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找回聲音的天賦

二○○七年,英國選秀賽中,保羅‧帕茲(Paul Potts)以一曲〈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征服全場,締造了奇蹟,但過去他一直自認為是個「微不足道」的人。

從小常被同學欺負的保羅,在成長過程中發現,自己至少還有一個真正的朋友,就是他的歌聲。歌唱是他逃離殘酷現實的最佳慰藉;藉由歌唱,他在自己的小宇宙釋放所有壓力,音樂提昇了他的心靈層次。對於音樂的熱愛和寄託,陪伴著保羅成年,協助他渡過許多困境。

其實歌唱對於保羅‧帕茲的意義如此重大,並不是特例。對許多人來說,歌唱的意義往往遠比自己想像中更重要。所以在台灣,KTV產業永遠活力四射,門庭若市。即便我們因忙於工作或家庭而不再熱衷於唱歌,但總會在某個夏日的午後、秋日的夜裡或是寒冬的清晨,偶然間聽到一首昔日熟悉的歌曲,而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

遺憾的是,大多數人總對自己的歌聲不甚滿意,上台唱歌永遠比上台演講更令人感到恐懼。

「如果你想學唱歌,最想達到什麼目標?」
我曾對很多人提出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大部分都是︰「希望自己的歌聲很好聽。」

當我詢問更多人之後,我發現,每個人都渴望唱出美妙的歌聲,而不僅是在職業歌手的歌聲中咀嚼其中況味。

我也曾為學習唱歌努力了二十年;為一個目標持續掙扎這麼多年,可證明自己的天分不足,以及個性的頑強。

二○○九年,我終於有幸受教於馬任重老師,經過幾年努力,我的聲音有了一百八十度度的轉變。最明顯的是,我的音域多了一個八度,更重要的是,音質與力量的進步,比起接受訓練之前,根本是天壤之別。

二○一三年,在偶然的機緣下,上帝讓我跟隨馬任重老師的腳步,開始教授發聲的方法。

更幸運的是,在二○一四年九月在愛盲學院開課而有大量的教學經驗與眾多滿意而成功的回饋。

在教學過程中,我發現,美聲的方法有三個要素。

第一是培養判斷正確發聲的聽覺能力,第二是正確使用聲帶的方法,第三則是修正對於發聲的錯誤成見。

前兩項必須在課堂上親身經歷,而聽力比發聲方法更重要,畢竟若無法判斷發聲方式是否正確,便很難快速進步。至於第三項「修正對於發聲的錯誤成見」,則是在我有一些教學經驗後,發現這是個不小的問題。

人在理智上不認同的事情,潛意識便會加以排斥;只要心理產生抗拒,身體就會做出相對的反應。因此如果對於發聲沒有正確認識,那麼就難以建立正確的發聲與判斷的聽覺。這一點在教學的過程中經常出現,不加以處理與克服,學員就會停留在原地,無法進步。這也是我決定寫這本書的原因。

感謝愛盲基金會出版中心,耗費了許多心力與時間,協助我修改、編輯這本書。

一本發聲理論的書,先天上就並不容易理解。愛盲基金會出版中心想了許多方式,加入插畫,希望能提升這本書的可讀性,非常感謝他們的付出與投入。

本書中,我試圖說明歌唱及說話發聲的真相,但並未涉及太多的訓練技巧。若讀者有興趣,可在YouTube上搜尋「河西羊的健聲房」,其中有多部教學搞笑影片,相信對各位在練習上會有所幫助。

只要你的聲帶未受到嚴重損傷,那麼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優秀歌手的資質、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都可以如黃鶯出谷。

道理很簡單,因為人體的構造,在發聲器官與身體的結構上,就是最完美的樂器。

有多少樂器模仿著人的身材?而有多少動物能像人的唇、齒、舌一樣靈活,發展出這麼多種語言及音韻。這種天生的生理結構,造就了人類註定是天生的樂器,而人聲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樂器。

這本書想要打破舊有錯誤對於發聲上的想法。讓我們有機會找回神所賜的人聲才能,這是上帝原本就給予人類的能力。而當上帝所賜的才能得到完全的發揮,我們就會更親近神,更能享受平安、喜樂的豐盛滿足。

看見聲音的世界何其壯闊

我一直認為自己的細胞基因裡缺少跟音樂有關的DNA,所以從小就不會唱歌,也怕參加任何與歌唱有關的場合或活動,再加上身處四年級生的年代裡,音樂課向來都是被其他應考學科所取代,以致於有關聲音的修學向來都是一件很遙遠的漠不關心。及長進入職場,由於從事行銷傳播及創意工作,因此寫作了大量的電影、電視和廣告影片劇本及腳本,聲音與音樂於是成為創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個人雖然還是五音不全,但起碼喜歡唧唧哼哼的也樂得怡然自得,尤其偏好快旋律的搖滾、現代流行樂,甚至重金屬或雷鬼樂風。

但是,即使在行銷傳播的創意領域中工作了許多年,甚至還寫過幾首曾被傳唱的歌曲,但由於自認缺乏音樂細胞和幼年欠學,始終沒有機會認真的去改善或彌補這個個人生命中的缺陷,所以至今依然還是不會看五線譜上的豆芽,即使簡譜也是一知半解,對於聲音的掌握更是僅止於演講或教課時所必需的一些發聲技巧。

我非常羨慕那些可以隨時放聲高歌的朋友,他們總是能夠憑藉著一腔好聲音廣結善緣,聲音的世界何其壯闊!君不見,一曲高歌能夠幫助一個從小被霸凌但最後卻以聲音征服全世界的英國素人歌手保羅・帕茲;一篇抑揚頓挫的激昂演講可以振奮民心打敗強敵,例如二戰期間的王者之聲英王喬治六世。

當本會出版中心國鐘主任將彙整編輯後的《河西羊的健聲房》書稿交給我時,我迫不及待的在一日之內囫圇吞棗飢渴吸吮,從呼吸、聲帶、發聲、高音、共鳴、感情、技巧到美聲,對於這個有關聲音的秘笈,我耳聞已久且衷心期待。

當讀完全書後心中充滿躍然一試的衝動,既深深感受河西羊老師言之有物的卓越技法與經驗,也感動於出版中心編輯汝枋文字的洗鍊和作事用心,似乎一夕之間不但獲得來自河西羊老師無量的灌頂加持,還有我們家汝枋真心誠意所付出的助成功德,我這老公鴨雖然開口聲音依然不嘹亮,但心理上卻好像被灌注了許多能量。我相信這樣的感受,將會在每一位閱讀本書的讀者身上發生同樣的效應,好書值得推薦。

我們的生活環境和科技文明正在快速的劇烈蛻變中,閱讀紙本的讀者越來越少,甚至意願讀書的人口都在快速降低中,影響所及紙本圖書的出版也受到嚴重摧折而快速減量,然而對愛盲就一個非營利社福組織的立場而言,專業性的冷門書籍即使銷售市場難以期待,但是人類的智慧永遠值得珍藏與推廣,我們當在量力而為的謹慎下努力以赴。

本書能夠順利付梓出版,除要感謝河西羊老師慷慨的願意將其親身體驗的感受和心得無私的和盤托出,也謝謝本會出版中心編輯同仁國鐘、沛晴和汝枋的努力用心和工作付出,在此謹以一位受到智慧利益的讀者立場感恩諸位,也期待有更多的朋友能感同沐益。

                  財團法人愛盲基金會董事長 謝邦俊 謹
3.1唱難聽是為了唱好聽 

發聲訓練是一段「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過程,從原本習慣的發聲方式,到發出難聽的鴨叫聲,再到高亢的嗓音,必須歷經短則數月、長達一年的轉變過程。

在這段過程中,並非持續的變難聽或愈來愈好聽。我們的音域在短短兩至三堂課的時間當中,就會先提高幾度如假包換鴨叫般的真音。

這不免令人遲疑︰與其發出難聽的高音,倒不如移調(降key)唱歌,雖然無法以技炫人,至少不會丟人現眼;實在犯不著為了飆高音,破壞自己原本還不錯的音質呀!

這樣的心態很正常,卻是多數人無法進步的原因。

試想,一把琴弦鬆動的小提琴,可以拉出怎樣的聲音呢?除了走音之外,樂音想必也不甚飽滿。

同理可證,聲帶如果沒有良好「閉合及向下拉長的能力」,聲音品質一定不會太好,除了會在高音時,聲帶因閉合力不足而破音,也可能會漏氣而使得音準出現問題。

所以「唱難聽是為了唱得好聽」,聽起來矛盾,實際上卻合情合理。難聽是為了重新喚醒聲帶正常、自然的運作,加強聲帶的控制力,如同小提琴換了一條好的琴弦,自然會更好聽。

另一方面,高音更是讓歌聲動聽的重要因素。

高音讓歌聲更動聽

雖然很多歌唱比賽的評審都說高音不重要,重要的是歌聲中的感情。但奇怪的是,這些年來的男聲卻愈唱愈高。

三十年前,李建復唱〈柴拉可汗〉,最高音只到一點升Fa;二十年前,周華健、張學友已唱到一點La;如今的信、楊培安、林俊傑,High C(二點Do)竟是常見的音高。

當音高落在2000~5000Hz時,無論喜怒或悲歡,人們最容易從聲音中感受到強烈的情感滿足。而男聲的一點Sol(G4,392Hz)以上,以及女聲的一點Do(C5,523.25Hz)以上,所產生的泛音組合正好在這個區間。

泛音是指一個基礎音發出後,所伴隨出現的倍數音。

舉例來說,如果男聲唱出一點La的高音,這個音的振動頻率是440Hz,那麼他不僅會發出這個440Hz的音高,同時會出現880、1320、1760、2200、2640、3080、3520、3960、4400Hz的聲音,分別為440Hz的二至十倍。

當然也有更高的倍數,但能量太小,所以聽不到。而這十倍之內的泛音,就是構成一個人或一個樂器的聲音與眾不同的因素。

所以高音代表著更能挑動聽眾的情感,讓聽眾覺得好聽。

3.2所謂穿透力 

除了能夠發出高音、挑動聽眾情感之外,正確的發聲方式,還可以讓我們的聲音更具爆發力與穿透力。

我們常常可以在美聲歌手、音樂劇歌手,以及一些真聲唱法的流行歌手的聲音中感受到「穿透力」,彷彿即使在千軍萬馬、金戈震天之中,他們的聲音都可以穿透出來,殺出一條血路。

尤其是歌劇演唱家,在龐大編制的交響樂團之下,不用麥克風照樣把聲音穿透出來。

原因真的是音量大嗎?還是另有玄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