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十二章 忌火

    古墓乃幽冥之地,蠟燭則是命脈的象徵,常言說「不是厲鬼不吹燈」,摸金校尉是最忌諱「吹燈」之事蠟燭一滅,房間裡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胖子勃然大怒,一拍登山頭盔,他那盞關掉的戰術射燈頓時亮了起來,隨即抬手揪住孫九爺喝道:「孫老九你活膩了,敢吹胖爺的燈?出門也不打聽打聽──上次吹滅胖爺蠟燭的粽子是什麼下場!」

    孫九爺一臉神經質的表情說:「王胖子你才活膩了,地仙村裡不能點蠟燭!」

    我攔住胖子,對孫九爺說:「先前不是你讓點蠟燭嗎?怎麼又突然變卦吹滅了命燈,你到底心在哪裡意在何方?」孫九爺先是搖了搖頭,又馬上點了點頭,他說:「點蠟燭是我的主意,但我今天心裡太急,像是被豬油蒙了腦子,始終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自從進了這座棺材山,我就感到周圍有些地方不對勁,實在是太不正常了,但我卻說不出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直到剛才點了蠟燭,才猛然想了起來。」

    Shirley楊問道:「孫教授,您指的反常之處是……燭?」孫九爺點頭道:「沒錯,看來楊小姐妳也留意到了,棺材山中地仙村的布置格局處處都與青溪古鎮一致,每處房舍宅院和人間無異,但還是有一個很隱密的區別,這裡所有的宅院中……都沒有蠟燭和燈臺、燈油,甚至廚灶中也沒有柴火。」

    我沒能立刻領會孫九爺言下之意,奇道:「地仙村有陰陽兩層,陽宅裡沒有火燭燈盞,這說明什麼?難不成那夥觀山太保都是耗子成精變來的人──底下愈黑看得愈清楚?」

    孫九爺說:「雖然沒有燈燭,但在藏骨樓和各處宅院裡,都備有一種陽燧燈筒,陽燧是種可以發光的礦石,當年的人們應該是使用礦物光源來照明。聽祖上傳下來的說法,在青溪古鎮是從來沒有用陽燧取亮的習俗,地仙村裡很可能有某種禁忌,在棺材山裡不能點蠟燭。」

    Shirley楊說:「封師古留下的幾幅圖畫中,有一幅稱作〈秉燭夜行圖〉,圖中所繪的情形是許多人點著燈燭進入古墓,如果棺材山裡有禁火忌燭之事,那些人為什麼要在墓穴裡點蠟燭?」

    我聽到此處,心中一沉,隱隱覺得當年藏在地仙村裡的人們,所點燈炬皆為「冥燭」,那是一種殉葬者捧燭而死的舊俗,而他們正是全部去墓中殉葬的,進墓之後又是怎麼死的?

    孫九爺讓我們將〈秉燭夜行圖〉取出來,他再次看了看,更是確信無疑「你們看看,圖中畫得很清楚,進入墓穴的這些殉葬者,凡是走在地下石階的人,手中才有點燃的蠟燭和火把;而在高處墓門前的人們,所持燈燭都是熄滅的。」

    我問孫九爺:「就算是棺材山裡確實有不動火燭的風俗,卻不知點了蠟燭會出什麼事情?我看附近也沒有反常之兆,咱就別自己嚇唬自己了。」

    孫九爺說:「我跟古物、古籍打了一輩子交道,稀奇古怪的事沒少見過,搞階級鬥爭那會兒也禁受過考驗,論膽量見識可都不比你們遜色,絕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咱們剛才點了那支蠟燭,怕是要惹大麻煩了。」

    我和胖子對此不以為然,對他說:「有什麼麻煩也都是你惹出來的,再說現在面臨的麻煩還小嗎?虱子多了不咬,帳多了不愁,除死無大事,咱們這夥是專做摸金倒斗事業的,點根蠟燭算什麼大事?」

    Shirley楊說:「老胡,你別掉以輕心,先讓孫教授把話說完,如果點了蠟燭,棺材山裡究竟會發生什麼?」

    孫九爺說:「地仙村的格局形如無火燈臺,我稍微懂些上古的風水,這應該是個忌火的布局。」

    我平生所學皆出自摸金校尉的十六字風水,是一門以古風水為筋骨融合江西形勢宗祕術為血肉的「青烏風水」而觀山太保的觀山之術,其根源則是出自棺材峽懸棺中的骨甲,是古風水術的一支,雖然與青烏風水出自一脈,卻也存在不少差別,所以我不太懂「忌火」之說,只是看〈棺山相宅圖〉中的地仙村輪廓,確實正如一盞無火銅燈。

    只聽孫九爺又說:「風水上的事情只是其一,其二地仙村與明末青溪古鎮格局相似,封氏蒙受皇恩發跡是在明代初期,歷大明一朝兩百餘年,不斷擴建祖宅,所以說青溪古鎮的形勢根基都是從那一時期所定,後世經歷滿清、民國,直到解放後都沒有太大的變化。我以前從沒仔細想過青溪鎮為什麼要做成忌火滅燭的格局,或者說根本沒想到那一層,要是往深處琢磨──這肯定是與永樂年間觀山封家設計毀掉發丘印、摸金符之事有關。」

    相傳後漢年間,曹操為求取軍餉,曾舉兵盜發梁孝王之墓,當時還沒有發明炸藥,而梁孝王的陵寢深藏石山腹中,以當時的器械和手段,即便有數萬兵馬也難輕易發掘這種巨型山陵,所以曹操就特意從民間網羅了一批精通倒斗祕術的人,將他們收入軍中,設「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之職。

    古代軍事編制的稱謂與現代相似,現代軍隊的軍銜有「將、校、尉、士」,其中每一級又分「少、中、上、大」,例如「少將、中將、上將」。在古代,「將」屬於高級軍官,「校尉」則屬於中級軍官,曹操手下的盜墓部隊,為首的是發丘中郎將,又稱「天官」,其下有摸金校尉,並配以符印做為信物,所以才留下了發丘印、摸金符漢末的亂世結束後,發丘摸金之輩流入民間,不再做官盜的勾當,專一地倒斗取財,以濟世間窮苦之人。

    中國人自古就注重名分,所謂「名不正,言不順」,於是發丘、摸金這套官家的名號沿用了幾千年,那枚刻有「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八個字的發丘印及穿山摸金的古符,都是代代相傳的信物憑證,共有「九符一印」。

    由於摸金校尉倒斗之術出自《易》,《易》又為群經之祖,擅長以「望」字訣辨識天星地脈,是倒斗行裡最重傳統的一支,故此民間歷來都有「七十二行,摸金為王」之說,摸金校尉之魁首為發丘天官但到了明朝永樂年間,皇室為求皇陵穩固,由觀山太保設下詭計,毀了發丘印和六枚摸金符。

    也許是天道有容,不該摸金倒斗的手藝從此斷絕,最後仍是有三枚摸金符下落不明,有道是「一日縱敵,萬世之患」觀山封家擔心此事敗露出去,早晚會有摸金校尉捲土重來大肆報復,特別是封氏祖墳都埋在棺材峽,所以思量起來,時時都是寢食難安,但這件事最終並沒有走露風聲,後來也就逐漸放心了。

    孫九爺說:「現在想來,觀山太保最忌憚的始終就是摸金校尉,地仙村的建築布局暗合九宮八門之理,其輪廓又有忌火之象在觀山風水中,忌火之地不能點燭,點了蠟燭生門也要變作死門,這不正是專門對付摸金校尉的嗎?」

    我對孫九爺說:「我看您是有點過度敏感、草木皆兵了,摸金校尉與觀山封家過去有什麼恩怨,那早都是歷史的塵埃了,沒必要再去掰扯舊帳,僅僅是我們和你之間的這筆帳就已經算不清了,現在咱們別想多餘的,還是先想法子把地仙封師古從棺材山裡挖出來才是正事。」

    孫九爺見我不信,只好說:「但願是我多慮了,你們先看看地圖找出行動路線來,我再翻翻這本《觀山掘藏錄》,這裡面的棺材山一篇中,詳細記載著地仙村裡的大事小情,說不定還能找到些什麼。」

    我也正有此意,便接著去看封師古留下的圖畫典籍,深埋地底的棺材山是條屍脈,這種地脈只在最古老的風水傳說中才會存在,而青烏風水對群龍無首的屍脈則是「有名無解」,很難說地仙借屍身脫煉形化之事是真是假我和Shirley楊商議地仙墓中的事情,都覺得封師古謀算深遠,他做的事鬼神難測,對於群仙出山之言我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絕不能讓這墓中的古屍重見天日,否則肯定要出大亂子。

    正說著話,就聽守在窗前的么妹忽道:「院子裡好像有啥子東西在動……」此時半空中血霧瀰漫,山裡仍然是漆黑莫辨,遠處有什麼動靜只能以耳音去聽我走到窗閣子側耳一聽,果然有些異動,聲音密集紛雜,只是並非在院子裡,而是出自地仙村外的棺板峭壁附近,好似滾滾潮水,正向著藏骨樓這邊湧動而來。

    其餘幾人也都覺奇怪「棺材山裡沒有半個活人,怎會突然出現這種動靜?聽上去數量不小,而且也不是九死驚陵甲那種銅蝕蠕動摩擦的聲音,雖然來源不明,卻肯定是來者不善,有些很可怕的東西要湧進地仙村了。」

    孫九爺聽得清楚,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匆匆把書卷向前翻了兩頁,猛地從地上站起身來,失聲叫道:「咱們得趕快找地方躲起來,這聲音……肯定是《觀山掘藏錄》中提到的棺材蟲!」

    這座棺材山盡得造化之奇異,山裡這條盤古脈形如屍身,就像那些酷似「臥佛」的山丘般,但沒有腦袋平躺在棺材裡,無論怎麼看,都是個斷首的凶地,可實際上又是條凶中藏吉的「奇脈」。

    奇就奇在這裡的土層中有暗泉流動,泉水腥臭如同屍血,在倒斗這一行裡,把棺中流出清水的現象,稱為「棺材湧」,墳中有泉更是藏風聚水的寶地,所以說棺材山是個奇絕的所在,它與真正的棺材一模一樣,既然有混濁似血的「棺材湧」,那麼在棺壁間有「棺材蟲」出現也是理所當然。

    棺材蟲又稱「蚳蟲」,是棺木槨壁間生長的蛆蟲變化而來,色如松皮,身具肉翅,生有七對螯牙,專願意啃噬腐朽,其小者如米粒,但是最大的,可以生長到七、八歲孩童的手掌大小倒斗的人大多見過此物,但在那些尋常的古墓裡,即便是一墓多屍,棺槨的數量也比較有限,所以即使出現棺材蟲,也從來不會太多。

    可在《觀山掘藏錄》的記載中,棺材山石壁上有天然生就的紋理圖案,近似攀龍棲鳳的古樸紋飾,這些岩隙裡藏納了許多木質懸棺,滿坑滿谷的盡是絲籐、泥苔、朽木、屍骸,其中寄生著許多啃噬泥苔碎木的棺材蟲。由於數量極多,當年的觀山太保也難以將之盡數剿除,所幸牠們不離山壁懸棺,於地仙村古墓無礙。

    但今天大概不是黃道吉日,棺材山裡出現了種種反常的異象,四周的九死驚陵甲穿破岩層直薄棺壁,將藏在岩縫裡的棺材蟲盡數逼了出來此刻聽樓外全是蚳蟲爬動之聲,就知是有成千上萬的棺材蟲,從四面八方湧進地仙村裡來了。

    孫九爺催命般地說:「棺材蟲不像烏羊王地宮裡的那些屍蟲,被牠們啃了連骨頭渣子也剩不下,咱們得趕緊找個地方躲避,我知道你們都是膽大心狠不把生死放在眼裡的人,可么妹這丫頭是不相干的,別連累她跟著一起送命。」

    胖子冷哼了一聲說:「老胡你聽聽他這話,說得太感人了,看來咱們先前全誤會了,原來孫九爺他……也有一顆紅亮的心呀。」

    這時我雖知事態緊急萬分,被成千上萬的棺材蟲堵到屋裡就只有死路一條,可是「一步不著,步步難著」,貿然行動的結果只會使處境更糟,於是我嘴上對胖子說:「單憑孫九爺剛才那番話,我也差點將他當作是毛委員派來的人了。」心中卻在想:「地仙村裡各處房舍都與尋常人家一樣,並非鐵壁無間,哪裡有什麼可以讓人藏身避禍的所在?」

    孫九爺沒理會我和胖子的挖苦,匆匆把封師古手書的幾本冊子塞進包裡,指著樓下說:「地仙村下面有陰宅……這座藏骨樓的下方肯定是個墓室,咱們躲進地底,不僅能避開棺材蟲,還可以順著墓道去找地仙墓,否則被困在樓中怎麼得了?」

    Shirley楊攔住孫九爺說:「墓道裡更危險,我先前看到地仙村陰宅的墓牆中多有縫隙,棺材蟲無孔不入,未必擋得住牠們。」

    我聽Shirley楊這話很有道理,棺材山中的陰宅縱橫相連,一處處不同朝代的古墓疊壓在地下,每座墓室的結構和建築材料各不相同,導致墓道間存有縫隙漏洞,倘若大批棺材蟲鋪天蓋地而至,在狹窄封閉的墓室中實是難以應付。

    耳聽遠處蟲足爬行之聲漸漸逼近,越發使人心中發慌我沉住氣想了想,那幅〈棺山相宅圖〉中詳細描繪著棺材山各處地形,在地仙墓入口處,繪有幾道金屬圓環圍繞的標記,雖然在圖中看不出究竟有什麼名堂,但既是位於墓穴入口,古時又有「天圓地方」的概念,圓為生、方為死,在卦圖中圓弧暗含「生」意按理推想這幾道圓環應為墓前斷蟲、防盜之物,退入其中或許能夠躲避棺材蟲的襲擊,這樣做也屬「以退為進」之計,總好過困守孤樓獨宅。

    這時顧不上地仙村裡是否真有忌火的舊例,我立刻招呼胖子等人一齊動手,掄開鏟子拆了幾張木案、木椅,又扯碎了些布條裹在上面,要點燃了當作火把驅蟲。

    孫九爺見狀急得嗓子都啞了,扯住我的胳膊聲嘶力竭地說:「不能點火,地仙村各處宅院裡的木料全是老殤樹,火頭一起,非把地層裡的九死驚陵甲引出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