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看到墓碑上的名字,陳果腦海中一瞬間就浮現出無數的想法和念頭。她想要通過墓碑上的內容進一步確認一下,但是這個距離,這個位置,實在是看不清任何別的字樣。陳果本著不去打擾的原則,沒有繼續走近,只是在這裡探頭探腦的,想找找看二人身形擋下的地方是不是還能看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結果這正努力呢,那邊葉修卻是冷不防地轉了下頭,頓時一眼就看到了這邊的陳果。
陳果知道自己的模樣必然是被葉修看到了,頓時窘得想找個坑自己就這麼躺進去,再立塊碑就這麼死了得了。立刻下意識地假裝沒看到葉修看過來似的在這東張西望著。過了會偷眼掃了一下,卻看到葉修還在微笑著望著她,看到她目光轉來,朝她招了招手,貌似是在示意她過去。
陳果怔了怔,又打手勢比劃了一下進行確認,看葉修點了頭後,這才走了過去。
熟悉南山陵園的陳果是比較清楚這邊的幾種墓地規格的,葉修他們所在的這一排,應該算是南山陵園上最低等級的一種。格局簡陋,供人掃墓的空間也很小。這要親朋好友多一些,一次在墓前都站不開。陳果到了跟前,卻看到這簡陋的小墓收拾得很乾淨,應該是兩人剛剛清理過。那束天堂鳥,此時也靜靜地擺在了墓碑前。陳果終於可以看清墓碑上的字了。
稱呼、立碑的時間,讓陳果很快就知道了一些訊息。葉修此時卻是站到了一旁,輕拍了拍那墓碑說:「看看這位,要不是待在這,現在肯定也是榮耀最頂尖的大神之一。」
「是你哥哥呀!」陳果望著蘇沐橙說著,墓碑上的稱呼,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嗯。」蘇沐橙點了點頭,墓前的她脫下了帽子,也摘去了墨鏡。不過神情上也沒有流露太多的悲傷,有的只是深深的懷念。從墓碑上的生卒上來看,這人年僅十八歲時就已經去世,距離現在已經快八年。
「他是?」
「車禍。」蘇沐橙說。
「哦……」陳果沉默了,這種突如其來的悲痛,她曾經真實地感受過。
「他是我唯一的親人。」蘇沐橙說著。
「啊?」這讓陳果一呆,隨即她也想起來,蘇沐橙作為明星人物,她的一些資料簡介上卻從來沒有過家庭情況的介紹。陳果一直以為是不想透露家庭隱私。而今年過春節時,葉修沒有回家,她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連蘇沐橙居然也是留在俱樂部這邊,這讓陳果起初也是略略疑惑了一下,但後來也沒有多想,只當蘇沐橙是留下陪葉修一起。到了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蘇沐橙才是過節的時候就算想團圓也根本沒人可找。而陳果呢?她的確是獨居在此,但事實上她還是有一些親戚的,只是來往不多罷了。
「我們倆是在孤兒院長大,後來出了點變故,就一直流落在外,是哥哥一直照顧我。」蘇沐橙說著。
陳果繼續目瞪口呆中,她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璀璨的榮耀明星居然會有這麼悲慘的過去。她的哥哥蘇沐秋,去世時也才不過十八歲,而這之前就已經開始承擔養活兩個人的重擔,這兩個人的日子過得會有多辛苦,陳果簡直有些無法想像。
「哈哈。」不想蘇沐橙卻在這個時候笑了出來,「妳不要以為我們那時候過得很辛苦,其實沒有啊!哥哥靠著他遊戲的本事,我們一直生活得很不錯。」
「遊戲的本事?」
「是呀!」蘇沐橙笑著,「做代練、販售裝備、打黑賽,甚至寫外掛,遊戲方面真是沒有這傢伙不會的東西。」
「哦,那真不錯。」陳果雖然這樣說著,心裡卻是更為苦澀。因為她清楚,蘇沐橙說是這樣說,但事實的真相卻未必就如她所說的那般幸福。別忘了陳果就是網咖裡長大的,而後一直是經營著網咖,而且是一家規模很不錯的網咖。哪怕不是從一開始就接觸網遊,但是天天守著網咖這樣的地方,蘇沐橙剛剛所說過的遊戲裡的這種營生,陳果其實都是挺清楚的。
這些事,做出來確實可以讓人生活下去,但卻很難讓人生活得大富大貴。陳果不知道當時的蘇沐秋是做到什麼程度,但是他那時還只是一個少年,要維持兩個人的生計,肯定做得也是非常不容易。而且還有一個很真實的事情就在眼前,蘇沐秋的墓,是南山陵墓這邊規格最低的,可見當時入葬他時,他們手頭的財產肯定有限。
蘇沐橙會說成這樣,陳果覺得倒不是說她想安慰自己,或許只是因為當時的她真的很滿足。從小開始和哥哥相依為命流落街頭的小女孩,對生活的要求就是那麼簡單,這才會讓她對當時她們其實在別人眼中可能是很不好過的日子,覺得十分的幸福。
會讓陳果有這種確信,還因為那一瞬間她看到了葉修的神情。在蘇沐橙很是幸福地回憶著那些的時候,這個向來都會平靜的傢伙臉上也流露出幾分苦澀。陳果知道這貨可不是什麼無家可歸的可憐少年,對於生活品質的衡量,他肯定不會和一個無家可歸的小女孩在一個層次。很顯然,葉修清楚當時蘇氏兄妹的生活到底是怎樣,所以蘇沐橙說起那時的「幸福」時,他的神情和想通了這些的陳果的心情有一些同步了。
「後來榮耀這個遊戲出來以後,哥哥很高興,他非常看好這個遊戲,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這個遊戲上。」蘇沐橙說著。
「我差不多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了他們兄妹。」葉修說。
「你離家出走之後吧?」陳果問。
「嗯。」葉修點了點頭,「遇到他們以後,和沐秋很談得來,我們都是立志要在榮耀這個遊戲裡弄出點名堂來的,所以就天天一起泡在這個遊戲裡,研究職業、研究技能、研究裝備,研究榮耀首創的裝備編輯系統。其實就是現在,職業圈裡還有他當時研究出來的自製銀裝。」
「是嗎!」陳果驚歎。
「是啊!一葉之秋的戰矛卻邪就是他的手筆呀!」葉修說。
「還有千機傘也是?」陳果突然想到了這個,在她頭一回認識到這件銀武時,葉修就有略略提到一個朋友,當時陳果就感覺到了些什麼,所以沒有多問。現在看來,葉修當時所提的朋友,就是蘇沐秋。
「是呀,很天才對吧?只是可惜了,那時候五十五級的更新,一下子抹殺掉了散人和這件武器的意義。」葉修歎息著。
「但是哥哥也沒有放棄啊!」蘇沐橙說道。
「沒錯。千機傘的構思,是從一開始散人流行時,這傢伙就產生的一個設想,從那時候開始他就不斷地研究、嘗試,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的失敗,始終沒有放棄,誰知終於就在接近最終成功,他甚至已經準備好一個新角色,準備和千機傘一起提升起來的時候,出現了那一次的更新。剛看到那個更新的時候,連我都實在不能接受居然會有這麼悲催的事。他當時不言不語的沉默也是把我們嚇壞了。妳知道後來怎樣嗎?」葉修問。
「怎樣?」陳果一驚,心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蘇沐秋因此抑鬱,於是故意撞車自殺。但是很快又一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葉修怎麼可能還會問什麼「妳知道後來怎樣」這樣的話。
「後來是第二天,我們還在為他擔心的時候,他隨手把一張帳號卡丟給了我,笑了笑說:只是從頭再來罷了。」葉修說。
「真的好堅強。」陳果頓時對蘇沐秋也是發自內心地佩服起來。
「後來他真的很從容地放棄了對散人的念頭,選了一個職業,重新又練了起來。那個時候,隨著新的更新,職業聯盟要成立的消息漸漸也放出來了。我們兩個當時也都算是榮耀裡比較有名的高手吧,輾轉都被人聯繫邀請了。雖然散人當然沒有實現,但是在榮耀中我們終於可以更進一步了,大家都很高興,只是很可惜……」說到這裡,葉修終於也是黯然了,低頭望向了墓碑。墓碑鑲嵌的照片上,一個和蘇沐橙很有幾分相像的清秀少年,就那樣從容自信地微笑著。
一瞬間,陳果好像真的聽到有一個聲音很是灑脫地說著:只是從頭再來罷了。
是啊!只有擁有了絕對的自信,才有可能在那種推翻過去一切努力的打擊後,輕鬆從容地說出這樣一句話。而這,還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少年。
「那時我們已經確定了隊伍,就準備簽下正式的合約了,他遇到了意外。」葉修歎息著。
三個人都沉默了,蘇沐橙也是微微側過了頭,但是很快卻又轉了過來,眼中雖有淚花在閃,但臉上卻頑強地掛著微笑:「但他還是留下了很多東西呀!」
「沒錯,一葉之秋的卻邪,沒有這件銀武,恐怕我也沒可能順利地拿到三個冠軍。嘿嘿,在那個時候,這件銀武可是有點超前的可怕,回去妳可以向老魏打聽打聽,嚇死他!」葉修說。
「還有君莫笑、千機傘,他過去沒有實現的,現在真的可以實現了!」陳果也在說著。
「還有他最後準備拿來打職業聯賽的帳號。」蘇沐橙說。
「哦?在哪裡啊?」陳果真心想膜拜這件堅強自信的少年最後留下的,本該是稱神,卻成為遺憾的角色。
「就是我現在用的沐雨橙風呀!」蘇沐橙說。
「啊?」這個答案著實又讓陳果狠狠地意外了一下。蘇沐橙現在所用的槍炮師沐雨橙風,居然就是當初蘇沐秋準備拿來進入聯盟當職業選手的號嗎?
男玩女號,或者女玩男號,在網遊裡可能會比較不受待見,但在職業圈裡這種現象卻算不上什麼。畢竟職業圈的每一個角色都是一步一步悉心打造出來的,而角色的性別,這只能最初的建立者來設定,之後是沒有辦法可以更改的。所以像一些角色從前輩往後輩手中傳承的時候,由於選手的性別發生了改變,所以造成男玩女角色或是女玩男角色的現象都是存在的。
而當中最有名的,就要數煙雨戰隊的楚雲秀和虛空戰隊的吳羽策。這兩位都是全明星級別的選手,而他們手中的角色,楚雲秀手中的元素法師風城煙雨和吳羽策用的鬼劍士鬼刻就都和選手性別不符。
風城煙雨是個男角,而鬼刻這個名字完全沒有女性化的鬼劍士角色,事實上卻是一個女角。
這兩位名氣大,所以被人議論到的時候也就多。在其他選手當中,這樣的現象也有,只是並不太多罷了。畢竟男性玩家無論從整體人數上還是技術水準上,都是普遍要強過女性玩家這一事實,職業圈中無論選手,還是角色都是以男性居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統一的。
以上的這些選手,會這樣也基本都是迫於角色的傳承。開始這些還會經常被人當作談資來議論,但是後來大家也都習慣了職業圈裡的這種正常現象,在意的人也就不多了。但是如果有人是主動玩人妖號,那倒還是可以吸引點關注的。前些年裡,也不乏有選手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吸引目光來出名。不過很遺憾,這裡是競技圈,並不是娛樂圈。只靠吸引目光增加話題度是不可能維持住地位的,一切都要靠場上的實力來說話。繡花枕頭在競技圈裡,那是三兩下就會被檢驗出來。到時別說玩人妖號了,就算你自己就是個人妖,也只能是留下個笑話罷了。
而這個蘇沐秋,居然一開始是想建個女角闖職業圈,這倒讓陳果有些意外。這麼一個自信的人,似乎完全沒理由需要這樣標新立異啊!
不過她那一聲「啊」後,蘇沐橙已經笑著解釋上了:「他是無所謂男角女角的,建那樣一個帳號也就是為了逗我玩。」
「哦……」陳果明白了,這只是一個做哥哥的和妹妹之間的一個玩笑,和職業圈裡那些亂七八糟的考量根本沒有關係。
女性的角色,還用著妹妹名字裡的字眼,陳果可以感受到蘇沐秋對妹妹的溫柔和疼愛,這麼的一個人,居然就這樣……
陳果心裡又是難過起來,只是不想影響到葉修和蘇沐橙的情緒,努力沒有流露出來。這時她也明白了,為什麼那天嘉世老闆陶軒過來承諾甚至可以放手一葉之秋時,葉修果斷提出想要的卻是沐雨橙風。顯然在他眼中,這個角色承載的才是更多的東西,無論是為了蘇沐秋,還是蘇沐橙,都應該努力把這個角色拿回手中。至於一葉之秋,那承載的大多只是葉修自己的東西,放棄,或許只是因為他也和當初的蘇沐秋一樣自信而堅強:只是從頭再來罷了。
三人隨後又是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說話,就這麼各懷心事呆呆地站了片刻後,葉修開口道:「我們回去吧?」
「哦。」陳果沒有異議,蘇沐橙也是點了點頭,三人離開。離去前,陳果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蘇沐秋的實力、性格,甚至相貌,如果真加入職業圈的話,那會取得怎樣的一番成就呢?
「那個時候,他是準備和你一起加入嘉世的嗎?」陳果問葉修。
「是啊!」葉修點點頭。
「如果你們可以一起在嘉世並肩戰鬥的話……」陳果忍不住就幻想起了這種可能性。單就一個葉修,就可以帶領嘉世橫掃職業圈的其他戰隊三年,如果再有一個實力不在他之下,也或許更可怕的蘇沐秋的話……
「那可能職業聯盟會因為每年的冠軍都太沒有懸念而失去存在的意義而倒閉吧?」葉修說。
「好吧……」今天畢竟是個特殊的日子,陳果也就不再吐槽葉修的言論了。
三人沿來路下了山,乘車返回,路上閒聊了一些遊戲的事,心情也都漸漸回轉過來。不過對於初次聽到這故事的陳果而言,可沒這麼快就淡薄起來。此時的她已是更加地雄心壯志。她忽然覺得像葉修他們這樣有承載著的東西真的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她很慶幸能有機會遇到這些人,可以和他們共同分擔這些承載。奮鬥,拚搏!無論最終成功於否,這一段人生總是十分充實,不會充滿無聊和寂寞。
「怎麼樣了怎麼樣了?收拾得怎麼樣了?」
回到網咖這邊,蘇沐橙返回了嘉世俱樂部,陳果扯著嗓子幹勁十足地就上二樓檢查裝修工作去了。氣勢十足的模樣把正在包廂裡遊戲的魏琛和包子都驚動。
兩人猜疑地出來圍觀,魏琛嘴上還叼著根菸,被陳果犀利地發現了。
「不許吸菸!」陳果嚴肅指出。
「開玩笑的吧?網咖裡不許抽菸?」魏琛那一臉的詫異,讓陳果險些穿越回了四個月前。那時候葉修剛來,叼著菸在那遊戲,被自己說了後,也是這麼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
「抽菸去那邊包廂。」陳果指。網咖裡禁菸確實會難為很多人,對生意影響會相當慘烈。所以陳果雖然討厭,卻也不得不開闢吸菸區專供這些傢伙使用。樓下有,樓上包廂也有一些是可以由得客人在裡面吞雲吐霧的。
「你怎麼活下來的?」魏琛這時望著後邊上來的葉修,顯然他知道葉修的菸癮也是相當犀利的。
「我有水準,都去能抽的地方抽。」葉修說。
「難道你們職業俱樂部裡的訓練室都是可以吸菸的嗎?」陳果義正辭嚴地說。
「一般人不讓。」魏琛說,「但我是隊長。」說完魏琛深吸一口,順手還又掏了一根出來丟給了葉修。
葉修接過,嫻熟點上,也是深吸一口後,吐了個圈說:「嗯,我也是隊長。」
「渣!你們都是渣!」陳果氣。這時候她不由得又想到了今天才剛剛瞭解到的那個蘇沐秋,如果他是隊長,一定不會有這麼亂七八糟的行為。
「你們不考慮自己,也要考慮全隊,職業戰隊不是經常會有些未成年人嗎!讓他們吸你們的二手菸,好意思嗎你們?」陳果教育兩個渣。
「老夫未成年的時候就已經吸菸了。」魏琛繼續深吸。
「這麼巧?我也是。」葉修點頭,深吸。
「你們!」陳果。
「說起來,咱們的隊伍隊長會是誰?」魏琛問葉修。
「你老糊塗了嗎?除了我還能是誰?」葉修說。
「那就湊合著吧!」魏琛點點頭。
這兩個傢伙自顧自地聊著,居然就要進包廂了。
「包子抽不抽菸?」魏琛一邊還問和他一同出來的包子。
「我不會。」包子說。
「年輕人還有不會抽菸的?」魏琛表示鄙夷。
「那我試一根?」包子問,陳果一邊抓狂,這也太容易被帶壞了吧?正準備站出來阻止這麼惡劣的行為,卻聽到葉修說道:「不會試什麼,浪費。」
「同意。」魏琛點點頭。
兩人說完就鑽進包廂了,陳果那叫一個鬱悶。原來就葉修一個,被她吼得還算自覺了。現在又多了魏琛,這兩貨狼狽為奸,比著可恥,居然直接無視她的禁菸令。
情不自禁,陳果又想起了蘇沐秋,更覺得痛心和惋惜。多好的一個人,為什麼偏偏會這樣?難道真就是因為那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拿這兩人實在是沒辦法了,陳果回頭檢視了一下裝修改造工程,對進度還是比較滿意。但是想到那兩個禍害,不得不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專隔出來的訓練室,通風換氣必須得要強力。
「回來了?」這時唐柔從房間裡出來,和陳果打著招呼。
「唉,要被那兩個傢伙氣死了。」陳果抱怨著。
「怎麼了?」唐柔問著。
陳果如此這般說了一下,唐柔也只能笑著安慰:「這也沒辦法了,我看那個老魏的菸癮比葉修還要大,妳要真不讓他玩遊戲的時候抽幾口,估計得難受死他。」
「嗯,其實我也知道,老選手裡其實有不少都是這樣的。」陳果說。
「就讓他們按自己習慣的方式來吧!」唐柔說。
「不然還能怎麼樣,我也就是說說罷了。」陳果歎息。
「今天早上葉修也沒在啊,剛和妳一起回來的?」唐柔問道。
「對啊!他早上和蘇沐橙也去掃墓了。」陳果說著把唐柔拉到了一邊,和她講了講蘇沐橙哥哥蘇沐秋的事。這時不怕影響了葉修、蘇沐橙的情緒,陳果歎息傷感的模樣完全流露。唐柔聽了後,也是不住地感到惋惜。
「這更堅定了我要努力做好這支戰隊的決心呢!」陳果說。
「大家一起努力。」唐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