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星風】

「棱鏡」項目源自一個從未公開過的「斯特拉之風」(Stellar Wind)計畫,中文也譯做「恆星風」或「星風」,在美國情報界圈內稱之為「那個計畫」。「星風」是恆星表面發出的物質流,是恆星品質流失的一種主要方式。我們最易觀察到的「星風」就是太陽風(Solar Wind)。據說,「星風」這個名字出自旅居美國的日本作曲家鋒山亘,為2006年的日本電影《神的左手,惡魔的右手》所創作的主題曲。用它代稱美國政府的監視計畫,可謂再貼切不過了。

「星風」計畫,最早可溯源到1994年。這一年的10月,美國國會通過《法律執行通訊協助法案》(CALEA),要求所有電信運營商和電信設備製造商(包括硬體和軟體)限期完成修改和設計設備、設施、服務,以保證提供內置對電話、寬頻網際網路、VoIP的即時監視能力。這為實施「星風」計畫提供了法律依據。但在當時,《法律執行通訊協助法案》並不適用於網際網路服務,比如電子郵件,也不能夠針對網際網路服務商。美國聯邦調查局曾試圖將網際網路服務也納入法案適用範圍,但國會最終並沒有買帳。

2001年,「9.11」恐怖襲擊事件後,如何避免遭受恐怖襲擊成為美國情報部門的工作重心。美國國家安全局提出了一個「關係鏈」概念,試圖在資訊海洋中篩選出有價值的資訊,提前獲取「敵人」的動向。不久,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就開始強化「資訊監視」,秘密授權國家安全局直接接入光纖進行資料監視,這項行動被稱為「恐怖分子監視計畫」,目的是要監視「問題號碼」,因為情報人員有理由相信這些號碼屬於基地組織成員。號碼很多來自在戰場上被捕的恐怖分子的手機或電腦。

在《抉擇時刻:布希自傳》這本書中,小布希回憶:「由於威脅

十分緊迫,我讓白宮法律顧問辦公室和司法部去研究我能否授權國家安全局,在沒有獲得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授權情況下,監視「基地」組織打入和打出美國的通話。得出的結論是:在戰時對敵人進行監視,符合國會戰爭決議以及憲法賦予總統為戰時總司令的權力。原本考慮拿到國會立法,但兩黨重要議員均認為監視是必要的,如果對此項目立法辯論,我們的方法就會暴露給敵人。於是我下令推進這一計畫。」

同時,美國國會制定《愛國者法案》,頒佈《國土安全法》,修改1978年《外國情報監視法案》,允許政府機構運用特定資訊系統,監視特定範圍內資訊流動以及使用者活動。其中,2001年10月通過的《愛國者法案》有三項規定最為關鍵:允許情報或執法部門在監視物件改變通訊工具後,無需重新獲得授權即可對新的通訊工具進行監視;允許相關部門向個人或公司索取被認為對調查至關重要的檔或記錄;允許相關部門追蹤並非隸屬某一恐怖組織、獨自行動的外國恐怖嫌疑人。

簡單地說,這些法案允許國家安全局、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以及其他情報部門,對通過電子監視獲取的情報資訊共用,並授權在特定情況下,可不經法院簽發令狀而實施網際網路秘密監視。美國情報機關只需要向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ISC),說明監視技術和監視的目標,不需要申請搜查證,就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無證監視」。由此,外國情報監視法庭已悄無聲息地變成一家幾乎與最高法院(SupremeCourt)平起平坐的法庭,對監視問題擁有最終裁決權,並下達極有可能影響未來情報工作的裁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