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除了個人天份 你不能忽略的文化影響

祖先種稻 子孫數學比較好?



請看看下列數字,並大聲地唸出來:4、8、5、3、9、7、6。好,現在轉過頭去,花二十秒把這串數字背起來,再大聲說出來。如果你是以英語為母語者,正確無誤說出來的機率約是一半。然而,你若是中國人,幾乎每次都可答對。為什麼呢?



在人類大腦中,負責語文訊息短暫儲存的聲韻迴路部門,對聲韻和語言訊息的保留大約是兩秒。因此,我們在兩秒內複誦的訊息都很容易記起來。由於中文數字的發音非常簡短,在兩秒內就可唸完4、8、5、3、9、7、6這串數字,但以英語為母語者,常常說一個數字就要耗掉一、兩秒。



西方語言和亞洲語言的數字命名系統有很大的不同。例如「14」、「16」的英文是,但並非如此,正確的說法是:「eleven」、「twelve」。雖然大於二十的數字,英文會照一定的規則,先說十位數,再說個位數,如「twenty-one」(21)、「twenty-two」(22),但十一至十九的數字,我們又倒過來,先說個位數,再說十位數,如「fourteen」(14)、「seventeen」(17)。可見英文的數字命名系統很不規則。相形之下,中文、日文、韓文的數字說法都很有規則,而且合乎邏輯,如中文的二位數「十一」、「十二」、「二十四」,都是先說十位數,再加上個位數。



因此,亞洲兒童學算術要比美國小孩快。一般四歲大的中國兒童就能從一數到四十,而同年齡的美國小孩則只能數到十五,大多數的孩子要到五歲,才能數到四十。換言之,以基本數學能力而言,美國小孩要比中國孩子落後一年。



規律的數字命名系統 有利學習數學



由於數字命名系統的規律,亞洲兒童很容易學會加法。如果你叫任何一個以英語為母語、七歲大的孩子做這樣的心算:三十七加二十二,那孩子必須先把聽到的數字轉化為阿拉伯數字:37+22,然後再進行計算,個位數加個位數,十位數加十位數,算出答案為59。如果你要一個亞洲孩子做同樣的題目,他一聽就可立即進行計算,不必換化為阿拉伯數字,算出等於五十九。



對東西方文化差異做過不少研究的西北大學心理學家福森說,由於數字命名系統的語言結構笨拙,加上基本規則看起來沒什麼道理而且複雜,西方孩子到了小學三、四年級就更討厭數學了。



相形之下,亞洲兒童對數學沒有這種困惑。他們的腦袋可以暫時儲存更多的數字,要做計算也比較快,例如分數在他們語言的表達法和分數的意義完全一樣,他們就比較喜歡數學,因為比較喜歡,就願意多努力、多上課、多做題目,形成一種良性循環。換言之,以數學而言,亞洲人有與生俱來的優勢,而且這是一種很特別的優勢。



稻作造就勤奮的民族性格



種稻最特別的一點是面積。一畝田很小。除非你曾站在稻田中央,否則難以感覺。一畝田大概只是像飯店房間一樣大小。在亞洲,一個農家一般有二、三畝田。如果在中國,一個村子有一千五百個農夫,耕作總面積則差不多是一百八十公頃。但在美國中西部,光是一戶農家耕作的土地面積可能就有這麼大。如此看來,在中國,如是五口之家或六口之家,要靠兩畝田活下去,農業面貌必然和美國大異其趣。



西方農業向來是「機械取向」。如果一個西方農民想要增加產量或生產效率,就得引進更好的機械,以取代人力,如打穀機、飼草壓捆機、聯合收割機、曳引機等。因此,只要有機具,農民付出相同的勞力,耕作的面積就可擴大。但在日本或中國,農民沒有錢買機械,再說也難以取得更多的土地,只能善加利用腦力與時間,做更好的選擇,來增加產量。正如人類學家布雷爾所言,稻米的栽種是「技術取向」:如果你願意辛勤除草,掌握施肥的技巧,多花點時間注意田裡的水位,讓黏土盤更為平整,善加利用每一吋田地,就能有更大的收穫。無怪乎有史以來稻農最為勤奮,可謂滴滴血汗粒粒米,辛勞的程度超過種植其他作物的農民。



真的嗎?在我們的印象裡,史前時代的人不是每個人不是也要為生命打拚,才不會餓死?其實不然,以狩獵—採集營生的古人過的日子可悠閒了。現在,我們仍可在非洲波札那喀拉哈里沙漠發現最後的狩獵—採集族群。他們就是屬於非洲土著布須曼人當中的孔族。孔族人有各種水果、莓果、根莖類食物可採來吃,當地盛產的一種叫做蒙果的堅果,含有極其豐富的蛋白質。因此,他們可說是一群可不勞而獲的幸運兒,不必耕種,就有源源不絕的食物。總之,孔族人一個星期只要工作十二到十九個小時,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跳舞、玩樂、拜訪親友。一年頂多工作一千個小時。



十八世紀的歐洲農民生活也不至於太辛苦,或許一大早起身工作,中午打道回府,一年工作兩百天,每年工作時數約是一千二百個小時。但在春天播種和秋天的收割時節,每天工作時間比較長,而在冬天則幾乎都待在家裡休息。史學家羅柏在《發現法國》一書中論道,直到十九世紀,法國農民休息的時間比勞動的時間要來得長。



但如果你是中國南方的農民,你不會一整個冬天都在睡覺。從十一月到翌年二月的旱季,你還有很多事要忙,像是編竹籃、草帽,拿到市場去賣,疏浚田裡的排水溝渠,修補房子等。你會叫家裡的孩子去鄰村的親戚家裡打零工。你在家做豆腐、豆干、抓蛇、捕捉蟲子。到了立春,又回到田地幹活兒了。同樣大小的一塊田地,比起種玉米或小麥,種稻要付出十到二十倍的勞力。有人估計,在亞洲種植水稻的農民一年工作時數多達三千個小時。



成功者的共通點就是努力



中國人說:「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早起下田忙,夜夜帶月荷鋤歸,豐衣足食人安樂。」換言之,要是無法做到一年三百六十天,日日辛勤耕作,家人就沒有好日子過。



本書提到的每一個成功的人或群體,無不是比其他的人要來得努力。比爾.蓋茲中學時期不是黏在電腦前面嗎?比爾.喬伊也以電腦室為家。披頭四在漢堡駐唱那段時間,每個晚上都要唱個八、九個小時,而大律師傅榮在機會來臨之前,不知磨練多久了。成功者的共通點就是努力。種稻的智慧就在從貧窮、困苦中找到意義。亞洲學童的數學特別好,追本溯源,和這樣的文化大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