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刺殺欽差

直到天黑透了,李小么才讓趙五哥提了呂豐出來。

呂豐餓了大半天,綁了大半天,一聽到有人進來,急忙拼命掙扎扭動,昂著脖子唔唔亂叫。

趙五哥上前拍了拍他的臉:"別費力氣了,你跑不了!"說著,扛起呂豐,進了正屋,面朝外扔在地上。

李宗貴坐在上首椅子上,一邊喝著茶,一邊同情地看著呂豐,落到么妹手裡,算是他前生不修。

趙五哥看著李小么,得了指示,上前取下呂豐蒙眼的布和嘴裡的麻核。

呂豐舌頭還不大俐落,含糊地大叫道:"小哥,要出恭,快、快解開!"

李小么一口茶噴了出來,她把這岔給忘了,關了這大半天,不吃不喝還好,這迴圈之道?何況被綁前他還喝了幾碗茶。

李小么一邊笑一邊揮著手:"你們兩個帶他出去,別弄髒了院子,到廂房尋個馬桶去。"

呂豐痛苦地蜷縮著身子,憋得脖子都紅了。

趙五哥扛了呂豐出來,張狗子去廂房拿了李宗貴的馬桶過來,兩人將呂豐架到牆角,一人扶著,一人幫呂豐解衣,算是解了呂豐的燃眉之急。

呂豐垂頭喪氣地躺在地上,李小么看著狼狽不堪的呂豐笑了一陣子,才語裡帶笑地說道:"你的話,有虛有實,可不算實誠,再說說吧。"

呂豐臉貼著冰冷的青磚地面,閉著眼睛吸了口氣,聲音有些嘶啞地說道:"是兩年前從師門出來遊歷的,年後到過一次鄭城,盤恒了幾天,又去北平看了個朋友,回來繞到鄭城耽誤了幾天。本來打算去太平府,在唐縣碰到姓吳的這事,又一路追回了鄭城。"

"你在鄭城有朋友?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你們怎麼認識的?"李小么得意地挑了挑眉梢,毫不意外地追問道。

"不算朋友,就是個相識,叫牡丹,是這鄭城紅香樓的小姐。"

李小么聽得睜大了眼睛,勉強忍著才沒噴出來,低頭抿著茶平復了下心緒,才慢吞吞地問道:"你和她是老相識?"

"不是,年後我到鄭城才認識她的。"呂豐有氣無力地答道。

李小么站起來,走到呂豐背後,用腳尖踢了踢他,誇獎道:"沒想到你一個莽漢,還挺多情風流的,從北平回來,就是為了看你這個新結識的老相好,才繞道鄭城的?"

"嗯。"呂豐縮了縮身子。

李小么輕輕笑著問道:"爺要是放了你,你是打算立即離開鄭城呢,還是繼續跟著那欽差替人尋仇?"

"殺了姓吳的就走。"

"你這麼笨,殺不了他,我看還是算了吧。"李小么盯著呂豐勸道。

呂豐閉著眼睛沒有答話。

"你一定要殺了這姓吳的?"李小么接著問道。

"嗯。"呂豐聲音雖低,卻極固執。

李小么嘴角帶著冷笑,蹲到呂豐背後,歎了口氣說道:"那姓吳的,是當朝貴妃嫡親的叔父,是這吳國數得著的尊貴人物,你在這鄭城殺了他,你是跑了,鄭城可就是一片血雨腥風,不知道得連累多少人,死掉多少人。"

呂豐努力扭轉頭,看向李小么。

李小么這回沒有躲他,迎著他的目光。

呂豐看了一眼李小么,一口氣松下來,臉又貼到青磚地上,咧嘴乾笑了兩聲:"果然是個丫頭。"

"嗯,栽在個丫頭手裡,真是不得了,乃大英雄所為。"李小么不客氣地接了一句。

呂豐悶氣得難受,接過了剛才的話題:"在哪裡殺他不是血雨腥風?"

"別處的血雨腥風我就管不了了,我在鄭城,只要這一方平安。你殺他,要嘛出了這鄭城地界,要嘛,你就想好善後的法子,既殺了人,又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