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奇怪的周嬤嬤

阮靜幽進了內室,在梳粧檯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隨後又像個沒事人似的出了內室,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喝茶水、磕瓜籽。

不多時,門外傳來一陣嘈雜,就聽紫嫣高八度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春紅姊姊,我都說了我家小姐最近身體不舒服不想見客,有什麼事妳和我說也是一樣,我會代妳轉告我家小姐,保證一句話都落不下。"

"紫嫣啊,不是姊姊我看不上妳,而是這件事兒,妳根本就做不了主,妳要是夠聰明,就趕緊給我讓開,否則真耽誤了什麼事,妳一個當奴才的,可擔待不起。"

"喲,春紅姊姊這番話說得可真是嚇人,我們家小姐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無論對誰都是一副笑臉從來不會主動招惹別人,結果春紅姊姊一進我紫竹院的大門就放下這麼一句話,妳這是準備嚇唬我,還是要嚇唬我家小姐啊?"

"我說妳這小賤蹄子到底有完沒完了?我這是給妳面子才對妳和顏悅色的講話,妳可別給臉不要臉,拿我的好脾氣當成妳撒潑耍賴的資本。"

"春紅姊,大家都在同一個府邸當差,妳可不能是非不分,好壞不辯。從妳踏進我紫竹院大門的那刻起,我就一直跟妳和顏悅色、好言好語的講話,哪敢有半點不恭不敬之意,真要說撒潑耍賴不講道理,那也是妳對我,而不是我對妳。"

"妳……"

"紫嫣,讓她們進來吧。"

阮靜幽聽外面吵得差不多了,這才下令,讓紫嫣放人。

沒一會兒,春紅便帶著幾個孔武有力的丫頭來到阮靜幽面前,她雖然滿臉煞氣,卻沒忘了給阮靜幽行禮問安。

"原來是春紅姑娘大駕光臨,不知我這小小的紫竹院又哪個地方讓妳看不順眼,非帶著這麼多人跑我這裡來喧鬧了?"

一開口,阮靜幽便帶著三分疏離和七分不客氣,之前為了明哲保身,她盡可能地收斂自己的脾氣,表現出一臉溫柔謙恭的模樣,結果有些人非喜歡得寸進尺,發現她是個好捏的軟?子,便明目張膽地騎到她的頭上來撒野。

看來不在這些山貓野獸面前立立威風,這些人就永遠都得不到教訓,正好今兒她有空,不介意抽出一點時間來教一教春紅怎麼當一個好奴才。

春紅似乎沒想到一向逆來順受的阮三小姐,竟會說出這麼一番陰陽怪氣地話,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便想到自己的真正來意。

"三小姐這話說得可真是折煞奴婢了,其實奴婢今日登門,是奉了夫人之命前來捉拿府裡的逃犯,我身邊這幾個丫頭剛剛說,親眼看到逃犯跑到了紫竹院,還請三小姐行個方便,讓咱們把那逃犯從這裡帶走。只要三小姐別為難我們,我們自然也不會為難三小姐。"

阮靜幽端著茶水輕輕啜了一口,似笑非笑地抬起眼眸,對春紅道:"所以妳是想告訴我,妳口中的那個逃犯,是被我藏起來了?"

春紅依舊保持著笑容:"奴婢並不是這個意思,只希望三小姐行個方便,讓咱們在妳這院子裡搜上一搜,搜得到,咱們立刻將人帶走,搜不到,就說明這只是一場誤會。"阮靜幽嗤笑一聲:"好歹我也是阮家嫡出的小姐,妳一個當奴才的,有什麼資格闖我的院子,說要搜人就搜人?我怎麼就不知道,在主子面前,奴才也可以像妳這麼跋扈又囂張了?"

春紅是謝氏身邊最受器重的丫頭,在阮府這棟大宅子裡,從來都是橫著走的,除了幾位正經的主子之外,就連文姨娘和阮四小姐見了她都要給三分薄面,沒想到阮靜幽這只小綿羊居然一改常態,對她說出這麼一番不客氣地話。

當下,春紅沉下面容,也懶得再拿主子奴才那套來演戲。她冷冷一笑,不客氣地回道:"好啊,三小姐如果一定要問我究竟有什麼資格搜妳這院子,我不介意告訴妳,我是奉了夫人之命來辦差的。三小姐可別忘了,妳雖然是阮家嫡出的小姐,在夫人面前,也要卑躬屈膝,低下妳高貴的頭顱。那個逃犯姓周,是府裡當差的一個婆子,她偷了夫人最貴重的首飾,夫人很震怒,下令一定要將這個小偷給活捉回來。三小姐向來聰明,最好仔細想一想,妳得罪了我不要緊,得罪了夫人,可就犯下大逆不道之罪了。"

"如果我執意反對呢?"

春紅輕哼一聲:"三小姐覺得妳反對得了嗎?"

阮靜幽秀眉一揚,似笑非笑地道:"也就是說,今兒這棟院子,我讓不讓妳們搜,妳們都得搜下去了?"

"沒錯!"

阮靜幽端著茶杯,將裡面的茶水一飲而盡,一字一句對春紅道:"如果我不同意,妳們休想在我的院子裡為所欲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