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人生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坎」,這些坎牽絆著我們,讓我們難以前行,假若這個時候你灰心喪氣的話,你可能永遠無法跨越這個坎。而實際上,人生並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只是你沒有跨過去的勇氣而已。

帕克在一家汽車公司上班。很不幸,一次機器故障導致他的右眼被擊傷,搶救後還是沒能保住,醫生摘除了他的右眼球。帕克原本是一個十分樂觀的人,現在卻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他害怕上街,因為總是有那麼多人看他的眼睛。

他的休假一次次被延長,妻子艾麗絲負擔起了家庭的所有開支,而且她在晚上又兼了一個職。她很在乎這個家,她愛著自己的丈夫,想讓全家過得和以前一樣。艾麗絲認為丈夫心中的陰影總會消除的,只是時間問題。

但糟糕的是,帕克的另一隻眼睛的視力也受到了影響。在一個陽光燦燦爛的早晨,帕克問妻子誰在院子裡踢球時,艾麗絲驚訝地看著丈夫和正在踢球的兒子。以前,兒子即使到更遠的地方,她也能看到。艾麗絲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走近丈夫,輕輕地抱住他的頭。

帕克說:「親愛的,我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我已經意識到了。」艾麗絲的淚就流下來了。

其實,艾利斯早就知道這種後果,只是她怕丈夫受不了打擊而要求醫生不要告訴他。帕克知道自己要失明後,反而鎮靜多了,連艾麗絲也感到奇怪。

艾麗絲知道帕克能見到光明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她想為丈夫留下點什麼。她每天把自己和兒子打扮得漂漂亮亮,還經常去美容院。在帕克面前,她不論心裡多麼悲傷,總是努力微笑。

幾個月後,帕克說:「艾麗絲,我發現你新買的套裝那麼舊了!」艾麗絲說:「是嗎?」她躲到一個她看不到的角落,低聲哭了。她那件套裝的顏色在太陽底下絢麗奪目。她想,還能為丈夫留下什麼呢?

第二天,家裡來了一個油漆匠,艾麗絲想把家具和牆壁粉刷一遍,讓帕克的心中永遠有一個新家。油漆匠工作很認真,一邊幹活還一邊吹著口哨。做了一個星期,所有的家具和牆壁刷好了,他也知道了帕克的情況。油漆匠對帕克說:「對不起,我做得很慢。」帕克說:「你天天那麼開心,我也為此感到高興。」算工錢的時候,油漆匠少算了一百元。艾麗絲和帕克說:「你少算了工錢。」油漆匠說:「我已經多拿了,一個等待失明的人還那麼平靜,你告訴了我什麼叫勇氣。」但帕克堅持要多給油漆匠一百元,帕克說:「我知道了,原來殘疾人也可以自食其力,生活得很快樂。」原來油漆匠只有一隻手。

就像帕克和油漆匠一樣,他們經歷了不幸,可能在剛開始都覺得人生灰暗無比,但是當他們滿懷勇氣地面對的時候,發現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像那個油漆工依然吹著口哨忙著自己的事情。

人生根本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真正過不去的是你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