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V 圍籬事件

第一節

媽媽正在吃她星期六早上的水煮蛋。「聽說蘿絲和李奧跟他們的新鄰居不合,真是丟臉, 每次都這樣。我已經跟蘿絲說過了,有五個小孩加上你們的生活方式,你們應該要住在沒有鄰居的鄉下房子。」

我低頭吃著早餐,不發一語。媽媽怎麼可以建議自己的姐姐搬走?我的表兄弟姊妹要是搬走,我可能會死掉。尤其是現在,米蘭達正打算教我彈吉他呢。

「這次怎麼啦?」爸爸問道,他正看著報紙,旁邊還擺著一盤吐司。

媽媽說:「她不喜歡狗。」

爸爸頭也不抬地問:「蘿絲?」

「不是!是葛蘭蒂女士,那位新鄰居。」

爸爸回答:「是妳不喜歡狗吧。」

媽媽在他的杯裡倒滿了茶。「不是這樣的,亞瑟。我不介意狗待在牠們該待的地方,但韋斯特一家跟那隻又臭又老的動物睡在一起。」

「這又不影響他們的鄰居。」

「李奧還騰不出時間修理籬笆,你知道他總是這樣。要是那隻動物待在外面,蘿絲就得鏈著牠,牠反而會一直叫。葛蘭蒂太太已經向委員會抱怨過了,委員會還寄了公函給李奧。他必須在一個月內完成防狗柵欄,否則就得送走那隻狗。其實幹麼這麼勞師動眾!只要讓那隻噁心的老東西安樂死,大家就可以省下很多麻煩了。」

這太超過了,我碰地一聲用力地放下湯匙。「牠的名字叫高飛,而且牠一點也不噁心。牠對人親切、友善,大家都喜歡牠,而且……而且……」

媽媽說:「麥克,如果你想要參與這個話題,請注意你的禮貌。」

「對不起,媽媽。」但事實上我一點也不覺得抱歉。高飛就像是韋斯特家的一份子,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要這樣說牠。

爸爸從報紙中抬起頭來。「你媽說到重點了,麥克。兒子,那隻狗已經太老了,再活也沒多少年了,把牠帶去獸醫那兒,不只是對韋斯特家好,也是對牠最仁慈的方式。」

我大喊:「不行!他們絕對不會那樣對待高飛的!」

爸爸說:「他們也許該考慮這個點子,我懷疑李奧是否有錢做防狗柵欄。」

我難過地回到我的房間,打電話到我表兄弟姊妹家。是蘿絲阿姨接的:羅依斯騎腳踏車出門了,米蘭達到商店買日常用品,珍妮正忙著清理她的老鼠籠子,而我要跟強尼說話嗎?

我說好,當他一接起電話,我立刻問他高飛是否安然無恙。

強尼的聲音聽起來模模糊糊的:「高飛嗎?關於什麼?」

我說:「你爸媽收到一封來自委員會的信件吧。」

「喔,對!那個啊!」我可以聽出他正在思考我所說的話。「是和隔壁的葛蘭蒂太太有關的事。」

「怎麼會有人不喜歡高飛?」我說,「牠那麼友善。」

「她養了些小動物,認為高飛會去追牠們。她還說高飛在她的蔬菜園裡大便。你今晚要來看我的芭蕾舞排演嗎?」

我完全忘了強尼的芭蕾舞預演這件事。「我得問問爸媽。」

「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去。」

「謝謝。李奧姨丈不會帶高飛去獸醫那兒,對吧?」

「做什麼?」

「你知道的……安樂死。」

頓時一陣寂靜。然後,強尼問:「誰在亞洲?」

我說:「注射、倒下、死亡。」

「喔!你的意思是我們會殺了牠嗎?當然不會!我媽有沒有跟你說我飾演冬季小夜曲裡的主角冰霜傑克?」

「有,我想她說過。強尼,那委員會寄來的信該怎麼處理?」

「她還在做我的束腰外衣跟緊身褲。」他說,「它們會是銀色的,我已經拿到一頂上頭鑲著尖冰柱的帽子和一整罐白色的身體彩繪顏料,你要過來看嗎?」

我對強尼的芭蕾舞裝一點興趣也沒有,但十分渴望去拍拍高飛,聽牠趴搭趴搭地搖晃著大尾巴。「我馬上過去。」我說,然後把電話掛了。



第二節

沒人在韋斯特家的廚房,但是我能聽到一陣嘎嘎聲從客廳傳來。蘿絲阿姨就坐在裁縫機前,銀線和布料散落一地。她那台機器很舊了,當她把腳踩在腳踏板上時,我還能感覺到穿透地板傳來的震動。

「老是這樣!」蘿絲阿姨哀怨道。「兩個月前就開始計畫了,但還是把所有的事都留到最後一刻。」

我問:「誰?」

「我。」她說。「今晚就要彩排了,服裝卻還沒完成。該死!拿個甜甜圈給我,米奇。我需要一點慰藉。」

我到處看了一下,發現鋼琴上放著一盤糖粉甜甜圈。我把盤子端到她面前。「拿一個。」她說。「李奧做的。」

「不了,謝謝蘿絲阿姨。」

她問:「對糖過敏?」

「不是啦,我才剛吃過早餐。」

「你真的很懂事,米奇。」她咬了一口甜甜圈,糖粉掉在銀色布料上。「但我們會讓你屈服的。」她說。

強尼一定是聽到我們講話,因為他跑了進來,並跳高使出剪刀跳。「噠噠!」他說, 雙手攤開。他穿著襯衫和牛仔褲,但他頭上戴著一個像是銀色泳帽加鉚釘的東西。

小甜心跟在他後面進來,模仿著他走路的樣子。她的手張開,頭上披著一塊銀色布料。

當她跳離地板約一英寸高時,說著:「噠噠!」

「太棒了!」強尼歡呼。他把小甜心抱起來時,她伸手摸他帽子上的鉚釘,我看到它們是軟的,可以彎曲,是用塑膠或橡膠做的。

「我演冰霜傑克。」強尼說。「你覺得怎麼樣?」

「酷。」我說著,他笑了。

蘿絲阿姨把甜甜圈吃得到處都是,她交互拍掌,更多的糖粉掉到了戲服上。她說:「羅依斯跟米蘭達出去了。」

「我知道。」我回答。「事實上,我是來看強尼和⋯⋯因為我擔心高飛。」

「高飛?」蘿絲阿姨哈哈大笑。「喔,所以你聽說了。可憐的老高飛只是很喜歡隔壁的那些小動物們。葛蘭蒂太太有矮腳雞,一間滿是金絲雀的大型鳥舍,兩隻緬甸貓和一隻老白兔。高飛想找牠們一起玩,就這樣。」

強尼說:「牠連一隻蒼蠅也沒傷害過。」

「牠特別喜歡那隻兔子。」蘿絲阿姨說。「牠一直用牠的鼻子在兔子窩那兒聞來聞去, 你知道牠感情豐富。但是葛蘭蒂太太認為牠想做壞事,認定牠是在策畫一頓兔子大餐。」蘿絲阿姨嘆了口氣。「我怕這事有點棘手。我們必須讓高飛待在室內,直到圍籬修好。」

我問:「牠在哪裡?」

「睡……」蘿絲阿姨看著長沙發。「牠在那裡。」她說。「米奇,你進來的時候,把後門關起來了嗎?」

「我不知道。」我感到不安。「嗯,沒有,我不認為⋯⋯」

「希望有一千隻跳蚤寄生在你的胳肢窩!」蘿絲阿姨說著,從裁縫機那裡站了起來。「希望你的手指長出眼珠子!希望你的頭變成一顆馬鈴薯!」

「米奇不知道我們得一直關著門啊。」強尼說。

「這不會讓蘿絲停止詛咒。」蘿絲阿姨說著,衝向廚房。「高飛!高飛!」她大喊著。「高飛!這隻可惡的狗聾了。這裡,高飛!」

高飛不在房子裡也不在後院。我跑過草地,看向圍籬的其中一個缺口。

「找到了。」我說。「牠就在那裡。」

新鄰居把隔壁的院子稍做了改變,所以現在院子裡滿是玩具和鐵籠,塑膠向日葵的柄上標示著哪排是萵苣,哪排是番茄,一隻彩繪的鴨子和海鷗拍動著翅膀,就像風中的螺旋槳。在花園旁邊,有一座噴水池,旁邊有兩個守護神、一個小風車和一座看著書的小妖精雕像。我看到一些小鳥在其中一個籠子裡,一些毛茸茸的白色小雞在另外一個籠子裡,但到目前為止,最明顯的就是高飛,牠就站在兔窩旁。牠的尾巴像旗子一樣搖來搖去。金屬網後面並沒有兔子的蹤跡,我猜牠躲起來了。

蘿絲阿姨在我旁邊。「高飛!」她輕聲地叫著。「高飛!」

牠沒聽到,或是不想聽到。我看向房子,想著那位女士隨時可能會跑出來,但沒人在後窗那兒。

蘿絲阿姨哀嚎著。「我沒辦法再忍受一次。」她說。「強尼?」

「我不要。」強尼說。「她會對我們尖叫。」

「她可能還躺在床上。」蘿絲阿姨說。「她沒那麼早起床。」

我又看了一下鄰居的後窗。我說:「我去。」

「喔,你願意嗎?米奇?」蘿絲阿姨看起來輕鬆了不少。

「是我讓門開著的。」我說著,覺得自己很勇敢,我跨過圍籬,試著不要踩到任何植物。

離高飛已經很近了,只有一個游泳池的距離,我確信我能在鄰居注意到牠之前,就把牠帶回來。我縮著肩膀穿過圍籬的缺口,小心地走在花草間,經過小風車,再經過妖精雕像, 然後走過小徑。我的計畫是抓著高飛的項圈把牠帶回來,但當我靠近牠時,才發現牠根本沒戴項圈。

我拍拍牠,牠很高興看到我,但是沒有牠跟兔子在一起時那麼高興。牠往籠子靠了過去, 抵著金屬線嗅來嗅去。我試著把牠的頭轉開,但是牠馬上又把頭轉了回去。

「高飛!」我低聲地說。「拜託,高飛!」

我可以看到兔子就在小窩的角落,往後躲在一堆稻草後面,牠並不怎麼特別,事實上,牠看起來又老又可憐,凹陷的粉紅色眼睛,散亂的毛髮,我不曉得為什麼高飛對牠這麼興奮。

「回家了!」我試著將牠朝圍籬的方向推,但沒有用,牠還是直直地往兔子窩那兒跑回去。

蘿絲阿姨肯定一直觀看著,因為瞬間有樣東西從空中咻咻地落到了地上,砸到妖精雕像,噹一聲。那是用高飛的項圈和狗鏈包成的球。我把它撿了起來,而現在應該可以有點進展了。

我把項圈緊緊地栓在高飛的脖子上,拉著狗鏈,牠發出了咳嗽聲,但還是不肯離開籠子。我拉得更大力了,牠走了幾步,又試圖要轉回去。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拉著鏈子往後傾,我們又走了幾步,但高飛抵抗著每一步。我從沒看過牠這麼固執,項圈快把牠給勒死了,但牠還是一直反抗我,想往前拉。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帶牠穿過花園,離圍籬只剩一半的路了。

正當我想說我們就要到了,房子的後門啪地一聲打開,從裡頭走出一位蓬亂灰髮的嬌小女人。「小夥子!」她尖叫著。「你!小夥子!」

我停了下來,笨高飛馬上試著把我拉回兔子的小窩。

這個女人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袍和一雙毛茸茸的拖鞋,那使她看起來像隻小兔子,不過這不包括她的臉。她的臉清楚地寫著憤怒,氣到快爆炸了。「聽到我說的話了嗎?小夥子?」

我沒說話。當有人在大聲嚷嚷時,我沒辦法很快地回應。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她尖叫。「我已經厭倦了那隻臭狗,還有不斷地跟你和你父母親講這件事情,我要打給動物管制局的人員。你聽到了嗎?這次,這隻動物得送去動物收容所!」

我想說這不是我家,這也不是我的狗,但是完全講不出話來。我看向圍籬,納悶蘿絲阿姨在哪裡。

「看看我可憐的牽牛花!」女人沿著小徑走了過來。「你看!你的家人一直考驗著天使的耐心!我在跟你說話!」

「對不起。」我咕噥著,往後走,拉著狗鏈。「對不起,我只是想試著⋯⋯」

「葛蘭蒂太太!」最後,蘿絲阿姨的頭從圍籬那兒冒了出來。「這不是麥克的問題。他是我姪子,是來拜訪我們的。」

「我想牠也不是妳的狗囉!」葛蘭蒂太太大喊。

「我向妳道歉。」蘿絲阿姨說。「門開著,高飛才跑了出來。我們會試著不再讓這種事發生。」

「妳上次說過了!」女人尖叫著說。「卻又發生了!妳究竟什麼時候要處理那個圍籬?」她穿著那雙毛茸茸的粉紅拖鞋,沿著小徑朝我們走了過來。

高飛可能已經聾了,但是牠的視力還不錯。牠轉頭瞥見葛蘭蒂太太,馬上把兔子給忘了。牠的眼睛轉向後方,尾巴捲進兩腿間,接著牠從圍籬的洞跳了回去,狗鏈從我的手上甩了開來,我盡可能地追在後頭。「我要打給動物收容所!」葛蘭蒂太太在我後頭大喊。

當我穿過圍籬時,蘿絲阿姨雙手環住我,給我一個緊緊的擁抱。「可憐的米奇!害你被罵了。」

「知道為什麼我不想去了吧?」強尼說著,抓著高飛的項圈。

「李奧明天就會開始修圍籬。」蘿絲阿姨帶我們進屋。「謝天謝地。他從維韋克先生的二手店買了一些壞掉的木材。」

「壞掉的木材?」我問,然後我看到強尼要我安靜的臉。我們把高飛帶進屋內,再把身後的後門牢牢地關上。

「壞掉的木材?」我靠近強尼的耳朵低聲道。

他聳聳肩。但過了一會兒,當蘿絲阿姨和高飛回到前面的房間時,強尼就說:「羅依斯跟我租了鐵撬跟鋸子,一個小時一塊錢。」

那時我就知道圍籬是從臭臭堡拿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