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一般歷史書記錄的都是過去的回憶。但是,我相信,人們更想親自回到古代,看看古人的真實生活、歷史的真實面貌。

如果回到過去,你會發現,那時雖然沒有電視,沒有網絡,但也有數不完、道不盡的新聞。那時的人和現在的我們一樣,也要學習、工作和娛樂,也會七嘴八舌的討論當時最流行的話題,瘋狂的崇拜明星。

為了報導第一手的現場實況,我們派人穿越到過去,將你想知道的事情一一記錄下來,刊登在《穿越時報》上。

我們的記者隊伍非常龐大,他們分布在各地,將自己身邊發生的新鮮事兒記錄下來,寄回編輯部。在這些記者中,有人喜歡記錄重大事件,我們將這些稿件放在《天下風雲》專欄;有人喜歡搜集趣聞八卦,我們將這些稿件放在《八卦驛站》專欄。

《穿越時報》有一批非常勤奮的通訊員,每天穿梭在各大茶館。不過,他們可不是去喝茶的哦,而是為了搜集百姓的心聲,刊登在《百姓茶館》專欄中。

我們還有一位大嘴記者,專門負責採訪當時最傑出或最有爭議的人物。他是一個非常大膽的傢伙,就算是皇帝,他也要刁難一下,大人物對他的採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此外,編輯們還將部分讀者來信和廣告刊登在報紙上。

希望大家在讀完這份報紙後,能更真切的了解歷史,並能從中獲得知識和教訓,讓我們的穿越功夫沒有白費。





部分內容



第 1 期

後梁特刊

(西元907〜923年)



穿越必讀

黃巢起義後,唐朝名存實亡。後梁是五代的第一個朝代,它的建立,標誌唐朝正式宣告滅亡,中國歷史進入紛亂的五代十國時期。

梁太祖朱溫在建國之前,就與河東的晉國(即後唐前身)爭霸,一直到亡國。後梁只經歷了三個皇帝,前後十七年。但它卻是五代中建國最早、維持時間最長的王朝。



重點新聞

【烽火快報】

‧唐朝最後一個小皇帝被毒殺

【絕密檔案】

‧朱全忠的發家史

【天下風雲】

‧弟弟當皇上,哥哥不買帳

‧柏鄉之戰,朱溫吃了個大敗仗

‧朱溫被害,誰是凶手

‧玉璽被盜,皇帝自殺

【讀者投書】

‧要不要光復大唐?

【名人有約】

‧特約嘉賓:朱溫

【廣告鋪】

‧擴軍令

‧發放救濟糧

‧新鐵鋪開業



【烽火快報】

唐朝最後一個小皇帝被毒殺

──來自曹州的加密快報



西元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也就是唐朝滅亡的第二年,一個名叫李柷(ㄓㄨˋ)的十七歲少年,突然在家中中毒身亡。

消息傳出後,全國上下一片譁然。

因為李柷是唐朝的最後一位皇帝──唐哀帝,十三歲那年就成了朱溫的傀儡皇帝,十六歲被迫退位。

沒想到退位還不到一年,李柷就暴死家中,這不得不讓人疑竇叢生。

有人憤怒的指出,朱溫是這場驚變的幕後主使。原因是三年前,李柷的母親何皇后正是被此人謀害致死;也有人說,是唐朝舊臣想借李柷之名重振皇室,向朱溫發兵,這才使朱溫生了弑君之心。

但不論怎樣,李唐皇室已經沒落,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只是可惜了十七歲的小皇帝,年紀輕輕就成了權術鬥爭的犧牲品。



【絕密檔案】

朱全忠的發家史



朱溫小名「朱三」,原本是個無賴,但這樣一個人,卻被唐朝皇帝賜名「全忠」,登上了權力的頂峰。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熟悉朱溫的人都知道,朱溫是宋州人,他的父親是個教書先生,可惜死得早。為了討生活,母親帶著他們三兄弟到大戶人家家裡當傭工。

但朱溫不好好幹活,成天不是偷就是搶,一副痞子德行。主人看不慣他,三天兩頭就拿鞭子抽他。但主人的母親卻認為他將來必成大器,總是護著他。

後來,黃巢的起義軍路過宋州,朱溫一看施展拳腳的機會來了,就拉著二哥一起報名參軍。

朱溫平日就愛爭強好勝,一到戰場上便如魚得水,常常與敵軍貼身肉搏,以一敵三,立了不少戰功。短短五年後,三十歲的朱溫就成了起義軍的一員大將,深受黃巢器重。

本來前途一片光明,不料唐軍接連打了幾場勝仗,將起義軍殺得連連敗退。

眼看局勢逆轉,朱溫便在心裡盤算了一下:唐朝現在氣數未盡,若繼續跟著黃巢起義,遲早完蛋;若投靠朝廷,說不定還能撈個官來當。西元八八二年,朱溫也沒跟黃巢打個招呼,就去投奔朝廷了。

唐僖(ㄒㄧ)宗李儇(ㄒㄩㄢ)見起義軍的頭號將軍跑來投降,樂開了花,立刻讓他做了大將軍,還賜他一個絕世好名「朱全忠」,表揚朱溫忠於朝廷,忠於國家。

朱溫也果真在平定黃巢的戰鬥中,立下大功。黃巢死後,朱溫就成了汴(ㄅㄧㄢˋ)州(今河南省開封一帶)、宣武節度使。緊接著,朱溫很快又占領了黃河南北的大片土地。

有了地盤和兵馬,朱溫的野心大大膨脹。他不再滿足於做一個小小的節度使了。

二十五年後,這個「忠臣」不但沒有忠於皇帝,忠於唐朝,還連殺了昭宗、哀宗兩個皇帝,毀了李家三百年的社稷,建立了梁朝(史稱後梁),讓當初朱全忠這個意味深長的名字淪為了歷史的笑柄。



【天下風雲】

弟弟當皇上,哥哥不買帳



朱溫披上了龍袍,各路豪傑紛紛來函表示祝賀,但也有些人並不買帳。

其中,河東節度使李存勗(ㄒㄩˋ)因為姓李,認為自己是「唐朝皇室正統」後代,不承認朱溫的後梁,稱它為「偽汴梁」;前蜀皇帝王建也罵朱溫是個無賴,不配當皇上。

這些人的反對本來也很正常,因為他們也想當皇帝。讓人意外的是,有個平民竟然也指著朱溫的鼻子罵,而朱溫卻拿他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這個人就是朱溫的親哥哥朱全昱(ㄩˋ)。當年朱溫參軍時,朱全昱已經成了家,就留在家裡照顧母親。

朱溫當上皇帝後,仍本性不改。一日他賭性大發,邀了些親朋好友一起喝酒賭博。

大家紛紛拍朱溫的馬屁,朱溫聽了得意到不行。

這時,朱全昱趁著酒勁兒衝上前來,指著朱溫的鼻子大罵:「朱老三,你拉著二哥一起上戰場,卻只剩你一人回來,怎麼對得起母親?你骨子裡就是個草包流氓,哪有資格當皇上?唐朝皇帝封你做節度使,你反倒滅了唐朝,你這樣做會遭天譴,朱家遲早會毀在你手裡!」

好好的聚會,被朱全昱一盆冷水這麼一潑,醉酒的人也被嚇醒了,氣氛完全僵了。

當眾被這麼一罵,朱溫氣得半天沒說話。但畢竟是親哥哥,就算懊惱也沒辦法,他只好灰溜溜的取消了聚會。



【天下風雲】

柏鄉之戰,朱溫吃了個大敗仗



朱溫建立後梁後,鼓勵耕作,發展生產,這些都促進了中原地區經濟的復蘇。

由於記取唐朝滅亡的教訓,他規定地方行政官員的職權高於軍事將領,並可以對後者實施管制。只要有人有異心,就馬上斬殺或關進大牢,以免發生叛亂。

不過,此時,朱溫並沒有統一全國。在全國各地,還分布著一些其他藩鎮勢力,其中最能與朱溫分庭抗禮的,就是他的死對頭李存勗。

為了爭奪河北那塊地盤,他們從李存勗的父親李克用健在時就一直明爭暗鬥。

朱溫這個人疑心重,他懷疑自己的盟友趙王王鎔與李存勗私下往來,於是派王景仁前去攻打王鎔。王鎔一看不妙,趕緊寫信向李存勗求救。李存勗借機和王鎔聯合起來共同對付後梁。雙方在柏鄉(今河北省南部)隔河對峙。

為了摸清後梁軍的底細,李存勗先派騎兵去挑戰。但對面的後梁軍隊一動也不動,再加上他們的鎧甲都是用綢緞包裹的,遠遠望去,令人生畏。

李軍大將周德威見此情形,便為三軍打氣說:「你們看那些賊軍,他們實際上都是些屠夫、傭人、小販,就算是披上金做的鎧甲,十個也頂不了我們一個!他們身上的鎧甲值幾十萬錢呢,抓住一個就夠我們花用了,大家向前衝,爭立戰功啊!」

與此同時,周德威又派人到後梁軍陣前罵陣,什麼難聽就罵什麼。王景仁被罵急了,一氣就從營裡衝了出來。

周德威率軍邊戰邊退,將後梁軍引到了平原地帶。兩軍打得天昏地暗,直到黃昏也沒分出勝負。最後後梁軍又累又餓,漸漸沒有了戰鬥力,只好回撤。

但此時李軍正殺在興頭上,哪肯輕易放手?趁後梁軍回撤之際,周德威命令李軍大喊:「梁軍敗了,梁軍敗了!」

李軍一聽,士氣馬上高漲,衝進後梁軍營一陣狂殺。

後梁軍頓時陣腳大亂,死傷過萬。剩下的人為保住性命,紛紛解甲投降。

等朱溫回到洛陽,重新清點軍隊,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龍驤」、「神捷」軍竟全軍覆沒了。



【百姓茶館】

商人劉先生

連年戰爭,弄得生意很慘澹。之前我做玉器買賣,日子還過得去。可是現在,軍隊打來打去,到處一片狼藉。我的店面一周內被偷三次,報官無效,損失慘重。明天,我將帶著妻小遷回老家。



王屠夫

最近什麼東西的價格都漲得很凶。以前豬肉可以一天吃一頓,現在三天都吃不上一頓。還有大蒜、辣椒,漲得比黃河水都快,老百姓都沒辦法正常生活了。

最近治安也不好,白天經常有地霸上街打人,到了晚上,門一定要鎖得嚴嚴實實,不然,稍微值錢的東西就會被偷走。若老百姓的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後梁又怎麼發展壯大呢?希望朝廷能及時出來整治一下。



城南王姑婆

昨天,我路過城北時,看見有個白髮老婆婆沿街乞討。她拄著拐杖,穿著單薄,面無表情。看她可憐,我請她去附近吃了頓飽飯。吃飯的過程中,她跟我講起她的故事。

原來,她的三個兒子都死在戰場上,至今屍骨都未找到。最近,她們村又遭到強盜洗劫,房子全被燒毀,強盜看她年老,才沒殺她。如今,她只能靠乞討過日,流浪天涯。唉,戰爭真是可怕,希望天下能早日太平。



【天下風雲】

朱溫被害,誰是凶手

西元九一二年,宮內傳出巨變,朱溫被殺了,屍首就埋在其寢宮的地下!而凶手不是別人,正是朱溫的親生兒子!

既然是父子,又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慘劇?這得從朱溫的人品說起了。

朱溫這人的人品從小就不好,當了皇帝後,更是濫殺無辜,殘暴不仁。凡是他看不慣的人,想殺就殺,想剮就剮。最令人髮指的是,他曾將唐朝三十多個文臣趕到黃河邊上殺死,並扔進黃河。

對待士兵,他也極為嚴厲,每次作戰的時候,如果帶兵的大將戰死沙場,士兵也必須一起死,如果生還就全部殺掉,這種方法稱為「跋(ㄅㄚˊ)隊斬」。

這樣一來,大將一死,士兵們紛紛逃亡,不敢歸隊。為了防止士兵逃走,他就在士兵臉上刻字,作標記。

除此之外,朱溫還是個好色之徒,兒子們為了討好他,把老婆都送給他了。這裡面,養子朱友文的老婆王氏最漂亮,朱溫最喜歡。

王氏總是對朱溫吹枕邊風,說朱友文如何優秀,朱溫聽多了,便決定將來傳位給朱友文。

消息傳到朱溫的親生兒子朱友珪(ㄍㄨㄟ)的耳朵裡,朱友珪氣壞了:「為了一席皇位,我不顧眾人的口水,把老婆送給了你,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你卻不念父子之情,把皇位傳給別人,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於是,在朱溫病重之際,朱友珪趁機帶人連夜殺入宮中,提刀來到朱溫床前。

朱溫睡得迷迷糊糊,聽見外面鬧哄哄的,就爬起來問:「是哪個敢造反?」

仔細一看,眼前站著的不是別人,竟是自己的兒子,朱溫氣得破口大罵:「你這個大逆不道的東西,居然背叛你父親,天地都容不下你!」

朱友珪回罵:「你這個霸占兒媳的淫魔,全天下才容不得你!」

說話間,朱友珪的隨從一刀刺入朱溫腹中,朱溫立刻一命嗚呼。最後,朱友珪用一塊毯子把朱溫的屍體一包,埋在了寢宮地下。

曾經滅掉唐朝的一方霸主,就這樣死在了親生兒子的手中。

而朱友珪呢,僅做了半年多的皇帝,就被他的弟弟──朱溫的第四個兒子朱友貞(即梁末帝,後改名為朱瑱[ㄊㄧㄢˋ])與朱溫的女婿趙岩聯合宮中禁軍,以討逆之名殺害了。



【天下風雲】

玉璽被盜,皇帝自殺



西元九二三年十月,開封城一片哭聲。因為李存勗率軍攻了進來。朱友貞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召來老臣敬翔詢問退敵之策。

敬翔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現在,就算張良再世,也無法挽回敗局了!老臣無能,除了以身殉國,別無他法。」

眼看臣子們逃的逃,死的死,就連傳國玉璽也在混亂中被盜走了。

絕望中,朱友貞對一直守在他身邊的都指揮使皇甫麟說:「姓李的是我們梁朝的世仇,我絕不能死在他們的手下。與其讓他們殺了,不如你把我殺了吧!」

皇甫麟忙說:「臣等只能為陛下效命,怎麼能傷害陛下呢?」

朱友貞說:「你不肯把我殺了,難道是想把我活捉去邀賞嗎?」

「陛下明察,臣願以死相隨,以表忠心!」皇甫麟立刻拔出佩劍。

「那咱們一起死吧!」說著,朱友貞長歎一聲,握住皇甫麟的佩劍,往自己脖子上一抹,頓時倒地身亡。

皇甫麟也哭著隨後自殺。

這個只存在十七年的王朝,經歷了三個皇帝後,也化作了歷史的塵埃。



【讀者投書】

要不要光復大唐?

編輯你們好:

我原本是大唐的一名副將,由於種種原因,我的名字就不透漏了。在鎮壓黃巢起義中,我所在的部隊全軍覆沒。我只好轉移到蜀地,投靠另一位將軍,誰知他暗中出賣朝廷,依附朱溫。一氣之下,我把他殺了。

我是忠於大唐的臣子,一心只想光復李唐皇室。可是漂泊十幾年來,我一無所成。眼見歲月流逝,人們漸漸忘記大唐,而我又重病纏身,臥床不起。現在,我很矛盾,要不要放棄光復大唐的念頭。

一個垂死的人



一個垂死的人您好!

首先我們很敬佩你忠貞不貳的精神,大唐滅亡十幾年,您就四海漂泊十幾年。若大唐歷代帝王泉下有知,也足感欣慰。不過,大唐滅亡已成事實,您也不要再活在對過往的追憶中,而應該多看看未來。

自古以來,王朝始終在不斷更替中,若人人都像您一樣,這個說要光復大漢,那個說要回到周朝,那這個社會豈不是亂了套,您說呢?

《穿越時報》編輯部



【名人有約】

大嘴記者

特約嘉賓:朱溫

身分:後梁開國皇帝

大嘴記者:大唐曾號稱世上最強大的王朝,但如今您滅了大唐,名字一定會被載入史冊。

朱溫:哈哈哈哈!我會建立一個比大唐更繁榮昌盛的王朝。

大嘴記者(滿懷期待):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朱溫:一個人人都幸福快樂的國家。

大嘴記者:能說得具體一點嗎?

朱溫(不耐煩):反正就是那樣。嗯,你沒有別的問題嗎?

大嘴記者(……原來你也只是說說而已):唐末晉王李克用將軍您應該不陌生吧,聽說他是您的死對頭?

朱溫:毛頭小子一個,我大他四歲,他還得叫我哥哥呢,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大嘴記者:那您們是兄弟關係?

朱溫:我呸,他也配與我稱兄道弟?他是異族沙陀人,長得醜也就算了,還是個「獨眼龍」。這樣的人居然還不把我放在眼裡,你說氣不氣人?

大嘴記者: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李克用是個很有本事的人,聽說他曾救過您?

朱溫:你從哪打聽來的?

大嘴記者:我是記者,專門打聽此類八卦事件,您能具體說說嗎?

朱溫(不太願意):那是好早以前的事了。當時我和李克用都在鎮壓黃巢起義軍,黃巢從長安撤退時,轉而攻打由我負責駐守的汴州。我自知兵力不足,於是找李克用幫忙。我們一起打退了黃巢軍。事後,唐朝皇帝封李克用為河東節度使,讓他撈了不少好處。

大嘴記者:人要懂得知恩圖報,忘恩負義不是君子所為。請問上源驛事件又是怎麼一回事?

朱溫(知道得還真多):擊退了黃巢,這是喜事一件啊!李克用率兵返回汴州後,當晚,我在上源驛設宴款待,給他接風洗塵,商討以後一起輔佐皇上,重振唐朝的事情。喝完酒,我們各自回房休息。誰知到了半夜,李克用的驛館突然著火。我趕忙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救火。當然,最後李克用也沒有被燒死。

大嘴記者:但外界傳言,是您怕李克用功勞蓋過自己,所以故意縱火。

朱溫:怎麼會?我們都是大唐的棟梁,我絕不會為了一己私利,與李克用互相殘殺的。外界的傳言還是不聽為妙。

大嘴記者:好吧,這件事先放一邊。聽說您曾被大唐皇帝賜名全忠,後來另立朝代,豈不是辜負了「全忠」的美名?

朱溫:唉,大唐窮途末路,倒下是歷史的必然,我只不過是跟隨歷史的潮流,率先登上了皇位而已。再說,我不做皇帝,別人也會做的。更何況,老百姓也是萬分擁戴我,紛紛上書勸諫我早登皇位。我想既然民意如此,也只得順從了。

大嘴記者(鄙視):那看來您還是不太開心?

朱溫:你不知道這皇帝的責任有多重。首先你得穩定軍心,那幫跟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天天吵著要分土地、分女人,時常在宮殿上和我爭得面紅耳赤;還有,經濟也要跟上,為此,我頒布了眾多休養生息的法令,退田於民,鼓勵農耕,幾年下來,才稍稍看到一點成果。

大嘴記者:如此看來,當皇帝真是件苦差事。

朱溫:自從當政以來,我就感覺像是老了十歲。每每到了深夜,我時常因過度憂國憂民而難以入睡。唉,可是話說回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廣告鋪】

擴軍令

為保證後梁國家的統一,現後梁軍隊急徵士兵。此次徵兵條件寬鬆,只要身體健康,有力氣,能扛得起大刀,舞得動長矛,都可以報名參軍。當然,最關鍵的是要絕對服從命令。守衛國土是件榮耀的事情,希望年輕小夥們踴躍報名。

後梁兵部



發放救濟糧

因近年來年年乾旱,百姓粒米無收,加上戰亂頻繁,人民流離失所,饑不果腹,大批的難民從北方湧入越州。越州首富陳良貴先生見此心痛不已,決定明天上午十點,在陳府門口發放救濟糧,希望各位相互轉告,屆時請有序領取。

越州陳府



新鐵鋪開業

本人曾在軍隊打造武器四年,工藝嫺熟。現退役在家,跟朋友集資開了間鐵鋪。主要經營日常鐵器,包括鋤頭、菜刀、鐮刀等,也經營各種兵器,如長矛、利刃、刀槍等。時值戰亂年代,購買一把武器防身,是很有必要的。歡迎大家前來光顧。

鐵鋪老闆王先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