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7章 妖言惑眾



  我們像逃難一樣的搬進了鬼屋,忙了兩天才把它整理得像個家。

  爸媽找到了「活路」,我卻還在「死路」打轉,因為我們的「新家」剛好就在學校附近,我沒有機會轉學。

  星期一我睡過頭了。匆匆跑到學校,趕去晨間打掃,同學們卻都擠在階梯教室門外。

  原來從不上鎖的門,意外地被鎖住了。

  「裡面有人啊!我有聽到腳步聲和一些奇怪的聲音。」衛生股長陳婷如使勁敲門,敲了老半天都沒有人來開門。

  「我好像有聽到射BB槍的響聲。說不定是三班那幾個愛玩BB槍的傢伙把門內鎖,躲在裡頭互相射擊。」

  王浩威聽到朱靜儀這樣說,立刻擠上前敲門大吼:「裡面的人,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快出來投降!」

  裡頭依然沒有反應。

  「會不會是上禮拜我們機器人競賽的作品忘記關掉開關?」有同學揣測。

  陳婷如去總務處拿鑰匙,一回來就宣布:「家長會長交接要在階梯教室舉辦,已經有很多匾額和禮品送來典禮準備室了,所以打掃完一定要上鎖。」

  「別囉嗦啦!快開門進去抓人。」

  我發現王浩威邊說邊瞄朱靜儀,朱靜儀卻沒多瞧這個白臉帥哥一眼。

  門打開了。階梯教室一片漆黑靜謐,不見半個人影。

  「這裡好暗哪!快開燈。」

  王浩威一說,劉凱瑞連忙去開燈。

  燈光驅走了黑暗,我卻看見一片黑氣從典禮準備室流淌到舞臺,再從舞臺沉降下來,匯聚成長髮女妖的影像四處爬行,那蛇一般扭動的長髮令我感到極度不安。

  「這裡很危險,大家趕快離開!」

  我回頭想走,不料卻一頭撞上王浩威厚敦敦的胸膛。

  「屎蛋別怕!壞人用的只是BB槍,不是真槍。」王浩威呵護幼童般地摸摸我的頭,惹得周圍同學哈哈大笑。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走,我便留下來弄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怪,向大家證實我說的沒錯。

  我登上舞臺,站在典禮準備室門口,手掌朝眉心拍下去,一睜眼,果然看見那面「新居落成」的大木匾透出慘綠的光芒,綠光中不斷滲出一絲絲黑氣,然後匯聚成女妖似的詭異陰影四處遊走。

  「人呢?玩BB槍的人呢?」王浩威摩拳擦掌,和那群死黨去搜查每一排座椅,卻沒有任何發現。

  「會不會躲在布幕後面?」朱靜儀說著跑上舞臺。

  王浩威趕緊衝上舞臺,粗魯地掀動兩側的布幕。

  我看見有一道黑氣遊走到王浩威身邊,瞬間全部滲入他體內。那一刻,我突然看見他的眼睛迸射出紅光,聞到他身上散發出強烈的腐臭味。

  我以為王浩威要遭殃了,想不到黑氣瞬間又滲出他的身體,腐臭味也立即消失。他只是動作停頓一秒,對於自己前一刻發生的怪事渾然不覺。

  現場除了我,沒人察覺剛才的異變。

  黑氣卻被王浩威誇張動作引發的氣流帶開,朝著朱靜儀流去。

  剛才的腐臭味讓我直覺:那種黑氣很可怕,萬一被沾上,以後鐵定倒大楣!

  「快下來,舞臺上有很恐怖的東西!」

  我很擔心朱靜儀受到危害,不由得高聲喊叫,拉著她和王浩威的手衝下舞臺。

  過片刻,王浩威瞧見沒什麼怪事發生,氣沖沖跳到我面前,胸膛頂住我的鼻尖:「好啊,屎蛋!你是存心嚇我們,想害我們出糗是嗎?」

  看見朱靜儀也皺著眉頭,以為我存心捉弄她,我急忙為自己辯護:「典禮準備室那一面『新雞肉城』的匾額恐怖又詭異,我怕你們沾染到它的晦氣。」

  同學聽到我說話漏風出糗,全都開心地露出戲謔的表情。

  朱靜儀卻板起臉孔罵我:「你才是『晦氣星』呢!妖言惑眾!」

  朱靜儀隨即轉身告訴那群女生:「闖進來射BB槍的人應該是從舞臺後面的門,或是三樓的出口溜掉了。等一下打掃完,記得三個門都要上鎖。」

  我被罵得好冤枉!極力想解釋,朱靜儀卻擺出一副厭惡的表情,根本不想理會我。

  「屎蛋!傻蛋!笨蛋!」劉凱瑞忽然從背後戳我一下,幸災樂禍地奚落我:「新任的家長會長是朱靜儀的爸爸,他們家剛蓋了新房子,可說是雙喜臨門,那座匾額是要祝賀她爸爸的,你卻偏偏觸她霉頭。嘿嘿!現在連班長都不想罩你,你要開始倒大楣囉!哈哈哈!」

  我的頭又脹又痛,感覺自己是個無力申冤的大傻瓜。因為同學的感覺都和我不同,所以沒有人會相信我看見的靈異現象。

  頭一次,我覺得自己好孤單。



●第18章 意外的線索



  一下子看了那麼多恐怖的死亡場面,當晚我一入睡就開始作惡夢。等我警覺小邪靈在操控我的夢境,想扭轉夢境時,卻被鬧鐘吵醒了。

小邪靈再度變強大,我的災難又要開始啦!

我伸個懶腰,委靡的精神馬上振奮起來,因為朱靜儀從今天開始要在上學途中等我。

我蹦蹦跳跳梳洗吃早餐,蹦蹦跳跳出門,直到看見她才壓抑住急躁的雙腳,可是一顆心仍舊蹦蹦跳跳。

「你臉色好蒼白。」朱靜儀側著臉,關切地問我:「昨晚沒睡好?」

  「唉!可惜我的靈異能力派不上用場。我真希望自己擁有福爾摩斯和柯南的偵探金頭腦。」

  「別洩氣!」朱靜儀安慰我:「你感應到那面匾額是棺材板做的,找到新的線索,也縮小了追查的範圍。你的靈異能力用處可大囉!」

  我們一路互相打氣、交換想法,才一下子就走到校門口。

  我不禁癡心妄想:如果我們兩個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不必急著應付眼前的災難,那該多好!

  想不到災禍都還沒到,桃色糾紛卻先插隊找上門來。

  學生朝會後,導師找我跟朱靜儀去談話。

  「聽說你們兩個最近十分親密,連上學都走在一塊兒?」

  我知道是王浩威去告密,連忙跟導師解釋那一面邪門的匾額帶來的禍害。

  導師對我露出質疑的表情。

  他的外表跟門神一樣粗壯,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壓根兒不信靈異事件,更不相信會有人拿棺材板來刻成匾額。

  可是當他看見朱靜儀默默垂下眼淚,自信就動搖了。

  「黃金誕說的當真?」

  朱靜儀哽咽說:「嗯。我們指望王浩威的姑丈可以提供更多線索,他偏偏出國去了。」

  導師立刻派人去找王浩威。他一來就挑釁地朝我挺一下胸膛。

  「你姑姑有跟姑丈一起出國去嗎?」

  「沒……沒有。」

  「你姑丈他們送的匾額有古怪,能不能請你姑姑幫忙問看看匾額是打哪兒來的。」

  「好……好吧。」

  面對老師,王浩威吞吞吐吐,讓我感覺不太對勁。

  下午上電腦課,我嘗試瀏覽鄉民代表會的網頁,先找到副主席林大有的相片,再搜尋活動照片,發現四十幾歲的林大有身邊經常出現一位濃妝豔抹的妙齡女子,兩人表現得十分親暱。

  我連忙把查到的新發現告訴朱靜儀,她趕緊去問王浩威:「你姑丈身邊那個年輕女孩是你姑姑?」朱靜儀眼瞳流露訝異。

  王浩威突然脹紅臉,過半晌才吶吶地回答:「我姑姑三年前過世了。姑丈娶的新太太也對我很好,她應該願意幫我問問看。」

  「你姑姑是因為什麼原因過世?」

  「法醫判定她猝死。」王浩威擺出鬥雞的姿態,很不爽地反問我:「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那個匾額上頭滿是女鬼的屍氣和怨氣,可能是用女性冤死者的棺材板刻成的。」

  我以為他會被我的說法嚇到,想不到他卻反過來質問我:「你該不會假借靈異的說法,挑撥我們兩家的冤仇吧?」

  「你敢不敢帶我們去查看你姑姑的墳墓,也許會有新發現。」

  王浩威被我的話一激,立刻憤慨地回答:「好,就我們三個,放學後馬上去,不敢去的是小狗!」
出發囉!心靈的雲霄飛車   
陳景聰 

很小的時候,我總以為自己很膽小,因為我老愛聽靈異故事,卻又很怕鬼,每當獨自一人去到陰暗的地方,便不由得想起鬼故事的情節,頓時覺得暗處鬼影幢幢,渾身冒出雞皮疙瘩,緊接著心臟就砰砰狂跳,簡直快嚇破膽。 

懂事以後,我仍舊愛聽鬼故事,也依然怕鬼,但也開始懂得找種種理由來安撫自己不用怕鬼。回想起來,那些理由有的還真是荒唐可笑,卻逗留在我的想法之中,陪伴我度過無數童年的歲月,走出每個嚇人的暗處。 

到了青少年時代,接觸過幾位自稱有陰陽眼的同學和學長,即使他們繪聲繪影地描述自己親眼看見的鬼魂形象,我也跟其他同伴一樣聽得膽顫心驚,卻還是半信半疑。後來又聽過不少靈異傳聞,也曾因為好奇而跟同伴玩過錢仙,對於那些若有似無的靈異現象,大家都覺得怕怕的,卻不敢斷言真假。 
  
等到自己當了老師,開始對小朋友說故事以後,這才恍然發覺:原來大多數孩子都跟我小時候一樣,也非常怕鬼,卻同樣喜歡聽靈異故事。 
  
我在國小任教三十年,說過的故事數都數不清。由於自己喜好創作小說和故事,在講故事的同時,也習慣觀察小朋友對不同類型故事的反應。 
  
每當我應小朋友要求,開始講述靈異故事時,他們的臉上隨即浮現既期待又害怕的神情,那模樣就跟坐上雲霄飛車的當下一樣。他們的感受隨著神祕的故事氛圍和驚險刺激的情節起伏不定,心情忽而緊張忽而放鬆的過程,在他們稚嫩的臉龐展露無遺。 
  
孩子們很喜歡聽我講靈異故事,我卻擔心他們被恐怖的情節嚇壞了,所以總會適時添加一些有趣的轉折,好放鬆他們過於緊繃的心情。如此一來,靈異故事帶給孩童的感受,就如同心靈搭乘一趟雲霄飛車,那種痛快過癮的感覺,與其他類型故事相比,多了一種純粹的冒險樂趣,更能釋放壓力,帶來暢快感。 
  
我一直想創作一系列的「靈異偵探」故事,因為講過那麼多靈異故事,在我已經出版的三十幾本書當中,竟沒有一本是以靈異為主的故事。可我又擔心怪力亂神的題材被斥為無稽之談,所以遲遲沒動筆。 
  
有一次跟小朋友講一個「靈異偵探」故事,這故事發想自一個新居落成就鬧鬼的傳聞,小朋友都聽得很著迷。有個小女生聽完故事興沖沖來找我: 

  「老師,我也看得見鬼耶!」 
  「真的?鬼長什麼樣子?」我被她嚇到了。 
  「一片模糊的白影子,看不太清楚。」 
  「妳不會害怕嗎?」 
  「不會啊,我還用雷射筆去照它呢!」 
  
看見她一臉淘氣的開心模樣,我忽然間興起動筆寫這一系列「靈異偵探」故事的念頭。 
  
由於科學迄今仍無法證實鬼的存在與否,歹徒便利用大眾怕鬼的弱點,裝神弄鬼來詐騙陷害人。此時,如果有幾個小鬼頭沒頭沒腦地跳出來,和歹徒周旋,冒死揭穿惡毒的計畫,這樣的正義與勇氣該是多麼令人激賞呀! 
  
感謝四也出版社的支持與費心指導,讓靈異小偵探得到機會施展靈異能力,現身在讀者眼前。 
  
神明消災解厄,鬼怪作祟害人的觀念,在人類社會傳承了幾千年,使得崇敬神明、懼怕鬼怪成為亙古不變的民間信仰。即使在科學發達、破除迷信的今天,我們老祖宗最原始的鬼神信仰依然深植人心,因為宗教「勸人為善、遠離罪惡」的力量始終是社會安定的基石。 
  
親愛的讀者,希望在放下這本靈異故事的同時,您除了搭乘一趟心靈的雲霄飛車,享受到閱讀的樂趣之外,也在心田播下了一顆善良的種子。
保衛想像力   
臺東兒童文學研究所榮譽教授 林文寶 

看到《靈異小偵探》系列《新家的詛咒》的稿件。首先,讓我感覺到的是兒童文學已然邁向多元。長期以來,兒童文學一直存在許多潛規則與禁忌,如不宜寫暴力、同性戀,更不宜寫怪力亂神。喜劇與歡欣固然是兒童文學的浪漫傳統,但社會結構的改變,兒童文學的書寫方式也必然會隨之改變,然而,我們似乎仍然停留在衛道與保護的階段。這是否與華人儒家文化有關? 

《四書》中所見鬼、神,似乎是由於鬼神莫測高深,於是乎只能敬而遠之;或是由於重視現實人生,於是對於不可知的世界視而不見。而後世因尊儒而崇尚內外品德之修為。其實,兒童可貴之處,在於有好奇心,尤其是對未知世界的好奇,曾記得深夜聽鬼故事的歲月,鬼神故事曾經是許多人的童年記憶。 

景聰是資深的小學教師,了解兒童的需求與教育的意義,今將怪力亂神的故事,從童話層次移位到小說層次。也就是說以現實的學童為主角,置入鬼神靈異的次元世界,並融入推理、探險等元素,而成為一種類型的幻想小說。這種類型小說似乎能滿足兒童的另類心理需求。 

建議親愛的家長和老師,不要也不必排斥鬼神驚悚之類的幻想作品,重要的是與孩子共讀,與孩子走進另類的奇想世界。 
  
愛因斯坦曾說:「想像比知識重要。」保衛孩子的想像力正是今日教育的首要使命。也寄望因為此類作品的出現,促使我們的兒童讀物能呈現「多元共生,眾聲喧嘩」的繁華盛世。 

黑色趣味裡,領取光明的生命禮物!  
宜蘭慈心華德福中小學資深教師 謝易霖 

我們從天而降,在母親子宮裡整備三個季節,然後開始生命冒險。有生命,就有滿足與歡悅,就有恐懼、痛苦與危險。 
  
孩子天真無邪,對世界沒有防備,他們看得到天使,也看得見奇靈異鬼。人生的旅程才開始,童年距天堂不遠。世上事事新鮮,理所當然的種種解釋還沒有出現。探索未知,是謎團開解、疑惑澄清的歷程,這樣說來,生活充滿偵查與探險。每種靈異,都召喚心中恐懼,或者說,心中的恐懼與焦懼,召來了這些靈異。只要面對它、解決它就能有所獲得,就轉變自我。 
  
神話大師坎伯說道,「你能肯定或同化愈具挑戰性、威脅性的情況,則你所能成就的人格境界就愈偉大。你吞下去的魔鬼會給你力量,而且愈大的人生痛苦,可以得到愈大的人生回饋。」我們不妨也這樣看待為孩子而寫的行旅遊記、冒險故事,這些都是由外在世界走入向內心世界的探索。可以說,孩子在奇遇中奮鬥以致能飛翔,而閱讀這些故事,與故事角色同感,於是體會了內在太空的種種風景行色,人生也將踏實起來。 
  
服務於十二年一貫(小一至高三)華德福學校的我,每天與各種年齡的孩子相處。華德福課程的特色,除了豐富藝術活動與自然體驗,各式童話、神話、冒險傳奇、歷史與文學織成綿密的故事網也引人注目,這與我學術研究的出發點:青少年哲學與文學教育、生命敘說結合,「故事」豐富我教學與課程研究並進的生活。展讀陳景聰老師於四也出版的靈異偵探系列故事第一本,對這系列作品的未來發行深自期待! 
  
這是本兒少小說具有黑色趣味,但能協助孩子看見光明。書中點出許多孩子所畏懼、焦慮的事物。孩子所畏懼、焦慮的,無非是陌生的環境或不友善的人際關係、失去父母或照護者、沒有朋友或誤交損友、落單、迷路、黑暗、噪音等等。這些無非是「異於平常」,無非是「生命暗影」。 
  
出身精神科醫師的作家王溢嘉曾言,「異常面」和「黑暗面」是「理解問題」的有效途徑;面對孩子,我們應把握的是:「影」與「光」相生,所謂的「問題」,更好說是「現象」。看似幽暗的事物,背後都有一道永恆之光。面對、接受且嘗試解決這些「現象」,孩子將透過揭露種種黑暗封裝,開啟己身潛能,將生命前程照亮。他將因此成為生命路途的英雄,變得成熟、體貼、無畏;更且,展露自己的人生價值。 
  
主角「黃金誕」名字意蘊深刻,這暗示故事無非是自我淘洗、自我開顯的旅程。「我」為敘事觀點易使讀者將自己代入故事場景,在情節裡一步一步解謎解惑,自我對話自我認識,同時也接受這樣的提醒「你有很多天生的靈異能力都還沒有用過呢!多去嘗試,就像在石子堆裡尋寶,只要拿到手上,就能發揮用處。」(〈閰羅王的免死金牌〉)就這樣,讀者會發現那險惡、痛苦與恐懼的背後,其實都有禮物。 
  
謝謝陳景聰老師帶來這樣的禮物。陳老師於文學園地耕耘許久,更以兒童文學見長,獲獎無數。現場教學的深厚經歷和國語教科書撰寫委員的資歷,使得故事可讀之外,還可體會適切的構句、奠定語文素養,在人物命名等故事細節裡俱見用心。更有趣的是,書本提到的《說不完的故事》(作者是華德福學校校友!)《墨水心》都是少年小說名著,這又是孩子的閱讀線索,也可見本書的用心經營。我鄭重推薦這本著作,更期待景聰老師四也的系列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