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青梅竹馬

太子妃一時之間有些氣笑不得,笑華氏在她面前的孩子氣,氣祁家的人太過無情。

如果只是一個不中用的子弟倒也罷了,可原及為祁家做的連她這個外人都覺得夠了,祁家為什麼還這樣待他?

怪不得華氏反應這麼大,換成她也心難平。

「這還不算,老太爺還說我小姐脾氣太大,要休了我呢!我就什麼都不做了,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在祁佑出征在外時休了我。」

「他不敢,你們的婚約是父皇定下來的,休了妳不是打父皇的臉嗎?老太爺現在杖著的就是在父皇心裡的地位,他上次送去的兵書被父皇當成了寶貝。」

「不過是將祁家往上數代的心血做了統整罷了,他現在眼睛看不清,脾氣更加古怪了。娘娘,您可憐可憐我,讓我每天都來陪您吧!祁家我實在是不想多待。」

「我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太子一走,我心裡也慌得很,有妳陪著說說話,我心裡也安穩些,要不然,妳乾脆住在府裡?」

天天過來就已經招人口舌了,真要住這裡……

再說,她晚上還有事要忙,住在這裡也不方便。

華如初連連搖頭:「還是天天過來吧!一早來,天黑才回,讓他們連我的人都見不著。」

聞言,太子妃氣得甩了她一帕子:「妳是媳婦,這麼強做什麼?有一天妳會吃虧的,事情既然都如此了,姿態就不能放軟一點?以後被為難的還不是妳。」

「我就這個性子,以前我多能忍,為了安穩度日裝了那麼久的柔弱小媳婦,有點好東西都想著她們,可她們呢?好東西照樣接受,其他不變,我又不犯賤,犯得著用熱臉去貼她們的冷屁股嗎?」

是不必,華如初是要人有人,要銀子有銀子,在家又是么女,只怕也是縱著寵著長大的,能這麼懂事知禮已經是祁家積福了,不想著怎麼好好巴結這個財神爺,偏要得罪她,真不知道祁家人都在想什麼。

「有時間妳多往我這裡來幾趟,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們也不會太為難妳,要是他們真的做了什麼,妳就和我說,原及不在,我是一定要替他護著妳的。」

華如初起身躬了躬身:「謝娘娘厚愛。」

「和我還來這套,坐著。」

華如初被留著用了晚飯才被放行,從太子府出來時天已黑,到家時府裡已經點起了燈。

華如初不疾不徐地往裡走,就是看到迎面而來的人也沒有慢下腳步。

在不近不遠的距離下規規矩矩行了禮,華如初便要告退,就聽到祁武氏冷聲道:「身為祁家婦,卻到這時候才歸家,全太原哪個婦人像妳這般放肆,男人一不在家心便野了嗎?」

這話不可謂不難聽,換作平時,華如初也不見得會忍下來,更何況她現在是一點也沒打算再忍了,她是粗魯的武林中人嘛!不懂禮數、不知進退才是本性。

「媳婦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不是野了,只是,這麼晚回來是因為太子妃留了用晚飯,娘要是覺得晚歸不好,明日陳嬤嬤來時只管和她說就是,想必太子妃一定會給您這個面子,早早放我回來。」

「妳!」

「陪著太子妃說了一天的話,媳婦口乾舌燥的,就不陪娘多說了,先行告退。」

淺淺行了一禮,華如初看都不再看祁武氏一眼便轉身離開,乾淨俐落得把祁武氏氣了個倒仰。

這就是她的好媳婦,不尊敬長輩,還敢甩下長輩自己離開,哪還有點媳婦的樣子?

原以為沒了兒子撐腰就能拿捏住她,現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