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醫學不斷進步,為何病人卻不斷增加?



藥科大學的四年轉眼間過去,畢業後我留在大學,度過了五年的研究生活。



我一心只想著要成為能勝任職責,幫助病人的藥師,每天奔波於自家與研究室。當時我還無法跟病人直接接觸,因此總是無法實際感受到為病人而工作的心情。

但是,當我28歲開始實際在第一線、以身為藥師的身分,與來醫院領藥處的病人際接觸之後,我的心態起了很大的轉變。

病人對我說「藥很有效喔 !」或是「病完全好了。謝謝妳啊 !」的時候,我真的從心底感到藥師真是一份好工作。



但是,隨著藥師的經驗愈來愈豐富,我開始抱持了一個重大的疑問。



照理說,醫學日新月異,每年都有無數的新藥被認可,傑出的醫療技術不斷誕生。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想當然耳病癒變健康的人應該會愈來愈多才是。

我自己也曾經照著主治醫師的指示,告訴病人:「這是新發售,效果很好的藥喔。而且副作用也很低。」不斷地把新藥配給病人。

當然,當新藥問世時,我也都會去參加製藥公司的學習會,或閱讀資料來吸收資訊,因為我相信服用這些藥,就能讓大家恢復健康。

但,結果是患有疾病的病人數與醫療費用皆有增無減,平均每位病人服用藥物的種類與數量,每年也都不斷增加。

醫學愈進步病人愈多,甚至依賴藥物愈嚴重……。這些矛盾,對身為藥師的我而言,漸漸地轉變為一個無法忽視的大問題。





「代謝症候群健診」 讓服用藥物的人大幅增加



二○○○年厚生省(譯註:現為厚生勞動省,日本行政機關,主要掌管社 會福利、勞動政策等事務,相當於台灣的衛福部)開始推動名為「健康日本21(推動21世紀國民健康之運動)」的計劃。

這項運動主旨為「改善生活習慣,預防生活習慣病」。用意在於大家都改善生活習慣變健康的話,也能降低日益龐大的醫療費用。



在昭和三十年左右(譯註:一九五五年到一九六五年),罹患癌症與腦中風、心臟病等大多數的人,都是正值中年,埋首工作的時期。隨著年紀增長,罹患這些病的風險也會愈趨升高,因此這些疾病被稱為「成人病」。

但近年來發現,成人病與病人長年生活習慣有相當大的關連性,再者,隨著生活習慣大幅改變,尚未成人的兒童糖尿病發病的病例也愈來愈多。

由於成人病並非因年紀增長所產生的疾病,可經由改善生活習慣來預防,因此「成人病」這個稱呼方式,從一九九七年左右開始,便被改為「生活習慣病」,現在這個名稱也已普遍獲得大眾的認知。

在這潮流中登場的,是現在大家都已熟知的這兩個名稱──「代謝症候群(或稱內臟脂肪症候群)」以及「代謝症候群健診(日本特定健檢、特定保健指導)」。

代謝症候群本身並不會危及生命。內臟脂肪堆積,就會引起高血糖、脂質異常、高血壓等症狀,這些症狀反覆發生,就容易罹患危及生命的疾病。

也就是說,在事態嚴重之前,只要改善飲食生活或運動等日常生活中的習慣,就可以預防多種疾病。

然後厚生勞動省便從二○○八年四月開始,正式開始代謝症候群健檢,對象為40歲到74歲,有加入公共醫療保險的全部民眾。



但是這個代謝症候群健檢正是問題所在。

代謝症候群健診規定,腰圍男性85公分以上,女性90公以上,就會被歸類為「需注意」。

「健康日本21」訂定代謝症候群健檢本來的目的,是要「由營養師或護理人員在此階段確實進行營養及生活指導,來預防高危險群成為真正的病人」。

因此,代謝症候群罹患率若沒有下降就會被處以罰金,所以地方政府或是各健康保險協會也就祭出由專家進行營養與生活指導的方針。

實際上,應該也有不少人因為代謝症候群健檢時被判定為「需觀察」及「需複檢」,而接受了生活指導吧。



這部分我覺得立意其實非常良好。

畢竟,最重要的還是要讓這些因健檢被發現的高危險群,能夠藉此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培養健康的飲食生活與運動習慣,那麼就能預防高血糖、脂質異常、高血壓等疾病,不需要吃藥就能擁有健康的生活了。

所以,我也抱持著偌大的期待,心想如此一來,因高血糖與高血壓吃藥的人一定可以大幅減少。

但很可惜的,結果卻是大大相反。代謝症候群健檢義務化,反而讓服用藥物的病人人數大幅增加。





用藥來降低數值並不代表「治癒」



如前所述,原本代謝症候群健檢的目的,應該在決定開藥前確實進行營養以及生指導等對策,而實際上,某些團體針對代謝症候群健檢時被判定為「需觀察」與「複檢」的病人,也的確實施了對健康有益的指導。

但護理師與營養師再怎麼努力指導,大多數的人都無法把這些指導與自己的健康連結起來思考,往往無法產生共鳴。



例如,血壓超過200mmhg因而昏倒被救護車送進醫院,有這種特殊經驗的人, 一定會覺得「這樣下去不行,酒該少喝點了」,而去改善自己的生活習慣吧。

儘管如此,日本人只要有什麼不適,去醫院的意識就相當強烈,在代謝症候群健檢被診斷為「需觀察」與「需複檢」的人,大多數都會跑去醫院。然後, 在此階段就馬上開始服藥的人更是占了大部分。



醫院的營養與生活指導,幾乎不會產生診療報酬點數(譯註:在日本,實行健康保險支付的醫療行為時,醫療機關及藥局的醫務收入稱為診療報酬,是以點數計算)。所以,大多數的醫師看了代謝症候群健檢的結果,都會給病人類似「要改善生活習慣喔」、「每天走路效果不錯喔」或是「不瘦一點不行喔」等建議,但最後都還是會說:「總之我們還是吃一點較輕微的藥來看看狀況吧。」然後就開藥給病人。這一點我們藥師也是一樣。



在醫療現場,雖然想對每位病人好好說明藥物使用方法,或是日常生活中需注意的事項,但是這樣只會讓後面大排長龍的病人等更久,徒增困擾而已,更別說要對醫師處方的藥提出什麼意見了。

身披白衣站在病人面前,做為一位藥師,就算心想「一次吃這麼多藥真的沒問題嗎……」而感到不安,也只能對著病人吐出「要記得好好吃藥喔」這種違心之論。



除此之外,患者本身的問題也愈趨明顯。

拿了藥就安心,結果會檢視自己日常生活的人,很可惜地根本是少之又少。

如果在健檢時發現罹患某種疾病,結果顯示需要立刻治療的話,服藥的確是必要的手段。

但只吃藥是沒有意義的。靠吃藥來暫時拉低數值,卻沒有進行根本性的治療,是無法康復的。

特別是生活習慣病,藥物完全只是補助性的。不改善生活習慣,無法解決根本上的問題。

但是有不少人都相信只要吃醫院給的藥,就一定可以恢復健康。完全就是「醫院教」、「藥物教」的信眾。

結果,重新檢視生活習慣,不服藥恢復健康的人不但沒有變多,因為代謝症候群健檢在醫院被開藥而開始吃藥的「病人」反而大幅增加。

不僅如此,因為吃了藥也不改變生活習慣,所以病情反而漸漸轉壞。但是以現狀而言,大家還是嘴裡說著「代謝症候群健檢時發現有問題」,而貿然開始吃藥,然後心情就跟著數字忽上忽下。

我對此感到遺憾不已。因此希望大家能好好想想。

如上所述,生活習慣病,是患者的飲食生活等生活習慣所引起的疾病。比如說,要治療傳染病,吃藥打倒病原菌就可以康復。但要治療生活習慣病,如果沒有重新檢討並加以改善不良生活習慣,是不可能康復的。

也就是說,服藥讓數值降低並不代表康復,只是把危險狀況蓋上「蓋子」而已。

而且更嚴重的是,一開始藥性較弱的藥也許會有效果,但慢慢就會失去效力,於是需要再增加藥量或服用更強的藥,結果就是提高了危險性。

醫師對病人說:「再多增加一種藥就可以產生增效作用,讓藥更有效喔。」病人吃了藥的確數值下降了。病人因此開心,覺得「啊,果然吃了兩種藥就好了」。

如此一來,說得難聽一點您就成了醫師一輩子的客人,關係永遠切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