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散文篇1 

這輩子,我們的緣分就是好朋友

當時,那個男人坐在我的旁邊,顯得有些跼促不安,我瞅著他看。「所以說,你真的沒有一點喜歡我嗎?」我決定單刀直入地問。

他抬起頭看著我,可能活了幾十年,從沒遇過問話這麼直接的女人,「……妳有很多讓人喜歡的特質,可是我對妳沒有愛情的感覺。」

我聽著他的話,這陣子以來心裡懸著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有時候我們要的不是一個未來,只不過是想要一個讓生命能繼續往前走的答案。

而這場景其實很熟悉,因為幾個月前,我是被問的那個人。



另一個男人傳簡訊問我,「我們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嗎?」同時,另外一個他追我也有好一陣子了,最後終於開了口。

「我真的只把你當朋友,不好意思。」我很感謝對方的欣賞,但是沒有火花就是沒有火花,與其浪費對方的時間,我一向喜歡把事情談開說清楚。

談戀愛常常就是這樣的,愛我的我不愛,我愛的偏偏不愛我,而你對我做的事,往往很像我對他做的事。你對我的訊息已讀不回,我也正對另一個人的訊息已讀不回;你對我的心意左閃右躲,我也正對另一個人的表白let it go。



還沒交往的男女,美的是彼此沒說清楚的怦然心動,痛苦的卻也是還沒說清楚前的起伏失落。

一段時間之後,事情總得有了結,恐怖箱的黑布總是要揭開,再怎麼讓人不安,箱子裡的答案,若不是情人,最糟也不過就是朋友,如果彼此坦然一些,也許還有機會變成好朋友。



年輕的時候,我們覺得兩個人要交往好像很容易,因為彼此都很願意給對方機會試試看;年紀大了點後,我們覺得要遇到一個能交往的對象似乎變得困難重重,彼此的差距或不合適,我們一看就明白,何必試呢?

這就好像年輕的時候,妳可能一下嘗試公主風、格紋風,隔天改穿簡約風,但三十歲以後,妳會穿的款式就那型的了,妳知道什麼樣的貨色最適合自己,穿別的妳不順眼也不安心,與其硬買回去穿一次就束之高閣,不如讓它被有緣人帶走。

歲月讓我們更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不是每個談得來的人都能當情人,也不是每個擦身而過的人都有緣分當朋友。

不隨便嘗試,也是某種程度的珍惜別人。

畢竟今生能陪自己走一輩子的伴侶也就那麼一個,如果無法擦出愛情的火花,可否就讓我們好好珍惜,彼此的緣分就是好朋友?



「呼。」我深呼吸了一下,認真地看著他,「謝謝你這麼勇敢,特別出來當面告訴我,這不是人人做得到的事。」

他愣愣地傻笑,「我是怕,如果裝死失聯,很久很久以後,若某天我們在天堂相見會很尷尬。」

他的話讓我笑了出來,然後我們又繼續聊著平常聊的話題,開一些無聊又白癡的玩笑,曖昧氛圍煙消雲散之後,我反而覺得彼此既然連這麼尷尬的檻都能坦率跨過,勢必可以變成一輩子的好朋友。

「那麼,下次,我們就用吃義大利麵的前提來見面吧!」我下車前笑著對他說,而他燦爛的笑容,讓我感謝老天,人生中真的多了一個好朋友。

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緣分往往不是形式,而是彼此尊重,理解和珍惜。

----- ----- ---- ----- ----- ---- ----- ----- ---- ----- ----- ---- ----- ----- ---- ----- ----- ---- -----

散文篇2 

即使是好姊妹,也不該插手的事

前年感情觸礁,我遠走英國。正走在倫敦非常熱鬧的Piccadilly商圈時,我的line突然來了一通語音電話。一個好姊妹打來的,劈頭就問,「妳怎麼會一個人去英國?他呢?你們是不是發生什麼問題?」

當時,沒有幾個人知道我的婚姻出了狀況,還在沈澱和處理的過程中,我一直覺得旁人不宜知道太多,以免因為擔心而過分關心。

「還好呀,別擔心。」到歐洲幾周,異國氛圍籠罩,在不同的語言、建築、音樂和朋友的包圍下,我暫時把難過的情緒收在一只箱子裡。不是不想處理,只是想給自己一點空間沈澱。於是便粉飾太平似的回答。

「怎麼可能還好?一個人旅行根本不是妳會做的事。快,告訴我,我現在特別空下來聽妳說。」聽著好姊妹的電話,我一方面感動,是啊,一個人旅行哪是以前那個依賴性超重的我會做的事呢?另一方面,又不免生氣,要吐苦水的話,我自然會找人說呀,如果妳沒接到電話,就表示我沒有想跟妳說嘛。

於是當她說,「我現在特別空下來聽你說」這話,真是結結實實地惹惱我了。誰、說、我、想、說、了?

隨便找個收訊不佳的理由把電話切了。沒幾個月後,這好姊妹不知打哪聽說我離婚了卻沒通知她,氣得覺得我不夠朋友,主動切八斷了。讓人很無奈,但也不想挽留。都這把年紀了,難道還不理解,給朋友最好的支持,就是該聽的時候聽,該聊的時候聊,該陪喝一杯的時候陪喝一杯,不想談的時候就安安靜靜地坐在對面就好嗎?

況且,離婚又不是結婚,還得放帖子公告大家,也不是幼稚的在臉書改改感情狀態那種三言兩語就想切割,或交代什麼的心情。幸福的人不明白,離婚,是你充滿不解好奇,但我們很痛的傷口。

年輕的時候,我們會一股腦把所有的秘密告訴某幾個好姊妹。當時因為看得不多,信心也不足,需要幾個諸葛亮一起來出意見。如果活到三十歲以上,妳還需要跟隨別人的意見,沒自己的主張,那麼世界上能拽著妳走的人,可就多著了。妳只不過是從被男人拽著走,回到被姊妹淘拽著走罷了。更何況,那幾個特別喜歡拽著別人走的好姊妹,自己也不見得多靈光,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