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APTER 1

不敗律師背水一戰全是為了委託人!



昏暗不明的東京看守所會面室內,一名長髮女子的輪廓在逆光中若隱若現。即使女子的容貌在暗淡的光線下難以辨別,也能充分感受到她的美豔動人。

「……一次也沒輸過的律師?」

坐在玻璃內發問的女人,是囚犯安藤貴和。

「是的,只要妳有錢,他就能幫妳打贏任何官司。」

點頭稱是的男子,是三木法律事務所的資深律師磯貝邦光。

「……真的?」

「真的……只要那男的一出手,就算是殺人犯也能無罪釋放。」

「名字呢?」

「古美門研介。」

「古美門研介……」



同一時刻,古美門正在東京地方法院的民事法庭上,表演著精彩的舞蹈動作。

「你說我臉上沾到了飯粒,然後把臉湊了過來,混亂之中奪走了我的唇~。其實是幻想,全都是幻想,我是幻想腐女Girl!」

就在黛真知子按下手提音響按鍵的瞬間,古美門精準地擺出了結束的動作。

看著眼前留著三七分頭的古美門,擺出貓咪撒嬌般的靜止動作,審判長

震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什麼叫全都是幻想啊?」

古美門對著證人席上的偶像南風倫倫投以一道銳利的眼光。倫倫身著粉紅色女僕裝,雙馬尾上還綁著心形的氣球,當然氣球也是粉紅色的。

「現實生活中的妳明明就比歌詞寫的淫亂多了。妳這張《幻想腐女Girl》CD,許多歌迷一次就買了十張以上,但他們卻渾然不知被妳給騙了。」

手裡拿著倫倫CD的古美門不斷地指著她。

「倫倫並沒有要欺騙大家的意思……」

倫倫可憐兮兮地看著古美門。

「妳就是騙了他們啊!他們全都相信了妳的謊言!相信南風倫倫二十二年來從沒交過男朋友,甚至連男生的手也沒牽過,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宅男女神!」

古美門把CD放在證人席上,雙手背在背後,緩步走向旁聽席。旁聽席和原告席一樣,坐滿了穿著粉紅色法被(註一)的年輕宅男。

「然而妳這些徹頭徹尾的謊言卻被前男友給揭穿了!想必原告團的大家在得知真相時,一定都氣得怒不可遏吧!」

古美門在全場面前攤開一本雜誌,內容是:前男友爆料—『幻想腐女Girl』的真面目 南風倫倫令人衝擊的性癖好!」旁邊還公開了幾張寫實的驚人流出照。

「要是大家知道妳成天跟一個一年到頭都穿著運動衫的小混混,騎著偷來的重型機車頻繁出入國道旁的『白金漢』酒店的話,誰還想成為妳的粉絲啊!」

「開什麼玩笑,混蛋!把錢還來!」

旁聽席上的人紛紛朝著倫倫丟擲粉紅色的揚聲筒和毛巾,倫倫嚇得緊閉雙眼,並摀住耳朵。

「妳這很明顯是靠著虛假信息不當販售商品的行為,為此包括CD、寫真集、演唱會門票等項目在內,理當賠償原告團從以前到現在被妳騙走的所有錢財,再加上精神損害賠償,總共五千八百萬圓!」

「倫倫是想把自己的愛送給大家!」

倫倫用雙手比出愛心的形狀,然後嘟起嘴巴,「嗚~~~!」地哭出聲來。

「看妳好像流不出眼淚,需不需要我借妳眼藥水啊?妳該不會以為用這種粗劣的演技,就能輕鬆騙過這些一把年紀還撒錢在偶像身上的噁心宅男吧!少把人當白癡!」

說完,古美門用手中的原子筆戳破倫倫頭上的氣球,接著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前後搖晃了起來。

「律師,到此為止吧,再下去就太超過了。」

黛忍不住起身勸阻。

「……抱歉,我不小心氣過頭,有些失態了,審判長。接下來就由我優秀的律師搭檔代為提問吧。」

與審判長視線交會的瞬間,黛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喉嚨。

「好的……接下來就由本人……」

「不是妳,不是妳啦!我說的是我優秀的律師搭檔,請。」古美門望向黛身旁的人。「好啦好啦!」黛噘著嘴重新入座。

「那我就不客氣了。」代替古美門走向證人席的是皮膚白皙、身材挺拔、外表清爽的青年律師羽生晴樹。

「……我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從小生活在世界各地,包括加拿大、澳洲、沙烏地阿拉伯……等。對了,沙烏地阿拉伯有這麼一句諺語。」羽生彈了一下手指。「『水可飲卻不可燃,石油可燃卻不可飲。』我雖然不太清楚這句話的意思,但感覺背後的寓意相當深遠。南風小姐,老實說,我並沒有要責怪妳的意思。因為我個人覺得……妳之所以編造這麼多謊言,都是為了帶給粉絲們夢想。」

羽生對著倫倫露出笑容。笑容底下白皙的牙齒格外閃亮,行走時那宛若揮灑金粉的姿態,也牢牢地攫住了倫倫的目光。

「為了讓人幸福而撒謊,不見得是一件不好的事,只是這樣會讓說謊者本身變得不幸。妳這樣一直偽裝自己,難道不覺得痛苦嗎?」

羽生從正面注視著倫倫,只見她的眼眶中逐漸泛出淚光。

「水就是水,石油就是石油。妳只要做妳自己就可以了。會喜歡上最真實的南風倫倫的,肯定也大有人在,因為我就是其中之一。」羽生從西裝內袋中掏出了一張南風倫倫粉絲俱樂部的會員卡。「妳的愛我收到了喔,這一次該輪到妳獲得幸福了。」

「我願意支付全額……」

倫倫用濕潤的雙眼看著羽生,羽生拿出一條乾淨的手帕遞給倫倫。原本毫無表情的審判長,此時也擦拭起眼頭,整間法庭內洋溢著平和的氣氛。

「他那段話是事先設計好的吧?」

黛偷偷詢問坐在隔壁的古美門。

「不,他天生就是個萬人迷。」

古美門心滿意足地注視著羽生。



「乾杯!」

官司結束後,古美門等人在古美門法律事務所的庭院內舉杯同慶。

「您又添了一筆連勝紀錄了呢。」

古美門事務所的職員服部稱揚古美門道。

「這官司簡直易如反掌,一點意思也沒有,能不能來個有挑戰性點的案子啊!」

看著古美門那志得意滿的表情,黛皺著眉頭說:

「這麼胡來的訴訟還能全面勝訴,連我都覺得於心不忍了。」

「這次賺了多少錢呢?」一手拎著酒杯,一手拿著數位相機幫大家照相的羽生問道。

「酬金兩千三百萬。對我來說只是點蠅頭小利啦。」

「Oh my god!」羽生聳了聳肩。「這樣近距離觀摩古美門律師的法庭戰術後,我只能用精妙絕倫來形容啊,您願意讓我在這裡累積律師經驗,真是太感謝了。」

「律師職務體驗到今天就告一段落了。哎呀,實在有些捨不得啊。」

服部對羽生說。

「沒辦法,因為檢察廳要我回去了。」

「我覺得比起檢察官,你更適合當一個幫助他人的律師耶。」

聽黛這麼一說,羽生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那你就趕快辭掉檢察官,正式來我這裡上班吧。如果是你的話,肯定大有『錢』途,要我把某人踢出去也無所謂哦。」

聽見古美門說的話,黛氣呼呼地吐出舌頭。

「這怎麼行呢……況且像古美門律師這樣與生俱來的天才,小弟是模仿不來的。」

「你很有自知之明嘛。真希望某個像金魚大便一樣死黏著人家,然後一天到晚說要打敗我的廢物,也可以向你學習學習。」

「我會試著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羽生再度露出閃閃發亮的笑容。

「感覺一股清新氣息拂面而來,好像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真令人期待啊。」

得到服部的恭維,羽生放下手中的酒杯。

「再待下去我就更捨不得離開了,所以我差不多該告辭了。」

「加油喔。」

「祝您一切順心。」

黛和服部先後送上祝福後,羽生猛然捏起鼻子,拼命抑制眼裡的淚水。

「羽生……」

黛也幾乎為之動容。

「不行,我們不能這麼感傷!最後還是要擊掌一下才對!Come on!Hey!Hey!Hey!Yeah!古美門事務所萬歲!」

羽生帶動著古美門等人的情緒,引領大家一起奮力向上跳躍。

「那麼,後會有期了!謝謝各位這段時間的照顧!」

如一股清風般瀟灑離去的羽生,在踏出大門前猛然回頭。

「古美門律師……我可以問您最後一個問題嗎?為什麼您要如此執著於勝訴呢?」

「因為不贏就沒有意義。用盡一切手段毫不留情地打擊對手,以換來勝利的旗幟,這就是一切!」

「……若是輸了呢?」

「我絕對不會有輸的一天。」

「那萬一輸了的話……」

「那我自然會放棄律師這條路,因為喪家犬毫無存在的價值,搞不好連人類都不想當了。」

古美門把食指高舉在臉側,毅然決然地說道。

「……謝謝您的回答。」

「不客氣。」

目送羽生離開後,連古美門都緊咬著嘴唇,不讓眼淚留下。

「咦?你在哭嗎?」

黛驚訝地問道。

「我、我只是眼睛裡進了沙子啦!」

古美門三步併作兩步地衝上二樓。

「看來陷得最深的人還是古美門律師啊。」

黛和服部笑著往樓梯上看去。

「但我能明白律師為什麼會這麼喜歡羽生,畢竟他這麼有魅力,感覺就像某國的王子一般。」

「王子……這樣啊。」

服部一臉意外地轉頭看著黛。

「嗯?哎呀,不是啦,我沒有別的意思啦。」

黛害羞地低下了頭。

「我認為你們挺般配的唷。」

「你、你在說什麼啦,服部叔!」

羞紅著臉的黛用力搥了一下服部的肩膀,結果竟然害他的肩膀當場脫臼,可見黛根本對自己的力大無窮毫無自覺啊。

「啊……對不起!你、你還好嗎?」

「沒事……脫臼我自己還是能治好的,因為我以前在台灣當過整骨師。」

服部「喝!」了一聲,靠著牆壁把左肩調整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