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皇女飼育手札04》試閱



「基德……?」

露琪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男人,這個既是地獄門成員、人稱銀之武士的危險存在,又是她最熟悉的宇宙廣播節目主持人基德。她一時間對於這雙重身分的交錯感到錯愕、腦袋裡一片空白,除了訝異還有更多如噴泉急湧而上的疑問。

好比如,地獄門的成員怎會跑去做看起來毫無關聯的宇宙電台主持人?

又好比如,對眼前這個人來說,哪一個才是他真實的身分?

警戒與詫異的同時,基德又說出一句讓露琪更吃驚的話:

「露琪‧達貝克,現在妳保持安靜跟我走。」

絲毫沒有讓人拒絕餘地的命令口吻,出自這名不知該叫銀之武士或基德的男人口中。露琪完全搞不懂對方的企圖,跟他走……難道是要去見地獄門的首領之類?除此之外,她還有好多話想問對方,地獄門綁架她究竟圖得是什麼?難道拿她去跟海德姆王室勒贖?

露琪一一將自己的問題脫口拋給對方,銀之武士皆沒回應而只是把面具重新帶回,強行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走。露琪沒那麼不通情理,她曉得此刻先不強行反抗為上策,現在若是在地獄門的船上那到哪都是他們的人,強硬抗拒若一個弄不好反而還會招來殺身之禍。她只得先聽從基德的話,安靜不吭聲地跟著他走。

行進期間,只見基德刻意讓她避開其他地獄門成員的視線,甚至有時還強行將她強押頭下去、不讓她被發現。在這艘黑漆漆的宇宙船上彎彎繞繞、偷偷摸摸地走了一會後,露琪的心無時無刻都懸得高高、膽戰心驚,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他人撞見!

不知這樣的情況還要進行多久,露琪幾乎是連呼吸都覺得害怕與謹慎,給自己喘口氣的餘地都沒有,至於在她體內的琉燁更是一聲也沒吭……明明上船前還答應她要與自己奮戰到底,結果現在竟一句話也沒有。

「過來!」

一道壓低聲的叫喊,一個急迫的擁抱──銀之武士毫無預警一把將露琪拉入懷中、緊抱在懷裡並摀住她的嘴。

露琪睜大雙眼,心臟狠狠地漏了一拍,忽然間如此緊密地感受到銀之武士的體溫,心想原來這個人也有人類的溫度可言。只是這份擁抱,這股溫度,露琪總覺得似曾相識……可是她對這個人基本上是毫不認識。

下一秒,一名地獄門成員從附近走過,露琪他們則躲在牆壁之後,有驚無險地躲過這一次。等那人的身影確定遠離後,摀在露琪嘴上的那隻手這才鬆脫,像緊箍一樣的懷抱也跟著放開。沒有第二句話,銀之武士又再次邁開腳步拉著她前進,露琪知道如果對方真有心害她,應當不會如此偷偷摸摸……可是這傢伙沒理由幫自己吧?難道說要對她……!

露琪倒抽口氣,她對自己的念頭感到無比髮指!

「這種時候虧妳這重金屬腦袋還能想歪到?」

查覺到露琪心思的琉燁,終於開金口對她冷笑嘲諷。

「什麼想歪!正是這種時候才有這種可能!我好歹是貌美如花的純情少女,現在都落到壞人手裡……你能保證這群男人不會對我出手嗎!」

腦海裡跑出許多社會案件的新聞……露琪不禁身體一陣寒意竄過。

「聽妳這麼一說,確實不能完全否定這種機率……不過對方的心思恐怕沒那麼單純愚蠢。他又不是下半身思考的朱比特星人。」

琉燁雖稍微認同露琪的擔憂,念頭一轉又回到不以為然的口氣。

「總覺得某位子爵躺著也中槍啊……不對,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琉燁,難道你沒有其他改變現況的法子嗎?」

腦海先閃過一張有著朱古力膚色的英俊面容,露琪隨後趕緊甩了甩頭、認真地再次詢問琉燁。

琉燁不屑地鼻哼一聲,「哼,現在妳還是乖乖聽對方的話吧,我想這個銀之武士沒有想對妳這顆重金屬腦袋出手的意思,他的品味沒這麼差吧!」

「還真是抱歉哦,那我身邊的未婚夫們每個品味都很差囉。不過如果他不是這個意思,到底為何要幫我?」

露琪也不甘示弱地回應,再將問題的重心拉回,只是這回琉燁並沒有給予任何答覆。露琪曉得,這大概表示琉燁也抓不準銀之武士的心態吧!

持續行進中,類似方才突然的擁抱再也沒發生過,銀之武士不知是耐心被磨得差不多還是想乾脆點,對方為了露琪還打暈一名差點發現她的地獄門成員。雖然多少覺得有些古怪……露琪還是一路跟著銀之武士來到一個停放小型宇宙船的停泊處。直至此時,露琪這才意識到──

難道,銀之武士的目的是要帶她逃離此處?

震驚的想法才剛出現、露琪還未反應過來時,銀之武士突然將她推上一艘宇宙船並壓低嗓音道:「會操作吧?」

「哈啊?」

露琪愣了愣,她剛剛聽見什麼?

她沒聽錯吧?

只是對方不給她第二句話的餘地,銀之武士眼看後面似乎又有其他人來到,便馬上按下啟動開關、開啟艙門讓露琪搭乘的宇宙船送出!

露琪在宇宙船內隔著窗口看著越來越遠、人影也越來越渺小的銀之武士,一頭霧水的她根本沒能理清頭緒,馬上又被琉燁提醒要趕快正視操作的問題!

她的海德姆神,她當然知道要正視操作的問題啊!

問題是她根本沒駕駛過宇宙船,除了慌張,就是不知所措啊!

露琪看著儀表板上的按鈕完全沒有概念,短時間內更不曉得該從何處著手,見狀的琉燁便罵:

「喂,妳這顆重金屬腦袋!宇宙船駕駛課不是之前有上過嗎?海德姆皇女的必修課程耶!」

琉燁萬萬沒想到露琪竟這般回:「既然是海德姆皇女的必修課,前皇女你應該也上過吧?你應該要會駕駛才對啊!」

琉燁頓時心虛地答:「咳,我嘛……重金屬腦袋妳別給我轉移話題!」

「不是之前有上過嗎?海德姆皇女的必修課耶!」

原封不動地奉還,正是露琪的回應。琉燁和露琪鬥嘴完後,兩人還是絞盡腦汁研究如何操作,不然會一直在宇宙中飄流,況且要是被地獄門的人知道搞不好很快還會追殺上來!

琉燁跟露琪輪流嘗試進行操作,新手駕駛的下場就是好幾度不小心打開艙門,或者誤觸警鈴等等,經過好一會手忙腳亂的試驗期,靠著琉燁本身對駕駛宇宙船的天份,以及露琪很快領悟如何看懂導航圖,雙方配合才開始稍稍上手如何駕駛宇宙船──歷經這一回,露琪真心對所有宇宙船長及航務官們感到欽佩!

將宇宙船轉往海德姆星的方向前進時,後頭果然有地獄門的宇宙船追上來,露琪趕緊加速全速前進,但發現對方的船更快,他們遲早會被追上!

「重金屬腦袋!這樣不行,妳快想點辦法!」

緊張時刻,琉燁催促露琪快快動用他的大腦擠出法子,「這艘船,可是惡名昭彰的宇宙海賊所有……一定會有什麼武器可以使用!」

「我知道了,我這就試試看!」

雖然每按下一顆未知的按鈕,就是冒一次性命安危的風險,情況危急的此刻露琪已顧不了那麼多。胡亂試了一些按鈕後,或許真是海德姆神的保佑與幸運降臨,還真讓她誤打誤撞發射出一個光子高能砲!

然而,這一回並沒有瞄準準確,琉燁趕緊要露琪調整砲口、對準後方追上來的地獄門宇宙船。露琪深吸口氣,用強硬的口吻告訴自己可以做得到──她露琪‧達貝克可以做到!

砲口經過調整終於對準敵人,露琪立即發射光子高能砲!

「成功了!我、我門成功了!」

生平第一次操控宇宙船並且發射武器的露琪,激動地在駕駛艙內疾呼。反觀地獄門也不是簡單的角色,輕而易舉也就躲過露琪的高能砲,隨後展開反擊。

露琪抓緊操控方向盤閃閃躲躲,但由於新手駕駛根本還不熟稔,幾度被攻擊擦過船身造成損害,就在宇宙船發出強烈警示之際,前方出現一群航天戰艦隊!

「那一艘艘航天戰艦難道是……!」

在情況明朗之前,露琪無法確定對方究竟是敵是友,整顆心都忐忑不已時,還得忙著倉惶閃躲後頭地獄門的攻擊。忽然,露琪前方的通訊面板接收到一則新訊息,她立刻點開一看內容正是:

警告前方地獄門的宇宙船,我們是國際刑警組織與海德姆軍方的聯合航天戰艦隊伍,請即刻投降!

「是國際刑警與海德姆的軍方!救兵來了我得趕快澄清才行!」

露琪知道自己開的是地獄門宇宙船,被誤認絕對是預料中的事,她緊張地快快敲打鍵盤,趕緊傳出自己並非地獄門成員而是海德姆皇女的訊息。

訊息一傳過去,國際刑警一方仍懷疑露琪所言的真實性,露琪被逼得只得回傳這樣的訊息:「叫青凰那個木頭劍控出來!他會知道我是不是真正的海德姆皇女!」

這麼一說,經過青凰的確認,果然驗證她即是正牌的海德姆皇女……因為全宇宙只有這位皇女會這麼稱呼海德姆的王宮侍衛長。

「皇女殿下您沒事實在太好了,請原諒我們之前的失禮。您能將地獄門的與宙船搶奪下來並逃出實在厲害,超乎我們的想像。」

螢幕上傳來最新的訊息,發自國際刑警組織的航天戰艦,但露琪沒這時間與他們閒談,立刻下令要快幫她擊退後頭的追兵。有了陣仗浩大的聯合航天戰艦幫忙,即便是地獄門也不敢隨意造次,隨後就見追擊在露琪後頭的宇宙船掉頭返回。

露琪終於逃過一劫並且平安地被航天戰艦接回去,全身而退的她一回到海德姆星,首先迎來的不是人民歡呼或父王母后接見,而是被一個個未婚夫們撲上去迎接擁抱。

「我以為再也看不到小燁姊姊了!」畢達哥拉斯第一個衝上去、雙手緊緊環住露琪的脖子,哭紅鼻子的他好似紅鼻子馴鹿。

「哼,你算老幾?快給我放開手!這女人是我的嫌疑犯不許你隨意碰她!要是被你勒死怎麼辦?」

雷諾爾德緊接在後將畢達哥拉斯的手強硬拉開,盛氣凌人的模樣讓畢達哥拉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雷諾爾德自是不將對方的怒視看在眼底,只有一把抓起露琪的手、別過頭去雙頰微微泛紅地說:「別會錯意,我可不是要關心妳這頭號嫌疑犯的意思……只是擔心要是妳有個三長兩短,我要怎麼對我死去的雷恩哥交代。」

「雷諾爾德侯爵,你就是這麼不坦率才會無法走進皇女殿下的心啊!」

雷諾爾德話才剛說完,剎雷便擠開雷諾爾德,一手則繞過露琪的肩膀,扣住她的下巴並強行轉向自己:「琉燁,歡迎妳的歸來。」

將露琪的腦勺推向自己,剎雷微微噘起的脣就要碰到對方之際,他的正前方迎來消毒水噴霧伺候。

「哎唷,我看到剎雷子爵的嘴裡有好多細菌……剎雷子爵不介意我替你消毒殺菌一下吧。」

無時無刻都戴著一副厚重防毒面具的沙陵,用冷冷的眼神看著剎雷被逼退放手、正拿著僕人遞上的毛巾忙擦臉。

「至於妳,我真是小看妳的智商了,能夠從地獄門的綁架中死裡逃生,我確實該給妳一個肯定。強運也好或者真是妳智取成功,皇女殿下的確讓我刮目相看。」

沙陵收起消毒水噴霧罐,轉頭看向露琪,注視她的眼神比起方才柔和不少。

「大家……謝謝你們對我的關心。」

不管眼中的這群人都說了些什麼,露琪是打從心底感謝他們的這份牽掛。在回到海德姆星的路上,她或多或少聽到這些未婚夫們當時的擔憂與反應。每一人知道她被地獄門綁架時,當下第一個反應皆是緊張擔心不已,個性衝動點的還差點要直接坐上宇宙船要將她奪回。

「重金屬腦袋的後宮,可真是聲勢龐大啊。」

連琉燁也用挾帶著嘻笑的口吻吐槽露琪。然而露琪一點也不放在心上,她此刻的視線與注意力全聚焦在一人身上……青凰的出現,馬上就攫住她所有目光。

「你……不打算像他們一樣跟我說些什麼或問些什麼嗎?」

露琪走向前,問向沉默凝視自己的青凰。

「您能平安歸來……已是屬下最大希望。」

青凰僅僅只回了這麼一句話,可露琪曉得,這個男人,是所有現場人士中最急迫也最積極處理自己當時被綁架一事。她側面聽到的描述,是這個萬年冰山木頭般的青凰,竟為了自己而讓雙眼充滿血絲、語氣強硬且失去平時該有的耐心與冷靜,更是在她回來之前一口飯也嚥不下。

露琪當下聽到的時候心裡是一片踏實地溫暖,比起任何一名未婚夫所言所為更讓她感動與牢記。

在眾人的陪同下,露琪沒有多作休息,便接著返回王宮的會議廳,讓大夥了解她在地獄門船上遇到的種種。她先提到自己被關在禁閉室內,還沒來得及與誰交談或見到首領前,便發生了一個連她自己都很吃驚的意外。

「禁閉室的門被打開了所以妳便可趁機逃出?」

雷諾爾德將握緊的一拳敲在自己掌心中。

露琪搖了搖頭,「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不錯,禁閉室的門的確是打開了,但走進一個人。」

「──銀之武士。」

沙陵壓低嗓音,吐出了正確解答。

露琪肯定地點了點頭,神情嚴肅地回應:「銀之武士──就是他帶我離開禁閉室並協助我坐上宇宙船逃離蒼天黑夜號。」

此話一出,在座所有人皆面露訝異、睜大雙眼個個難以置信,雷諾爾德一邊咬著手指甲,神色激動地道:「這怎麼可能!銀之武士不是地獄門的人?難道……他知道妳是殺害我兄長的嫌疑犯……這麼說來搞不好是同謀……!」

雷諾爾德話還未完,就被身旁的沙陵用消毒水噴了一臉、冷冷地道:

「雷諾爾德,這種腦補只有你想得出來呢。」

「喂!你這傢伙又該死的亂噴消毒水!」

雷諾爾德氣急敗壞地用雙手抹去臉上消毒水、甩了甩手憤怒地喊。

沙陵只是眉頭微挑、從容淡漠地回:「墨丘利侯爵應當感謝我用珍貴神聖的消毒水,洗滌淨化你的腦袋與心靈。」

「你!」

氣得快說不出下句話來的雷諾爾德,這時被剎雷從中介入、隔開他與沙陵。

「兩位別這麼幼稚在此脣槍舌戰,真有本事去外面幹一架才是真男人啊!倒是那個銀之武士,皇女殿下妳有搞清楚他為何要這麼做嗎?」

剎雷沒好氣地將雷諾爾德與沙陵推開,接著轉頭問向露琪、試著將話題的核心拉回。

露琪聳了聳肩,「我也很想知道,但當時根本沒有辦法多問,只能先顧上逃亡一事。但是……」

「但是……?」畢達哥拉斯一對水汪汪的美眸專注地凝望著露琪,似乎相當好奇露琪即將吐露的事情。

露琪吞吞吐吐地道:「但是,我大概知道銀之武士的身分……我不敢說那是真實身分……」

「請說,無論是什麼,您的情報將對我們刑警組織是一大進展。當然,若是您不想說的話……」沙陵望向拿在手中、瓶口還沒乾的消毒水噴霧。

「請別動不動就想用消毒水噴霧當私刑好嗎?」

露琪突然覺得一陣頭疼,沙陵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把她當一國皇女看待啊?況且她明明才剛歷劫歸來耶!

收起想要白眼沙陵的念頭、平復情緒後,露琪又道:

「銀之武士,他當時有在我面前脫下鐵面具,因此我有聽到他真正的嗓音……那道嗓音我認得,再熟悉不過。」

深吸一口氣,每當要她吐出這個名字時,露琪的胸口都會微微一縮、帶點痛楚,最後緩緩地向眾人公佈答案:

「是每日星情的主持人──基德的聲音。」

沒想到竟迎來一片沉默,現場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露琪倒是納悶地問:「怎麼了?你們怎都露出這種很奇怪的表情?」

「回稟皇女殿下,請問『每日星情』指得是?」

「就是那個宇宙廣播電台的節目啊,哎呀你們都是新潮的人,可能沒在聽現在來說很過時的宇宙廣播。但去查一下,應該就會知道這個節目了。」

露琪聳了聳肩,回答青凰的問題。沙陵一聽,手邊立刻展開查詢的動作,沒多久卻面色凝重地對露琪說:「方才我查過了,目前線上公眾的宇宙廣播節目中……並無皇女殿下所說的『每日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