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青少年時代

  唐明皇(西元六八五年至七六二年),又稱唐玄宗,原名李隆基,因謚曰「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所以自唐朝後期起常稱「孝明皇帝」、「明皇」、「唐明皇」等。

  他誕生那天,正是「垂拱元年秋八月戊寅」。①戊寅卽初五。唐玄宗多次說過:「朕生於仲秋,厥日惟五」。②後來,每年八月初五定爲「千秋節」,這是盛唐時期全國性的喜慶大節日。垂拱元年八月五日,換算成西曆,就是西元六八五年九月八日。



帝胄之家,幼年封王

隆基出身於李唐王朝的皇室之家,用古代詩人的話來說,也算是與常人殊異的「龍種」。曾祖父是唐太宗,祖父是唐高宗,祖母是武則天,父親是武后嫡親的小兒子唐睿宗李旦。這樣顯貴的帝胄之家,對於李隆基的生活道路與性格特徵有著深刻的影響。

  嬰兒隆基呱呱墜地時,唐王朝已走過了六十八年的歷程。這近七十年,明顯地分爲三個階段:武德開創時期,貞觀、永徽大治時期,武則天轉變時期。奔騰向前而又曲折多變的時代潮流,正在把唐王朝推向它的黃金時代。唐玄宗畢生七十八年的歷史固然是他自己譜寫的,但是他決不能隨心所欲,而只能在先輩們歷史活動的基礎上進行。

  唐高祖創業的情景似乎太遙遠,沒有給李隆基留下多少的追念。而在他的心目中,楷模則是曾祖父唐太宗。開元初期,以曾祖父的事業爲榜樣,出現了「貞觀之風,一朝復振」的盛況。③

  祖父唐高宗也無緣見過面,在隆基出生前一年八個月就逝世了。然而,「永徽之治」卻給他留下美好的歷史回憶。高宗親政的永徽年間(西元六五○年至六五五年),繼續推行輕徭薄賦政策,罷除軍役與土木營建,留意救災,平抑糧價;繼承任賢致治政策,尊禮輔相,穩定政局;強調求諫,開獻書之路,集思廣益;制訂《唐律疏議》,以完善封建法制。顯而易見,所謂「永徽之治」實質上是「貞觀之治」的延續。

  就在永徽六年(西元六五五年),發生了一起對隆基家族和唐朝歷史都有深遠影響的事件,卽武則天被立爲皇后。武氏是一個很有本領、權術的女性。她躋身宮闕,從昭儀到皇后,是靠了各種有利的條件,其中之一就是利用了皇權與相權的矛盾。原來,唐高宗卽位初,大權操於元舅長孫無忌之手。長孫無忌在維護「永徽之治」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他爲宰相三十年,竊弄威權,天下畏其威。這樣,唐高宗深感處處受制約,要想加強皇權,必須削弱相權。對於長孫無忌這個長輩兼恩人的重臣,不能平白無故地剝奪其權力,也難以物色另一大臣與之抗衡,只能通過特殊手段來解決矛盾,而廢原來的王皇后、立武昭儀則是解決這一特殊矛盾的較好送徑。因爲武則天「性明敏,涉獵文史,處事皆稱旨」,④短短幾年就已成爲高宗理政的得力助手。爲了達到當皇后的目的,她更是費盡心機,挫敗力保王皇后的長孫無忌集團,使皇帝與元舅的特殊關係遭到破裂。武后旣立,就毫不手軟地把國舅貶逐於黔州,以至「逼令自縊而死,籍沒其家。」⑤這樣,以廢立皇后爲契機,揭開了皇權與相權鬥爭的序幕;終以長孫無忌之死,宣告了皇權對相權的勝利。

  歷史常常喜歡捉弄人。唐高宗以立武后加強皇權,結果他本人卻成了名義上的皇帝,一切大權掌握在武后手裏。西元六五九年,長孫無忌被貶逐後,「自是政歸中宮」。⑥過了一年,高宗患風疾,政事始由皇后處決。皇后權勢與皇帝無異,當時稱爲「二聖」。西元六七四年,「皇帝稱天皇,皇后稱天后」。次年,由於唐高宗風疾愈來愈重,「不能聽朝,政事皆決於天后。」高宗甚至準備下詔令讓天后「攝國政」,有人反對才作罷。⑦總之,終高宗之世,武則天以皇后身分操持權柄長達二十四年,展現了女政治家的傑出才能。

  皇后執政是超越封建政治常軌的事,必將改變李唐王朝的歷史進程。而對於武后的子孫們包括李隆基來說,這種局勢卻是他們賴以發迹乃至登上皇位的客觀條件。果然,西元六八三年冬,唐高宗因病逝世於東都洛陽(後改神都)。武則天就把自己的兒子李顯推上皇帝寶座,卽唐中宗。可是,中宗卻沒有摸透母親的意圖,自作主張,依恃皇后韋氏及其外戚集團。這是太后武則天所不能容忍的。西元六八四年春,當了不到兩個月皇帝的李顯被廢黜了,改封廬陵王,幽於別所。同時,武則天立小兒子豫王李旦爲皇帝,卽唐睿宗。睿宗雖貴爲天子,實際上是傀儡。「政事決於太后,居睿宗於別殿,不得有所預。」⑧這標誌著武則天以太后身分親臨朝政,向著當女皇帝的預定目標邁進了一大步。

  就在那皇位急劇變動的年代裏,隆基誕生於神都。母親是竇氏,她出身高門,曾祖父是唐朝開國重臣竇抗。追溯歷史,隋末李淵任弘化郡留守時,妻兄竇抗曾跑來勸說起兵。唐王朝建立後,竇抗地位顯貴,「高祖(李淵)每呼爲兄而不名也,宮內咸稱爲舅。」⑨竇抗的孫子,名叫孝諶,也就是李隆基的外祖父,歷任太常少卿、潤州刺史等職。孝諶有個女兒,「姿容婉順,動循禮則,睿宗爲相王時爲孺人,甚見禮異。」⑩西元六八四年深秋,已當了半年皇帝的睿宗,特地册立竇氏爲德妃。次年仲秋,生下一個男孩,取名隆基。可見,細論李隆基的父系與母系,還是有點遠親的血緣關係呢。

  隆基有衆多的同父異母的哥哥與弟弟,他本人排行第三,時人親切地稱之爲「三郎」。大哥名叫成器,其母劉氏是唐初名臣劉德威的孫女。睿宗居藩時,劉氏爲妃。睿宗卽位初,劉氏爲皇后,而年僅六歲的成器以嫡長子身分被立爲皇太子。二哥名叫成義,其母柳氏係掖廷宮人。生母雖然卑微,但由於成義初生時被視爲「西域大樹之精」,(11)所以得到武后的喜歡,仍列於兄弟之次。至於幾個弟弟,一是隆範,母親崔孺人;二是隆業,母親王德妃。範、業兩弟比隆基略小一歲,都在垂拱三年(西元六八七年)以前出生。小弟弟隆悌,其母是宮女,出生較晚,卻早年夭折。

  總之,唐睿宗有六個兒子。垂拱三年(西元六八七年)閏正月,(12)除了皇太子成器外,其他皇子均封王,如成義爲恒王、隆基爲楚王、隆範爲衞王、隆業爲趙王。當時,隆悌尙未出世。而從隆悌死後,健在的五個合稱「五王子」。據唐玄宗回憶說:「……嘗號五王,同開邸第。遠自童幼,洎乎長成,出則同游,學則同業,事均形影,無不相隨。」(13)這種和睦的兄弟關係,對於後來的政治爭起了良好的作用,避免了「推刃同氣」之類現象。

  關於隆基的幼童生活,記載的都是零星的片斷。像他這樣的皇子多得很,誰會料到二十幾年後他當皇帝,所以好事者還來不及編造「龍鳳之姿」的離奇故事。幼小的隆基是平凡的,不過,史稱「玄宗生而聰明睿哲」,(14)也是事實。大槪他長相漂亮,聰明伶俐,天眞活潑,頗得祖母武則天的喜愛。據說,隆基始封楚王時,虛齡三歲,實足不到一歲半,武后抱著他在神都宮殿高樓上眺望,忽然,一不小心,將嬰孩墜落地下。左右侍者驚呆了,慌忙跑下扶抱。而小隆基「怡然無虧損之狀,則天甚奇之。」(15)此事不見於正史,是否虛構,不得而知。北宋編纂《册府元龜》時,將這個故事列入《帝王部·神助》類,其意圖在於貶斥武則天的「篡唐」,並把唐玄宗的帝業歸結爲「神助」的結果。這當然是別有用心。但是,可以肯定地說,幼時的隆基長得逗人喜愛,祖母武則天時常抱著他玩耍。在唐睿宗當皇帝的幾年裏,隆基因楚王的地位而顯得尊貴,再加上武后的喜歡,也就更加得寵了。



父皇被廢,初次「出閣」

  好景不長。李隆基的命運隨著其父睿宗被廢而處於淡泊的境遇。他六歲那年,(16)西元六九○年,宮廷裏發生了一場所謂「革命」事件。六十七歲的老祖母竟以驚人的魄力與勇氣,舉行了正式登基典禮,以唐爲「周」,改元「天授」,尊號爲「聖神皇帝」 。武則天經由數十年的奮鬥,跨越重重政治障礙,最終如願以償,成爲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很多封建史家對武周「革命」競起口誅筆伐,其實,這是不公正的。歷史上宮廷政變知多少,皇帝豈能一姓專有?評價帝王的功過,不可囿於男尊女卑的封建史觀,應當看其對社會發展起了促進或者阻礙作用。就此標準來衡量,武則天執政期間採取的政治經濟措施,基本上是起了積極的作用,所以她不失爲地主階級的女政治家。

  旣然武則天自己稱帝,建立了周朝,原來的李姓皇帝怎麼辦呢?處置方法還算得體。降唐睿宗爲皇嗣,賜姓武氏;宣布皇太子成器及隆基諸皇子爲皇孫,也一律由「李」姓改爲「武」姓。雖然睿宗本來就是傀儡,毫無實權,降爲皇嗣並無實質性的影響,但喪失名義上的「皇帝」,畢竟是不愉快的事。對於隆基來說,武周「革命」所造成的急劇變動,不能不在他幼小的心靈裏留下陰影,而且必定會改變他未來的生活道路。

  父皇被降黜以後,隆基諸兄弟再也不能住在禁宮裏了。天授二年(西元六九一年),他們便紛紛「出閣」。(17)所謂「出閣」,本來是指皇室諸王出就藩封。隆基生於神都內宮,三歲時封楚王,因年幼依舊住在內宮。如今,父親從皇帝寶座上下來了,他和兄弟們也就被遷出皇宮,美其名曰「出閣」。這裏所謂「出閣」,並不是指出就藩封,而是在神都(洛陽,武則天統治全國的政治中心)另外「開府置官屬」,每月初一和十五日仍要到朝堂拜見女皇武則天。初次「出閣」,前後不到兩年。隆基七八歲了,略懂世事,看到了一些深宮裏無法看到的東西,「出閣」對於他增長知識卻大有好處。

  據記載,就在「出閣」那年,有一次,隆基在官屬擁扶下,來朝堂拜見祖母,車騎「嚴整」,十分威風。當時擔任宮中禁衞的金吾將軍武懿宗,是武則天伯父武士逸之孫。武懿宗「忌上(玄宗)嚴整,訶排儀仗,因欲折之」。隆基責罵道:「吾家朝堂,干汝何事?敢迫吾騎從!」武則天得知此事,「特加寵異之。」(18)這個故事當是信史,反映了李隆基的英武倔強的性格。但是,如果認爲「吾家朝堂」是指李唐王朝,隆基已有復興李唐的朦朧意識,那就錯了。試想,武則天剛剛稱帝,睿宗及其諸子賜姓武氏,女皇統治正處於極盛時期,舉國上下沒有發生像過去徐敬業反抗那類事件。可見,復興李唐尙未提到日程上來。在七歲孩子的心目中,「吾家朝堂」就是指祖母武則天的殿堂。當時,祖母與孫子的關係雖然已由親熱漸趨冷淡,但還沒有出現裂痕,所以隆基不可能有改變祖母統治的閃念。假使眞的是指李家王朝,武則天是決不會「特加寵異」的。「寵異」的原因在於對隆基果敢性格的讚賞。而且,所謂「寵異」,無非是一種驚奇情緒,跟幾年前的寵愛是大不相同的。

  其實,上述故事倒是反映了武則天的兒孫們與侄子們之間的矛盾。也就是說,「吾家朝堂」卽封建最高統治權力今後由誰來繼承。武則天稱帝,一方面以睿宗爲皇嗣,另一方面重用武姓侄子,封武承嗣爲魏王、武三思爲梁王。武承嗣權勢顯赫,「自爲次當爲皇儲。」(19)就在隆基兄弟「出閣」前不久,有一批人打著民意的幌子,「請立武承嗣爲皇太子。」這種活動遭到一些大臣的抵制。例如,李昭德說:「皇嗣,陛下之子。陛下身有天下,當傳之子孫爲萬代業,豈得以侄爲嗣乎!」(20)傳子還是傳侄?這對於女皇帝來說確實是個難題。武則天終究屈從於「傳之子孫」的傳統觀念,沒有讓武承嗣當「皇儲」。但是,武氏侄子的實力地位急劇上升,給皇嗣造成了嚴重的威脅。回顧永昌元年(西元六八九年)正月初一,萬象神宮祭拜時,武后初獻,睿宗亞獻,太子成器終獻。及至長壽二年正月初一 (西元六九二年十二月三日),萬象神宮祭拜時,女皇武則天初獻,魏王武承嗣亞獻,梁王武三思終獻。在這樣隆重的禮儀上,皇嗣沒有出場,說明其處境已是十分不利的了。少年的隆基未必能理解父親睿宗地位沉浮的政治背景,但對武家新權貴們的咄咄逼人的氣焰還是感受到的。所以,「吾家朝堂,干汝何事」的斥罵,決不是偶然而發的,而是內心憤怒的傾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