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喜歡安靜的阿泥

(1)  咕呱小鎮的小熊阿泥是一個作曲家,他喜歡安安靜靜。  阿泥喜歡安安靜靜的寫曲子,喜歡大家安安靜靜的聆聽鋼琴家演奏他的曲子,喜歡大家可以跟他一樣,靜聽一朵花開,靜享一朵花落,靜等太陽升起,靜候太陽沉落。他覺得安靜的時候,可以聽到陽光的聲音,可以聽到月光的呢喃,可以聽到星星的私語。他一直覺得,安靜的地方會誕生最動人的音樂。  但是咕呱小鎮不安靜,一點兒也不安靜。  一大早,大嗓門鴨子就開始「嘎嘎嘎──」唱個沒完沒了,哼著阿泥很早以前的曲子,或者把阿泥的幾個曲子混在一起隨便唱著。  「噢!」阿泥用被子裹住腦袋,痛苦的想:如果現在鴨子只是張張嘴巴,沒有聲音的唱歌,那會有多好,鴨子自個兒可以非常享受,又一點也不影響阿泥的耳朵。  但這只能是想像罷了,「嘎嘎嘎──」鴨子的演唱聲音,穿過阿泥的被子,鑽進了阿泥的耳朵,又從阿泥的耳朵,鑽進了阿泥的心田,在阿泥的心裡跳來跳去,跳出許多坑坑窪窪。  「受不了了!」阿泥一掀開被子,跳了出來,「我還是起床吧。」  吃過早餐,阿泥往山林走去。相較起來,山林是一個僻靜的地方,阿泥這麽想著,腳步邁得越來越快。「知知知──」「唧唧唧──」「喳喳喳──」但是,阿泥的腳還沒踏進山林,各種鳥鳴就開始齊奏了。  怎麽會又趕上山雀籌組的新合唱團試唱?阿泥知道山雀一直把自己的曲子當寶貝,組成不同的合唱團來演唱他的新曲子。但這些反覆的試唱已經讓阿泥不勝其煩,他也好長一段時間寫不出滿意的新作品了。  山洞裡應該會比較好,於是阿泥就往一個山洞跑去。  「嗚──」「嘩──」山洞裡不時穿過的風不停的叫喊,風兒們玩著你追我趕的遊戲,如果沒有一點聲音怎麽帶勁兒?風聲越來越大,阿泥氣得臉都綠了,他捂著耳朵東躲西藏,可是聲音就喜歡追著他跑。  「受不了了!」阿泥往家裡跑,今天做午飯的時候,他覺得手裡的鍋碗瓢盆簡直不是在互相打招呼,而是一起敲打自己的心。  吃完午餐後,阿泥想到了小池塘,那裡應該是個安靜一點的地方了吧。  當阿泥來到池塘邊,滿意的躺在一塊大石板上,一隻青蛙「呱──」的叫了一聲,「呱呱呱──」這下子,無數隻青蛙從水邊跳上了荷葉,開始了他們激情的演說……  「我實在、實在受不了這個咕呱小鎮了!」阿泥咆哮起來。他用火箭般的速度衝回家門。他忍無可忍,迅速的收拾行李,決定立刻離開咕呱小鎮,去尋找真正安靜的地方。  之前阿泥就聽說在彩雲之南,有一個安靜小鎮,是一個無聲的世界。那個地方,是阿泥的夢想之地。  阿泥沿著彩雲畫下的線路一路走哇走,終於走到了一個豎著藍色石碑的小鎮口。石碑上,果然寫著「安靜小鎮」四個大字。  太好了,終於到這個地方了。阿泥一腳踏進去,感覺自己踏進了一片柔軟的雲海。這裡真的好安靜。  街上來來往往的居民很多,可是一點兒聲音也沒有,連大夥兒的腳步都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這在咕呱小鎮是從來沒有過的,只要到了街上,到處都是嚷嚷不休的人群、此起彼落的呼叫。  街上小店裡,買東西的顧客很多,可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都是顧客指指那個東西,老板拿出來,顧客看一下價錢,付了款就悄悄離開。這在咕呱小鎮是不可能的,起碼要討價還價,爭論個三、四回,才可能成交一筆生意。  更奇怪的是那個戲臺上,有鑼鼓,也有琴瑟,但是,都沒有發出聲音來,臺上演出的演員,也只有口形,沒有臺詞,完完全全是一齣默劇。在咕呱小鎮,就算是欣賞一部默劇,下面的評論聲,還有敲鑼打鼓的聲音,也像一齣鬧劇了。  阿泥邊走邊看,看到的一切都讓他驚喜──這不就是他夢想中的地方嗎?在這個小鎮生活會是一件多麽愜意的事。這時,他看到前面是鎮長公寓,上面寫著──「如果您是首次進入安靜小鎮,請務必到鎮長公寓簽到,謝謝您的合作。」  阿泥輕輕推開鎮長公寓的門,發現門立刻變了顏色。沒有門鈴,就讓色彩的變換通知主人有訪客光臨,這也挺棒的。  出面在阿泥面前的,竟然是一頭長頸鹿,他的胸前掛著「鎮長」的樹葉牌。看到陌生來客阿泥,他遞過來一張紙,示意阿泥自己閱讀。  阿泥認真的在心裡閱讀這張單子──

安靜小鎮居民協議  親愛的朋友,不管您從世界的哪一個角落來到安靜小鎮,心裡的願望都和這裡的居民一樣:安靜,安靜,安靜。因此,這個小鎮是您理想中的小鎮。為了讓這個小鎮更接近我們夢想中的安靜小鎮,請您注意以下幾點──  1、請到鎮長公寓的聲音房間裡,鎖掉您的聲音,聲音房裡還有一個打開的密碼音箱,您對著它吹一口氣,您的聲音就吹進去了。您只有鎖掉聲音後,才可以入住安靜小鎮。  2、請您從標誌房間取出一本標誌示意本,那裡面有安靜小鎮所有標誌的圖解,既然安靜小鎮沒有聲音,大家都是透過標誌來認路和溝通,裡面的每一個符號都很重要,請一定要熟記於心。  3、您可以到安靜小鎮的出租屋去居住,每月到鎮長公寓來付二十森林幣。  4、如果您要取回您的聲音,必須是您要離開小鎮的時候。(當然,誰也不能保證您能打開您的密碼音箱。)

                           安靜小鎮某某某                            某年某月某日

  這一切阿泥都可以接愛,他飛快的簽名,飛快的按下鎖住聲音的按鍵,飛快的領取標誌示意本,飛快的到安靜小鎮的出租屋選了一間房間,寫上「阿泥之家」,把自己安頓下來。這段日子以來,阿泥第一次安心的睡著了。
閱讀即傳播
◎張子樟(前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如果把作品的評審當成一種閱讀過程,則這種閱讀過程也是一種傳播行為。既然是傳播,傳播者和受播者之間必定有無數的關卡,傳播者是參加者,必須善用正確妥當的符碼,把自己作品的主題、語言、技巧、氛圍、創意等等,極力推荐給不同的評審(受播者)。參加者和評審必須具有相同的頻率,成功的傳播才有希望達到。當然作品本身還要有一個感人的好故事。
  
每個人面對一本新的文本時,總是免不了以自己過去閱讀的經驗總和來檢視完全陌生的作品,評審也是如此。評審細讀篩選過的作品後,形成自己的一把評選尺。評審對於作品的評價起初難免會被人說是一種偏見,但如果在評審過程中,能以文學理論、閱讀經驗和創作角度提岀個人的獨特見解,並說出一番大道理來,則個人的偏見極可能變成多人的共見。童話的評選工作必定會經過眾說紛紜、眾聲喧嘩、甚至各說各話的階段,但在經過理性和感性的熱烈討論後,優秀作品總會脫穎而出。所以如何把個人的所知、所思、所見、所聞轉化為讀者的共知、共思、共見、共聞是作者必須去努力的。

好的童話作品必定在主題呈現、文字應用、技巧鋪陳、氛圍凝聚、創意革新、故事周延等方面勝過其他作品,至於是否能反應現實、合乎社會脈動則是見仁見智,沒有一定的準則。
  
這次獲獎的六篇作品是經過十三位評審(初審三位,複決審各五位)的嚴苛檢視後所留下來的。在評審會議中,雖不至於刀光劍影,但熱烈爭論的場面總是免不了的。評審堅持自己評審原則的同時,也細心聆聽其他評審者的意見,然後大家慢慢達成上述的共識,確定入選作品的排序。
歸納所有評審的意見,提出下面一些想法,讓有志於在童話園地繼續耕耘的作者參考:

一、童話超越現實,但不能過度想像,因為童話有它的邏輯性;
二、語言敘述要講究,文字描繪要精準;
三、擺脫傳統童話的陰影,尋找具有創意的題材;
四、以閱讀樂趣出發,避免說教;
五、故事不一定要一口氣說完,留些空白,讓讀者參與。

另外,有兩個問題也讓大家來思考:

一、童話創作要不要與少年小說、橋梁書和繪本有所區隔?
二、童話人物的描繪能不能避開兩極化(黑白分明、善惡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