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失望

香玉在聽雨軒內,坐立不安。自打決定要過來別院,她便早早想好了,絕不能對洪冉說真話。

幾天停在城外碼頭處,她看得出來,洪冉不說走,也不說不走,整日陰沉個臉,都只為了那個丫頭。

"明兒我進城一趟。"昨日晚間她這樣對洪冉說道:"總在這船上,悶也悶死了。"

洪冉裝作沒聽見她後半截話,只問她道:"妳幹什麼去?"

香玉冷臉看著自己兒子,道:"吃好的喝好的,再買些有用的沒用的。總之不要在這水上困著,還要看著有人的一張苦臉。"

洪冉偏開頭去,再次裝聾作啞。

他一定想到自己會來這裡!香玉此時有些心酸地想,只是不肯低頭服軟罷了。

有什麼話你對我說,我也好替妳你帶給那丫頭呀。香玉心裡憋著一口氣,臨走還特意去前頭船上招呼了一聲。

可惜的是,洪冉硬是一字不吐,只叫她一路小心,別的,再沒有了。

死腦筋!香玉想到這裡,不覺在心裡狠狠罵了一聲。

"姨娘!"突的聽見有人背後叫自己,香玉忙將心事收起,聽聲音她便知道,是曜靈來了。

轉身看去,香玉心下由不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遠遠走過來那丫頭是誰?聽聲音是熟悉的,沒錯,可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變了,跟在船上時,完全不一樣了。

依舊是豐肌膩理,素面朝天,淨面淡梳妝,可膩頰凝花,纖腰約素,蓮步淩波,款款而來,最重要的是,眼瞳欲活,盈盈秋水,顧盼生波,彷佛有什麼東西,從香雕粉捏的身子裡活了過來。

這丫頭!本來是清清冷冷的,如今卻是珊珊玉骨,情韻盎然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香玉心中暗叫不好,難道,自己來遲了?

那洪冉還有希望嗎?

思忖之間,曜靈人已翩然而至,到得聽雨軒內了。

"姨娘!"曜靈婷婷玉立,笑著拉起香玉的手來,道:"有勞姨娘今日多跑了一趟。"

香玉如夢初醒,這才從自己的心事中幡然醒悟過來,忙攜手曜靈坐了下來,又笑著回道:"沒什麼麻煩的,我正好也想出來,整天坐在那個暖艙裡,又沒個人跟我說話,悶得頭也疼了,身上也癢了,也沒心思吃飯,本以為是病了,沒曾想一出來,就好了!"

說得曜靈也笑了起來:"姨娘是個喜歡熱鬧的,這樣說來,倒也沒錯。"

兩人一齊微笑起來,跟著來的青桃眼裡不免有些敵意,嘴上冷不丁地提了一句:"姨娘請用茶,說了半天,想必口也渴了吧?"

香玉睥她一眼,面帶微笑地端起桌上的青花月映松竹梅紋杯來,口中贊道:"世子爺的別院,就是不一樣,看這杯上的花紋多麼精緻。這水也好,茶也不俗。"說著抬頭,別有深意地問青桃道:

"是君山銀針吧?我記得船上也有這個,只是想不起來拿出來喝!"

青桃愣了一下,強作微笑道:"姨娘是識貨的,確實是銀針沒錯。"

曜靈淡淡接過話來:"不論什麼樣的茶水,喝在有情有意的人口中,不好也變好了,若是那心中不善的,即便是御賜的上方玉食,只怕也入不得口。"

香玉心下一動,只管低頭喝起茶來。

青桃卻是心下一喜,她沒想到,尹姑娘竟然會幫著自己說話了?眼中生喜,看向曜靈。

曜靈卻不看她,殷勤地夾起桌上一塊玉乳玫瑰酥放到香玉盤子裡,道:"姨娘請嘗嘗!走了老遠的路,光喝水可不飽的。"

香玉笑了起來:"難為妳想得周到。"說著又將懷裡包裹取了出來:"喏!如今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