上嘴,要不然別怪本少爺拿箭射你們||」金髮小正太皺了皺眉頭,那表情看似非常不爽,他鬆開手掌丟下綠兔,甩頭走回粉紅色小床。

此時,空氣中瀰漫著一絲緊張尷尬又詭異的氣氛。

莫艾搖了搖頭,直摀著自己的嘴巴,身體向內一縮,幾乎快縮成一團肉球。

眼看主人生氣了,綠兔趕緊辦起正事,就怕等等一個不小心,自己的屁股會中箭。

「大小姐您好,小的是來自天界的靈兔,小的主人為小的取名為『綠兔』,爾後大小姐您也可直呼小的為綠兔就行,啊呀||」大頭小身體的綠兔就這麼站在莫艾的面前,向著她恭敬的行了個欠身禮,只是不知道牠是剛睡醒站不穩,還是頭太大以至於鞠躬時出現重心不穩的現象,就這麼低頭向著莫艾那邊倒去||

「小、小心啊||!」莫艾瞪大雙眸,驚呼了一聲,下一秒她更是想也沒想的挺身向前接住了綠兔。

感受到臉前傳來的軟嫩感,長長的兔耳瞬間漲紅發熱了起來,綠兔害羞的撇過頭,毛茸茸的兔身抖了又抖。

「……你……你沒事吧?」莫艾低下頭看了看胸前那隻綠色兔子,早在剛剛綠兔自我介紹的時候,她的恐懼感便大減為半,接著又見到牠向自己鞠躬時的可愛模樣,內心的恐懼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滿可愛萌氣。

仔細看看,其實眼前這隻綠色兔子也怪的挺可愛的呢!

「小的沒事,感謝大小姐您的救命之恩,來日有機會小的必定報答……」綠兔頷首微笑,動了動兔身,似乎想盡快從莫艾的胸前離開。

「該死的綠兔,你是打算賴在我家『考題』身上多久啊?!」明眼人都知道,綠兔是被莫艾給強行抱住不放,可偏偏眼前那位怒氣沖沖從床上跳下來的金髮小正太就不這麼認為。

「花主人冤枉,小的不敢啊||」一聽見自家主人的怒吼聲,綠兔連忙推開手從莫艾的懷中掙脫了下來。

「吶,從現在起,聽好我說的每一句話,要不然……後果自行負責!」金髮小正太狠狠將綠兔抓回自己的胸前,那雙手交叉環抱綠兔的模樣說有多霸氣就有多霸氣,感覺就像在跟莫艾宣示主權。

「是的主人,小的謹遵吩咐……」綠兔連忙點頭答話,殊不知自己乖巧聽話的反應卻招來金髮小正太無情的拳頭攻擊。

「我在跟我的『考題』說話,你在旁邊插什麼嘴啊?要不要本少爺拿枝箭來把你嘴巴給堵上先?」

金髮小正太冷冷瞪了懷中的綠兔一眼,粉嫩的唇角勾起一抹邪壞的笑容,嚇得綠兔連忙搖頭、摀住自己的嘴巴。

「那個……請你不要虐待綠兔……牠看起來好可憐……」莫艾本身就很喜歡小動物,每當看見小動物受苦受難的模樣,她就會感到心痛、心悶的不舒服。

「哼哼,用不著妳關心本少爺的寵僕,況且本少爺要心情不好就喜歡虐待綠兔一下,妳又能拿本少爺怎樣呢?!哈哈哈||」

金髮小正太連哼兩聲,雖然他身子小,臉蛋可愛,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可他說話的語氣卻狂傲得不像話,尤其是他那一雙藍綠色的眼眸下所投射出來的銳利目光,更是讓莫艾不敢輕易的與他正眼對上。

「你、你這小孩……心眼怎麼可以這麼壞!」看著綠兔一臉痛苦的被金髮小正太給狠狠勒住不動,莫艾握緊粉拳,決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眼前這個臭小鬼。

「這是我家,在我的地盤上,我不准有任何虐待動物的行為發生!」為弱小出聲,一直以來都是莫艾的正義使命。

當龐大的正義感湧現時,莫艾便不在乎安全與否,她緩緩站起身,雙手叉腰準備向前迎戰金髮小正太的無理挑釁,「我不管你是人還是鬼,只要是欺負動物就無法原諒!」

「呵呵,很好……」

金髮小正太輕笑了一聲,似乎對莫艾的反應感到相當的滿意,他露出別有企圖的笑容,另一隻小手則是在綠兔的頭上輕輕揉撫,接著回了這麼令人誤會的話來||

「本少爺就是喜歡像妳這樣情緒多變的女人,一下哭、一下生氣的……多有趣,多好玩啊!你說是不是呢?綠兔||」

聽見他的回答,莫艾有種想翻白眼賞他兩拳的衝動,她跨步向前,「別怕,綠兔||我來救你了!」莫艾說完,緊緊抓住了綠兔的大頭,猛力一抽,痛得綠兔眼淚都快噴出來了。

「哇啊啊啊||」綠兔哀嚎了一聲,牠感覺到自己的頭差點被拔掉了。

「膽大的女人,竟敢伸手搶本少爺的東西!」金髮小正太牢牢抓住綠兔的胖肚子,說什麼也不放手。

「嗚嗚,主人、花主人饒命啊……小的頭要是斷了,就不能再服侍您了啊||」綠兔開始擔憂起自己的生命安全。

「哼,要是你頭真斷了,就去怪那無禮妄為的笨女人吧!」金髮小正太反眼一瞪,將所有過錯全推到莫艾的身上。

「綠兔你撐著點,我馬上救你出來||」

「……哎呀,我的頭啊……嗚嗚……我的肚子啊……」

可憐的綠兔,就這樣被夾在其中任他們兩人進行了一場拉力拔河賽。

最後的勝出者……是金髮小正太。

說也奇怪,經過一番激烈的胡鬧之後,莫艾似乎不再害怕他們的存在,反而更加好奇起他們的真實身分。

「你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這次,莫艾決定主動出擊問個清楚。

如果真要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這就是她的個性。

「哼哼,本少爺是來幫妳『破處的』!!」金髮小正太對著莫艾露出邪笑,回想起自家二哥曾在他應考前送給他的金玉良言||

「花小弟,千萬記住,要是不幸抽到『考題』是個處子也別太擔心,二哥給你個小小建議,與其慢慢教『考題』如何談戀愛,還不如盡快想辦法幫『考題』破處……如果你想快點通過測驗,聽二哥的話準沒錯!」

「花主人……您的用詞好像有點不太適當……」綠兔抖了音,心想這話要是被洛神家的大老爺給聽見了,那麼……牠的小腦袋肯定不保了。

聽見綠兔的指正,金髮小正太二話不說丟了個怒眸賞牠,嚇得牠連忙改口附和,「是的……花主人說的沒錯,主人這次前來『人間世界』,就是要來協助大小姐您……『破處』的……」綠兔愈說頭愈低。

「你……你……!」一連兩次的「破處」字眼嚇壞了莫艾,她瞪大雙眸,雙頰瞬間漲紅,又羞又氣的指著金髮小正太跟綠兔,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時,金髮小正太倒是一臉神情自在的自我介紹了起來||

「吶,給本少爺聽清楚了……我,洛神.花,從現在起將成為妳的戀愛指導員,妳放心,本少爺會好好替妳挑出最適合妳的『破處』人選||」

士可殺、不可辱!更何況她還是個戀愛經驗零的純潔女。

「你這死小孩……我破不破處,關你什麼事啊!」一氣之下,莫艾衝上前,狠狠往洛神花的腦袋瓜上敲了一記。

「妳這膽大的女人,竟敢打神明,對神明不敬!」怎麼說洛神花也是個神,雖然還沒正式掛牌,但也不能容許人類對自己作出膽大妄為的不敬之舉。

「像你這種骯髒、下流的變態神,我今天打你是在替世界上的所有人出氣啊||」莫艾不服氣的回嘴,一連好幾下的猛K之舉,嚇得一旁的綠兔連忙撲身護主。

「大小姐息怒啊!別打了、別打了……要不妳打小的好了,小的願為花主人承受一切苦難災劫||」

綠兔爬上了洛神花的身體,來到他的肩膀,用著自己的兔身緊緊護住他的頭,那忠心護主的模樣感動了莫艾,也成功阻止了她的拳頭攻擊。

「反了、反了,區區的低等人類,竟敢亂打本少爺的腦袋?!」洛神花大怒,他伸手摸上耳朵,唸咒解除了愛神之箭的封印術,架式十足的拉起了弓箭,怒氣沖沖的瞄準莫艾。

就在洛神花拉滿弓準備發射時,綠兔連忙丟出「考題單」,大聲朗誦了起來||

「試驗重點,第一條,必須與『考題』保持良好關係,如有出現暴力、威脅、迫害等攻擊到『考題』的參賽者,將立即取消參賽資格……」

聽見綠兔所朗讀出來的重點提醒,洛神花這下也不得不乖乖放下手上的武器,他撇了撇嘴,冷瞪了莫艾一眼,那表情說有多不甘心就有多不甘心。

莫艾也被洛神花的舉弓動作給嚇到了,她悄悄退了兩步,對著綠兔投以感謝的眼神。

真是太可怕了!

要是沒有綠兔幫忙阻止,她現在肯定在黃泉路上遊走……



  更多內容,就在咪兔新書《洛神花之愛的調教計畫》(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