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我
你不可嘗試和別人比較。
如果自然將你作成蝙蝠,
你不可想成為鴕鳥。
你也許把自己當作奇異的人,
責備自己和大多數人背道而馳。
你一定要忘記這件事。
看看火吧!看看雲吧!
如果產生預感,你的靈魂開始向你傾訴—便委身於此。
不要問是否符合父親或上帝的旨意。
否則,反而會毒害你的身心,
使你成為冥頑不靈的人。
―—《德密安》
知道我們內在存有了解萬物的本質,
是非常奇妙的事。
―—《德密安》
巧妙的言辭毫無價值,
只會遠離自身。
遠離自身是罪惡。
必須像烏龜一樣,整個進入自身之中。
―—《德密安》
我們自己是否擁有世界,
和是否意識到所擁有的世界,
其間有很大的差別。
狂人有時也會生發像柏拉圖那樣的想法,
卻什麼意識都沒有。
只要無意識,就是木頭或石子;
充其量不過是動物罷了。
然而,此意識最初的火花只要朦朧出現,
便開始成為人類了。
即使是你,能以兩腳直立走路,
並不是從胎中九個月起,
就被當作人。
在它們之中,有很多是魚、羊、蟲和蛭,
有很多是螞蟻、蜜蜂—就像你現在所看到的。
所以,在它們每個造物之中,
都潛藏著成為人類的可能性。
但必須預想其可能性,
漸漸累積意識的練習,
才能成為人。
―—《德密安》
當我們精密地觀察一個人時,
通常都會比他本人更了解他。
―—《德密安》
人類的生活,是通往自身的道路,
是一條嘗試的路途、一條暗示的小徑。
不管任何人,都不可能有完全自我的經驗,
但每個人都努力在完成它,
有的含混,有的清楚,
各自適應其本身的能力。
人至死都帶著誕生的殘滓、原始世界的粘液和蛋殼。
沒有成為人,就以青蛙、蜥蜴、螞蟻的狀態活著。
也有的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是魚。
但每個人都是自然投往人類之靶的鏢槍。
我們的來歷、母親都相同,
我們都出自同一洞穴。
每個人都朝著自己本來的目標而努力。
我們能夠相互了解,
卻只靠個人自身說明。
―—《德密安》
我不過是想從我自己之內生成自然之物,
為何那麼難以達成?
―—《希達塔》
畢竟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世界,
無法與他人共享。
―—《庫奴爾布》
在你之中有個寂靜的場所—一個避難所。
不論何時都可進入裡面,和自身交談。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很少,
儘管任何人都該做到。
―—《希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