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二天一大早,張春生就備好了車子,載著眾人直奔星空寺去。

錢萬能從世界各地請了二十位最有名望的得道高僧來做法事,封明市的各級領導也親赴現場,親自致辭道賀。現場也吸引了很多的媒體記者,劉嘯一出現,便引起一陣轟動,他現在是全國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媒體們怎能會放過這個機會,紛紛上前刺探消息,想弄明白為什麼搞電腦技術的劉嘯會出現在這樣一場佛事活動上。

劉嘯雖然知道星空寺改名的內幕,但錢萬能有交代過不能說,他被媒體們問急了,只好亂說一通,一會兒說自己是佛家信徒,一會兒又說自己看好封明的發展,這次來封明,是準備在這邊投資的。

劉嘯沒想到自己這番亂說的話,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和困擾。

在諸位高僧的一番吟唱之後,星空寺的牌匾被摘了下來,換上了那塊由諸位高僧集體開過光的「金寶寺」牌匾,新牌匾做工奢華講究,是由國內最出名的幾位雕刻大師合力完成,精雕細琢的金絲楠木做底,雕刻出的花紋上配合以金箔金線,中間「金寶寺」三個字,讓人一看,既有一種莊嚴之色,更有幾分平和之氣,非常符合佛學要義。星空寺自此便正式改作了金寶寺。接下來,這些高僧還會做一場持續七天之久的佛事,為重生的金寶寺祈福。

更名的儀式就算是結束了,封明的領導相繼離開後,劉嘯一行人也下山回到了市區。

回到酒店後,馮楠拉了商越去聊商吳的事,熊老闆和張春生事務繁忙,也各自忙去了,就剩下劉嘯、張小花以及錢氏父子,幾人無聊地坐在酒店的大廳裏休息。

錢萬能和他兒子並排坐在沙發上,一人手裏捧著杯奶茶,像是比賽似的,你一下我一下,「滋滋」吸得起勁。

「太無聊了!」張小花從沙發上站起來,「咱們出去逛街吧,剛好給劉嘯一個機會,大家想吃什麼,想買什麼,全都隨意,劉嘯全部買單!就這麼辦!」張小花說著就下了沙發,準備走人。

張小花剛把劉嘯從沙發上拽了起來,休息區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進來兩人,前面那人,張小花不但認識,還非常認識,張小花只得鬆開了拽著劉嘯的手,道:「鄭市長,你來怎麼也不打個招呼?」

來人正是封明市的市長,滿臉笑意地道:「你們不要拘束,我這次來,純粹是私人性質的拜訪,我是專程來看劉嘯的。怎麼樣,劉先生,中午有沒有空,可否賞光一起吃個午飯?」

「這怎麼好意思!」劉嘯客氣著,「應該我請鄭市長才對!」

「一定要我請!」市長堅持道,「只是個簡單的私人午宴罷了,你一定不能拒絕。」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劉嘯笑說。

市長一回頭,看見旁邊一大一小兩個人捧著奶茶杯看著自己,於是道:「這位是……」

劉嘯忙介紹說,「這位是我的朋友,錢萬能先生,旁邊是他的公子,錢無忌!」

「你好,錢先生!」鄭市長朝錢萬能伸出手,一臉納悶,大概也是在想怎麼會有人起這麼個拜金的名字,實在太直白了。不過他還是道:「既然都是劉嘯的朋友,那就請一起來參加我的私人午宴吧!」

錢萬能一皺眉,不知道該不該答應,見劉嘯點頭,這才道:「那就多謝鄭市長的美意了!多多,鄭市長要請咱吃飯,快說謝謝。」

錢無忌很害羞,衝著鄭市長一笑,然後一頭紮進錢萬能的懷裏,奶茶還往錢萬能身上灑了些。

鄭市長笑呵呵地坐到劉嘯身旁,指著身旁的一個人,道:「這位是我的助理,我剛剛聽他說,劉先生對在封明投資非常感興趣?」

「市長,你還是叫我劉嘯吧!」劉嘯覺得很彆扭,道:「助理先生一定是聽那些記者們說的吧,我是被他們圍得急了才那麼說的,否則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肯定還是有這方面的意思。」鄭市長殷勤地說,「怎麼樣?你現在就鄭重考慮一下吧,封明現在可是一個投資的大熱點,你的軟盟科技完全符合我們的招商引資條件,而且符合我們的重點扶持政策,如果你肯把軟盟遷到封明,市府一定會給你最大的優惠政策!」

「這個……」劉嘯沒想到市長找自己來是這件事,有點為難,這並不是自己說決定就能決定的,於是道:「鄭市長,我說句實話,我也非常想把軟盟遷到封明,可是軟盟在海城經營多年,大部分員工已經在海城安家,想要把軟盟遷至封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封明同樣可以安家嘛!」鄭市長呵呵笑著,「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軟盟肯遷過來,所有員工的家眷如果在海城已有工作的,到了封明之後,我們市府會全部落實他們的工作問題,還會在住房問題上享受最大的優惠以及銀行的低息貸款。」

「這……」劉嘯苦笑,「那你容我考慮一段時間,我得現在公司內部做個調查,看看員工們的意願如何!」

「好的好的,要重視民意嘛!不過,我相信軟盟的員工一定會贊同的,過幾天,我的助理會代表我親赴軟盟,向軟盟的員工們宣傳一下我們封明市府的政策!」鄭市長顯然是成竹在胸,連後招都想好了。

「不用這麼麻煩,我把市長的這番好意帶回去就可以了!」劉嘯真的是無奈了。

「這事我已有安排,就這麼辦吧!」鄭市長又看了看張小花,道:「搬到封明多好啊!我相信你對封明是有感情的,你的大學生活是在這裏度過的,你和小花的事,我聽老張多次提起過,你總不能一直這麼分隔兩地吧,還是搬過來,這樣你和小花的事就算是定下來了,皆大歡喜,於公於私都是好事一樁!」

「就是!」張小花推了一把劉嘯,低聲嘟囔著,「搬過來多好!」

「你看看!小花也是這個意思!」鄭市長覺得自己這張感情牌打得真不錯。

「那我回到海城後,就先把這事落實一下,看看員工們的意願,爭取最快的時間定下來!」劉嘯見市長說到這份上,也不好再反駁,只好這麼說著。

「這就對了!」說完他看看表,道:「時間剛剛好,估計飯局已經準備好了,咱們這就過去吧!」

吃完午飯,市長終於去忙自己的事,張小花便又想起逛街的事,還來沒得成行,又一位重要的人物出現在兩人的面前,正是兩人所就讀的封明大學的校長。

「是這樣!」劉校長咳了兩聲,看著劉嘯,鄭重地道:「經過學校校委會的一致研究,決定聘任你為咱們學校電腦系的名譽教授!」

劉校長說完,從提包裏面掏出一分紅彤彤帶有燙金大字的聘書,然後交到劉嘯手上,「現在,就由我將聘書頒發給你!」

劉嘯忙道:「這萬萬不行,以我這點水準,怎麼可以擔當教授呢,劉校長你就不要笑話我了!」劉嘯推辭著,堅決不肯接受。

「你就不要推辭了!」劉校長二話不說,直接把聘書塞到劉嘯懷裏,「這事就這麼定了,明天學校會專門為你舉行一個講座,到時候我派人過來接你!」

「這……」劉嘯直皺眉,真是服了他,還有這樣的,不要就硬往你懷裏塞,這可真把劉嘯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劉校長卻道:「我聽說你準備在封明投資?」劉校長一拍大腿,「這是好事,封明培養了你,你是應該為回報封明的。最近學校也搞了幾個和電腦有關的課題研究,不知道你有沒有投資的興趣?」

劉嘯簡直快暈了,自己真是嘴賤,說什麼不好,偏偏說自己要在封明投資,一下招來這麼多人,他無奈地道:「我是有這個打算,但目前還在考察階段,還沒有確定!」

「有這個意向就好嘛!」劉校長很高興,「明天你到學校之後,咱們再細談,我把那幾個研究課題給你做個詳細的介紹,我想你肯定會感興趣的!」

兩人好不容易把校長送到樓下。



雖然校長走了,但張小花逛街的打算依舊沒有得逞,封明市工商局、招商局、企業聯合會的頭腦主管一個接著一個來,全是為軟盟在封明投資的事來的,看來封明這次是下狠心了,務必要把劉嘯留在封明。

一直到天黑,才總算是沒有人來了,張小花此時再也沒了逛街的興趣,趴在沙發上直打瞌睡。

等吃過晚飯,劉嘯覺得過意不去,提議去看電影,好說歹說,才算是把張小花從沙發上拽了起來,兩人換了身休閒服,牽著手下了樓。

兩人朝車子走去,剛打開車門,就聽背後傳來急促的喊聲,「劉嘯!劉嘯!劉嘯!」劉嘯不由皺著眉,看來電影又看不成。

這次來的不是封明的人,是海城市長的助理,劉嘯見過兩面,還能認出來,「方助理,真巧啊,你怎麼也會在封明?!」

「走走走,裏面談!」方助理二話不說,拖著劉嘯就往酒店裏走去,「我到你房間找你,服務員說你剛下樓,我這緊追慢追,總算是追到你了!」

劉嘯站住沒動,道:「方助理,有什麼要緊的事嗎?我正要出門呢!」

劉嘯扭頭去看張小花,就見張小花無奈地靠在車旁,苦著個臉。

方助理瞅了一眼張小花,「當然是有要緊事,你跟我進去就知道了!」說完,湊近劉嘯耳邊,低聲嘀咕了幾句。

劉嘯回頭看著張小花,「看來電影是看不成了!」

張小花「啪」一聲推上車門,嘟囔道:「早知道會是這個樣子!」說完,沒好氣地瞪了那個助理一眼,率先朝酒店走去。

兩人在後面追上張小花,然後來到十二樓,方助理敲了敲門,然後推開房門,「來,兩位請進吧!」

劉嘯一進去,就看見海城的市長正站在沙發前,微微笑著。

「市長您好!」劉嘯立即走過去,「沒想到在這裏能夠見到您!」

「你好你好!」海城的市長呵呵笑著,「快請坐!」又看著劉嘯身後的張小花,「這位大概就是張氏企業的掌門千金吧,你好!」

「這位是海城的馮市長!」劉嘯給張小花介紹。

「您好,馮市長!」張小花過去握了手後,就坐在角落的沙發裏。她才不管對方是誰,她今天所有的計畫都被這些人給搞亂了。

「我到外地開會,剛好路過封明!」馮市長笑說,「聽說你準備在封明投資?」

劉嘯就知道八成還是這事,忙道:「現在還沒定呢,早上是被媒體們圍急了,隨口一說而已,沒想到大家都當真了,我正為這事發愁呢!」

「這有什麼好發愁的呢!」馮市長擺了擺手,「你只管在海城安心經營就是了,只要你抱定這個心思,我想是沒有人可以影響到你的嘛!」

劉嘯心想:你說得倒是輕鬆,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其實劉嘯非常理解這些地方政府的心思,一方面是軟盟現在的企業價值和利潤都在飆升,一舉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納稅大戶,每年能夠為所在的地方政府貢獻數十億美金的財政收入,誰都願意把這樣的財神供在自己的地盤上;第二方面,國內能夠向外輸出高技術含量的企業不多,誰要是把軟盟爭取過來,誰就擁有了一張拿得出手的名片。

張小花一聽,就很不高興,縮在沙發裏不說話。

「你有什麼顧慮就說出來嘛!」市長看劉嘯不說話,問道。

「公司在發展上有全盤的計畫,我個人的任何決定,都必須符合全盤的考量,要經過公司決策層的集體商議之後才能執行!」劉嘯解釋,「所以請市長放心,今天只是我個人的言論,不代表軟盟的決策發生改變。」

「那就好!」馮市長微微頷首,「市裏正在考慮推出一系列對於高新企業的扶持政策,尤其是像你們軟盟這樣的企業,今後市裏會加大扶持的力度。」

「對!對!」市長的助理也點著頭,「馮市長和市府的決心很大,推出這些政策,就是要打造出一大批國內知名、世界一流的高新企業。」

劉嘯笑說,「多謝市府和馮市長對我們這些企業的支持,我們今後一定會更加努力。」

張小花一聽就頭疼,又是這些客套話,於是她站了起來,道:「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件急事要辦,非常抱歉,我得先走一步了。」說完看著那個市長,「馮市長,再見,實在是對不住!」

「沒事沒事!」馮市長笑呵呵擺著手,「你有事就去忙!」

劉嘯知道張小花的意思,她一定是對自己在軟盟要不要搬到封明的態度來回搖擺有意見了,不過他也沒辦法,只能這麼說,於是道:「那你先去辦事,我一會兒再聯繫你!」

張小花擺了擺手,走了出去。

馮市長看著張小花離去,道:「我聽說你和這個張氏企業千金的關係不錯?」

「對,我們以前是同一所大學,現在她是我女朋友!」劉嘯回答。

「哦,原來是這樣啊!」馮市長心想:怪不得劉嘯會說那樣的話,原來是女朋友在旁邊,剛才一看,這兩人還真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沒有意外的話,將來肯定是要修成正果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只要張氏的千金吹吹風,軟盟搬來封明就很有可能,畢竟軟盟沒有什麼固定資產,只要想搬,隨時都能搬走,沒有什麼牽絆。

市長助理怎麼能不知道市長心裏是怎麼想的,只幾秒鐘的時間,他便想出了對策,道:「對了!市裏已經劃出了一塊地皮,準備交給軟盟用作建設辦公大樓,你們可是咱們海城的一塊招牌,再和別的企業擠在一個辦公大樓裏不太合適。」

市長一聽大喜,只要軟盟答應,那就是在海城紮了根,以後想搬走,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於是頷首道:「對,沒錯,這事本來是想等市裏的政策出爐之後一起告訴你們的。」

市長本以為劉嘯肯定會很痛快答應,沒想到劉嘯卻搖頭道,「多謝市裏對我們軟盟的支持,軟盟現在也的確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基地,但這塊地皮我想軟盟恐怕暫時不能接收。」

「為什麼?」市長助理急急問道。

「因為軟盟現在手裏已經有了一塊地皮,當時封明設項高新區時,我們的大股東熊漢臣先生就在封明為軟盟購置了一塊地皮,只是軟盟一直沒有富裕的財力來進行修建。現在公司財力好轉,這個事情也就被提到了議程上,在還沒有做出最後的決策前,我不能接收海城的這塊地皮,萬一……」

劉嘯話說到一半,便不說了,但意思那兩人都明白了,就是說軟盟的決策層還沒決定是否繼續留在海城,所以不能收海城的地皮。

馮市長的臉上就很不好看了,心裏很生氣,這封明市處處跟自己作對,竟然連這個都算計在自己前面。一旁的助理也傻了,他就是再能幹,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什麼好的對策來。

「其實……」劉嘯頓了頓,道:「其實軟盟這種企業,對根基的依賴性並不強,也並不是非得有一個固定的基地才能繼續運營下去,我們在國外同樣沒設一個辦事處,但產品卻銷到了世界的每個角落。」

市長聽出了這事有轉機,就道:「你有話就說!」

「軟盟這種技術型的企業,更需要的是一種軟性的支持!」劉嘯看著馮市長,「我知道海城在一年前就啟動了一個網路升級改造的計畫,後來因為多次意外網路事件的發生,這事就擱置了下來,也讓海城顏面大損。」

市長沒說話,這事確實讓他很惱火,花了那麼多錢,卻換來一個爛攤子,這是他的一個恥辱,現在海城誰也不敢提這事,誰提馮市長就跟誰翻臉,現在劉嘯提起,馮市長也是臉色很不好看。市長助理尷尬地咳了兩聲。

劉嘯道:「現在軟盟手裏剛好上馬一個新的課題研究,叫做『多梯次網路防禦系統』,旨在建立一套全新的網路安全體系,解決像海城這樣的大城市在遭受突然網路襲擊時的各種安全問題。」

「這個想法很好!」市長助理捏著下巴,「你繼續說!」

「但光有想法是不行的,我們這套體系歸根結底,是為像海城的這樣大城市來服務的,如果沒有這些大城市的支持和合作,我們的研究根本無法進行下去!」劉嘯頓了頓,看著馮市長,「我想,如果市府肯把海城網路的升級改造計畫交給軟盟來做,這樣一來,非但市裏擱置的項目可以重新啟動,軟盟也沒有了離開海城的理由。」

馮市長終於明白了劉嘯的意思,他這是要拿海城的網路當試驗,來搞他們的那個課題研究,膽子可真是不小啊。

助理也是嚇了一跳,心想劉嘯還真敢開口,竟拿這個來要脅海城市府。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當時拋出網路的升級改造計畫,絕對可以看出市府在這方面的決心和高瞻遠矚,只是在後來執行的過程中,市府把過多的財力投在了硬體的升級改造上,卻忽略了在軟體方面的投入,最後就造成不小的損失!」

「不對!」助理趕緊反駁道:「當時我們請了全國最好的專家和工程,針對海城開發了一套全新的網路控制系統和緊急回應體系,市府在軟體方面,也是投入了同樣大的財力人力!」

「可不得不承認的是,最後的問題就是出在這套應急回應體系上,一個軟體策略上的小小失誤,就讓所有的硬體都變成了攻擊者的幫凶,讓一個城市瞬間陷入了癱瘓無序狀態!」劉嘯盯著助理,把他的氣勢一下就壓了下去,助理頓時變啞巴了。

「那你給分析分析,看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結果呢?」市長開了口。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開發時間太緊,從項目上馬到最後的完成,中間只有不足半年的時間,正是由於時間上的倉促,使得軟體發展人員沒有時間對這套系統做出有針對性的安全測試,讓一套漏洞百出的系統就開始為海城的網路服務了。」劉嘯提出自己的看法。

馮市長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說的有些道理,繼續說下去!」

「好,那我請市長您好好想一想,那天系統剛一落成開通,便遭到駭客攻擊,是什麼駭客這麼厲害,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弄清楚這套系統的漏洞?」劉嘯看著馮市長,「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個原因,也是海城網路改造專案失敗的根本原因。那套為海城設計的網路控制系統,以及應急回應體系,從技術結構上講,太落伍了,正是由於這種結構上的落伍,才讓攻擊者輕車熟路地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了破綻所在,然後發動了針對性的攻擊!」

市長沒說話,他不懂安全技術,但從劉嘯今天的分析,再結合之前那些專家對於事故原因的結論,他認為劉嘯說得應該是正確的,也只有這樣,一切才能解釋得合理,因為時間緊迫,軟體的設計者採用了更為成熟的現有技術結構進行開發,也沒有做好測試工作,才導致了最後的失敗。

「在網路安全這個領域內,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有新的技術和新的結構,才能保障一段時間內的安全領先優勢!」劉嘯捏了捏手,「這也是我們軟盟的產品能夠受到那麼多客戶青睞的原因,我們的策略級就是一種全新的安全結構體系。海城網路改造計畫就那麼窩囊地擱置下來,我知道馮市長心裏肯定是很不甘心,而我們軟盟是空有技術和想法,卻沒有發揮的舞臺,如果馮市長能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肯定不會讓您失望!」

劉嘯這話算是說到了馮市長的心裏,現在他還真是抬不起頭來,花上百億搞了一個工程,結果被人家駭客拿小拇指輕輕一捅,就轟然倒塌,海城市府已經快成為了所有人眼裏敗家政府的代表了。

「馮市長可以慢慢考慮!」劉嘯說著直起身子,「這個項目其實我們不愁合作者,就算在國內找不到合作者,那還有國外,我們現在已經和幾個國外的政府簽定了合作的意向書,我今天之所以要提這個事,是因為我確實想幫市裏做一些事。我們可以不拿市裏一分錢,甚至是可以倒貼,但如果我們今後真的留在海城,我不想讓人說海城空有一個世界最好的網路安全機構,自身的網路卻是世界上最差勁的,這不光彩!」

馮市長被劉嘯這番話說得也是心裏一陣憋屈,最後一咬牙,道:「如果真交給你們做,你們能夠保證什麼?」

「我們不能全部保證,但我保證我們的研究不會影響到海城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很少打包票的劉嘯,今天破天荒在技術上做了一個保證。

「好!」馮市長一拍大腿,「這事我回去後就向市委報告,一個星期之內,我肯定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覆。」

「那我就等著市長的好消息!」劉嘯心裏有些激動,不管如何,只要海城市府肯考慮這件事,自己就不必一直等著網監那邊的消息了。

劉嘯回到自己房間,發現張小花趴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手裏還握著電視的遙控器。

「起床了!」劉嘯走過去,把張小花推醒,「要睡就到床上去,睡沙發小心感冒!」

「幾點了?」張小花迷迷糊糊醒過來,朝自己手上的表看去,然後跳了起來,「呀,這麼晚了啊,慘了,我得回家去了,不然又要被老爸罵!」

「這麼晚了,我送你吧!」劉嘯趕緊道。

「呵呵,你送我回去,那我不是又得送你回來!」張小花樂了起來。

劉嘯覺得非常過意不去,說好陪張小花逛街,結果卻讓張小花陪著自己聽了一天沒營養的客套話,於是道:「一定要送,好像我還從沒送你回家過,怎麼,不給機會啊?」

張小花一眨眼,道:「那好吧,我就給你一個做紳士的機會,走吧!」

劉嘯就拿起張小花的包,做出一個非常紳士的動作,「請吧,張小花小姐!」

張小花取了車,就載著劉嘯朝自己家的方向駛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張小花突然把車往路邊一靠,停了下來。

「怎麼了?」劉嘯問。

「睡覺睡得有些口渴!」張小花往路邊一指,「那邊有家便利商店,你幫我買瓶水!」

「是,遵命!」劉嘯下了車,朝路邊的便利商店走去。

張小花坐在車上,看著劉嘯進了便利商店,臉上一臉得意和幸福的表情。

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此時緩緩從張小花的車旁經過,停在她的車子前面。

車上下來一個人,看體型非常地壯碩,那人從兜裏掏出一根菸,點著了在那裏吸著,看見劉嘯從便利商店走出來,便迎了上去。

張小花隱隱聽見那人似乎問了劉嘯一句「環海路怎麼走?」,劉嘯朝那人比劃著路線,那人不住地點著頭,突然卻猛一抬手,朝著劉嘯後腦勺砸了下去。就見劉嘯身子一軟,被那人抱進那輛商務車裡,快速離去。

事發突然,張小花一時還反應不過來是發生了什麼事,等她回過神來,意識到大事不好,猛踩油門朝那輛商務車追了過去,一邊急急地撥了張春生的電話,瘋狂地吼著:

「爸,不好了!快,劉嘯被人綁走了!劉嘯被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