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柳白衣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又是一年過去了。

第二年的春天來得很猛,冬雪剛過,這柳樹便發了芽,一棵棵青草,也從泥土中頑強地鑽出地面,向天地間展放著它嶄新的綠意。

皇宮中,也是春日暖陽時。

年方二十四五,雍容華貴,極為美貌的鄧皇后看著坐在身前的弟弟,輕歎一聲,說道:"阿擎,那吳府的阿佼,那阿慧,還有喬家的女兒……這陣子總是有人說,她們從十一歲等你等到十八歲,眼看年華將近,春光不再,你卻還在拖著她們。"

鄧皇后的聲音一落,鄧擎便冷漠地說道:"我從來就沒有承諾過要娶她們,甚至沒有說過喜歡她們。明明是她們的家族因利益考慮讓她們蹉跎至今,怎麼到了現在又全是我的過錯了?"

鄧皇后瞪了他一眼,聲音卻依然溫柔:"你對我那麼大聲做什麼?聽說你那個商戶女還沒有搞定?見誰都火氣大得不行?"

這話一出,鄧九郎臉色一黑,不過說他的是自家姐姐,他只能抿著唇受著。

鄧皇后見狀,倒是有點好笑,她輕哼一聲說道:"你自小就飛揚跳脫,萬事都要隨著你的心意轉才好。這樣折騰一次,嘗嘗得不到的滋味倒也不錯。"

說到這裡,她看了一眼沙漏:"阿擎,我這次叫你入宮,是想讓你替我接待一人。"

"什麼人?"鄧九郎的聲音依然有點無精打采。

"一個有趣的人。這人在揚州、荊州、益州三地混得挺不錯的,有不少遊俠兒都唯他令是從。他是個聰明人,這兩年裡幫了我不少的忙。上一次諸儒逼宮,那三大吉兆中的兩件都是他的手筆。剛才我接到稟報,說是他今日抵達洛陽,你替我去碼頭接一接他。"

鄧皇后說到這裡,突然看到自家弟弟臉色變了,不由奇道:"怎麼了?這人你識得?"

鄧九郎舉起手中的酒盅猛然一飲而盡,咬著牙根說道:"許是識得。"

鄧皇后神色狐疑地盯著他,過了一會兒,她輕聲說道:"你與他有仇?還是這個人有問題?"

見弟弟搖頭,她神色端凝起來:"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助我,只要能為我所用,便需著重相對。阿擎,這柳白衣為我做的事,天下間早就傳遍了呢。如果你沒有確切他意圖不軌的證據,就不可動他,亦不可輕賤於他,可有明白?"說到這裡,鄧皇后又道:"行了,去吧,去辦好接待事宜。這人是個有才的,你最好能收為己用。"說到這裡,她聲音一提,再次以一種半警告地語氣說道:"可有明白?"

鄧擎拱了拱手,低聲回道:"我明白。"他大步走了出來。

一出宮門,幹三等人便迎上了他。看到鄧九郎臉色不對,幹三壯起膽子湊近來,低聲說道:"郎君,皇后娘娘生你氣了?罵你了?"

鄧九郎瞟了他一眼,從牙縫中迸出一句話:"不是!叫齊隊伍,我們去碼頭迎接一個人!"

"叫齊隊伍?"地五在一側驚道。銀甲衛雖是隸屬于鄧九郎的私人衛隊,可這幾百個人,在洛陽也是有著鼎鼎凶名的。幾百名銀甲衛全副武裝的去迎接一個人,那是迎接,還是下馬威?

鄧九郎看了滿臉不解的地五一眼,身子一彎,便上了馬車。

不一會兒工夫,三百銀甲衛便出現在了鄧九郎的馬車後,浩浩蕩蕩地朝著洛河碼頭趕去。

洛河作為天子之都的主河,輸送量極其巨大,為了方便管理,天子下令在洛河建立東西南北四座大碼頭,每一個碼頭,都有專門的接待船隻。如鄧九郎此次前去的東碼頭,便是專門供客船往來的。

此時的東碼頭,正是人來人往極為熱鬧之時。隨著一隻只大船靠近碼頭,候在遠處的馬車和行人,便會擠上去,然後便是一陣喧囂聲和親人相見的喜極而泣聲。

在這種熱鬧中,一輛華貴的馬車十分引人注目。

那馬車外觀精美中不失雍容,望著那隨著秋風飄飛的粉色方空,幾個趕來碼頭迎客的年少儒生眼神中添上了幾分仰慕。

目光瞟過那些儒生,一俏麗的婢女轉過頭,朝著身側之人甜甜笑道:"小姑,他們連妳的馬車也識得了,嘻嘻,這些蠢男人的眼睛都黏在車簾子上了。"

馬車中的美麗少女雍容的一笑,她輕聲嗔道:"盡是胡說!"

"我才沒有胡說呢,他們明明都在看嘛。"在這婢女委屈的嘟囔中,另一年長些的婢女輕笑道:"就妳非要爭個是非……他們看又如何,不看又如何?難道這些儒生,還能配得上咱家小姑?"

這話也有點輕薄了,那小姑白了婢女一眼,柔聲說道:"好了,別鬧了。"

就在這時,那婢女小環突然叫道:"小姑快看,快看那邊,那是銀甲衛,那走在前面的是鄧家九郎!"

這話一出,一主兩婢女同時轉頭望去。

另一婢女見到自家姑子目不轉睛的模樣,連忙笑道:"真沒有想到鄧家九郎也會到碼頭來,幸好咱們小姑今天夠美的,鄧家九郎見了,一定會看直眼去……"

那小姑且羞且怒地白了婢女一眼,低聲說道:"九郎他……"提到鄧九郎,剛才因備受異性傾幕而高興的小姑,臉上添了一絲輕愁,她輕歎一聲說道:"他從小就所思所想異于常人。許是自小生于至貴之鄉的緣故,常人覺得貴的,他無所覺,常人覺得賤的,他亦無所覺,常人覺得至美的,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常人覺得不過如此的,在他眼中也是這般樣……"她說到這裡,聲音中帶了些微妙的,幾不可察地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