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容摘要】

懂得居安思危,才不會被淘汰

  《永某氏之鼠》是唐代散文家柳宗元的散文名篇,全文是這樣的:

永州有某人,怕犯日忌,拘執禁忌特別過分。認為自己出生的年分正當子年,而老鼠又是子年的生肖,因此愛護老鼠,家中不養貓狗,也不准僕人傷害牠們。他家的糧倉和廚房,都任憑老鼠橫行,從不過問。

  因此,老鼠就相互轉告,都跑到某人家裡,既能吃飽肚子,又很安全。某人家中沒有一件完好無損的器物,籠筐箱架中沒有一件完整的衣服,吃的大都是老鼠吃剩下的東西。白天老鼠成群結隊地與人同行,夜裡則偷咬東西,爭鬥打鬧,各式各樣的叫聲,吵得人無法睡覺。但某人始終不覺得老鼠討厭。

  過了幾年,某人搬到了別的地方。後面的人住進來後,老鼠仍和過去一樣猖獗。那人就說:「老鼠是在陰暗角落活動的可惡動物,這裡的老鼠偷咬吵鬧又特別厲害,為什麼會達到這樣嚴重的程度呢?」於是借來了五、六隻貓,關上屋門,翻開瓦片,用水灌洞,獎勵僕人四面圍捕。捕殺到的老鼠,堆得像座小山。都丟棄在隱蔽無人的地方,臭氣散發了數月才停止。

  唉!那些老鼠以為吃得飽飽的而又沒有災禍,那是可以長久的嗎?

  《永某氏之鼠》與《黔之驢》、《臨江之麋》並為《三戒》。《三戒》是柳宗元被貶永州時所寫的一組寓言,作者借麋、驢、鼠三種動物的可悲結局,對社會上那些倚仗人勢、色厲內荏、作威作福之人進行了辛辣的諷刺。仔細研讀這三則寓言,我們可以發現,麋、驢、鼠之所以落得個可悲的結局,有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三者都缺乏發展的眼光,都是固步自封,夜郎自大、安於現狀。

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事物是在不斷發展的,發展就是事物從低級到高級、從簡單到複雜的新陳代謝過程,是一個舊事物死亡、新事物產生的過程。因此,即使是在最安逸的時候,我們也不能忘了要看到將來不可能永遠安逸下去。早在先秦時期,《左傳》便提出為政要「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周易》主張「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孟子也提醒人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先哲的這些警世名言,包含著社會中「安危」、「存亡」、「憂患」、「安樂」等對立面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的辯證思想,是從當時社會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重要經驗: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不要安於現狀,要居安思危。

  我們總是很容易被美好的幻想迷住眼睛,尤其是當自己感到勝券在握的時候,就放鬆了神經守株待兔。但是,萬一沒有自投羅網的兔子,家人等著吃兔肉,我們怎麼辦呢?真正萬無一失的計畫,就是要在萬一失敗的時候,也能夠應對,這是一種憂患意識和危機意識,是我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輝煌的一個朝代,尤其是在唐太宗時期,「貞觀之治」讓中國的文化影響力達到了高潮。推動這一盛世的眾多人當中,有太宗的「鏡臣」魏徵。魏徵才華出眾,主張「居安思危,善始克終」。他常以隋朝滅亡作為教訓,規勸唐太宗要有危機意識,要看到唐朝將來的發展和重重困境。魏徵多次在奏章中寫到自古失國之主、亡國之君都是因為縱情安逸,不思考危亡才導致滅國的。

  魏徵成為輔佐唐太宗治理國家的功臣,是靠他的憂患意識。

  也許你認為只要你努力,就可以維持現在安全穩定的生活;但是沒有人能預測明天會不會風雲變色,有些默默在發展的事也許就在不久後暴發;可能你早上還和同事一起打卡上班,下午就接到公司面臨倒閉危機的消息。因此,我們要懂得充實自己的能力,知道好日子不會永遠是好日子,因此,一定要樹立起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