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坐在椅子上的是一個年齡大約六十歲的老人,微微有些禿頂,精神看起來很是不錯,就是嘴角有點癟。一身合體的衣服,熨燙得非常筆挺。

「我的病是到了晚期麼?」看著一下子走進來三個醫生,這個老人還在短時間之內難以適應。

對於老人的這個顧慮,李傑也是深有體會,目前的這個樣子,的的確確是有那麼一點幾個專家聯合會診的架勢。

「他是我的助理!」這個法國同行指了一下靠在前面的安德魯,有些自豪地說道。自己以前和安德魯打賭輸了,到現在還欠著他的幾頓飯,這一次帶安德魯來,口舌上還是多多少少要占一回這個胖子的便宜。

對於這個醫生的說法,安德魯也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自己什麼時候又變成醫生助理了。你小子倒是挺會佔便宜,我都沒有助理,你現在倒是把我當做你的助理了。

本來是說好了幫個小忙,請這個醫生一條海魚,怎麼這回還要占自己口舌上的便宜,沒有問你要欠的幾頓大餐,就是和你關係很不一般了。

「他,是我的助理!」對於法國同行揶揄的說法,安德魯馬上就把這句話給重複了一遍,說的時候,還把李傑給指了一下。既然你占我的便宜,我也不能饒了這個害我丟了面子的始作俑者。

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裏,安德魯變成了醫生的助理,李傑的地位更慘,由一個前來參觀的醫生,成為了助理的助理。

醫生助理的助理,難道是法國醫院特有的一個職位麼?李傑從安德魯的口中聽到自己的職位時,還是有點迷茫。

不過當李傑看到安德魯那副得意的笑容的時候,便立刻明白了,這個安德魯是變著法兒地對自己撒氣。撒就撒吧,誰讓自己有求於這個胖子呢?李傑對於安德魯給自己憑空捏造出來的這個職位,也沒有反駁。

看著眼前的三個人,這個患者的眼睛裏充滿了迷茫,這個醫生助理和助理的助理,自己還是頭一回聽說。不過既然是來看病的,就直接和醫生對話得了。

「您哪裏不舒服?」法國同行拿起病歷,詳細詢問著。

「肚子痛,吐,病害得苦啊……」這個老人口齒不清地嘟噥著,他的神情顯得有些沮喪,眼角掛著淚花,似乎自己對那種疼痛已經快失去耐受力了。

旁邊的看護人員見狀,代替他說出了病症:「這位老人一月前出現間斷性的腹疼腹脹,而且噁心嘔吐,一次比一次厲害,身體狀況嚴重受損,日漸消瘦。這一次,病情再一次加重,正巧遇上諸位醫生來參觀,請你們幫他看看吧!」

那個叫安德魯為醫生助理的法國同行隨即便問:「做過哪些檢查?吃過什麼藥?」

「開始以為老年人容易消化不良,開過助消化的藥物來吃,但是狀況毫無改善。在多家醫院反覆進行過診斷治療,每一次都被診斷為腸梗阻,可是吃了不少藥,都沒有解決問題。」

此時臉上的神經有點抽搐,他感覺迷惑不解,這個症狀的確貌似腸梗阻,只要確診,要治療好這個病,對一般醫院來說也不算難。問題沒解決,那是為什麼?

見醫生沉吟不語,那人又接著說:「老人家庭條件很好,子女也很關心父親,他們已經請了多家名醫診斷。」

大家不約而同地歎了一口氣,看來小小的腸胃病也不可輕視,居然成了反覆去除不了的難題。

此時,李傑在心裏進行著各種假設推理,可是卻毫無頭緒。

大家此行的主要目的並不是來治病救人的,眼看著洋大夫搖了搖頭,準備走人。李傑腦海裏猛然閃過一個念頭,老人說話口不關風,會不會是誤吞假牙?不然,他這麼有條件的人也該配有假牙才是。

看著老人痛苦的樣子,李傑猶豫片刻,終於打消了顧慮,決心大膽一試。他無賴般地心想,反正剛才安德魯給他戴了頂助理的助理的帽子,說錯了也不打緊。

「老人家,您為什麼不配副假牙?」

「哦,假牙?」

那個介紹病情的看護人員又說話了:「老人的假牙丟了,新的還沒配好。他對用品要求可高了,他的子女們跑了好多個地方才確定在哪裏做。這家做得好,可是訂單太多,一時還沒取到。」

李傑一聽,心裏明白了七八分,這八成是吞肚裏了:「老人家,您有沒有誤吞了假牙?」

這個像有癡呆病一般的老頭兒瞪大眼睛:「你,你怎麼知道的?」

原來老頭兒以為問題不大,丟失的假牙也不是多麼貴重的物品,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只要新配副假牙就可以了,也就沒有太過於在意,懶得告訴看護人員實情。

看護人員這才明白,怪不得到處找不著,原來在他肚子裏了。

「做個胃鏡吧!這樣就能確定原因。」一群洋大夫恍然大悟,心裏都在嘀咕自己為什麼沒想到這個原因。

老年人吞咽假牙的情況是比較多見的,原因是老年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功能性退化,對吞咽不太敏感。這些人的咽部對異物反射功能差,人的反應能力也降低。年輕人遇到異物可以馬上吐出來,可老年人這個動作相當遲緩,往往是已經進肚了,他們還沒反應過來。

假牙進肚最大的危害就是,上面起固定作用的鋼絲會損壞到腸或胃壁而致腹痛甚至導致更嚴重的情形發生,這一般只能通過手術取出了。

不過,這些國外同行們還算是鎮定,他們努力地將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一個值不了幾個錢的假牙,竟然都可以鬧騰出這麼大的問題,讓患者本人吃了一驚,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讓他痛苦不堪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