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愛星期天
――一九七二、三、十二 第一次約會

打從一月八日在北上的平快車上遇見了燕子,心裡就老記掛著她。下旬,我的部隊從淡水移防楊梅,與竹南的距離變近了,卻沒有勇氣去找她,一、二個月的時間裡,心裡只是惦念著,在休息時、睡覺時、吃飯時,甚至出操、站崗服勤時,尤其每逢星期天(註一),雖與同志一起到楊梅或中壢閒逛,心卻總是往南飛,飛向竹南小鎮。
「我們只是萍水相逢,她會理我嗎?」我自言自語:「不!我一定要去找她!」,三月十二日星期天,我終於鼓起勇氣來,在楊梅火車站(註二)搭乘南下的普通車,約一個半小時到了竹南(註三),啊竹南,這讓我朝思暮想的國度!可是我卻情怯起來:「可否不去找她?」,「不!好不容易來了,怎可臨陣脫逃?軍人陣前逃亡可是要槍斃的!」邊走邊想,竹南醫院已在眼前,原來車站、醫院不過一、二百公尺遠。走進醫院大門,很快問到了燕子,燕子從樓上下來,一身雪白的護士服,與邂逅時的穿著相去甚遠,且已二個月未見,瞬間還有點不敢認她呢,她卻一眼就認出我來,想必對我的印象是深刻的,內心不由得興奮起來!
她要我稍候,便匆匆上樓去,幾分鐘後下來,已換上一襲花紅套裝,全身洋溢著青春氣息。她說已請好了假,可以到附近走走。啊燕子,動作之快真不輸給阿兵哥的我們呢!
在醫院門口,燕子立即揮手叫來一部計程車,半小時後到了新竹動物園。園區的規模不大,參觀的遊客不多,那樣的感覺真好。但我卻有些擔心、緊張,擔心身上帶的錢不多,只怕不夠付回程的車錢;緊張缺乏異性交友的經驗,畢竟和一位女子出遊,這還是第一遭呢(註四)。
遊罷新竹動物園,在附近簡單用過午餐後回到竹南,才三點多,距九點營區晚點名的時間還早,燕子看我無離去之意,便提議去竹南戲院看歌舞團(註五)。兩人來到戲院門口,我急忙盯著窗口上方的標價看板,心算著門票加上回楊梅的車資,好險!扣除門票、車資還剩下五角,忐忑的心終於放下。此時我又想著,她為什麼帶我來看這種大腿舞?或許該去看一場電影的(註六),不是嗎?進到戲院內,卻見座無虛席,台上載歌載舞,台下觀眾個個目不轉睛,全場洋溢著歡樂氣氛。起初我表面正襟危坐,內心卻澎湃洶湧,燕子也不發一語,或許都有些難為情吧?到了後來我已經有點不想離開了,但戲總有散場,隨著人潮走出戲院,感覺兩人的距離竟已拉近不少,有些依依不捨了。
我回楊梅途中,不住哼著那首熟悉的旋律:Beautiful Sunday(註七),且自言自語:星期天,我愛妳。

註一:當時星期例假僅星期日一天。
註二:一九七二年三月至七月間,我與燕子的約會多次從這裡進出。
註三:竹南車站,為台鐵山線與海線的交會點,頗具交通運輸地位。楊梅車站到竹南車站四八、五公里,普通車票價十一元。
註四:燕子也說這是她的初戀,怪不得當時老愛唱戴望舒的〈初戀女〉,和一首台語歌〈咱二人的約會〉。
註五:當時歌舞團在鄉村頗為流行。
註六:因家裡窮,當兵前我從未進過電影院,第一次看電影是當兵時看免費的勞軍電影。
註七: 當時因美國文化及西方文化的影響,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喜歡西洋熱門音樂,許多菁英知識份子喜歡古典音樂。
一九七○年,「老三台」之一的中國電視公司製播的《情旅》愛情劇,是台灣的第一部愛情連續劇,由吳風(飾吳達中)和張琦玉(飾丁婉玉)主演,描述一對男女因坐火車相識、進而相戀的愛情故事。當時風靡一時,主題曲〈情旅〉也跟著走紅。
巧的是,一九七二年一月八日,我與燕子就因坐火車相識、進而相戀;在那手寫情書的年代,我倆因此寫下了一○八封情書,每一封都藉由綠衣使者傳遞到對方手中,這些情書宛如《情旅》連續劇,都是愛情與時代的見證。
二○○六年,「台灣戲劇表演家劇團」將我與燕子的愛情故事搬上舞台,在全台巡演,頗獲好評。
這不就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嗎?
由姜龍昭作詞、左宏元作曲的〈情旅〉主題曲,就宛如為我與燕子而寫的,而當主唱趙曉君的歌聲響起,也宛如為我們而唱的:

在寂寞的旅途中
偶然地與她相逢
她的笑意使我神往
她的眼睛使我迷惘
噢是什麼力量
將她的影子映入我心坎
噢是什麼力量
將她的影子映入我夢鄉
在愛情的旅途中
依偎地與她同行
她的細語使我回想
她的深情使我盪漾
噢是愛的力量
將她的影子映入我心坎
噢是愛的力量
將她的影子映入我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