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先父希聖先生曾經有寫日記的習慣。但1947年以前的日記因戰亂中的遷徙都已失落。就我所知,有一冊1940至1941年的日記,在1941年先生於日軍統治下離開香港時留在九龍的舊居中,已經佚失。現存的只有從1947年到1955年上半年的日記比較完整。這段時期中還有1951至55年日記的另一版本,與付印的這一部分平行,其中只記載國際和大陸新聞。偶然有少數國內的新聞,已經補入。

這些日記都是記載在很小的日記本上,日記本多為倫敦Charles Letts 的產品,便於攜帶。但因篇幅的限制,以致所記的事件都很簡略,尤其是1950年的日記,每頁記載四天的事情,因此特別簡單。

另有一本1947年與民社、青年兩黨交涉的記錄,其中較日記詳細的部分皆已補入。一本關於1956年三月至五月參加國民黨內重要會議的速記,字跡潦草,分量不多。此外還有相當多用鉛筆寫的速記,內容大都是參加會議的筆記。因字跡不清楚,現存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希望不久可以用先進的技術來研讀。至於1956年以後,雖留有日記本,內容只有一些演講和應酬的日期。

從日記中可見先生撰寫中央日報社論及其他報紙專論不計其數。先生長期訂閱香港的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曾對我說,不看外國報紙不能了解世界現勢。這樣的信息自然是他寫社論和專論的材料。1955年先生開始搜集材料撰寫「與共黨並存」(即《蘇俄在中國》的原稿)。在大溪租屋,就近查看大溪檔案。也許因此停止寫日記。

日記中字跡細小,且為草書,及記載甚多不易解讀的人名。我才疏學淺,無法一一查考,故以掃描將放大的日記原貌呈現,附以家兄泰來(1947-1951)和我(1952-55)的解讀。



內文選摘(節錄)

陶希聖日記1947

元月一日星期三

雷儆寰去滬數日,今晨返京,即見主席,向彼要求全權代表性,俾淂與各黨派接洽時即作決定。

余昨已報告主席,此刻為黨派內部正有爭執,若去接頭,必致欲速不達。余將於五至十日之間去聽取其決定。吳鐵老下午赴滬。

晚九時往普陀路九號晤陳修平,彼建議立監兩院與國府政院同時改組,俾各黨得以(?)安頓其幹部份子,始可解除彼等之困難而有助於政府改組。



元月二日星期四

上午簽呈委座三院何時改組之建議,請示後赴滬取得具體結果。(建議立法院增加七十名之額,各黨各分二十餘人,保留二十名給民盟等。監院亦加百分之五十,憲改實施促進會各黨各二十人,共計每黨可安置五十餘人。)

陳修平中國文化研究所基金一億元事,決召見時面呈請示。

下午四時,大學生為抗議北平美兵強姦女生事件作反美遊行,過新街口。下午七時市民慶祝憲法成立遊行過國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