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書呆子

今夜是紅袖和芙蓉當值,因此梳風和洗雨服侍完後回了自己房間。

"我是真看不明白了,難道爺和奶奶就打算這麼相敬如冰的過一輩子?"梳風喃喃抱怨道:"妳說,我嘴皮子都磨破了,爺是木頭腦袋嗎?他怎麼就不開竅?"

洗雨笑道:"妳就是性子急,爺當日何等癡戀蕭姨娘?如今雖說心死了,可妳指望他立刻就對奶奶動情?妳把爺當什麼?禽獸嗎?他是人來的。"

梳風想了想,洗雨說的也有道理,便撇撇嘴道:"有什麼過不來過不去的?蕭姨娘那樣的貨色,能及早脫離,便燒高香吧。我也沒指望爺現在就和奶奶在一起,爺肯,奶奶還不肯呢。我只是想著,哪怕爺稍微暗示下啊,或是用點小手段討討奶奶歡心啊,這不都是爺擅長的嗎?竟然也不用,真急死我了。"

洗雨扶起杏兒,如今她們三個是在一間套房中住著,因此問了杏兒幾句話,又扶著她慢走了幾步,方對梳風道:"真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如今爺和奶奶還把彼此當知己呢,日後只要爺不理會姨娘,慢慢的總能日久生情,妳還怕奶奶被人奪去啊?"

"別說,我還真有些怕。"梳風咯咯的笑,也過來扶住杏兒另一隻胳膊,一面感歎道:"老實說,洗雨,咱們倆雖然只在池家伺候,可平日裡聽的家長里短還少嗎?妳聽說過有奶奶這樣好的女人?"

洗雨笑道:"那是自然,奶奶不好,當日那段公子要死要活的許她平妻之位?我那會兒還奇怪,替奶奶惋惜呢。誰知前日跟著奶奶去了明親王府給王妃過壽,和那些丫頭們在一起,聽著她們後宅裡的事,我才知道,咱們奶奶是真正聰明的女人,誰也比不上。"

※※※

第二天一大早,池銘高高興興去了戶部。

蘭湘月在家中繡繡花看看書,擺弄一會兒花草,再做幾個菜,倒也悠然自得。

因說如今池銘是在戶部裡,沒人排擠,又清閒,中午只怕也有應酬,便沒讓人送飯過去。

卻不料到了傍晚,也不見人回來,她這裡便疑惑。

通兒分明都出去好長時間了,怎麼也不見回來報信兒呢?

難道池銘去了戶部,也要做苦力?

怎麼想都覺著不該這樣懷疑明親王,好歹不管願不願意,池銘如今也是鐵鐵的四皇子党了。

政治的殘酷和無情,根本不容許池銘這樣毫無根基的小人物有選擇餘地。

思慮到此處,蘭湘月也不由歎了口氣,走出門外在廊下問正喂鳥的梳風道:"還沒看見爺回來?"

"沒有呢。"梳風疑惑地搖頭。

又聽奶奶問杏兒的病情,她便笑道:"那蹄子上輩子燒了高香,這輩子才能得奶奶救助她,連大夫都說大概要在床上一輩子,可奴婢和洗雨幫著她按摩了幾回,扶著她時常走一走,如今便是不扶著東西,也能勉強走上三五步。前天請那個大夫過來複查,還說是奇聞呢。"

蘭湘月笑道:"這就好,她還小呢,骨頭什麼的未長成,將來長成了,比現在還好,只是終究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樣了,唉!真是作孽。"

梳風冷哼道:"作孽也是別人作下的。我就奇怪,聽芙蓉說,奶奶從前在府裡,就因為那蘭二姑娘對丫頭狠毒,最後落得那麼個下場,奶奶尚且未掉一滴眼淚。怎麼輪到蕭姨娘這裡,您倒沒把她往死裡整?奶奶別怪奴婢心狠,您不知道,我每每看見杏兒,我……我就恨不能拿把刀去殺了她。"

蘭湘月一時無言,好半晌方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