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名家導讀 
一個關於愛與融合的故事 
彭懿(著名兒童文學作家兼研究者) 
《小藍和小黃》,是一部世人公認的抽象派作品。在這本圖畫書裡,作者完全摒棄了我們常見的具象,用一藍一黃兩個近乎圓形的抽象的色塊,象徵兩個孩子,講述了一個關於愛與融合的故事。 

不論是四十多年前的昨天,還是四十多年後的今天,《小藍和小黃》都是一本史無前例、極具創意的圖畫書。所以,自從它問世那天起,就不斷有人憂心忡忡地發出這樣的詰問:「孩子們看得懂這樣的書嗎?」沒有具象,四十多頁的白紙上只有一群五顏六色的色塊滾來滾去,既抽象又晦澀......是的,在外人看來,這實在是一次太大膽、太前衛的實驗了,不,是一次近乎狂野的豪賭,但結果卻恰恰相反,習慣於形象思維的孩子們這一回卻輕而易舉地就接受了這個故事──他們不但讀出了故事,讀出了小藍和小黃的喜怒哀樂,還在小藍和小黃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許正是因為抽象,才讓他們更容易產生一種「自我同一化」的感覺吧? 

不過,對此作者李歐.李奧尼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倒也不是他有遠見,而是在未成書之前,他就先把這個故事講給孫子孫女聽了。《小藍和小黃》完全是出自於一次偶然的靈感,1959年的一天,他帶著五歲的孫子和三歲的孫女從曼哈頓坐郊區火車去康乃狄克,因為兩個調皮鬼一刻也不肯安寧,他就順手拿過一本《生活》雜誌說「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吧」。 

他把廣告那一頁撕成藍色、黃色和綠色的圓圓的碎片,鋪到膝蓋上的公事包上,即興講起了小藍和小黃的故事。據他的自傳透露,這個故事不但讓兩個孩子著迷,連鄰座的大人都給吸引過來了。 

這本處女作讓李歐.李奧尼聲名遠揚,它不但成為了他的代表作,還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掀起了一場視覺衝擊,更是被人們驚呼為「圖畫書的出發點」。比如,在日本就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相當多的人,正是從李歐.李奧尼才開始觸及圖畫書這個話題的。」還不到五十年,《小藍和小黃》就成了圖畫書史上誰也繞不過去的經典之作,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像說到埃及,必定要提及金字塔一樣。 
(本文節錄自《遇見圖畫書百年經典》,2006年,信誼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