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將那塊石頭,舉了起來,使太陽照在石頭之上,在那剎那間,我也呆住了。

那塊雨花台石的半透明部分,在陽光之下,變得幾乎全透明,但也當然不是像水晶那樣的澄澈,不過,裏面發生的事,也看得夠清楚了。

我之所以選擇了「裏面發生的事」這樣近乎不通的句子,是有原因的,因為我一眼看去,就直接地感到,在那塊石中,有事情發生著。

當然,我絕對無法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的確看到有事發生。

事情和徐月淨曾經形容的大致相若,但是徐月淨的形容本領,相當低能,他曾選用了「戰爭」這樣的字眼,也不是十分恰當的。

正確地來說,那應該是廝拼,是無情的廝殺和鬥爭。為什麼會給我以那樣的感覺,連我自己也有點說不上來,但是我所看到的情形,的確使我立時聯想到血淋淋的屠殺!

我看到,在那紅色的一部分,有著許多紅色的細絲,想擠到透明的一部分來,而在那透明的一部分,則有許多乳白色的細絲,在和那種紅色的細絲迎拒著、糾纏著,雙方絕不肯相讓,有的紅絲或白絲,斷了開來,迅速消散,但立時又有新的紅絲和白絲,補充上去,繼續著同樣的廝殺和糾纏。

我真是看得呆了,沒有人可以否定那石頭中的這些細絲是活物,因為它們在動,在鬥爭。

我呆呆地望著那塊石頭,看了很久,緊張得我的手心中在冒著汗,我彷彿是在空中,參觀著一場慘烈無比的鬥爭,在小時候,我喜歡看黃螞蟻和黑螞蟻打仗,但是比起這雨花台石中的那種廝拼來,螞蟻打仗,根本算不了什麼刺激的事了。

徐月淨一直站在我的身後,過了好久,他才道:「不是我眼花?」

我也喃喃地道:「也不是我眼花。」

徐月淨的聲音有點急促,他道:「這是什麼?怎麼在一塊石頭之中,會有那樣的事發生?」

我撐著頭,完全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才好,那全然是超出我知識範圍以外的事,我就是想胡謅幾句,也是難以說得出口。

我只好道:「我不知道,真是太奇怪了,那些東西,明明是活的。」

徐月淨道:「是的,他們在互相殘殺。」

我的手有點發抖,我將那塊雨花台石,放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當那塊雨花台石離開了陽光的照射之後,透明部分沒有那麼明亮,也看不出內中有什麼特殊的變化來,我們兩人互望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好久,我才道:「想法子剖開來看看。」

徐月淨忙道:「不可以,如果裏面那些東西,走了出來,那怎麼辦?」

我道:「那只不過是些細絲,怕什麼?」

徐月淨駭然道:「或者它們見風就長!」

我聽得徐月淨那樣說法,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徐月淨的話,實在太可笑了,他將石頭中那些細絲,當作是孫悟空的金箍捧,會見風就長?

可是,我只笑了一半,就笑不出來了。

我之所以在突然之間,收住了笑聲,並不是因為徐月淨瞪大了眼望著我,一副憤怒的神氣,而是我在突然之間想到,事情一點也不好笑!

真的,在石中的那些兩色細絲,究竟是什麼東西,我一點也不知道。

對自己一無所知的東西,又怎知它不是見風就長的怪物,怎可立時否定月淨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