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被譽為「俄國馬克思主義之父」的普列漢諾夫(G. V. Plekhanov;1856-1918)在1918年4月7-21日於病危中口授,由密友列o格o捷依奇筆錄、秘密收藏的《政治遺囑》,依普列漢諾夫遺言,在蘇聯崩潰之後的1999年11月30日於俄國《獨立報》發表,其內容中不僅對其學生列寧進行嚴厲的批判,更明指:「《共產黨宣言》所做的分析在蒸汽機工業時代是絕對正確的,但在使用電力後開始失去意義。……。而貫穿整個《共產黨宣言》的主要思想則至今仍然是正確的。這個思想是這樣的:物質生產的水準決定社會的階級結構、人們的思維方式、他們的世界觀、意識形態、他們的智力活動,等等」, 顯示生產力改變對於上層建築的影響過程因生產力的改變而改變,但因生產力發展超出馬克思的想像,至上層建築的變化,也脫離馬克思主義的設想,且早在電氣時代就已被證實,更何況馬克思離世迄今,人類尚且經歷快速的電腦化發展,下層建築所指涉的生產力與生產關係超出馬克思的想像不知凡幾,致使馬克思的「下層建築變動將改變上層建築」縱使有普列漢諾夫對其「物質生產的水準決定社會的階級結構、人們的思維方式、他們的世界觀、意識形態、他們的智力活動」論證的支持,但共產主義的立論是否適用於當前後資本主義社會的政經發展情勢仍有待商榷。若然,則道爾與及諸多西方學者的立論就無法保證推論出經濟發展必然推動政治的變動,更遑論經濟發展會促成「民主化」的發展。

  從另一個角度看,眾所周知馬克思認為下層建築中的生產力與生產關係改變,必將迫使上層建築的各種制度改變的主張。依馬克思的思維,在人類進化中不斷增進生產力改變的「必然」過程,難以避免的發生了工業革命,並引發資本主義,上層建築為符合下層建築的改變,又「偶然」的發展出民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