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學中醫是從醫案開始的。整理老師的醫案,讀前輩的醫案,乃至研究古代名醫的醫案,都是我當年學習的課程內容。《余聽鴻醫案》我手抄過,柳寶詒的《柳選四家醫案》、葉天士的《臨證指南醫案》我細讀過。醫案可以告訴你這方如何用,這辨證的關鍵在何處,轉方的依據在哪裡,這個醫家的獨特思想是什麼。中醫的醫案,不是西醫的病歷,而是一種獨特的教材,能啟發中醫的臨床思維,能訓練辨證論治的能力。所以,我一直主張年輕人多讀醫案。

與醫論不同,醫案是臨床實錄,是論證的材料。醫生多積累一些醫案,既可以用於自己的研究和總結,也可以成為與同道交流的最佳素材。我那時候為老中醫整理總結經驗,大道理是不講的,有醫案就行。其實,中醫的許多論文都是從幾個醫案開始的。所以,我也主張年輕中醫多寫醫案和多整理醫案。整理醫案是中醫臨床科研的基本功。

這本醫案,是我的學生們共同整理的,案例來自門診學生們的即時記錄。在記
錄時,他們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病人並收集診斷依據;在整理中,用自己的視角去審視病例治療的過程,分析我選方的思路和動機,梳理我的臨床思維規律。他們對醫案的討論,不僅較好地揭示了經方方證的特徵和臨床應用規律,而且為經方應用的規範化做了有益的探索。有些醫案的討論比較深,對我的思路也有修正和補充。我對他們的整理是滿意的,希望這本醫案能為經方愛好者學習應用經方提供一些有益的參考。

參與本書醫案整理的學生,大部分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學術流派傳承項目龍砂醫學的傳承人。龍砂醫學是江蘇江陰地方中醫學的最新稱謂,以江陰城東龍山和砂山為名。歷史上,這裡曾經孕育了一大批名中醫,經方大家曹穎甫就是其中傑出的代表。今天,我們推廣經方,正是繼承了先輩的遺志。經方是中醫文化的優秀組成部分,是可以惠民利國的寶貴遺產,願本書的出版發行能為經方推廣事業做一件實事。

本書能在臺灣出版發行,我感到高興。臺灣對中華傳統文化有很深的感情,十多年來,我已經多次赴臺講經方,我編寫的不少經方書籍也在臺灣出版發行,經方受到廣大臺灣中醫同道們的歡迎,並得到廣泛的應用。這次,知音出版社又將我的臨床案例結集出版發行,是為引玉之磚,我真誠地希望臺灣同道也能多總結臨床經驗,多出版經方醫案,以推動經方的普及與應用。

特別要感謝著名書法家孫曉雲女士為本書題簽,她的書法根植傳統,淡雅自然、質樸而不乏靈動,這與我所追求的醫學境界是一致的。

南京中醫藥大學   黃    煌
黃煌先生為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江蘇省名中醫。以經方方證與仲景藥證為著眼點,長期從事經方醫學的經典挖掘、流派研究和臨床應用工作,篤研經方、勤於實踐,成功構建現代經方方證規範,並開創經方體質學說體系,致力於經方的現代臨床應用研究與普及推廣工作,碩果累累,獲得國內外廣大中醫臨床工作者的讚譽。

本書共分上、下篇及附篇三部分,上篇〈黃煌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介紹〉扼要介紹了黃煌老師的中醫之路,凸顯其學術貢獻和臨床特色,展示其醫學思想及診療特點,為讀者了解現代經方醫學體系及黃煌經方學派作了一些鋪墊。

下篇〈黃煌經方醫案〉包含內科109案、兒科13案、婦科23案、外科35案,共計180個個案,病案資料來源於黃煌老師2009~2012年期間門診的部分病案,由“黃煌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整理小組”(李小榮、薛蓓云、梅莉芳、濮鳴華、張薛光、古求知、陳廣東、石海波、黃天、強勇、陳建芳、楊杰、奇汝耘、劉志剛、張岩、徐偉楠、陳宇鋒)記錄。所選個案具有疾病診斷明確、體質特徵清晰、臨床療效客觀、資料記錄簡明的特點,挫手失當、迂曲轉折的案例亦不在少數,這些醫案真實反映了黃煌老師的部分臨床經驗和診療特色,體現了黃煌老師近四年的臨床成果。

附篇〈黃煌先生門診語摘〉為黃煌老師在門診的即時性語摘。有些言語是針對病友的疏導之語,有些言語是為了開解弟子的點撥之語,均有即時的背景環境及特定的人員對象,為我們學習與應用經方搭階成梯,不無裨益,故予以收錄,以生動形象地呈現出黃煌老師門診工作中的立體實景。

關於下篇〈黃煌經方醫案〉的幾點說明:①本書選錄醫案均為2009年初至2012年秋季初診或複診的病案;②均為近4年來三位編者侍診抄方見過面的病友醫案;③每次門診抄方的學生都比較多,而記錄的口徑和內容詳略不一,故在此次整理過程中,我們儘量參照、比對多個抄方版本,以儘量客觀準確地完善病案資料。但非常遺憾的是,有一些病案在門診記錄時就不夠全面,這在脈診資料中表現尤其突出,還有在婦科病案的記錄中婚育孕產史的缺如亦較明顯;④因為門診號數有限,遠遠不能滿足眾多患友的需求,給病人的及時複診、觀察隨訪造成很大困難,客觀上拉長了病人的康復時間。在閱讀醫案時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無疑對醫案的研究利用和對讀者的學習交流帶來一些不便,這些都是我們以後應該改進和值得注意的地方!

由於我們對黃煌老師的學術思想和臨床經驗學習體會不深、熟練掌握不夠,必然也影響到了本輯醫案整理的質量,導致按語有欠精當、錯漏亦復不少,期望讀者慧眼仁心,給予批評指正,不勝感激!

最後,感謝“黃煌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整理小組”全體成員的辛勤錄庫,感謝“南京黃煌經方醫學研究中心”各位同事的鼓勵幫助,在書稿的修訂過程中受益於楊大華、張學、王彪等醫師的寶貴意見和建議支持,特此一併致謝!
 
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