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跟每一個日子 平起平坐  蕭錦綿

重新命名的新北,正在微笑!臺北的山,大都分佈在新北;臺北要出海,一定要透過新北。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新北既是臺北的靠山、也是臺北的靠海。做為首都的衛星城市,新北是臺北美麗的繁星,流轉環繞成銀河星帶,閃亮擁抱每一個新日子。
    
從地理上來看,住在島嶼山海戀的臺灣人,過日子的方法只有兩種,一種看海,一種看山。新北人是既看山、又看海,佔地三分之二的森林溪流、綿延一百二十六公里的海岸線,道道地地一台又一台、一灣又一灣;日西沉、月東昇,四百萬人,每人每天醒來,都可以看見海平面、天際線,跟每一個日子平起平坐!在全民網路大陷溺的年代,新北的山山海海、二十九個特色青春小鎮是「網路斷食」的最佳處方,在「指閱讀」的潮流趨勢下,同樣滑手機總要換個地方滑──談淡水、說九份,比的不是你去過了嗎,而是你帶動多少朋友、去過多少次?
    
比人口全臺最多,比文化版圖,新北「富可敵國」,大大外溢的文化滋養,過了淡水河、過了濁水溪、也過了臺灣海峽,溢注整個華人世界。成長在蘆洲、墓園在金山,四十六歲就過世的鄧麗君,以歌聲撩撥了三代華人的心弦,她的早逝,同時宣告了臺灣純真年代的結束。〈何日君再來〉,永遠的懷念,在新北!百年來的臺灣文化切片,新北所堆疊出來的是多層次燦爛的黃金。永和楊三郎〈望你早歸〉、淡水王昶雄〈咱若打開心裡的門窗〉,牽動一代一代,反芻鄉關何處;李雙澤在淡水帶動民歌傳唱,陳志遠作曲蘇芮唱紅〈一樣的月光〉,成長在八○年代的人,唱到「一樣的笑容,一樣的淚水,一樣的我和你」,三十年過去了,牽腸掛肚、新店溪依然如故。今天,新北一年國內外訪客三千五百萬,帶動六百八十億經濟流量;但如果沒有侯孝賢的《戀戀風塵》、唱不出陳明章〈平溪小火車〉、沒有吳念真《多桑》,世人不識九份、瑞芳,也沒有時下水金九的流傳。人生軌跡幾乎都在新北流動,經常於街頭巷尾邂逅「同行」,設計人蕭青陽發現「許多文化人定居新北,感覺文化就在身邊」。
    
八年前,天下雜誌曾製作專刊《讓改變看得見》,提出臺灣「生活大國」藍圖。無獨有偶,八年後,尋求競選連任、朱立倫團隊訴求「改變看得見」,市長眼中,新北是包羅萬象之都、所有打拚人的樂活家園。此時此刻,儘管悠活、舒活、樂活,眾說紛紜,但選擇走一條不同的路,新北早已是生活者的國度。安居樂業、終身學習、永續共生是樂活的必要條件。臺灣教改最早倡導者黃武雄,十五年前在永和成立臺灣第二所社區大學,八年前最永續的環境運動千里步道也從永和社大發起。五年來,金山八煙聚落,在生態工法的陪伴運作下,重新找回生活、找回嚮往。屬於新北社區再生的故事,此起彼落!
    
臺北人一到假日,總是往新北跑,「臺北負責工作,新北負責玩啊!」生態工法基金會邱銘源說。古道、步道處處,累積山海河自行車道四百一十七公里,鐵馬新都,偃然在望。臺灣最北、最東、最東北三角,都在新北,分別是富貴角、三貂角、鼻頭角。雪山山脈從三貂角開始起伏,三貂角燈塔建於民國二十四年,又名「臺灣的眼睛」。地質歲數三千五百萬年的龍洞灣岬,遺留美麗島從海底浮現的第一塊印記。心靈遺忘的角落卯澳小漁港,福連國小彩虹司令台看海枯石爛,何等風光!
    
山光水色,新北得天獨厚。除了女王頭,新北不能錯過的風景何其多!十一月走過草嶺古道,秋芒正盛;尋找傳說中眺望龜山島的最佳地點,騎鐵馬過舊草嶺隧道,鐵道風情,往事悠悠;新店渡口,二十元五分鐘一搖蕩,擺渡人還在,碧潭河岸微風,一樣從烏來吹來;淡水暮色,可喜新可戀舊。移居紐西蘭多年,作家尹萍曾經提起她父親生前的評論──你們紐西蘭有小碧潭這麼美的車站嗎?紐西蘭什麼公園可以媲美我們新店陽光運動公園?
    
走到新北,款款行走到第十七站,團隊成員等於走回自己的家──說自家故事,每一個人無不支吾其詞。周慧菁難忘在雙溪和平溪偶遇的兩家店,信利打鐵店賣刀、麗美的店賣菜,讓旅人感到幸福的小店,是新北最含蓄的美。林保寶從容遁入新北,感覺每個人都可以在新北拍自己的內心戲。陳世斌在永和住了十五年,從沒想過騎單車慢行在車水馬龍的中正橋下,竟有遠離塵囂的寧靜。蔡昇達發現緊鄰臺北的「老二」感,讓新北擁有多元豐富的城市氛圍,同時造就這座城市難以分類的「特質」,看得更深一點,就叫「拚搏」。張惠萱驚訝原來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這麼精采,新北是個容易親近的寶庫。李佩書驚喜新北人鬆的很自然,屬於新北的口味,是對待食物的真心。
    
新北很新,未來還要一直新下去。新北人很難定義,僅有的認同還在三重人、鶯歌人、新莊人、瑞芳人……。但舊的臺北縣已走入歷史,所謂一去不復返者(goners),指的是自我追尋後、放下自我的結果。蛻變中的新北,反證「不可能也是創造出來的」。
    
哲學家尼采說過,我們的身體屬於過去和現在,但心中永遠有些想法屬於未來。正在成型中的新北人,想像未來新北,隨時跨界,行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