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二○一○年六月,駐伊拉克美軍指揮官宣布打擊伊斯蘭國行動取得勝利:「逾八成核心領導人已身亡或就逮!殘餘黨羽也大限將至!」奧迪耶諾(Ray Odierno)將軍口中瀕臨垂死邊緣的這個組織,讓華府耗費七年圍剿,共計動員超過十七萬人地面部隊,投入戰費約達十九億美元!任務大功告成了嗎?恐怕並不盡然……

四年以後,同一組織的首領們控制了一個橫跨敘利亞、伊拉克兩「國」(實已不復為國家)、面積超越英國大小的地區。他們自稱「伊斯蘭國」。儘管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譯按:現任法國外交部部長)非常希望能取該組織阿拉伯名稱的首字母,稱呼他們為「達依沙」(Daesh),將之貶為一群「殺人暴徒」,但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所面對的不再是馬利(Mali)共和國的小規模民兵,或中非共和國的那類攔路劫匪。

這個於二○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宣告建國、甫誕生不久的哈里發國家(譯按:由最高宗教和政治領袖哈里發所領導的伊斯蘭國),看起來就像一隻酷嗜人肉鮮血的小怪物。假使它顯露驚人的兇殘性格,吞食掉生育它的兩個母親——伊拉克與敘利亞,它仍是牢牢扎根於所盤據的地域,極為嚴密、富有的一個組織。法國政府試圖從語言層次儘可能降低它的威脅性。但無論我們怎麼稱呼它,法國今後所要對抗的確實是一個國家,或說所有國家特徵幾乎俱足的一個組織。

他們的軍事戰略大膽、新穎、考慮周延,往往值得被收入西方軍事學校的教科書。軍隊組織完善,從字面意義上來說,堪稱是「精心打造」來反制我們的空中攻擊策略。部署在國土全境、隱藏良好的這支大軍,轄有分工嚴明的若干個軍團,包括炮兵、狙擊兵、步兵、裝甲兵、特種部隊、偵察部隊、邊防部隊……甚至還擁有幾座自己的兵工廠。所有戰士都具備豐富實戰經驗。人人都做好就死的準備,心甘情願為信仰捨身殉道!

「戰爭」是伊斯蘭國的首要之務。但不是唯一。他們也得處理滾滾湧入的金錢。主要是石油收益,雖然其他財源已足夠確保國庫收入源源不絕。在那裡沒有貪腐,沒有不必要的公帑浪費或鉅額支出。儘管我們有一切理由覺得伊斯蘭國可憎,但其公共財政管理效能堪稱模範!

軍隊運作越來越上軌道,每日都有數十名年輕志願者前來投效。福澤也廣被於大眾。哈里發國人民享有準時發放的優渥福利金、免費教育、免費的基本醫療,身無分文的貧民能申請一定額度的信用貸款,且利息全免。一個高效能官僚體系如此神速即就緒到位,伊斯蘭國劍及履及的效率令人咋舌,也令人戰慄……

整個科層組織從上到下運作得十分順暢。領導團隊明白統御之道在於恩威並施,以森嚴紀律約束下屬,並明確規定各級部門的職權範圍。眾頭目密切關注西方國家的空襲行動,但要是伊拉克沙漠裡某個無名小村有哪位伊斯蘭警察言行不檢,也逃不過他們的法眼!對領導群而言,維持哈里發國內部秩序,就跟征服一片新的領土、摧毀敵軍基地同等重要。

行政機關負責提供誘人的胡蘿蔔,執棍子的則是「阿姆尼」(Amni):一個直接聽命於最高領導人、無所不能的情報安全部門。負責反間諜、軍事情資蒐集、綁架、暗殺的這些情報幹員,由巴格達迪(Al-Bagdadi)直接指揮。這個在國際上幾乎不為人知的單位,對伊斯蘭國卻有至為關鍵的重要作用。

各個公共部門盡其所能地履行各自的職責。軍事、警察、財政、醫療衛生、教育、司法、地方政府、情報,以及宣傳戰、網路戰、海外恐怖行動……本書將抽絲剝繭,深入剖析伊斯蘭國這樣一部可怕的戰爭機器。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不久前向它宣戰,或許他壓根未評估過敵手分量及危險程度,率而做出這樣的貿然決定。

伊斯蘭國持續成為我們新聞媒體的頭條,但我們所掌握的相關訊息仍然非常片面。關在學術象牙塔裡閉門造車的政治學者為了跟上時勢,只得重新搬出塵封已久的陳年舊說來誇誇其談。而眼看迭有西方人質遭到斬首,最大膽無畏的記者也不願冒險前往當地採訪(合乎邏輯!)這麼一來,如何才能一窺這個仍在攻城掠地的殘暴、偏執組織的祕密?

我的取材包含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幾名頭目提供的一手消息。在二○一四年九月間,聯軍尚未發動空襲之前,我與他們見過幾次面。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彼時還是名符其實的「親密敵人」,從長期的親密無間轉而反目成仇,雙方展開激烈的交火廝殺。接受我訪問的兩位基地頭目,指揮拉塔基亞(Lattaquié)地區幾個戰略要地的阿布.馬里亞(Abou Maria)和阿布.哈非茲(Abou Hafz),與我是多年舊識,他們毫不猶豫地提供我必要訊息,來揭開這個組織的神祕面紗。

但他們的協助不止於此!透過他們的居中牽線,我有幸見到伊斯蘭國的一位關鍵人物:幾個月前倒戈轉投「基地」陣營的阿布.穆斯塔法(Abou Moustapha)。這位奇特人士曾長年被關押在敘利亞監獄裡,飽嚐酷刑折磨,吃盡了苦頭。他曾是哈吉.巴卡爾(Haji Bakar)的手下親信。而巴卡爾呢,他是前伊斯蘭國敘利亞地區首腦,也與哈里發領袖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Aboubakar Al-Bagdadi)有「私人情誼」……不料,仍在二○一四年初遭到哈里發親自下令處死。

曾經位居伊斯蘭國要津的這位叛逃者,落腳在伊德利普(Idlib)一帶。在幾次訪談裡,他對我知無不言,娓娓詳述該組織的內部運作、組織架構,以及財務狀況。掌握它的財富實力尤為重要,因為我們過於輕率發動的這場戰爭,唯一的勝算唯有靠斬斷哈里發國的金流,使它無法應付每年所需的數億美元開銷。我們也談到巴格達迪:一個藏著不可告人祕密的神祕莫測人物,那些見不得光的內幕不只涉及他本人,也跟他所對戰的西方敵人脫不了干係。

我也從而得知,伊斯蘭國為歐洲聖戰士預備了若干意外驚喜:是一些從未曝光過的祕密指令。驚爆內情的三位「基地」頭目皆提供了有力的證據來佐證!那些情報極有可能促使西方各國的年輕志願者三思而後行,使得絡繹不絕的投效人潮就此趨緩,甚至完全中斷……

本書是針對一個異常神祕的敵人所做的調查成果,我們的諸位領袖也許小覷了該組織的力量、意志與決心,甚且更低估了它對我們國家及國民的危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