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一直都想要賺更多的錢,讓家人過得更好,也希望行有餘力,可以幫助泰國的媽媽和哥哥姐姐。

除了工廠的工作,我試過很多賺錢的方法,曾經在泰國看到桌子魚缸,特別飛去泰國買一個,拆解之後、做好筆記,回到台灣訂了相關材料,組裝出來,一個放自己家,也幫芳玉大哥做了一個,但後來擔心沒有市場,就不了了之。

我也去學作宜蘭有名的花生糖、泰國菜,考泰式按摩執照,真的開了按摩店,在羅東的「和平路」,名字叫「泰好」,很多人很喜歡讓我按,還貼文上ptt。

大概十多年前,朋友介紹我「股票」這東西,我拿了小錢去試,覺得很神奇,看對方向就能賺錢。我開始對股票懷抱很大的夢想,那時膽子很大、很瘋狂,什麼都不懂,就用當時很流行的「現金卡」去借錢,還用信用貸款,甚至叫芳玉的媽媽投資,湊了近100多萬元,來玩股票和期貨。

參加過幾個投顧老師會員,好幾次都被當成「出貨」的對象,也玩過期貨有超額損失,盤後要急著補錢,最後在2004年的319槍擊案,選前我用融資去買,選後連續重挫被斷頭,最後100多萬元全部賠光。

生活已經不充裕,更苦的是擠出錢還債,現金卡年息要18%,我一直拼命加班賺錢,賺多少也不夠還。有一段時間,小朋友生病看醫生都是先欠卡的,因為健保費交不出來;真的軋不過來,就變賣小孩的滿月金飾,還叫芳玉把兩件快滿期、每年可領2萬元的保險中途解約,拿回一點錢,勉強把生活撐下去。

一直到2010年,我總算還完債,想生活可以稍微好一點,但身體卻出了狀況。脊椎莫名劇痛,讓我完全不能平躺,晚上只能坐著睡覺,連續1~2個月,去看了很多中西醫,做了多樣的檢查,都說沒有大問題,有一個醫生說我是食道逆流影響,但我的胃和食道並沒有灼熱感,很奇怪,醫生給我吃胃藥,但沒有什麼改善。

連續這樣痛,我根本沒辦法再工作,只好先辭職。那時女兒一個13歲、一個11歲,老婆很擔心,決定重新回到職場,於是接受政府的職業訓練、完成考照,做 「居家服務員」;這是政府的美意,依個案需要服務的項目服務,但有的個案會認為花了錢,就希望服務員能多做點,心軟的服務員就會幫忙,所以自嘲像「幫佣」。她每天回家都累趴了,一個月也只領2萬5,000元。

那時還經常半夜痛到沒命、把老婆叫醒陪我上醫院,她晚上沒什麼睡,然後白天還要再去上班,等於是日夜煎熬。

一般人聽到醫生說身體沒什麼問題會很開心,但我卻想身體痛得那麼厲害,醫生還檢查不出來,恐怕是沒希望了。因為覺得身體好像不會康復了,常常有喘不過氣的感覺;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來到台灣,還沒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就要離開人世,真的太遺憾!所以常常在心理脆弱的當下,向芳玉道別;我跟她說,希望今生的遺憾,可以來生補償她。

記得有次在過年的時候,因為我的病痛,家裡完全沒有過年的歡樂氣氛,我還很悲傷的對她說出喪氣話,說我可能撐不到明年了,芳玉聽了,眼淚潄潄地往下掉個不停,全家愁雲慘霧。

在背痛之前,因為我老婆要照顧她的父親,全家已搬回娘家住。所以我辭職後,白天是住在老婆娘家裡,要擔心她家人對我異樣的眼光,也心疼老婆真的辛苦,心真的很慌。

沒事作,我又開始看盤,幻想如果學會在股市賺錢的功夫,就不需要靠身體勞動;於是我跟太太商量想重回股市。她不敢給我太多錢,怕再賠光,只肯拿出5萬元,加上我離職津貼3萬元,我拿著這8萬元本錢,回到以前下單的營業員─富邦證券蕭鈴香小姐那裡,說我想再買股票。記得那時是2010年的9月。

蕭小姐對我很好,她知道我情況很不好,說:「我是不叫人家玩權證的,這種我可以拿的佣金很少,而且風險高,但你只有一點點錢,可以試試看」。於是我有幾個下午收盤後就去她辦公室裡,她會教我一些權證的基本知識。

回家後我自己試,因為我知道權證有時間價值,買進不能放長,加上我沒有輸的本錢,看到權證波動很大會怕,所以我都是買了之後隔天就跑。

曾經有一天賠掉幾萬塊,看到辛苦工作一整天,回家動彈不得的太太,想到賠掉的是她一個月薪水,心裡很難受。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股票市場好好努力,很神奇的是,只要一開盤,我就會專注看盤、忘了背痛。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場病是我人生的轉機。

記得前3個月的操作我沒賺到錢、但也沒賠錢,到第4個月有小小獲利幾千元,第5個月我就開始賺錢了,那個月賺到15萬元。我開始覺得權證很神奇,它和作股票一樣,要選對股、看對方向,獲利的速度比股票還快很多,多空都可以作。
但是,作權證的獲利波動很大,記得我賺到50~60萬元時,很開心,想回泰國去看家人,帶他們享受一下,就訂了機票;隔了3個星期,到我上飛機前一天,獲利縮水只剩20多萬元,心情大受影響。

2011年,台股(加權指數)跌了21%,但我算一算年度獲利有80~90萬元,比以前作電焊工的收入還高。我叫太太辭掉工作、不要再賺辛苦錢,但她不放心,擔心我會賠回去,還是經常盯著我操作。

2012年我老婆終於放心辭掉工作,那年台股受證所稅紛擾,身邊作股票的朋友賠得慘兮兮,但我那年還是賺到接近100萬元,不但可以養家,還買了生平第一台車;我有信心可以靠著交易應付我生活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