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編輯手記

柏林圍牆之外



去想到柏林,你想到什麼?

我們做了個非正式的調查,最多的答案,就是柏林圍牆(Berlin Wall)。第二多的答案?沒有!雖然這個城市的名字對台灣人不陌生,這個城市對大家卻非常陌生,以致於想到它,除了圍牆,就再也想不起什麼了。

《alive 城市品味書》為什麼選柏林?在未出刊前,即便整個商周集團內部,都有許多人問了這個問題。沒有巴黎的精品、沒有倫敦皇室的加持、沒有京都悠久的歷史,為什麼是柏林?

一切,要從一位全球頂尖品味的代表人說起。創辦《壁紙》(Wallpaper)、現任文化時尚雜誌《單眼鏡》(Monocle)總編輯泰勒.布魯(Tyler Brule),接受品味書訪問時,丟了一個問題給我們:「為何不去柏林呢?現在設計界、時尚圈都往柏林跑,那裡有很多事情在發生。」

柏林,吸引了全世界熱愛創意的人,即使在最沉重的柏林圍牆邊,也充滿了對明日的想像。它是目前全球設計師最想住的城市;是建築大師必要征服的地方;是一個不容錯過的採買聖地。

柏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會帶給大家什麼意外的驚喜與領略?就請大家跟著我們走一趟吧。





摘錄1 - 城市印象 Image

明日柏林,全球設計師最想住的城市



「Berlin,boring?」有人這麼開玩笑,但知名日本藝術家村上隆聽到你這麼說,一定大大不同意。

前柏林市長沃維萊特(Klaus Wowereit)曾說:「柏林貧窮,卻性感(Wir sind zwar arm, aber trotzdem sexy)。」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 2006 年所選出世界第一座設計之都,就是柏林。目前世界最大的「新銳設計概念展」(DMY),也在柏林。全世界最活躍、最有價值的跳蚤市場;最奔放、最具分量的藝廊,現在,都在柏林。

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在柏林落腳,代表德國參加 2013 年的威尼斯建築展。日本藝術家村上隆,近年以發掘、提攜新藝術家為樂,他也去了柏林,還在這裡開了日本海外目前唯一一家「左甚蛾狼」(Hidari Zingaro)畫廊,準備和柏林藝術家打成一片。

近 20 年的柏林,就像個大磁鐵,吸引了國際的設計人才前往定居、開設公司。2000 年至 2010 年,這裡的創意產業從業人數增加 43%;反觀 20 世紀的設計人才大磁鐵,倫敦,同期增加幅度大約是 13%。



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近來每年至少會在柏林花 1 個禮拜,私下探訪、找尋柏林現在最有趣的新設計。《單眼鏡》總編輯布魯辦公室會客區櫃子裡,蒐藏著來自柏林跳蚤市場的舊東德杯具,更不諱言倫敦被比下去了,「創意人才都往柏林跑了。我上個禮拜才從那裡回來……」他說。





摘錄2 –設計Design

蘭姆斯,定義美麗:簡潔不花稍



「當我還是個男孩,我父母買了台神奇的榨汁機:百靈牌榨汁機。身為不愛喝果汁的孩子,我至今清清楚楚記得那款榨汁機。它是白的,冰涼而重。表面完美、醒目、純淨,比例完美、協調而輕鬆……沒有一個部分被隱藏或被強調。輕瞄一眼,你立刻知道是什麼,以及如何使用。」這段讚美,來自蘋果公司首席設計師埃維。他 40 年來最崇拜的設計者,也就是這台果汁機背後的靈魂人物―蘭姆斯。

蘭姆斯在德國百靈公司設計長達 40 年,直至 1995 年。百靈在60 到 80 年代叱吒風雲,全球每個家庭都有百靈的收音機、刮鬍刀、吹風機、時鐘或咖啡機。這些低調卻實在存於世界各角落,你習以為常的家電「長相」,都來自蘭姆斯。可以說,他的設計也就是 80 年後世界所有先進家電品牌,飛利浦(Philips)、索尼(Sony)、卡西歐(Casio)許多產品的原型,甚至影響到蘋果電腦公司。

法國奇才設計師菲利浦‧史塔克(Philippe Patrick Starck)有回在派對上向蘭姆斯告狀:「他們(蘋果公司)抄了你的作品!」的確,蘋果的設計中,極少色彩,平滑表面,略帶圓角的四方形,甚至是操作介面上越來越少、越來越直覺的設計,全都符合蘭姆斯精與簡的設計語彙:他定義「美麗」絕非花稍,而是簡潔;「功能好」絕非按鍵更多,而是操作更簡便。對於史塔克的「提醒」,蘭姆斯笑說:「模仿是最真誠的奉承。」

俐落、優雅、清晰、嚴謹,這對 90 年代後極簡主義(minimalism)盛行的人們來說,並不稀奇。但蘭姆斯在大戰後經濟起飛、人們欲望膨脹,彩色電視機開始普遍,阿哥哥(Agogo)花稍誇張服飾滿街跑的年代,他就開始如同預言家般,設計出精簡的作品。

和一般立志成為偉大設計師的人不同,蘭姆斯的初衷並不以當設計師為職志。受到當木匠的爺爺影響,他念建築,希望以樸質、平實的方式服務人們,並以室內設計師身分加入百靈,設計展示空間。他和當代處於阿哥哥年代的室內設計師都不同,空間只用低度的色彩和簡單線條,看起來好像「沒設計過」,卻使被展示的商品更加醒目。

此舉被烏爾姆造型學院(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Ulm)教師古格洛特(Hans Gugelot)發現,驚為天人。他邀請蘭姆斯從室內設計轉行加入百靈商品設計的團隊。沒想到蘭姆斯與古格洛特合作,初試啼聲的作品,光芒便立刻掩蓋了這位老師。

那是一座可以聽收音機與播唱片的音響「SK4」,兩人將唱盤和收音機的功能各自獨立,可以組裝、也能分開聽,即現在普遍的積木式音響原型。他還為這座音響設計了透明的塑膠蓋子,讓人還未打開就看見機器怎麼操作。這成為「SK4」的音響至今最為人熟知的經典特色,被英國人暱稱為「白雪公主的棺材」(snow white coffin,童話中,白雪公主的棺木蓋是透明的)。蘭姆斯也從商品設計的門外漢,一炮而紅。

蘭姆斯退休後,仍充分表現他的設計哲學觀。其學生、中華民國工業設計理事長郭介誠說,蘭姆斯熱愛日本庭園,喜歡修剪盆景。怎麼修剪呢?他不重視外型,而是重視如何能讓花園中的昆蟲,飛得進去、飛得出來,自由穿梭。一個小小的盆栽修剪,同樣也反映他的理念:機能,永遠先於造型。







摘錄3-建築 Architecture

柏林愛樂音樂廳,愛與和平的聆聽主義



柏林市中心地標林立的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Platz)邊上,有座黃色的「大帳篷」。這是柏林愛樂音樂廳(Berliner Philharmonie)。這個音樂廳除了是古典音樂愛好者的聖地,在建築史上也是世界級的;看似其貌不揚的一棟建築物,卻吸引世界上的建築師到此朝聖。謠傳這廳落成時,還有東柏林人冒死翻牆,只為親眼來看。因為,這是世界上第一座打破階級、充滿社會主義人文態度的音樂廳。

音樂廳外型既不雄偉、奇巧、絢麗,也不標榜極簡。事實上,外型不是重點,因為內藏玄機。這是 1963 年全球首創,把交響樂團舞台擺在中央,座位由 360 度包圍著演出者的音樂廳。

把聆樂的親密、平等、愉悅感,帶給世人,是德國城市規畫專家暨建築師,漢斯‧夏隆設計這座音樂廳給所有愛樂者的貢獻。在一位建築師應該大放異彩的 40、50 歲年代,夏隆經歷希特勒將人類分等級、分優劣的痛苦歲月。最嚴厲殘酷的專制壓抑,迸發夏隆最博愛的關懷。

夏隆和倡導現代主義的建築師格羅佩斯差 10 歲,也只小科比意 6歲,但他卻不對當時推翻傳統的標準方格子式建築感興趣。他只對人如何使用空間著迷。因此柏林愛樂音樂廳不僅沒有工整、對稱、簡潔的格線,連一條清晰的中軸線都不容易找。

現代主義建築追尋極簡的線條,為方便多數大眾在世界各個不同地方,都能平價建構房屋的美意。但對夏隆來說,因為風向、陽光和居民使用習慣微小的不同,甚至同一條街、同一棟建築的左邊和右邊,也不該設計得一模一樣。

夏隆作品中的不規則特徵,被歸為有機建築(organic architecture)。「建築是對功能的回應,是對背景、氣候等條件的回應。」夏隆的好朋友、德國思想家雨果‧哈林(Hugo Haring)為他的有機建築這麼註解。







摘錄4 – 藝術 Art

新當代藝術的冒險,狂放自由充滿無限可能



年輕一輩迎接新時代(Gründerzeit)到來,新柏林人想像在城中米特區(Mitte)建立如倫敦蘇活區(SoHo)的藝術村,更期待將柏林轉變為歐洲的紐約,不僅是政治經濟,也是文化藝術的首都。

一群充滿精力與理想的年輕人開始了創意的發想,各種活動與節慶紛紛出籠,當代藝術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當共產集權於1989 年潰散,當年的藝術家,如今已經是紐約 MoMA 主要策展人畢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在米特區集結一群藝術家租下一棟四層建築的舊奶油工廠,更名為藝術工廠(Kunst Werke簡稱 KW),成為柏林當代藝術發展中心,鄰近的奧古斯特街(Augustrasse)與立寧街(Linienstrsse)開始有私人畫廊進駐,成為柏林圍牆倒塌後的新當代藝術集中區。

二十多年來當代畫廊不斷增加,來自德國其他城市之外,歐洲、亞洲與美洲都有畫廊設立據點,更遑論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就像19 世紀出現的淘金熱潮,成千上萬人同時拋棄工業革命時代的日常苦工,遷徙到此期待新的黎明,當代藝術家也將柏林當作成名的初始點。

淘金潮改變了殖民模式,表現出一種粗野陽剛的個人形象,這現象更恰好符合了當代藝術的性格與特色。畫廊的群聚與遷徙現象充分展現了柏林的特殊性,因應租金價格,畫廊每 3 到 5 年就有一次大搬風。

旅德編舞家孫尚綺說,搬到柏林這個耀眼的藝術之都,讓他沉浸在「尋找自己創作語彙」的城市氛圍中,德國人理性的思考方式,幫助他把心裡想說的話、腦海裡的事情轉換為舞蹈。

柏林充滿新與舊交雜的特殊氣氛,充滿令人好奇的舊事物與無限可能的新發現,一開始藝術家帶著探索的冒險精神來到柏林,繼之是這個城市醞釀出來的開放與包容。







摘錄5-逛遊Travel

柏林燈光節,目眩神迷的彩光投影



從 2005 年起,每年固定在 10 月連續舉辦 12 天的柏林燈光節,由世界各地的燈光藝術家,以柏林著名的地標、歷史建築、文化紀念碑,甚至是街道,運用令人目眩神迷的燈光投影、照明設備,藉由光的能量,塑造共同語言、傳遞主題概念,連結每個人。

這段期間漫步在城中,從聚集最多藝術裝置的波茨坦廣場開始,到布蘭登堡門、柏林大教堂、柏林電視塔(Berliner fernsehturm)、夏洛登堡宮(Schloss Charlottenburg),乃至知名的庫坦購物大街(Kurfürstendamm)、菩提樹下大道(Unter den Linden)都能看到透過藝術燈光的奇幻光束,讓各個建築物彷彿有了生命。甚至飯店、百貨公司與諸多商業機構也紛紛響應,讓整座城到了夜晚熱鬧無比。

節慶期間,同時有許多夜間活動上演,除了多樣藝術家、街頭藝人夜光表演、戶外爵士音樂會,還包含運用夜間觀光巴士、馬車、單車、遊船河、電動代步車賽格威(Segway)等導覽,甚至還有博物館、紀念館會在深夜開館,並有路燈慢跑等活動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