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尼姑庵

院中的朱槿開得燦爛,灼灼似火,與素淨的禪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白瓷觀音像前的香爐裡裊裊升起輕煙,空氣裡瀰漫著讓人心神安定的香味。

紮著馬尾的蘇瓔瓔盤腿坐在佛前的蒲團上,手裡握著一卷佛經,兩眼直直地盯著莊嚴的觀音發呆。

「噓噓噓……」

聲音從身後傳來,蘇瓔瓔回頭一看,窗外站著一個光頭小尼姑。

小尼姑見她回頭,朝著她招手,小聲道:「過來,快過來。」

蘇瓔瓔微皺了一下眉尖,起身走了過去,問道:「有什麼事嗎?」

「今天是齋日,她們全都在妙誦堂裡誦經,妳不用坐禪了。」小尼姑輕聲道。

「我沒有坐禪,我在發呆。」蘇瓔瓔如實相告。

她匪夷所思的穿越時空,又因荒涎不經的理由來到這尼庵,她才沒心情閉目端坐,凝志靜修。

「嘻嘻。」小尼姑竊笑幾聲,擺手道:「別在這發呆了,我帶妳到後山摘果子吃。」

「妳怎麼不去妙誦堂誦經?」蘇瓔瓔懷疑地問道。

自從被慧謹師太用玄之又玄的話哄進這淨蓮寺,她就對尼姑沒什麼好印象,這個突然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尼姑,誰知道打的是什麼鬼主意?要防範才行,她可不想被人騙出去惡整。

小尼姑皺了皺眉:「我不用去誦經堂誦經的。」

蘇瓔瓔看了小尼姑的光頭一眼,沒有戒疤,笑問道:「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簡兒。」簡兒拍拍胸口:「是簡單的『簡』,不是撿來的『撿』。」

刻意的強調,說明了事實。

蘇瓔瓔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對她少了些許戒備,笑問道:「妳剛才說帶我去後山摘果子吃?」

簡兒狡黠地眨眨眼睛,道:「早飯不怎麼好吃吧?妳應該也沒吃飽吧?」

蘇瓔瓔點了點頭,早上的粥清可見底,沒有幾粒米,饅頭太硬,嚼得她牙痛,她就只吃了兩口,肚子早餓了。

「我要去摘後山摘杏子吃,妳去不去?」

「去。」肚子空空不想動也是蘇瓔瓔坐著發呆的原因之一,看著一臉憨厚相的簡兒,蘇瓔瓔沒了警惕性。

「那就快出來吧!我們要快去快回,不能讓師太她們發現。」簡兒催促道。

沒錯,要是讓慧謹師太知道她離開禪房,又要聽佛理禪經了。

蘇瓔瓔這幾天聽煩了,動作迅速出了門。

簡兒從小在淨蓮寺長大,熟門熟路,帶著蘇瓔瓔七彎八拐的,就從庵堂的後門出去了。

※※※

庵堂後面的山叫巖桂山,一條山路直通山頂,山上樹木蔥蘢,只是沒見著杏樹。

「簡兒,妳慢點,等等我。」蘇瓔瓔跟在簡兒後面,提著過長的裙襬,跑得氣喘吁吁。

「哎呀,妳走快點,再轉個彎就到了。」簡兒在稍遠的地方喊道。

蘇瓔瓔扶著樹,大口喘氣,小臉苦成了包子,她倒是想走快點,可這病弱的身體實在是走不快。想她在現代,穿著十寸的高跟鞋還能健步如飛,可到這古代,走幾步路就喘得厲害,簡直就是半殘廢。

「咦,人呢?」蘇瓔瓔恍神回來,發現走在前面的簡兒不見了:「簡兒?簡兒妳在哪?」

空山無人應,只有鳥鳴聲。

「哇靠!」沿著山路又朝前走了一段,沒看到簡兒,蘇瓔瓔忍不住暴粗口。還是上當了,狡猾的壞丫頭,這庵裡的尼姑全不是好人。

杏子沒吃到,還累出一身的汗,蘇瓔瓔鬱卒得很,陰沉著一張小臉,原路返回。

「哇靠!」蘇瓔瓔第二次暴粗口,穿越也就算了,怎麼連什麼迷魂陣也讓她碰上,轉來轉去又回到原地了。這是武俠世界嗎?她到底穿越到什麼地方來了?

蘇瓔瓔咬牙切齒了一番,找了一個乾淨的地坐下,她就不信簡兒真敢把她丟在這林子裡不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直隱藏在不遠處注視著蘇瓔瓔的簡兒鬱卒了,事情跟她預計的不同,這位養在深閨裡的姑娘,被丟在沒有人煙的密林裡怎麼都不哭呢?

「喂,醒醒。」又等了一會,蘇瓔瓔還是沒有驚慌的模樣,簡兒熬不住了,走到靠在樹上打盹的蘇瓔瓔面前喊醒她。

蘇瓔瓔睜開雙眼,抬起小臉看著她,唇邊逸出一絲冷笑:「怎麼捨得出來了?」

「妳知道我在?」剛才輕而易舉就把蘇瓔瓔騙了出來,簡兒把她當成是不諳世事的小白兔,誰知她竟知道自己在附近。

蘇瓔瓔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道:「妳把我騙來,不就是想躲在旁邊看我驚慌失措。」

「可是妳沒有驚慌失措。」簡兒遺憾地嘆了口氣:「妳一點都不像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妳也不像清心寡慾的小尼姑。」蘇瓔瓔反諷道。

「我不是尼姑。」簡兒氣悶地嘟起嘴。她是個棄兒,從小在庵裡長大,養她的靜玄師太出家多年,說是早已忘記閨閣裡的前塵往事,再則也圖省事,就給她剃了個光頭,弄得人人都以為她是小尼姑。

「妳沒頭髮就是尼姑。」蘇瓔瓔餓得腸子打結,對簡兒是滿腹的怨氣。

「那和尚也沒頭髮,他是尼姑嗎?」

「和尚、尼姑是一家,都是禿驢,性別不同而已。」蘇瓔瓔口不擇言。

簡兒驚愕,語噎,半晌才道:「靜塵,妳真是大家閨秀?」

這問題不好回答,她這身體的確是大家閨秀宋箬溪,可靈魂不是。蘇瓔瓔決定無視她的問題:「師太她們誦經應該結束了,我們該回去了。」

簡兒抬頭看看天:「沒這麼快,今是齋日,不比平時,還要唸半個時辰,我們先去杏林摘杏子吃,一會再回去也來得及。」

蘇瓔瓔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這次是真的,我不會再騙妳的。」簡兒牽起蘇瓔瓔的手:「我們手牽手一起過去,這樣,妳總該相信我了吧!」

餓肚子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蘇瓔瓔抵不過食物的誘惑,緊牽著簡兒的手,防止她故計重施。

「靜塵,妳今年幾歲了?」簡兒問道。

蘇瓔瓔抿著嘴不答話。

「靜塵,妳今年多少歲,妳都不知道呀?」簡兒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了蘇瓔瓔一眼。

「九歲。」蘇瓔瓔黯然垂瞼,九歲的身體困住的是二十六歲的靈魂。

「我們一樣大,我也九歲。」簡兒笑了笑:「靜塵,妳會在這裡住多久?」

「不知道,也許幾年,也許幾個月。」蘇瓔瓔不知道慧謹和宋箬溪的父母是如何安排她的。

「靜塵,妳……」

一問一答,拉近了彼此的關係。

說是杏林,實際上就是十來棵杏樹散落在一條清澈的小溪兩岸,杏子黃澄澄的掛在枝頭,誘人至極。

可是杏樹這麼高,這小身板夠不著呀!

看得見吃不著,這是讓她畫餅充飢嗎?蘇瓔瓔用不善的目光盯著簡兒:「怎麼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