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李文育看著窗外的大雨,點著了煙,慢慢的品嘗著尼古丁所帶來的刺激與快感。晚間的夜班很是枯燥,如果沒有病人,李文育只能依靠煙來解悶或者找一兩個漂亮的護士聊聊天。

醫院的護士們基本雖然都知道李文育是個花花公子,但她們對李文育並不反感。相反地,她們很喜歡跟李文育聊天,因為李文育總是能讓她們笑個不停。

其實醫院裏喜歡李文育的護士很多,不過據李文育其中一個鐵哥們說,李文育其實是一個很專一很傳統的人,根本不會亂搞什麼,但是如果真的送上門來,他卻不會拒絕。

「滴,滴」腰間的呼叫器非常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李文育無奈的搖了搖頭,把抽了一半的煙,彈進大雨中,然後快步走向急診室。

李文育用變態的速度給自己手部消毒,他手部消毒的速度堪稱醫院一絕,他消毒的時候,周圍通常不敢站人,因為他刷手太快,肥皂泡亂飛。最奇怪的是泡泡從來都飛不到他身上,其他人則每次都很慘,基本滿臉都是泡沫。十五分鐘的消毒他通常六分鐘就結束,這還包括五分鐘的酒精浸泡的時間!然後他一邊穿衣服戴手套,一邊進急診室,詢問身邊的護士病人的基本情況。

「病人左下肢割裂傷,血壓九五/七十,脈搏八十五~」

「創面消毒!準備縫合!」李文育簡短的下了命令。護士已經手腳麻利的剪開了傷者的褲腳,他的傷不是很嚴重,當然這是對李文育來說,他的腿部筋斷了,需要重新連接,肌肉也嚴重破損,需要修復。

看著血肉模糊的傷口,如果換作別的醫生也許要搖頭,這樣的傷需要對人體組織擁有高度的理解,病人股動脈血管破裂,部分肌肉割斷,而且割裂物還留在腿部。他需要取出割裂物,縫合血管。

這對於李文育來說不算什麼,他可以避開損傷神經取出所有殘留在腿中的割裂物,完美的修復斷開的血管與肌肉,他還打算給這個病人的傷口細化處理,讓他只留下輕微疤痕。

「痛嗎?」

「不痛!」

「我就說了我來做肯定不痛,放心吧!我會很溫柔的!」

「……」

「哇!流血了!」

「紗布、紗布……」李文育大嚷著,迅速的用紗布擦流出來的血。他一邊做著手術,一邊和傷者聊著天。

患者的傷只不過是局部的損傷,並不需要全身麻醉,所以他還是很清醒的!李文育最喜歡這樣的病人,他可以聊天。

如果是全身麻醉的病人,他就放音樂,李文育最喜歡的是林肯公園的搖滾樂,他喜歡那個節奏,就跟他手術時候的節奏是一樣的!當然這個惡習是李文育的秘密,除了他的手術團隊,別人都是不知道的。

「那個新來的小護士,你來把他推到病房去休息,我完成我的工作了!對了,別忘記了一會兒來我這裏上課啊!」

李文育念念不忘的還是那個新來的漂亮小護士。

院長剝奪了他出去酒吧裏泡妞的權利,他就只能在醫院裏逗逗小護士了。



「偶的神啊!我快受不了了啊!」這一夜,李文育在做完了不知是第幾個手術後,躺在手術台上大聲的發著牢騷。

每次他想跟小護士聊聊天,就會有變態的手術出現,雖然他很樂於救人,但是也不能總出現啊!看值班記錄,今天晚上的手術比以前一個月的總量還多。如果是上天可憐自己害怕這個月的定額完成不了的話,那麼請停止吧!

李文育祈禱著,他已經快完成這個月的定額了。他有些懷念自己在國外醫院實習的日子,外國醫院憑啥一天只看二十個病人,還有休假?別說外國人口少,中國人口多。中國人口多,那醫生也應該多啊!

「滴,滴」腰間的呼叫器又開始了不知疲倦的工作。

「叫,叫什麼叫,老子這不在手術室嗎?」李文育罵了一句。就在他跳下手術床的一瞬間,李文育只覺得眼前忽然一黑,差點沒站住。

「可能是累的吧!自己好像沒有低血壓?!」他嘟囔了一句。

「碰」的一聲,手術室的門被從外邊給撞開了,只見一個全身是血的人被送了進來。

「呼吸停止,心跳停止,脈搏零,測不到血壓!」一個助手在旁邊的監護儀前喊著。

「電擊器準備。」李文育頭也沒回的說。雖然他總是疲倦,但每當病人到來的時候,他絕對不含糊。

「第一次,來了!」病人被電得整個身體都跳了起來,心電圖上還是一道直線。

「第二次,來了!」再次跳躍,依舊是直線。

「準備開胸,做心外直接電擊!」

李文育曾經被人稱作迎風一刀斬,他手術一刀下去乾淨俐落,李文育切開胸部皮膚,打開胸腔,正打算做直接電擊的時候,忽然一道閃電,然後整個手術室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緊接著,一聲粗口猶如雷聲一樣響了起來,「我靠!這叫我怎麼搞啊?」不過此後聲音馬上變得溫柔了許多:「新來的小護士,去找幾個手電筒,要快一點啊!」

小護士應聲而去,李文育在黑暗中摸索著,用手開始了心臟按摩。所謂的心臟按摩就是用手直接接觸心臟,然後給心臟按摩,以手部的動作來模擬心臟的跳動,這是一種很高級的技術,心臟各個部分的跳動時間都是不一樣的,其中的壓力也不一樣,這其中力道的掌握與時間的掌握都是很困難的。

「大哥,拜託你,拜託你趕快跳起來啊,我求求你了,你要是跳起來了,我請你看漂亮的小護士!」李文育的一句話,讓手術室其他幾個人明白了,為什麼剛才這個號稱「X醫第一刀」的李醫生,讓那個小護士去找手電筒了。

「好了,大哥你終於跳起來了,你放心,我答應你的就一定會做到,你就先安心的跳著吧。」李文育當作沒看見手術室其他幾個人臉上的黑氣,自顧自地說道。

「來了,來了,手電筒來了!」新來的小護士抱著幾個手電筒,興奮的叫道。當她借著手電筒的光,看到跳動的心臟的時候,忍不住誇獎了李文育幾句,誇得李文育感覺自己快要升天了一樣。

「好了,現在開始做腹部內臟縫合。」李文育看著幾個一臉「算你狠」表情的助手,下達了命令。

就這樣,李文育借助著手電筒的光,完成了這次搶救手術。極度疲倦的他回到值班室就沉沉的睡了過去。他夢到了很多美女,夢到自己沒有去值班,夢到自己……



當李文育醒來的時候,他一睜眼便發現有點不太對勁。怎麼屋頂看起來既不像醫院,也不像自己家啊,棚頂黏的報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黏的,都已經有點黃了!這裏看起來有點像窩棚。

李文育感覺自己的脖子有點僵硬,他費力的轉過頭去,想仔細看一看這是哪裏。

首先他發現,自己左邊坐了一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人,趴在床邊睡得正香,臉上紅撲撲的,還有一些睡覺弄出來凹凸不平的紋路。

李文育以為自己在做夢,秉承著自己一貫的「優良」作風,或者說是他的條件反射也好,伸手溫柔地摸了一下這個女人的頭髮,沒想到她立刻就醒了。

李文育當時就嚇得一身的冷汗,他做夢什麼時候發生過這樣的意外?

這個女人見到李文育醒了,一下跳起來,邊跑邊激動的喊道:「媽!弟弟醒了,弟弟醒了!」風一般的消失在屋外。

「弟弟?」李文育聽到這個稱呼第一個反應就是,「我什麼時候有個姐姐了?」

當李文育給了自己一巴掌,發現不是做夢!

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感覺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

疼!

這是他第一感覺,眼睛揉疼了。他發現自己手很粗糙,仔細的觀察自己的手以後,豁然發現,自己的手怎麼這麼粗糙啊!還有,皮膚怎麼這麼黑啊,比原來自己的皮膚要黑得多,怎麼看怎麼像日曬過度。我記得我有好好保養我的手啊,外科醫生手的敏感度是很重要的,李文育甚至經常用牛奶泡手。

不過,看起來還是挺有力氣的嘛。然後,又順便觀察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精壯,年輕,而且非常的有活力。

哇!自己不是遇到了網路中最俗套的事情「穿越」了吧?開什麼玩笑,睡覺都可以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