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我是怎麼走到這步田地的?我環視著這個亮潔無瑕、一絲不苟的廚房:麻繩、肉串叉、大頭錘─那是一把菜刀嗎?靠夭!



我根本格格不入。一塊超級大火腿跟我共用冰箱的層架,擠得我挨在門邊上,儘管是雙倍容量的Sub-Zero 冰箱。其他的層架上塞滿了好幾袋綠葉蔬菜、包裹得漂漂亮亮的鮮魚或高檔乳酪,還有悉心貼上標籤排列整齊的調味料罐。在保鮮抽屜裡的則是個大蘿蔔,高傲炫耀著自己的新鮮。再來就是用塑膠膜包裝的我了,平凡又乾瘦。儘管比我鮮美許多,儘管她占據著整個層架,最靠近我的大火腿仍然是我最親近且珍貴的朋友。她開胃、薰人、鹹香、頑固又大膽,似乎總是知道鍋裡煮著什麼菜色。她會是很棒的佳節晚餐。



突然,我倚著休息的冰箱門打開了,接著我發現自己滾出層架,直接往廚房地板俯衝。靠!



我降落的時候,塑膠包裝裂開,裝著我的內臟的袋子也掀開了。夭壽!該死的廉價包裝。

我馬上感覺到在我身上的那雙手,小心地把我從地磚上舉起。修長有力的手指把我架起,嫻熟地把我的五臟六腑塞回原位。媽呀。我身體的深處緊揪了一下。

我的救星溫柔地把我放在流理檯上。他穿著牛仔褲以及白色圍裙,年輕又俊俏,頂著瀟灑蓬鬆的亂髮。結實的手臂,可看出他有健身習慣。不過讓我著迷的是他的雙手─滑順、白皙、修整漂亮的指甲,無可挑剔。

光滑的白色磁磚、亞麻色的木頭、黑色的花崗岩構成廚房的樣子。閃亮的流理檯上沒有一絲凌亂,廚壁擋板瓷磚上只掛了一副極長的磁鐵式刀架。刀架上掛滿各式灰色的鋼刀─胖的,瘦的,長的,短的,弧形的,筆直的,而每支刀都鋒利得嚇人,陣勢擺開,讓人窒息。他注意到我盯著它們看。



「妳喜歡我的收藏嗎?」他輕輕地問起。

「很驚人,就像是藝術家的工具。」我慢慢地說。

他把頭擺向一邊,然後再擺向另一邊,他看我的眼神灼燒著我的臟腑。

「一點都沒錯。」他回答的聲音突然特別溫柔,讓我莫名地臉紅起來。

「那......那裡至少有四打的刀子吧?」我結巴地說。刀鋒的冷光和他的雙手,同時讓我炫目失神。

「精確地說,一共有五十把刀。」他喃喃地說:「這個廚房就是我的王國,當我準備料理的時候,我必須掌控一切。」

夭壽!他說話的口吻,又讓我的心肝震顫得移了位。刀鋒先生可以隨時料理我!

「我可以想像。」我勉力地說出口。

「重點在於技藝,母雞小姐。」

啥,他一直搖頭晃腦。他正經得太詭異了吧?誰會叫一隻雞「母雞小姐」?不過之前從來沒有人肯花時間跟我說話就是了。

「我非常崇敬食物。」他接著說:「從平凡中獲得深刻的滿足:把蘿蔔切成長橢圓形、切馬鈴薯、調配乳酒凍,這些是我烹飪的基礎。」

「俗世因而提升至超凡境界。」我陶醉地說。

我真不該看他的手,讓我心煩意亂的。他偏頭凝視著我,炙熱的眼神,又讓我羞得臉紅。他根本是用眼睛料理我。他是怎麼辦到的?

他說的話持續在我靈魂深處迴盪:重點在於技藝。

雞料理不需要技藝──我的潛意識嘲諷著自己。我對自己的愚蠢與念頭感到羞愧,不過女孩子總可以做夢的,不是嗎?



第一章 初生之雞



他顯然對我沒興趣。我靜靜地在流理檯上等著,看著他俐落熟練的雙手忙碌不已。在他處理蘿蔔的時候,慾望流竄我的體腔,我情不自禁地做起白日夢。他豎起眉毛。

「妳在想什麼?母雞小姐。」

看起來很專注於手邊工作的他,眼神裡閃現一絲狡猾。我臉紅了。噢,我只是在想像你的在我的大腿遊走,你的牙齒輕輕嚙咬著我的胸部。

「你好像有很多小碗。」

我盡可能冷靜地說道。他在流理台上整齊地排出十幾個小烤皿,然後慢慢地在每個烤皿裡一一放入調味品、香料、或者是已經切好的材料,並且細心地用量匙抓好份量。

「妳是隻眼光銳利的小雞啊!」

他一邊說著,那種眼神又回來了:「在這廚房裡發生的每件事情我都要精準掌握,我的食材也要絲毫不差。」真是個控制兼自大狂。不過那圍裙掛在他屁股上的樣子,讓我骨頭都融化了。

「你在那抽打什麼呢?」我懷抱著希望地問。

「喔,照妳的說法,我在『抽打』的是蔬菜沙拉。」他的笑容中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我創造體驗。就像巴哈的協奏曲,一頓佳餚可以是一次超凡的體驗,這是我的信仰。關鍵就在技藝。我知道如何發揮食材,我找到最好的食材,帶領它們超越自己。底線是,它必須知道我想要什麼的食材。」

他熱切地看著我。為什麼他會讓我如此心煩意亂?他一直變來變去。這一分鐘面露狡猾與饑渴的笑容,下一分鐘他顯得敏捷寡言。他的冰箱塞滿異國美食,不過他的眼裡似乎只有蘿蔔。這可能嗎?

「你吃素嗎?」

還來不及制止自己我就脫口而出。他突然喘了口氣,我真是窘到家了。糟透了。為什麼我就是不能保持清醒一回?我苦惱的潛意識跪地求我別再口齒不清。

「我沒有吃素,小雞。」他的頭側向一邊,冷冷地盯著我。他不覺得好笑;我覺得畏縮,彷彿身體裡的血都流乾了

。「我很抱歉。」我結巴地說:「話就這樣出口了。」計時器響了,讓我逃過一劫。

「妳知道嗎?我可以在這個菜單裡用到妳。」他突然說。「對新手來說,準備工作也夠簡單,味道相對上也不複雜。」他想拿我當開胃菜嗎?「喔,謝謝你。不過我想我還不夠格。」

「為什麼不呢?」

「這還用說嗎?」我不夠肥,長得又醜,還包在廉價的塑膠外衣裡。「我一點都不這麼想。我覺得妳有很大的潛力。妳似乎可以有很多種變化。」他熱切地凝視著我,我覺得體內有股奇妙的力量在拉扯。

「謝謝你的好意。」我吞吞吐吐地說:「真心感謝。不過我不相信自己足以承擔這個崗位。」他雙唇緊閉沉默了一陣子,然後把我捧在手心。他調整了一下我的外包裝,然後把我送回冰箱。

「好吧,母雞小姐。那我們下次再見了。」

在他把我放下之前,我從他的指間感到一股奇特的電流,一定是靜電吧。我想我永遠忘不掉那個「吃素」的問題。不過我有一種興奮又邪惡的直覺,他的那雙手還沒放過我。





香草烤雞 15 爆櫻桃小母雞 17特級處女雞胸 20 鹹豬肉烤雞 23 請別停手烤雞 25 玩弄烤雞28 麻辣小雞 31 學習綑綁妳 33 神聖巧克力醬烤雞38熱辣母雞 40 芥末伺候烤雞43 完全炸雞45 光滑奶油小妞48生猛辣椒燉肉49 拉扯小母雞52 淋油烤雞54 紅酒燉雞56





香草烤雞

白蘭地絕對不是個好主意,不過現在正是慶祝的時候─敬飛出牢籠、奔向花花世界的嶄新人生!我想要搖屁股!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的刀鋒先生出現了。不知怎麼的,當我覺得脆弱與赤裸的時候,他總是會出現。他把我從冰箱拿出來,輕輕地把我背部朝下放在盤子上。他的手指強壯有力指揮若定,而酒精讓我臭屁起來。「所以你要拿我做晚餐了嗎?」我不假思索地說。

他不動聲色地說:「不,小雞。第一,我不『做晚餐』,我使盡渾身解數⋯⋯料理。」他說:「第二,我們必須一起看一下食譜。第三,妳喝了太多白蘭地,妳需要沖個澡。」

食譜?我,在食譜裡頭?我聽到我的潛意識從遠處白蘭地的迷霧中發出警告。



刀鋒手握著我,移到水龍頭底下。他雙手的觸摸與潺潺水流讓我的屁股快活地顫動著,強力高張,讓我幾乎無法承受。我覺得很危險,彷彿我就要再次迷戀上他。一種渴望從我體內深處咯咯竄起。突然間我們都無法自拔了,他手指修長的雙手在我全身上下撫摸。

「我要料理妳了。」他輕聲說:「妳的全身。」

我的老天。我裡裡外外全身發燙。他帶著我一起去打開一個巨大的櫃子,裡面裝滿各式調味料的罐子。

「告訴我,妳喜歡怎麼做?妳來選。」

「我喜歡怎麼做?」

我腦袋一片空白。我是烤雞啊,除了一點點的鹽跟胡椒之外,我還應該要些什麼?「是啊─就妳知道的,什麼調味料,什麼作法。用哪個食譜?」

現在我終於懂了,我覺得自己像個大傻瓜。他想要替我調味嘛。我試著掩飾自己失望的神情。

「我從來沒有被調味過。」

我無精打采喃喃地說:「甚至也沒有讓我做好準備。」

他用力地抿著嘴,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驚訝與惱怒。

「從來沒有?」他低聲說。

「沒有像這個樣子。」我老實承認。

「從來沒有人讓妳酥脆扭曲?」

「沒有⋯⋯我不確定我已經準備好接受這些麻辣的玩意。」

無限蔓延的香料櫃子在我眼前敞開,像是變態的嘲弄。我整個羞到不行,全身泛紅。我的潛意識憤慨地大叫,我為什麼要覺得羞愧?

儘管我是一隻喝醉的雞,但我可是野放、有機的醉雞,也沒有過賞味期限。

我不應該需要任何調味。這是他第一次看起來茫然不知所措,手指敲著砧板。最後他做成決定

。「進到碗裡去。」他指揮著,撕了一張錫箔紙:「我不用香草的,我從來沒用過。但是今天晚上我們就做香草口味。」





白蘭地香草奶油烤雞 四人份

4大匙無鹽奶油,軟化的 1大匙白蘭地

2小匙香草精

1½小匙的糖

1½小匙猶太粗鹽

1小匙現磨黑胡椒

1隻雞(1.6到1.8公斤),用紙巾輕輕拍乾水分



1 烤箱預熱到攝氏205度。在一只中型的碗裡,攪拌奶油、白蘭地、香草、糖、½小匙的鹽,以及½小匙的黑胡椒,直到它變成平滑、柔軟的塗醬(剛開始的時候看起來會凝結,持續攪拌下去直到它投降為止)

2 用剩下一小匙的鹽、½小匙的黑胡椒調味全雞,包括她的胸腔

3 雙手塗滿奶油,手指輕輕地在雞胸的皮下滑動,在雞肉上塗上厚厚一層奶油。漸漸地往大腿處移動。重複以上動作直到奶油用完為止

4 在有邊框的烤盤放上烤架,再放上雞。烤約一小時十五分鐘,直到用刀尖輕刺大腿、確認肉汁已燒乾,而雞皮變得酥脆金黃即可。靜置十分鐘後才切開。

(更多精彩食譜請見本書)





認識善變刀鋒



我他媽的到底在想什麼?這個世界還沒準備好接受蘿蔔當主菜。蘿蔔泥很受歡迎,但是蘿蔔調酒還太過前衛了。



不過,總有一天它會被當作經典,到時候我最好振作一點,把我該寫的食譜企劃付諸實行。我打開冰箱的時候差點絆倒,一顆粉紅砲彈從最高的層架上衝出來,硬生生的啪噠一聲撞上地板。廚房裡這樁不必要的紛擾不禁讓我翻了白眼,力圖按捺住惱怒的情緒。



到底一隻小雞在我的冰箱裡幹嘛?打掃房子的史密斯夫人越來越不用心了。我必須叫她更確實地遵照我的食材清單。難道清單裡的每個字都得大寫才行嗎?我撿起掉落的小雞,把內臟塞回她的胸腔裡。真是亂七八糟。不過,馬的,看看她的皮膚,完美無瑕,就跟蘿蔔一樣粉嫩。是,我必須坦承,她真是個誘人的小傢伙,或許我可以拿這隻小雞來做些什麼。我想像著新烤箱會如何緊咬著她的皮膚─酥脆又漂亮,我想。



天啊,冷靜下來,主廚,你有工作要做了。我開始準備一些香料,不過那小雞臉紅的樣子一直吸引我的注意力,彷彿她還在跳動。沒有人用小雞來作偉大的藝術,不過來點新嘗試可能也滿好玩的。用哪把刀呢?我思索著。日式三德刀(santoku)鐵定會讓她下跪求饒,不過那把古董法式主廚碳鋼刀會比較有情趣些,或是用鋼造的德國三叉牌(Wüsthof)廚刀呢?看我當時心情如何,刀架上都能找到符合需求的刀。

「是啊,真不錯的收藏。」我大聲說。

我突然有個念頭,這隻美麗的小雞就像是塊未經雕琢的大理石,正等待著雕刻家的器具讓她超凡脫俗。這小雞令人垂涎,閃耀的粉紅色似乎是要向我證明,一個具備技藝、技術跟一把好刀的藝術家,就能創造卓越的小雞。

「一點都沒錯。」我跟自己碎碎唸,覺得自己的想法了得。我數著刀,讓自己冷靜下來。

「精確地說,一共有五十把刀。這個廚房就是我的王國,當我準備料理的時候,我必須要能掌控一切。」我突然發現自己一直在自言自語,那不如也跟小雞說說話,我記得茱莉亞以前在電視節目上也是這樣,她可是我的電視褓姆,我記得當時一直飄出炸薯球的香味。見鬼了。我不想要重蹈烹煮蘿蔔的覆轍。可我準備好要挑戰新食材了嗎?



如雞肉這樣平凡的食材?你要如何施展技藝改造小雞?我在心底打量著眼下所有的可行性。呃,傷這種腦筋就沒有那麼好玩了。

「關鍵都在技藝,母雞小姐。」老天哪,我竟然在對一隻該死的雞長篇大論的。「我非常崇敬食物。從平凡中獲得深刻的滿足:把蘿蔔切成長橢圓形、切馬鈴薯、調配乳酒凍,這些是我烹飪的基礎。」



乳酒凍?我大概是瘋了。不過小雞迷人的肌膚再度吸引了我的目光。這樸實又別緻的小雞說明了,平凡的事物也可以提升到卓越的層次。透過皺巴巴的塑膠袋,可以看出她完美的胸部曲線。



事情就是這樣,我必須在下個月之前想出五十道食譜,可我現在卻正對著一隻小雞說話,而且還硬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