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作者序】一個胃腸科醫師的親身經驗(節錄自作者序)



  我親眼見到工作和生活失衡,對許多患者造成的影響,諷刺的是,卻看不見這些警訊已在自己的生活裡出現。

  我的行程從早上六點到半夜排得滿滿,被迫放棄每天悠閒的跑步和經常做的瑜珈練習,只有週末偶爾做一些魔鬼訓練,把自己搞得第二天腰痠背痛,但對健康幫助不大。女兒是我生活中最大的快樂,但陪她的時間總是不夠。

  我在成長過程中每天吃爺爺農場種植的新鮮農產品,而且三餐都在家吃,婚後依然維持這個傳統,可是現在晚餐卻經常買外賣,而且吃得不一定健康。我大多時候沒有時間吃午餐,因此食用太多甜食和澱粉類食物,以便迅速恢復能量,有些日子甚至有一半的熱量是來自餅乾。我吃的糖愈多,就愈想吃糖,攝取量大幅增加。我不喝咖啡,於是糖成了我的咖啡因,造成心情和血糖大幅波動,讓我甚至更覺疲累。

  我也開始在晚上工作時喝酒。我唸大學、醫學院乃至畢業後都不太喝酒,但隨著生活忙碌、壓力增大,晚餐後小酌成了習慣。香檳裡的糖分吸引我,激發更多的欲望,於是通常喝香檳時還會搭配一點甜食。熬夜和吃太多糖分使我次日頭痛欲裂、睡眼惺忪、疲憊不已。

  看看我,教導患者注意攝取適當的營養、從事休閒活動、減輕壓力、運動,自己卻無法身體力行。



失去平衡

  我從來沒有生過重病,唯一當病人的經驗就是生孩子,所以當身體終於出毛病時,我簡直措手不及。因為我仍自認為是習慣良好的健康人,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猛然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我這輩子頭一次脹氣,還有便祕,情況愈來愈嚴重,還有半夜肛門老是癢到不行。起初以是痔瘡引起的,但仔細檢查後證明不是,於是認為肯定是蟯蟲作祟,因為夜裡肛門作癢是典型的症狀,但也不是。

  後來出現的還有其他症狀,包括紅斑痤瘡(被誤診為青春痘)、慢性鼻竇炎、疲倦、腦筋混沌,黑眼圈、頭髮稀疏、體重增加四、 五公斤,食物不耐症(尤其是乳製品和堅果)、體臭。我知道最後一個症狀有點主觀,可是以前就算跑十六公里或者做九十分鐘熱瑜珈滿身大汗時,我也從來沒有臭味。

  我看起來糟糕透頂,感覺也一樣。我空負一身專業知識,或者也正因為如此(潛意識認為「別人會生病,而自己不會」正是醫師的通病),所以直到好幾個月後才做出診斷。我有嚴重的細菌失衡,也稱為菌相失衡。含糖的澱粉飲食、過多甜食、飯後的香檳、缺乏運動、高漲的壓力,改變了腸道「益菌」和「壞菌」之間的平衡,而我正在承受這個後果。不健康的飲食和生活型態改變體內的化學反應,造成的結果在身體內(脹氣和便祕)外(紅斑痤瘡和頭髮稀疏)明顯可見。我在大啖甜食後會覺得臉部灼熱,因為紅斑痤瘡發作;肛門搔癢難受,因為酵母菌在體內繁殖;淋浴間的排水管塞滿了一綹綹的頭髮,而且我一直覺得疲累。

  這些症狀看起來互不相關,但全是菌相失衡的結果,再加上由麩質過敏症引起的腦筋混沌和極度疲勞。



我如何恢復腸道健康?

  失去健康固然令人不安,但這個經驗寶貴而且有意義,支持我對自己主張的醫療類型做出艱難抉擇,並凸顯出現今胃腸科診療上的諸多缺點。菌相失衡是用內視鏡檢查不出來、也醫治不了的,唯有仔細評估患者的病例紀錄,找出許多表面無關的症狀間的關聯,才能診斷得出來。這種情況很容易被常規性的檢查忽略,僅僅被當成壓力或焦慮。

  各位在本書中將會更了解菌相失衡,還能學到要如何判斷與因應。親身經歷過這一遭,讓我重新有了使命感,並因此更加確信醫學的未來在於醫師願意聆聽,以食物和健身作為追求健康的工具,以及跳脫眾所皆知的處方與檢查框架。像腸道菌相改變這種和生活方式有關的問題,會大大破壞生活品質,卻不是一個常規性檢查就能檢查出來的。這些情況代表的是現今非常流行的新型消化道疾病。菌相失衡或類似食物過敏、腸漏症、寄生蟲感染、念珠菌增生、麩質不耐症等許多症狀,都可能使在黑暗中跌撞尋找病因的未確診病患為之氣餒,產生自我懷疑。

  我明白自己有這些症狀的原因,但還是花了一點時間才付諸行動做出改變,讓自己好過些。我有多食蔬果的良好飲食基礎,但一些不太健康的食物已經吃上癮難以戒除。我持續實驗數天不吃麩質,然後吃一個貝果,看看有什麼反應,結果頭暈和強烈的疲倦感去而復返。星期一至五不吃甜食、不喝酒我做得還可以,但到週末就會放任自己,付出症狀加重以及緩慢破壞健康的代價。

  最後對我奏效的策略,就是完全不碰會造成這些症狀和影響健康的食品。找出這些食物很容易,因為吃了以後就很不舒服,而這些東西也是造成我許多患者消化問題的禍首。漸進式的改變挑戰性較低,但可能難以維持,因為要過一陣子症狀才會有實質的改善,所以大家經常會半途而廢。我從患者身上學到,改變飲食大約要十天以後身體才會有改善,在心理上也才比較容易維持下去。戒除糖和其他碳水化合物的戒癮症候群,在第一週最明顯,接下來就比較沒那麼強烈。自己改變習慣的過程,讓我在患者經歷同樣的過程時,更能夠了解和幫助他們。

  戒除麩質、酒、甜食三類食物,讓我找回腸道的健康。我在工作和在家時也稍微放慢步調,重新找回以前維持健康的好習慣。綠色蔬菜汁取代了香檳在晚上陪伴我,而吃幾塊黑巧克力成了我新的奢侈享受。於是我早上體力變好,重新邁開步伐跑步和練習瑜珈,女兒成為我的二廚,母女倆一起在廚房動手做健康餐。在益生菌的幫助下,我吃下的甘藍菜多得出乎自己的預料,經常運動和杜絕麩質、酒、甜食,讓菌相失調及所有的症狀逐漸好轉,於是我重新恢復了健康。目前我偶爾享受一下甜食、可頌,或是喝一杯香檳,不過會留意自己獲取營養的方式,而我的飲食以及腸道也達到了平衡,令人喜悅。



旅程還在持續中

  腸道的健康確實是一趟旅程,而不是目的地,我也還在持續探索怎麼做感覺最好,以及對我而言「對」的路徑。我要完成的事還有很多,包括讓瑜珈練習更深沉、完成終極鐵人三項、試著吃全素、把我的胃腸科診所搬到一座農場去、學彈吉他,但是目前的狀態及健康,已讓我滿心感激。

  我們的生活方式雖然不一樣,但是受的罪卻大同小異。如果各位有脹氣或是任何消化不良的問題,我由衷希望各位能在這本書中找到讓腸道健康起來的方法。

【內文試閱】第11章 有可能是乳糜瀉嗎?



  這年頭好像人人都在吃無麩質的東西,而且你可能認識患有乳糜瀉的人、對麩質過敏的人、或是對小麥過敏的人。這幾個情況之間差異很微妙,即使是對我們這樣天天診斷和治療麩質相關病症的醫師也一樣。如果有脹氣或是懷疑你吃的東西造成不舒服,那麼這一章將幫你釐清,麩質是不是這個被忽略的環節。



得到正確的診斷

  珍妮沒有腸道功能障礙的症狀,只是餐後會脹氣和有一點便祕。她因為嚴重疲倦、腦筋昏昏沉沉、頭髮日漸稀疏,以及不孕症而來就診,希望知道什麼營養補充劑能幫助解決這些問題。然而我一聽到她飛快說出這些看似不相關的症狀,就懷疑是自體免疫疾病作祟。自體免疫疾病往往是成群出現,因為不論是什麼原因刺激到免疫系統,都有可能影響多個器官。我有很多患者有混合自體免疫疾病,像是糖尿病伴隨牛皮癬,或是克隆氏症伴隨多發性硬化症,或是甲狀腺官能不足伴隨類風濕性關節炎。

  珍妮的驗血報告顯示甲狀腺功能輕微異常,功能低落,這絕對就是她會有一些症狀的原因,所以我請她去看我在當地轉介首選的甲狀腺專家。他做了一些其他的檢驗,證實甲狀腺官能不足,於是開始讓她用低劑量的甲狀腺激素補充療法治療。珍妮接受這個治療後精神略見好轉,排便也比較規律,但她還是覺得怪怪的。過三個月後再檢查甲狀腺激素含量時,一切都在正常範圍內,她吃的藥也完全沒有副作用,唯一的問題就是她覺得不舒服。珍妮覺得筋疲力盡,我相信她的說法,因為她光是從候診室走到診療室,看起來就疲累不堪,而且她說上班時「精神恍惚」。

  後來是她的鐵含量略低,讓我想到是怎麼一回事。進一步檢驗顯示她有輕微貧血,維他命D和鎂含量也低。有這麼多不同的營養素受到影響,吸收不良現在成為眾矢之的了。我讓她做一個我常做的乳糜瀉檢驗,檢查三種抗體(抗組織轉谷氨酰胺酶抗體、肌內膜抗體、麥膠蛋白抗體),以及兩種與這種病有關的基因亞型(HLA-DQ2和HLA-DQ8)。

  珍妮的檢驗結果顯示強烈的陽性,預估她罹患乳糜瀉的危險是一般人的三十一倍。因為乳糜瀉在美國的好發率不到百分之一,所以她的檢驗結果引起高度聯想。不過我還不確定珍妮患有乳糜瀉。驗血的結果表示有這個危險,但我沒有看到她的小腸出現典型的變化,所以無法確定。



乳糜瀉的定義

  乳糜瀉是一種自體免疫消化失調,食用麩質(在小麥、黑麥、大麥含有的一種蛋白質)會對小腸粘膜造成損害。症狀的表現差異性很大,很多人其實是沒有症狀的。你可能直到最近才聽說乳糜瀉,但是早在一萬年前還是採集狩獵者的人類開始種植作物,首次把麩質加入飲食時,就已埋下這個病的基礎。早在第一世紀,希臘卡帕多細亞地區的阿瑞蒂亞斯(Aretaeus)醫師,就記載過一種導致吸收不良和慢性腹瀉的症狀,並稱之為coeliac,希臘文的意思是「腹腔的」。一八八○年代英國醫師把有些人的慢性消化不良歸因於飲食,但當時還不知道造成那些症狀的確切原因。二次世界大戰後,兒童死於乳糜瀉的比例,從百分之三十五驟降至零,當時正好麵包短缺,因此才找出麩質是引起乳糜瀉的原因。



診斷乳糜瀉

  乳糜瀉當然符合了珍妮的所有症狀,現在我只需要確定。有幾個方法可以檢查小腸粘膜,看有沒有乳糜瀉引起的變化。膠囊錄影內視鏡檢查可以證明裡面有沒有異常變化;檢查時需要吞下一顆小膠囊,裡面的攝影機會從口腔到肛門拍攝很多張消化道的影像。用以做粘膜活組織採樣的上消化道內視鏡,也可以證實有沒有典型的兩項症狀:小腸指狀凸起的絨毛變平(絨毛的功能是在消化物經過消化道時吸收養分,送到身體的其他部位),以及稱為淋巴球的白血球增加,表示身體的免疫反應處於警戒狀態。

  這兩點在珍妮的切片檢查中都發現了,但是還有一點補足了這個診斷。珍妮提到她在前年冬季滑雪時發生壓力性骨折,檢查出她有骨質疏鬆症。當時這個診斷讓人跌破眼鏡,因為她才三十二歲,並不屬於高危險群的年齡層。現在這一切都說得通了。骨質疏鬆症與乳糜瀉息息相關,因為鈣質吸收不良。

  我診斷出患者有乳糜瀉時,通常會視其為好消息。一般來說,像珍妮這樣的患者已經受了多年的罪,長久以來醫師一直半信半疑,但苦於找不出身體不舒服和健康退化的原因,好不容易確診,感覺就像是看到隧道盡頭的光,同時也證明那些症狀真實存在。最棒的是,乳糜瀉只要除去飲食中的麩質就可以治療。偶爾也會有人在完全不吃麩質後症狀仍不見改善,必須開處方藥,但那畢竟是少數。

  珍妮鬆了一口氣,但同時又感到困惑,因為她吃什麼都不舒服,不只是吃小麥、黑麥或大麥才如此。我向她解釋,因為經常吃麩質的關係,久而久之絨毛變得平坦,所以無法好好吸收養分,尤其是經由小腸上端吸收的養分,如鐵、鎂、鈣,以及脂溶性維他命A、D、E、K。營養吸收不良時,細菌也有可能造成更多的發酵作用,導致脹氣和腹瀉,或也可能引發像珍妮那樣的便祕。

  珍妮問起藥物、飲食、懷孕等的問題,以及乳糜瀉會不會使她有罹癌危險。我向她保證,如果不好好治療乳糜瀉,發生小腸淋巴瘤的機率略高,但是採取無麩質飲食而緩解乳糜瀉的人,罹癌機率與一般人無異。還有其他的好消息,就是用藥治療乳糜瀉的需要極低,而且她的不孕症很可能是乳糜瀉引起的結果,也就是說會隨著飲食的改變而有所改善。

  她的甲狀腺問題(已經確診為橋本氏甲狀腺炎)可能也與乳糜瀉有關,因為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如突眼性甲狀腺腫或是橋本氏甲狀腺腫,都是乳糜瀉患者較常見的問題。乳糜瀉對小腸粘膜造成的損害,會提高腸道的滲透性,使有毒的粒子得以進入血流,在包括甲狀腺在內的不同器官引起免疫反應。患有乳糜瀉和甲狀腺疾病者通常在杜絕麩質後,就可以同時治療這兩種病症。珍妮並非同時罹患好幾種不同的疾病,她的問題全是因為麩質在身體不同的部位引起反應,所以除去麩質之後,這些問題有可能全會好轉。



無麩質飲食

  珍妮回診的時候,我們大都花時間在討論她的飲食。忌食小麥、黑麥、大麥聽起來可能非常簡單,然而對經常外食或是買現成食物、包裝食物的人來說,這個調整可是大費周章。許多食品都會用到小麥,大麥也經常被當作甜味劑使用,所以必須仔細閱讀標籤。我給珍妮的建議是只吃沒有成分標籤的食物:水果、蔬菜、堅果、種子、蛋、馬鈴薯、豆類、山藥、牛羊雞豬、魚、有殼海鮮。對她來說,不吃包裝加工食品,就有很多機會吃「接近地面」的食物,並且發現一些新的榖類。

  除了她已經有在吃的糙米,還有藜麥、燕麥片、莧菜、小米、蕎麥可選。燕麥可能有點問題,因為它們是在處理小麥、大麥、黑麥的工廠處理,所以可能沾染麩質,不過就我的經驗,大部分有乳糜瀉的人食用經過無麩質認證的燕麥是沒有問題的。

  我請她務必避開的陷阱,是很多不含麩質、但也沒有營養價值的食品,像是甜、鹹餅乾、蛋糕、穀類早餐、煎餅、麵包、披薩。乳糜瀉的由來是因為小腸無法消化飲食裡的精製榖物。不含麩質的垃圾食物依然是垃圾食物,把一種精製榖物換成另一種,以後只會帶來麻煩。乳糜瀉患者吃很多無麩質的一般食物,像是義大利麵食、甜餅乾、麵包、酥皮點心,一般來說反應比較沒有那麼強烈。我鼓勵珍妮另一個角度去思考,這個病其實是迫使她採取具有生存優勢的飲食方式,她必須思考自己吃的是什麼,小心規畫三餐,避免加工的包裝食品,以及多多下廚。

  珍妮得到圓滿的結果。新的飲食方式以及身體康泰的前景令她雀躍,於是毫不猶豫地投入其中。可是一個月後,她十分沮喪地來門診,因為她的症狀完全沒有好轉,所以擔心診斷有誤。她對無麩質的飲食寄予厚望。我要她放心,因為小腸要好幾個星期才會恢復正常,到時候症狀就會好轉。八個月後我再見到她時,她已經停用甲狀腺藥,不太會疲倦,排便比較正常,滿頭秀髮,驗血時的乳糜瀉抗體也呈陰性反應。她已不再脹氣,但是她的腹部依然隆起──因為她已懷有五個月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