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導讀/四代中醫世家】



被誤解的身體、被誤判的癌症、被誤治的疾病,以及被濫用的醫藥



兩個胃病患者,同時到醫院做檢查,一個被確診胃癌,另外一個被檢出胃炎;但醫院報告給錯了,把胃炎的給了胃癌、把胃癌的給了胃炎。……結果,胃癌的沒事,胃炎的不久卻死了!



被誤解的癌症



我一個親戚在被確診肺癌時,當場與他的妻子抱頭痛哭。住院期間,只要親友來探,無不相擁而泣。



悲傷,或許來自恐懼,但更為致命的成分,叫做「絕望」;這些情緒才是令所有醫者最束手無策的部分。

為什麼是我? ── 這份悲傷,就意味著你接納了它的強大,接受了你「在劫難逃」。



那麼,最終把人推向死亡之門的,真的是癌症本身嗎?



「癌症十之八九都是被嚇死的」,也有越來越多的患者,敢於在癌症面前顯得堅強。

但堅強並不等於「不悲」 ── 我的父親在被確診出十二公分的肝腫瘤時,也對著我們這群子女堅強的說:「我決定和它拼一拼!」



你知道什麼叫做「拼一拼」嗎?我當時就從父親的眼角、嘴角,讀出了一絲的「悲憤」;他是位醫生,大半生的心血都在鑽研肝膽、胃腸 ── 很不幸的,他被自己的「專科」打敗,「悲憤」的只挺住了五個月。

而我那位悲傷無比的肺癌親戚,更只支撐了三個月不到。



最終把人推向死亡之門的,真的就是癌症本身嗎?

為什麼有人逃得過魔掌,有人逃不過?為什麼同樣的方法,有人管用,有人不管用?



沒有不治之症,只有不治之人



對於疾病,身體永遠要比頭腦的接收快一步;當頭腦感知我們「似乎有病」時,身體早在這之前就已經起過了許多變化。譬如:身體的「癢酸痛麻木」。



這些被我們視為「非健康狀態」的發展過程,多是身體「救亡圖存」的矯正過程 ── 即便已發展成癌症、腫瘤。

遺憾的是,頭腦往往忍不住要從這過程中奪取身體的主導權,且經常誤判形勢。



頭腦主導的第一步,就開啟了一系列用藥、用醫的措施。這些乍看無可厚非的作為,卻也極可能把我們的身體推向了深淵,因為它阻斷了身體的本能。

譬如尋常感冒可能導致的咳嗽、流鼻涕、喉嚨痛、發燒、頭痛、暈眩、嘔吐……,這些都是頭腦感到難以消受的症狀;而若你順從了頭腦的指示,再加上醫生的頭腦、成藥商的頭腦,把重點放在這些症狀上面,如此反覆,就等於為真正的疾病開啟了大門。



症狀,只是病體發出的「現象」,也是身體與病體奮戰的「證據」。

實際上,高明的中醫就是依據這些「證據」,循線察出身體違和的程度和規模,找到病體的根由 ── 把根本問題矯正了、解除了,那些令人不適的現象,自然消解。



追求速效的用藥頭腦,往往只是壓制了病體的表面現象,不幸也打擊、破壞了身體的奮戰,成為了日後發展成為大病、重病的禍根。



一位在美國執業的治癌中醫,就以他的臨床指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癌症,都來自過去未被根治的感冒。

山東一位專治肺癌的大醫,則指陳十之八九的癌症,都是因為過去誤用藥物「鎮壓」的高燒病史,以及許多過去沒被好好處理的內傷。

本書的醫者董草原,更將癌症的成因,涵蓋了舊日沒被重視的外傷和內傷。



何謂中醫?這「中」指的是「致中和」 ── 依循天體與身體運行的「中道」,維持機能整體和諧與平衡。



頭腦,才是我們身上最強大的致癌物



癌症是怎麼得的,為什麼這個時代癌症如此猖狂?我們已經吸收了夠多的訊息和知識;但,是誰讓我們上了致癌生活的癮,難以自拔?……答案,就是頭腦!

是誰告訴我們癌症等於絕症?誰讓我那位親戚和他的妻子抱頭痛哭?……答案,也是頭腦!

為什麼即使到了如此悲傷、悲哀、悲憤、悲壯的程度,我們仍然可能下意識的依著我們的頭腦指揮,惶惶不知所終的往前走去?……答案,依舊還是頭腦!

因為我們早已習慣了以它為生活的中心 ── 為此,我們總是忽略我們身體的感召,總覺得它不夠強韌。



這種傻事,我們就在每天接收著身邊陸續不斷有人因為慢性疾病、重大疾病倒下的恐怖氣氛中,週而復始的過著殘酷的癮。



是身體的叛變讓我們倒下嗎?不,是我們(確切的說,就是我們的「頭腦」)對「天道」的叛變,促使身體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頹然的崩壞!

天道?這裡指的是生命的規律。它和我們頭腦時刻都在企求、追求的「世道」,始終都是格格不入的!



傳奇中醫的治癌大道



這本書相當大程度的向我們說明了:癌症十之八九,就是從沒被關照好的小病、小痛累結成形的;就像人們總是畏懼於大崩壞,卻往往視而不見一些日常的小漏洞。



拿到這份書稿,已經三年多了;謝謝田原女士給予的信任,寬宏的容許我將這份書稿做了多處的調整。



謝謝董草原大夫,他在我母親最危急的時候,遠端診斷,送上一劑藥方;只是簡簡單單幾味平平凡凡的草藥。

雖然藥方最終沒能來得及用上,但我把它拿給我的藏醫傳承上師(元丹欽列多吉仁波切,他同時也是一位中醫博士)過目,上師只給了兩個字:「高明!」



乍看本書的前半部,或許讓人以為這是一本為癌而寫的書;但不是的,只是藉著癌症這個重大的課題,來剖析我們身體的運作,讓我們認識得更為清晰。

正如醫者董草原所說:「要能治好癌症,真正的依靠不是藥物,我只是幫助患者先調回身體的平衡,斷除了癌腫瘤的生路,取得了身體的抗病優勢,讓身體自己來……。」



書的後半部,關於慢性重大疾病的諸多提示,也就是從這個「悟道」基礎上而有的。



崩壞,不是身體發出疾病的目的地,健康才是!

在重大疾病猖獗的世道裡,但願本書能給您一些天道的線索!







【寫在前面的話/作者序】



心臟為什麼不生癌?



和董草原談癌症,他一句話就把我問住了:「你先說說,心臟為什麼不生癌?」



董草原說:「我就是在這個問題上發現了治癌的關鍵點。」



其實,不止這一個關鍵點,從害怕自己得癌症開始,四十多年的時間,董草原就走在試圖解決癌症問題的艱難探索中。



為此,我們投入了一年多的時間,與董草原進行了幾十次的談話與採訪。這期間,三次南下廣東,深入到他的家裡,甚至住進他有著幾十位患者的「癌症樓」,與正在治療中的癌症病人朝夕相處。



因為我們知道:癌症問題太過敏感,來不得半點虛假。

我們更知道:就在全世界都找不到治療癌症的理想方法,幾近於束手無策的時候,來自嶺南民間這樣一位草根中醫竟然宣稱「拿下了」癌症?

面對這樣一個「天大」的課題,我們不敢有半點疏忽。因為,癌症畢竟是絕症。



坦率地講,在這個選題的策劃與實施過程當中,我們猶豫過,也甚至想退卻。不是力所不及,而是深感責任重大,為此我們戰戰兢兢。但是,與驚心動魄的「癌症場面」相比,與一點一點吞噬人生命的癌瘤相比 ── 那個堅硬的深色腫塊,帶著另一個世界詭譎、腐敗和絕望的氣息,時刻在覬覦並吞沒生命,帶走至親至愛的人,給無數家庭留下遺憾與悲痛。它就這樣埋伏著,於無聲處,甚至肆無忌憚……。

在這樣的時刻,我總會感到悲涼,或者一種逼心的疼痛 ── 因為很多人都曾經目睹過自己的親人被它奪去生命。焉知它會不會光顧我們自己的身體?所以我們無可迴避,只能義無反顧地探究下去。



我們是從以下幾方面著手的:



一、是理論上的認證過程。搜取大量關於董草原治癌的材料,做了大量的談話訪問錄音,拍攝數百張現場照片,以我們所知、並查閱繁多的資料,對哪些是屬於董草原的見解進行了初步梳理和甄別。



二、是採用抽樣調查方法,從病歷中選取不同癌症種類、不同地域、不同性別年齡、不同治療時間,在董草原臨床治癒的癌症患者中圈定調查對象,然後深入廣東茂名、佛山、江門、中山等地,實地調查經董草原治癒的癌症康復患者二十多人,前後調查時間近一個月,並將現場照片、筆記、患者簽名和電話號碼留存資證。



三、是與正在「癌症樓」裡住院治療的癌症病人密切接觸,關注他們每一天的病情變化,觀看每一天董草原為患者採用的療法、處方、藥劑,包括食物療法,以及給病人制定的辨證飲食。



歷經這三個主要方向的考證和驗證,我們才更有了勇氣,為這份書稿下筆。



歷時一年多對董草原的調查與思考,我們感悟出這樣一個道理,雖不能稱之為結論,但應該有參考性 ── 癌症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對癌症的無知。



為此,我們把幾十次訪談記錄下來的文字做了集中梳理,將董草原對癌症、對其他一些重大疾病的理論見解梳理出來,並在保持其思想原貌的基礎上,根據我們實地採訪得來的認識和體會,進行了深度加工,以使表述清晰和完整化,再進一步提純,揉合寫作成這部書稿。



書稿基本上反映了董草原的思想面貌。但由於董氏的思想牽涉甚廣,過於龐雜,僅錄音文字就將近百萬言,加之我們水準和時間有限,書中肯定有所缺陷。如有不妥之處,還請讀者諒解。



在此聲明:關於醫療思想、觀點方面的問題,由董草原負責;有關邏輯表達、語言和體例方面的問題,由筆者負責。



唯願本書能給讀者帶來對中醫、對癌症等重大疾病認識的新思維和新希望。



【內文摘錄】



◆ 治癌,必須刪除它的生存條件



癌和人是兩種不同等級、不同性質的生命體,適合癌生存的環境和條件,肯定不會適合人的存活,所以癌的生命越是壯大,人的生存條件就越惡化;最後致癌症病人於死地的,並不是癌細胞,而是癌的生存條件。



從這個角度來認知,那就相對簡單了 ── 把癌的生存條件解決掉,它沒得長了,就要逆轉成正常的細胞,人自然能繼續活下去。也就是說,要滅掉癌生命,就要消滅癌細胞生長的條件,把這個條件去掉,癌細胞也就自行滅亡了。







◆ 癌,是一種比你身體更強大百倍的生命



癌細胞為什麼能得到比正常細胞多十倍、甚至百倍的生命力呢?



癌症的產生首先要有基礎,這和生命的產生要有基礎、生命的進化要有基礎,是一個道理。所以我大膽地提出來:「癌症產生的原因,是人體整體或局部陰陽力亢進,而超常、過度的高營養物質就是基礎。」



因為這個人的生命力強,他身體就強壯;正因為他強,在生活中吸收的營養成分就多,就更加造成裡面的陰陽力亢進 ── 首先是五臟六腑的功能關係紊亂,機能作用失調、失衡、失和。也就是說,五臟六腑「三失」(失調、失和、失衡)以後,失去了原來應該有的制度與規律,就無法統管這個血液,血液就妄自通行。妄行的血液,會把體內大量的營養、水分集中在體內的某一部分,再使得某一部分的陰陽力進一步亢進。最終,亢進的陰陽力使正常的細胞突變成癌細胞 ── 正所謂物極必反,我認為這就是癌症產生的真正原因。



要得肝癌,兩個條件很重要:一是不好(負面)的心態和精神,二是超標的營養和水分。



但癌症不是突然就得上的,它要具備三個階段 ── 一期,致癌因素形成;二期,致病因素導致機能運作失常的生理性病變;三期,生理性極變,為癌的產生、生存創造條件,最終出現癌細胞。







◆ 沒治好的舊傷,製造了生癌的機會



我在臨床調查中發現:癌症患者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有過跌打損傷,或者氣傷、血傷、勞傷、神傷和炎症損傷,甚至藥物、食物損傷的經歷。



中醫將「傷」歸納成很簡單的兩種:內傷和外傷 ── 外部和內部組織因外力而引發的傷害,都叫外傷。因為氣血積滯、勞累過度、精神疲勞過度、食物或藥物過度等,引起的內機能損傷,是為內傷。



凡是傷,都要損害、破壞人體的正常組織。比如突然遭遇擊打或手術等,原來的組織細胞被破壞過,有傷痕,這就為癌細胞的產生提供了基地。



反過來說,就算身體裡產生了癌細胞,只要身體組織不給這些癌細胞生存發展的空間,它們也沒有機會形成腫塊。







◆ 治理糖尿病,先把腎給扶起來



現在大部分糖尿病的病不在血糖和脾,而是整個脾系統出現了問題。



為什麼說糖尿病最主要問題就是腸胃功能亢進,進而引起五臟六腑的功能失調?



其一,因為腸熱大量吸收水分,這水分大量送到肝裡面,引起肝水分超標,就引起造血的失常,進一步引發惡性循環。



其二,由於肝裡的水分多,要通過腎臟來過濾排泄,但又因為排泄過度,腎功能就開始下降;五行之中就是木(肝)反過來克水(腎)的問題 ── 就好比河流本來很清澈,由於泥沙太多,就使河流變得渾濁。在人體,這就很容易引起「腎性高血壓」,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糖尿病患者的中後期都有高血壓的原因。



治療糖尿病首先要解決腎的問題。因為腎是生命的根本,腎衰竭下來,什麼病都來了 ── 第一要扶起這個腎,第二要疏理肝。早期的糖尿病人腎功能的問題還沒有表現出來,等到檢查出血糖很高的時候,首先出現就是肝臟的問題,再由肝影響到腎。所以,要救糖尿病人的命,就必須要疏肝養腎。



凡是糖尿病的後期,出現肝、腎衰竭、高血壓的時候,在治療糖尿病的藥裡面就要加入黃耆。



此外,糖尿病人絕對不能吃辛、辣、酒、酸,這類刺激性的東西,更不能使用殺傷性的抗生素。







◆ 頭暈、頭痛、困倦,是腎虛型高血壓



為什麼是腎虛型呢?腎是先天之本,生命的根本,陰陽力的動力。人體的血液百分之八十五要經過腎臟的過濾,血流動越快,經過腎臟越快,也就能很快地把多餘的水分排出去。如果腎虛了,沒有力氣升發起來,血液流動的速度就會減慢,就無法正常工作;血液循環慢了,人就會產生頭暈困倦的感覺。



飲食上怎麼調整呢?要看這個人的體質 ── 如果胃的消化功能好,吃蘿蔔就行,最好就是那種黑了的蘿蔔乾,喝點酒,吃點醋,在生活上就能解決問題。







◆ 臉色紅潤漂亮,是肺虛型高血壓



肺問題引起的高血壓,大部分的人會出現腦中風;也就是說,一般中風的都是肺虛型的高血壓,這是我的臨床經驗。



臉色紅潤的肺虛型高血壓,為什麼體溫偏高?它就是「肺陰虛」導致的肺熱,是肺的功能亢進了,血液向外迴圈(循環)多,出現肝肺功能失衡,也就是金(肺)木(肝)不和。



這種病需要的是調養,不是治療。這種肺虛型高血壓,夏天多喝點糖水和鹽水,潤潤肝臟就好了,也能解決一些問題。



那麼需要什麼來濡養肺呢?肺所需要的營養不是現代醫學說的那些維生素、高蛋白,不是這些。肺需要的是植物 —— 中醫認為白色入肺,我們現在吃白色的東西不多,比如蘿蔔、山藥……,這些植物就是藥。



肺虛型的高血壓,我就用溫肺的藥,但如果是肺陰虛的,肺的水分少了,就要潤肺。我在臨床上發現,如果肺的功能不好,跑一兩步就「呵~呵~」的喘大氣了,這種就屬於肺熱;跑著、跑著就沒力氣了,跑不動了,這種屬於肺寒。



肺虛就是肺熱,虛就熱,每一個功能只要虛了就起火;肺熱就會導致肝寒,這是五行的原理。肺性的高血壓是肺熱,即是肺虛,所以多吃白色的蘿蔔、山藥,就能緩解。







◆ 防治肝炎大作戰,不怕出汗少吃糖



養肝最好在夏天,用紅棗、桂圓肉煮冰糖水。夏天養肝最好,冬天養肝往往就可能把它補壞了,適得其反。春天呢,用清淡的中藥疏肝,比如竹茹、竹葉、蓮子、蓮心、陳皮、青皮;秋天不動它,養一個夏天就夠了。



但是一般人不要想著一股腦的養,不要偏激,一養就要五臟六腑都養。我一直主張順天道養生,夏天不要怕熱,不要開空調,任血管擴張加速血液循環,把多餘的水分廢物排出來,秋天就不會病;冬天也不要怕冷。



肝炎病人因為水濕多,水是陰性的,寒涼的,水多了就能改變你的體溫。所以治療肝炎的大法就是用疏肝、利尿的藥,把體內多餘的水分通過小便排出去,體內溫度降下來了,病毒沒有了生存的環境,自己就消失了。



水濕在體內長時間停滯就化成濕熱,這就是肝炎產生的根本;就像沼澤地一樣,濕熱醞釀毒氣產生。



因為糖是滋水的,它能加速細胞對水分的吸收,水分多了就容易濕熱。中醫治療肝炎歷來是禁糖的,一個真正懂得醫治肝炎的醫生,首先就是讓病人忌糖。腸胃病的人也要禁糖。



還有一些人,平時沒有汗,所以停留在身體裡面的水分超標,水分與營養在體內陰陽力的作用下,也會產生肝炎病毒。因為營養、水分要吸收,一定要在標準的陰陽力的作用下,五臟六腑才能吸收,當水分多、溫度低的時候,它產生出來的營養物質就不適合五臟六腑的需要,就會吸收不好,停留在血液裡面。



所以要預防肝炎,在生活中應該這樣調理:「第一要不怕出汗,出汗就會把多餘的水分排出去,要出汗就不要吹空調,特別是夏天。二是要多吃利水的食物,如白蘿蔔、蘿蔔苗之類。」







◆ 為什麼中風叫中「風」?



中風的人多數是「陰虛陽亢」的體質,儘管內功能失調,水分不足,但是決定發病的因素還是「風」。



如果是面部中風(面癱),一邊臉發硬,嘴角歪斜,第一時間馬上就在相反的臉上使勁打上一巴掌,這就叫「烈火掌」;之後再喝薑酒湯,再用熱薑酒熨燙臉部,就會恢復過來。要抓住第一時間,這個非常關鍵,時間長了就要治十幾天,如果打了葡萄糖,再要恢復正常就不容易了。



現代人對風沒有認識,他不知道少穿一件衣服,忘記帶帽子,或者窗戶縫裡透出點兒風……,就這些生活裡的小事,無形當中已經給了風可趁之機,甚至可能給自己帶來「殺機」。



現代醫學是顛倒過來的,它說要通風,有風吹著才是科學。切記「風生百病」,尤其體弱狀態下的人,年齡大一些的人,一定要牢記「防風如防賊」,受一點風,就容易引發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