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墨,子墨!」

  風無意焦急地呼喊出聲,蕭子墨卻沒有回應,意識漸漸沉入黑暗中。

  蕭子墨一失去意識,沒有了主人提供力量的紫無,頓時自動回到了紫玉髓中,失去坐騎的風無意和蕭子墨開始垂直地往下掉。

  幸好剛才一陣疾飛,已經脫離了天棄之島的範圍,兩人噗通一聲掉進了海水中。

  風無意早在入水前就深吸了一大口空氣,抱緊了昏迷的蕭子墨,一手扳過他的頭,捏住他的鼻子,嘴唇貼了上去,緩緩地渡過去一絲空氣。

  待得下墜的衝擊力完全消失,她才一邊踩水,放鬆了力氣,往海面浮去。

  嘩啦,一衝出水面,風無意大口地呼吸了幾下新鮮空氣。

  回頭望去,只見天棄之島已經變成一片人間煉獄,若是他們再晚出來幾分鐘,定然會被岩漿吞沒,連屍骨都沒有。

  只是,停泊船隻的小島距離他們所處的位置少說也有十幾里,要帶著一個昏迷的人游過去,她也沒有把握。

  何況,為了衝出火山口,不只是蕭子墨力量耗盡,她也感到十分疲憊,手腳都酸軟得抬不起來;而青龍雖是龍,可一旦化為神器形態,等閒無法再回復龍形。

  苦笑了一下,風無意的眼神變得堅毅起來,至少前方還有一個不是不可能達到的目標,總比渺無希望來得好。

  主意一打定,她也不再平白浪費體力,一手托著蕭子墨,一手划水,向前游去。

  由於火山爆發的關係,附近的水溫也是暖的,但是當天棄之島漸漸被拋在身後,海水的溫度也逐漸回復正常。初春的寒氣隨著體力的流逝,一絲絲一縷縷地滲入了骨髓和血液裡,凍得人全身都幾乎沒有了知覺。

  風無意一偏頭,望見蕭子墨青紫的嘴唇,不由得一陣歉疚。

  從來都是這個男人在身後支持著她、幫助著她,只要她有需要,這人永遠都能提出最好的方法。沒有了蕭子墨的指引,她才明白,原來……真的有很多事情她做不到。

  她需要蕭子墨,毋庸置疑。

  幸好這段海域裡有不少露出海面的礁石,也許對行船來說是災難,但風無意卻可以用鋼絲勾住礁石,然後以機關收攏鋼絲的力量迅速帶著他們滑過一段距離,省卻了很多工夫。

  身後的天棄之島逐漸變成一個黑紅色的小點,前面卻隱約出現了一個移動的小點。

  風無意勾住一塊礁石,微微喘了口氣,忍不住使盡甩了甩腦袋,幾乎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算算距離,那停船的小島應該還有段距離才對,這麼快就到了嗎?

  待黑點離得近了,看得清楚,竟然是一條船的樣子!

  風無意愕然,這天棄之島附近竟然有船?

  然而,等船再近一些,她就更驚訝了。那是……傲萊仙島的山洞裡那條船,載他們來天棄之島的船!

  可是,明明落了船錨、無人駕駛的船,怎麼會自動離開小島,來到這裡呢?

  不過這個時候她也無法考慮太多,不管船上是什麼情況,總比繼續泡在冰冷的海水裡強,她都開始受不了了,就更別提蕭子墨了。

  船隻彷彿有人駕駛一般,準確地朝著他們駛過來,卻在接近的時候減緩了速度,船舷上還拋下來一部繩梯,正好落在他們面前。

  風無意眼神一凜,將蕭子墨揹在背上,抓住繩梯,小心翼翼地爬上去,一面注意著船上的動靜,在距離船舷還有兩米多時,腳下用力一踩,直接翻身上去。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船上放眼所望之處,並不見一個人影。

  風無意遲疑了一下,揹著蕭子墨,一手拿了滄浪匕首,慢慢地走進駕駛艙。

  依然沒有人……難道是這船自己有了意識,知道他們有難,所以自動跑了過來?她想想就覺得荒謬。

  轟!就在這時,船身忽然猛地一震。

  風無意一個踉蹌,趕緊扶住了艙壁才站穩,走到門前一看,卻見天棄之島的方向,一道黑紅色的火柱直衝天際,連厚厚的雲層也被衝散了不少,露出灰濛濛的天空來。

  隨著黑雲的湧動,附近的海域也開始無風起浪,巨大的浪濤拍上礁石,船隻劇烈地搖晃著,彷彿隨時都會傾覆。

  「糟了!」風無意一聲低呼,情知是火山爆發引動了海底大陸結構的變化,進而誘發了海嘯。

  顧不得再去尋找船上是否有人,她將蕭子墨放在一邊的椅子裡,雙手握住船舵,用力扳轉。

  由於海流太急,舵也變得沉重異常,風無意只得調動起魔核的力量,使得原本就沒有吸收完畢的魔氣繼續四溢開來,片刻後船舵終於一寸寸偏移,船隻艱難地掉轉頭,往南而去。

  轟隆——嘩啦——

  一瞬間,整片海域上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暴雨傾洩而下,幾乎看不清三米之外的景物。

  風無意只能憑藉直覺航行,幸好一路都沒有撞到暗礁,她也暗自慶幸有這條船,否則他們恐怕真的有死無生了。

  「不要往前,趕緊掉頭!」這時一個尖利的聲音傳來,一道紅影跟著飛快躥了進來。

  風無意一怔,及時反應過來是雲澈的聲音,這才沒有一匕首招呼上去,心底也湧起疑惑,莫非……是雲澈把船開到這裡來的?

  「快點掉頭,快!」火紅的狐狸撲到她身上,氣急敗壞地大吼。

  「你想死不成?」風無意怒道。

  後面可是火山大爆發後的天棄之島,還是海嘯的中心,這條小小的船前往那裡,無疑是死路一條!

  「前面更危險,快掉頭!」雲澈見她不為所動,乾脆撲上去搶船舵。

  「現在讓我掉頭也沒辦法。」風無意皺眉道。

  如今這船正是順風順水,如此狂風暴雨,異常的海流,舵已經完全被卡死了,憑雲澈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就算是風無意也沒有辦法。

  畢竟,若是她真的十成十用上魔核的力量,船舵首先就會斷掉。

  「妳……妳……我被妳害死了!」雲澈吼道。

  風無意不答,只抬頭看著黑沉沉的前方。

  危險?比火山和海嘯更危險?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雲澈在艙房裡不斷地撞來撞去。

  「說清楚!前面究竟有什麼?」風無意一把抓住牠提了起來。

  「是空間裂縫啦!」雲澈的聲音聽起來幾乎快要哭了,「當初我們會撞入傲萊仙島,就是因為遇上空間裂縫,我的父親和所有的護衛們犧牲了自己,用祕術護住船隻,這才勉強保住了我的命……」

  風無意皺皺眉,「你怎麼知道是空間裂縫?穿越空間裂縫時會遭遇什麼?」

  「我死都不會看錯!」雲澈斬釘截鐵地道,「我聽父王說過,空間裂縫是海上的獨有現象,經常會伴隨著海嘯等自然災害出現,它的原理是扭曲了空間,將幾個原本相隔萬里的地點交錯在一起,但是那裡面的氣流異常紊亂,任何被捲入的東西都會被碾壓得粉身碎骨的!」

   「你聽見了嗎?」 風無意沉默了一下,呼喚著手裡的神器。

   「那小狐狸說的沒錯。」 青龍懶洋洋地回答道, 「而且前面的空間裂縫距離你們已經不足一里,範圍很廣,無法迴避,就算現在立刻掉頭也會被捲入的。」

   「有沒有辦法?」 風無意道。

   「那個姓蕭的小子剛才使用過的血契結界倒是可行,但是就算他全盛時期,恐怕也無法支撐到船隻穿過空間裂縫。」 青龍道。

   「不要說廢話!」 風無意怒道。

  「喂喂,妳說話啊!怎麼辦怎麼辦?我不想再死一次啦!」雲澈上躥下跳著。

  「別吵!」風無意一揚眉,重重地一個爆栗子敲在牠腦袋上。

   「我也可以形成結界——冰之世界,但是,就像我曾經告訴過妳的,神器的力量是由持有者引發的,我無法自主發揮力量,能使用多少,關鍵在於妳。」 青龍緩緩地道。

  「冰之世界嗎?我究竟該如何做?」風無意自語著,目光卻不由自主地望向蕭子墨。

  昏迷的人無法給她任何建議,只聽到艙外呼嘯的風雨聲。

  「妳現在的力量,的確不足以發揮神器的威力,不過……」一直沒有說話的皇九黎這個時候開口了,「妳是不是忘記了,妳身上還有一件魔器?」

  「你說煙月魔鏡?」風無意立即從空間中取出煙月魔鏡,遲疑道:「魔鏡的力量不是全部被我吸收了嗎?還能有什麼作用?」

  「妳怕不怕死?」皇九黎忽然道。

  「如果這一關過不去,本就是十死無生,還有什麼怕不怕的?」風無意冷然道。

  「把妳全身力量都注入煙月魔鏡,重新讓魔器復活,不加抗拒,讓魔鏡主宰妳的意識。魔器會自動發揮應有的力量,在外來的壓力面前,形成屏障。」

  「讓魔器主宰我的意識?」風無意看看手裡黯淡無光的煙月魔鏡,唇邊勾起一絲冷笑。

  「給妳選擇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皇九黎道。

  風無意一抬頭,看向船頭的方向,就見前方的海面裂開了一道似無邊無際的口子,兩邊的海水如同巨大的瀑布般傾洩而下,而那裂縫之中漆黑一片,深不見底,彷彿惡魔的大嘴,要吞噬世上一切事物。

   「丫頭,如果妳被魔器吞噬了心神,我沒有把握能喚醒妳的意識。」 青龍的聲音顯得有些沉重。

   「我知道……只是,我相信……有一個人能夠喚醒我。」 風無意溫柔地一笑,轉身,將滄浪匕首放進蕭子墨懷裡。

   「妳就這麼信任他?」 青龍疑惑道。

  「不,我是信任我自己。」風無意低低地說出了口,「風無意,一定會回應蕭子墨的呼喚,僅此而已。」

  雲澈眼淚汪汪地望著她,卻是一片茫然。

  「呵,真是有趣!人類的感情嗎……」皇九黎冷笑道。

  「身為魔的你,是永遠也不會懂的。」風無意一邊將蕭子墨扶穩,一邊抱起雲澈放在自己膝蓋上,低聲道:「不要亂動,我沒有把握一定能保護你,但是我會盡力,就當是……你開船過來救了我們的報酬。」

  皇九黎閉上了嘴,沉默無語。

  風無意看著蕭子墨緊閉的眼簾,忽地輕笑道:「子墨,如果你清醒著,是絕對不會允許我這麼做的吧?抱歉。」

  「喂,妳真的決定了?」皇九黎道。

  「這不是你希望的嗎?」風無意一挑眉,「煙月魔鏡復活,然後你可以依靠它重聚身體,不是嗎?」

  「妳知道……」

  「別把我當傻瓜。」風無意一聲冷笑,「除非我自願,否則……誰也別想左右我。」

  「隨便妳!」皇九黎一聲冷哼,「反正我沒有實體,只是一縷魔氣,大不了重修千年,也不會死亡。」

  「與你無關。」風無意淡淡地吐出四個字,捧住了蕭子墨的臉龐,湊上自己的唇,蜻蜓點水似地在他眉心落下一吻,低聲道:「這次,換我來守護你,我,絕不會讓你有事!」

  「啊!要掉進去了!」雲澈突然一聲驚叫。

  風無意不為所動,靜靜地捧著煙月魔鏡,一點點輸入力量。

  開始時是她往魔鏡裡注入力量,到了後來,隨著魔鏡的光芒越來越奪目,竟是魔鏡主動地在吸取她的魔力!

  魔核開始瘋狂地運轉,金色的光芒也暗淡了不少。

  轟隆!船身猛地一震,隨即底下一空,整艘船垂直往下落去。

  「啊!」雲澈頓時尖叫出聲。

  風無意臉上毫無表情,煙月魔鏡發出的黑色光芒自動形成一個圓形的護罩,將她和蕭子墨、雲澈一起包裹在其中。

  船隻在空間扭曲的力量下被擠壓得粉碎,各處殘骸雨點一般墜入深不見底的裂縫。

  半空中,只有一個黑色的圓球,彷彿渾不受力似的,慢悠悠地向下飄落。

   「主人?無意主人?」 碧靈在風無意的手腕上遊動著,驀然間失去了心靈的聯繫,魔寵的本能讓牠不安起來。

   「去吧,去你的前任主人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