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某家創投企業的成功者,縱使身懷萬貫財,卻每天心懷不安。他表示:「我難以安眠。」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在激烈的競爭下,何時將淪為失敗者。

即便在創投企業的經營上頗有成就,卻無法享受現在的成功。

究竟該選擇每天早晨神清氣爽地醒來,還是做名創投企業的成功者呢?

我想應該是每晚都能沉沉入睡的人比較幸福吧。

雖然身無分文,但每天早晨總能「啪」地睜開雙眼,精神飽滿地起床。這樣的人肯定比較幸福。

我早上沒有辦法像這樣,精神飽滿地醒來。那名創投企業的成功者說道,我很希望自己早上能夠精神飽滿地起床,哪怕得花上一千萬日圓也在所不惜。只要可以讓我擁有一夜好眠,其餘的我都不需要。

我試著告訴他,與其滿腦子思考成功的事,不如想想其他的生活方式。

在輾轉難眠的夜裡,這名成功者老是心想:「啊啊,真想做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沉沉入睡的人哪。」

早已擁有許多的他,更是不禁興起「只要可以讓我沉沉入睡,其餘別無所求」的念頭。

然而,即便心中抱有「其餘別無所求」的想法,在平日的生活中,他仍舊無法放棄對成功的追求。



以安眠藥治療失眠症,真的好嗎?

當然,某些情況以安眠藥治療,的確能達到良好的療效,不過,也有醫師從不開安眠藥給失眠症病患。

這名醫師就是亞佛烈德.阿德勒(Alfred Adler)。

有人因為睡不著,前來找阿德勒。阿德勒從不開安眠藥給他的病患,而且還會讓病患明白失眠不是屬於器質性疾病。之後,為了找出失眠症與病患人格之間的關連性,他會探尋病患的全人格,並向對方詳細說明這層關係。如此一來,問題自然也跟著獲得解決。



本書既不是失眠症的解說書,也不是協助大家與失眠症奮戰的指導書,而是為了讓睡不著的人能夠入睡的書。

所謂的失眠症,只不過是種症狀,只是數個深藏在心中、未獲得解決的心理問題,透過失眠這般症狀表現於外罷了。

這跟其他的恐懼症是一樣的。

例如,臉紅恐懼症的臉紅,是種症狀而非問題本身。在症狀的背後,潛藏著未獲得解決的心理問題。

臉紅恐懼症病患會將臉紅解釋成恥辱,但我倒認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其實是將自己視為恥辱。

自己對自己的解釋,透過臉紅表現於外。同樣地,失眠症病患也是透過「睡不著」表現出自己對生活的不安。

病患潛藏在內心深處的人生態度,透過失眠這般症狀表現於外。

失眠的苦痛,是哪一種問題的偽裝?若無法查明癥結所在,就別想擁有一夜好眠。

夜裡的輾轉難眠,只不過是失眠者內心問題的象徵性表現。

夜裡的輾轉難眠,其實是在向失眠者發出「現在的自己有著無法解決的人生問題」的訊息。

好比說,容易害羞的人也是如此。害羞是種症狀,在其背後則潛藏著各種未獲得解決的心理問題。

同理,失眠症只是無法入睡,並非問題本身,在其背後也潛藏著各種未獲得解決的心理問題。

例如,自卑感。

奧地利精神科醫師貝蘭.沃爾夫(W. Béran Wolfe),將失眠症視為「自卑感最司空見慣的症狀之一」。

假設沃爾夫的想法是正確的,那麼,在沒有解決自卑感問題的情況下,「失眠」的問題也無從解決。

無論研發出有多好的安眠藥,光靠安眠藥也無法完全解決失眠症的問題。安眠藥能夠治療「睡不著」的症狀,卻沒辦法治療成為失眠原因的人格問題。

安眠藥無法消除導致人們睡不著的原因。

即便藉助安眠藥得以讓人一夜好眠,但隔天一早醒來,自己的人格也不會因此有所改變,潛藏心中的問題也沒有獲得解決。

話雖如此,我並非對安眠藥持否定態度。無論如何,身為現代人的我們,總會遇到「今晚非睡不可」的時候。

如同本文中所提及的,認為失眠症是現代鼠疫的也大有人在。失眠,或許可說是對促進文明發展的我們的一種懲罰吧。

本書便是根據這些論點,進而思考了有關「究竟該怎麼做,才得以讓人擁有一夜好眠」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