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金門的抉擇



任憑金門自古文風如何鼎盛,人才如何輩出,在歷史上曾扮

演光復台灣和光復大陸的基地,但是,擺在眼前的金門,在國軍

銳減下,除金酒一業獨大外,可謂百業消滌,惟諸多金門既有的

先天優勢及世界潮流和兩岸情勢之運轉,對金門提供了千載難逢

的契機,金門如何善加把握,就看當下之抉擇。

今天,成大馮達旋副校長自香港返回台南,立即與我通電

話,他指出在香港期間曾與哈佛大學杜維明教授談了兩個小時,

並已有幾項共識,第一,對馮副校長談到金門的發展極為感動與

震撼。第二,願意出席九月份之高峯會議,第三,若為籌設朱子

學院(有別於閩南學院),他也願意隨行赴南洋訪金門僑領。

7 月 16 、 17 、 18 日赴澳門理工學院,住威尼斯人酒店,與江

柏煒所長住同一間,三天聊了有關金門的未來發展,他說他在擔

任金門縣政府景觀總顧問期間,曾建議要有配套建設。

此刻,鄭愁予教授曾向我提起大學島及輕軌列車,雷倩和周

陽山曾在我車上談起金門之發展,現在正是時候,錯失此良機,

再也沒了。

另外,海基會前秘書長黃怡騰曾在飛機上談起金門之土地政

策和土地問題。

歸納以上之意見,金門之發展方向,大致有下列幾個重點:

一、學術的金門,以朱熹曾到金門講學為基礎,成立「朱子

學院」,發展 21 世紀新儒學思想與華人崛起之支柱。

二、文化的金門:以閩南文化為基礎,輔之中原祭祖民俗,

加入福建省文化廳,整合物質和非物質部分,一起申請世界文化

遺產。

三、僑鄉的金門:以金廈泉為閩南文化之根本,發展出 400

年的台灣文化及 100 年的南洋華僑文化,將之串成不可分割的閩

南文化。

四、戰地的金門:五十年來戰爭的實戰紀錄,比照法國之諾

曼第及馬其諾防線、韓國之板門店,發展出金門之特色。

五、經濟的金門:以金門的地理位置之優勢和生態環境之

美,一方面可發展在金廈生活圈扮演著互補之角色。同時,澳門

作為中國大陸之賭場,每年 2800 萬觀光客之壓力,已呈飽和,若

在中國大陸以外找一個類似澳門的地方,其有利條件是:一、非

中國行政轄區,二、交通鄰近,最好可陸上或橋梁相通,三、土

地之提供不成問題,金門有機會分擔澳門的一部分壓力,甚至取

而代之,端看金門之取捨。此外,金門既有之特產,亦扮演極為

重要的地位。

六、旅遊的金門:大學島吸引了大學生,已構成基本之消費

群,慕名而來的文化、僑鄉、戰地等觀光客,加上賭客,以澳門

為例,每年 2800 萬人,金門若以十分之一計算每年約 365 萬人,

每天一萬人,大約要興建像威尼斯人酒店 3000 客房的規模,至少

要四家。

以上論點,僅作為高峯會議之草案,作為引言或議題,重要

的是聽聽大師開講,具世界觀的人來從世界看金門。

1. 時間: 2008 年 9 月 28 日。

2. 地點:金門技術學院。

3. 主持人:鄭愁予教授。

4. 與談人:杜維明教授、龍應台局長、雷倩董事長、周陽山

教授、賴明詔校長、李金振校長、陳東海校長、李炷烽縣長、謝

宜璋議長、金防部指揮官、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楊永斌、

江柏煒、黃怡騰、洪允典、薛香川、陳福海。





改名金門大學,暗中使力



依現有之規定,本校改名為大學,應向教育部技職司提出申

請,經過專案評鑑、訪視、審查會議之後,若順利通過,最後之

結果是科技大學。

然而,本校若要改名為金門大學,則務必先經過高層之政策

宣示,才有理由變換跑道,到高教司申請。

2008 年 8 月 1 日,蔡榮根理事長來金,約好下午 3 時,與李炷

烽縣長討論「金廈特區」委託研究案之發包技術問題。

會中提及馬英九總統可能於今年 8 月 23 日來金參加 823 砲戰 50

週年紀念。李再杭局長表示行程已排定,恐怕不易更動。我強烈

指出,本校改名大學是金門首要急務,何以未排入行程,殊為可

惜,應設法調整。

2008 年 8 月 2 日,周陽山教授來電,告知他日前與馬總統餐敘

事宜,並表示可協助向總統府副秘書長轉達本校之需求。

我的看法:首先非常感謝周教授之貢獻,提供資料,將有助

於馬總統對本校之了解,但馬總統對本校的支持,仍要經由法定

程序,不可能逕下條子。其方法是:於 823 紀念日蒞金時,安排

到本校圖資大樓剪彩時直接宣布金門技術學院改名為金門大學。





改大之舉,勢在必行



在兩岸軍事對峙之際,金門和廈門首當其衝,成為台灣與大

陸之犧牲者。五十年來,廈門因擔心金門的砲擊而不敢建設,使

廈門市遠落後於其他省份之都會。如今,中共大規模投資廈門,

一方面具補償作用,另方面也有兩岸較勁作用,現在的金廈,繁

榮與落成形成強烈對比。與東西柏林相比,正好角色互換。金門

之重大建設,舉步惟艱。這是中華民國之恥。以高等教育而言,

廈門目前有二所重點大學,十一所學院,金門只有一所陽春型的

技術學院。兩岸在高等教育之發展,作為台灣窗口之金門,已經

被廈門比下去了。

如何急起直追,迎頭趕上。當務之急,就是創辦一所像樣、

有特色的綜合大學,這不僅僅與廈門比,金門之建設與進步,實

在亟需人才。

在方法上,可善加利用金門技術學院十一年為基礎。直言

之,即以金門技術學院作為金門大學的籌備處,俟各項籌備要件

已達標準,才正式掛牌。

金門大學之創設,不僅僅關係到金門人才之培育,也關係金

門固有文化資產之拯救。是金門未來發展成敗之樞紐。





解除戰地政務後的金門之省思



1992 年,金門解除為期長達四十餘年的戰地政務,恢復一般

地方自給的縣治體制,我 1997 年返鄉服務,所見所聞,盡是地方

政府與各界民眾使命地向中央要糖吃,讓我不解的是:

一、中央難道不能主動地為地方打算嗎?

二、中央難道沒有一套整體國土規劃?

三、中央如何在兩岸錯綜複雜的互動中,善加利用金門、馬

祖、甚至澎湖等台灣海峽中的鐵三角。

四、傾聽人民的聲音和需求是必要的,但解決問題的智慧和

方法,則務必要仰賴萬能的政府,否則何必稱政府有能、人民有

權。

五、以高等教育為例,若金門不使命去爭取,中央則以大權

在握的姿態來審查你夠不夠資格,我們想看到的是一個有大腦、

有思考能力、能考慮各地專業分工的中央政府。

十一年來,本校陸續經營,校務發展蒸蒸日上,今年底將主

辦全國大學校長會議和技專校院校長會議,依此形勢發展,本校

發展成一所有特色的大學並不困難,只是近在咫尺的廈門大學,

不知道中共是有意,還是巧合,傾全力地發展廈門大學的水平,

好像不把金門技術學院比下去不罷休。

再說,金門與廈門相比, 50 年來曾是同病相憐,廈門為中國

大陸擋砲陣,金門為台灣擋砲陣,而岸關係改善之後,如今之廈

門,在中共大力的政策支持和資金投注下,整個廈門猶如高雄。

而金門,仍是昔日的面貌。靠著自己的努力,竟然繳納的稅金高

於中央的補助款,這是很羞恥的事,對現代化文明的國家而言,

這等於說出一個事實,即中央佔了離島的便宜。

金門從榜林陣雨走出來,中央未能即時地補位,猶如一位病

人剛從加護病房出來,就叫他直接出院,未在普通病房先停留。

中央這樣地對待金門,負責任嗎?

我知道馬總統剛上任不到 100 天,我並不怪罪您,以上之發

言,只想利用此機會,共同來思考不一樣的立場和地位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