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又不是蛔蟲

「hey唉鳳八,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我只是手機,不會觀落陰啊!」

有一天晚上,我跟我的朋友聊天的時候,聊到了她前男友的事。

她說,她特別討厭在感情裡什麼都不說,還期望別人懂他的那種人,因為她前男友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

記得有一次她跟前男友吵架,為了什麼已經忘了,大概是芝麻綠豆的小事,也許是太常因為綠豆吵架了,所以她想跟對方說開,但前男友卻只是一昧地轉移話題,什麼都不想說。

「這不是滿常見的嗎?許多男人都這樣,因為真的沒什麼好吵。」

其實聽到這裡我覺得有件事滿有趣的,許多時候男性與女性的角色在爭吵當中會切換,往往男性在遇到問題時會想要解決,但在與情人吵架時,卻又覺得過了就算了。

而女性呢,有些時候遇見問題,當下比較在乎的是情緒,可是在吵架的時候,女性又急著想把問題給解開,避免下一次又發生一樣的情況。

「所以我才覺得男人很煩!」她抱怨說。

喂,女人不也是一樣嗎?

一個不小心,我們倆也差點吵了起來。

難怪男人與女人的戰爭永不停歇,因為對不上相同的頻率啊!

但她最生氣的其實不是不願意溝通,而是當初他們爭吵後,前男友不把問題解決就算了,還跑去臉書轉發了個圖,寫了一句話,叫做:「懂我的人,不必解釋,不懂的人,何必解釋。」

聽到這裡,我終於懂她發火的點了。

your mother’s gone咧!你都不說,是要人懂個屁啊!

我自己很害怕一種對象,我把她們稱為「芝麻開門」型的女孩。

這類型的女孩呢,往往都是這樣的,她很少說明自己的事,卻又期望別人懂她的事,比方說她討厭吃香菜,但她不會跟你說,直到有一天你跟她去吃蚵仔麵線,她才一臉臭臉的跟你說:「我不吃香菜!」

或是你工作了一整天都沒打給她,晚上終於回到家了,洗個澡躺在床上,然後打給對方,結果對方一句話都不說,不管你怎麼問,她就是說沒事。

在這裡,我們順便來做個小小的測驗好了,男人們,當你在這種情況下聽到女友說沒事的時候,你會?

①真的當做沒事。

②知道一定有事,打破砂鍋問到底。

③知道一定有事,但妳不說,我也就不問了。

④不管有沒有事,我他媽現在不哄妳,我等等一定有事。

其實這題滿簡單的,我相信男人們都知道要選四,但我也知道女孩們在現實中老是遇到選一二三的男人,然後氣得跳腳,所以姑且還是來說明一下好了。

選一的朋友,我只能說,你真的是太單純了,在這種情況下,女生們說沒事,大概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是有事,而且就是你的事;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我有事,但不干你的事;只有百分之五的機率是真的沒事。

所以,總體而言,她就是有事,而且很有事!所以如果你是選一的朋友,拜託,把這個選項從人生中刪除,或是準備好吵架吧!

選二的朋友,恭喜你,你已經稍微理解女孩們的心理,也明白這種情況下說沒事,絕對是有事,而且是自己的事!但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是問不出答案的。你知道,通常願意說的人不用你問,她就會直接說,而不說的人,就表示腸子不是直的,是彎彎曲曲的(廢話)。而我要說的是,不是每個人都一根腸子通到底,尤其是針對「芝麻開門型」的人,他們不會直接說出答案,因為他們要你無師自通的知道答案。

WTF,我們就是不知道答案才要問你啊!

但,選二的朋友啊,我要老實告訴你,你問不出答案的,也是準備好吵架吧。

選三的朋友,我只能說你大概是條漢子,已經做好開戰準備了。

而選四的朋友,我必須要跟你握個手,恭喜你破解了感情裡的祕密,我想你的感情應該能一帆風順了,你可以放下書好好的跟女朋友相處就好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最好是啦!

選四的朋友,我相信我們都知道,當我們今天選了四,明天還是要選四,今後的每一天都要選四,但你永遠不知道為什麼要選四。

這就是「芝麻開門」型女孩,你永遠不知道她生氣的點什麼,她也從來都不說,因為她們覺得,你,應該要懂我在想什麼!

對不起,拍謝,I’m sorry,溝妹那賽,我不懂啊啊啊啊啊啊!能不能直接告訴我,通關密語是什麼?

談戀愛啊,很多時候的爭吵就是這樣子的。

我們用自己的期待,去套在對方的身上,覺得既然我們是情侶,那麼很多事我不用說明,你應該就要懂。但即便妳跟妳男友拿同一支手機,你們裡頭裝的軟體都不可能一模一樣了,何況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呢?所以上帝製造人,才給了我們一張嘴巴,去跟別人溝通啊!

也許下次,當你遇見了芝麻開門型的對象,你可以直接點破對方的情況,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你不說,我怎麼懂!拜託你行行好,多說個幾句吧!要生氣,也起碼讓我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嘛!

如果你是芝麻開門型的人,那我只能說……

我們的身分是情人,不是僧人,就算是僧人,也不會觀落陰這項技能啊!

別再把那句「懂我的人,不必解釋,不懂的人,何必解釋。」放在心上了,從現在起,改成:「不懂的人,看情況解釋,懂我的人,我必須解釋。」

或許你就不會覺得,心中的那道門,始終沒人走得進去了。

-----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唉鳳八,我覺得失戀後的我一無所有,怎麼辦?」

「沒關係,那就讓我們一起找回來。」

有段時間,你對自己很沒自信。

你看著所有朋友的動態都是光鮮亮麗,自己的卻是一敗塗地。別人出遊是跟情人,你卻只能跟家人;別人是做主管經理,自己卻還是個小職員而已。這些也就算了,更慘的是無意間看見了前任的臉書,發現他交了個新對象,而那個對象比自己好上幾百倍!

要臉蛋有臉蛋,要內涵有內涵,要體貼有體貼,根本就是女神或男神下凡!

然後你看看自己,外表不出眾,身材不夠好,學歷沒很高,內涵不夠深,工作不上不下,連感情也一塌糊塗。

突然之間,你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來投胎,生塊叉燒都比生你好。於是你不停把自我縮小、縮小、再縮小,小到連自己都看不見,小到快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喂喂喂!別這麼悲觀,事情沒這麼嚴重!

你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糟,你只是因為打擊,而覺得自己很糟!你只是因為挫折,而失去了自信心罷了!

老實說,自信這件事不僅在感情裡,在生活中的每個層面,都是很關鍵的事情。

當我們失去了自信,那麼做任何事,都不可能做到預期,因為我們自己已經先劃地自限,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那步田地。

而要怎麼處理沒自信這件事呢?老實說,只能靠自己。

好,先別打我,這話雖然看似廢話,但我真的不是在說廢話。因為生命中的每件事,一定是事出必有因,或許來自於你的家庭背景,或許是來自於你的成長背景,在生命中的某個環節,一定種下了一個因,而現在才會出現這樣的果。

所以,如果你願意,可以回頭想一下你的人生經歷,是在哪裡出過什麼問題,然後重新檢視你自己。也許現在的妳再回頭看這些事,早已經雲淡風輕。

那麼就告訴自己,當時的你還年輕,現在的你足以面對所有事情,讓自己對記憶裡的自己釋懷,走出過往的陰霾,接受現在的你。

接著,去想想你做的最好的事情。

比方說,有些人很會處理行政文書,有些人口才很好,有些人善於分析,有些人善於逗別人開心。

每個人一定都有自己的長處,別說沒有,一定有,而我就是要你想出你最有能力的部分,然後先肯定自己。

其實自信這回事,與其說是自己給自己的,更該說,某部分是別人給予我們的,正因我們在這些做得很好的事上獲得了成就,收到了別人的讚美,所以我們才能做得越來越好。

舉個例子,在我小學的時候,有一次我的歷史(當時叫社會課)考了全班最高,只有我一個人拿了九十分!從此之後我對於歷史課產生了濃烈的興趣,以致我的求學階段,歷史幾乎都是名列前茅,國中考高中時歷史是頂標,高中考大學時歷史是頂標,連上了大學都念了歷史系!

從這例子就可以知道,別人的讚美有多重要了。

所以,去放大自己擅長的部分,是找回自信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因為當你一件事做得好,就表示你能做好另一件事。

工作上是,生活上是,感情上也是。

誰會喜歡一個沒自信的人呢,是吧?



然後,分享一個小祕訣給你。

自卑會累積得越來越深,某部分源自於我們對承諾的失信。

當我們面對一些約定好的事情沒完成,不管是對朋友、對家人還是對自己的事情,只要這件事沒做到,那麼,它就會在我們內心裡埋下一顆小小的種子。

一件兩件可能還沒感覺,當日積月累,我們的自信也就逐漸被消磨不見了。

所以,假如你從今天開始,每天跟自己約定好一件小事,也許是規定自己每天七點要起床,也許是每天一定要喝三杯水,諸如此類的小事都可以。重點在於,跟自己每天的約定,一定要完成,不管多忙、不管多累。

這些小小的事情,就像在自信心上放了張紙,一張,兩張,只要你持續做下去,這些紙就會累積成一疊厚厚的自信。我想,到時候你一定會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而那不一樣的東西,叫做信心。

或許感情曾經讓我們都受過傷,我們在裡頭栽了跟斗、跌了個跤,然後痛了怕了,突然看不清楚前方的路了,於是不敢向前了。

但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就像那句話說的:「在感情裡,誰不是摸著石頭過河呢?」

既然每個人都一樣,而有些人到對岸了,有些人正在往前,你又何必停在原地呢?如果前方的風景正美,停在原地不是很可惜嗎?

或許吧,許多人都說,受了傷之後不知道怎麼愛了,自卑了之後不知道怎麼往前了,其實你只需要站起來,拍一拍自己身上的髒汙,然後給自己一點信心,繼續往前,那就好了。就這麼簡單,真的就這麼簡單。

但簡單,往往不簡單。

所以,先從找回自信開始吧。有了自信,遇到任何事情,你都能處變不驚。因為你知道自己是個很棒的對象,你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而這樣的人,我相信,絕對能成為一個萬人迷的。

因為你什麼事都能做到,何況是談一場戀愛呢?

-------

夢想這條路,千萬不要跪著走完

「唉鳳八,追求夢想是不是真的很困難?」

「因為如果說不困難,那你就不會羨慕那些成功的人了啊!」

你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很愛用二分法的世界,總是將人分成兩種,比方說男人與女人,大人與小鬼,溫拿(winner)與魯蛇(loser)……諸如此類的分類法,只要你仔細去想,就不難發現這世界的二分法規則。

先不提男人與女人、大人與小鬼這兩件事,因為除非你是人妖,不然你不是男的就是女的,不是想當男的,就是想當女的,沒什麼好說。而大人與小鬼指的不單是年齡上的區別,更是指你在一件事上有沒有決策的能力與權力。比方說,柯文哲是個大人,因為他能決定台北市的一些政策,而我們都是小鬼,因為我們除了投票這件事之外,其他時間都是被政治所操弄的可憐老百姓。

難怪大家都稱台灣叫鬼島,因為島上養了兩千三百萬名的小鬼啊……

咳咳,不好意思,扯遠了。

說說溫拿與魯蛇之間的差異吧。

你知道,所謂的「人生勝利組」,不外乎是有錢、有閒,伴侶是帥哥或正妹,而且往往他們都能達成自己想要的事情,這種人,叫做溫拿,或是又稱林志穎(請上網維基林志穎,你就會知道為何了)。

而「人生失敗組」,大概就是沒錢、沒閒,生活沒有目標,日子過一天算一天,單身了好幾年,陪伴自己的只有左右手或是韓劇日劇歐美劇裡的男演員,然後下班之後只想待在家裡當個阿宅,反正出去也沒人好找,也沒人會想找自己……最後只好上網自嘲自己是條魯蛇,又肥又宅,成天只會科科笑,然後老是打一些沒意義的廢文來自娛娛人,希望藉由網友們的反應,證明自己還存在著,證明自己魯得很快樂。

但如果你問他們,你真的甘願當個魯蛇嗎?我想,十個人有十一個人都會說:「怎麼可能,能當溫拿,誰要當魯蛇?」

是呀,每個人都想當勝利者,但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只是平凡的魯蛇。

於是,有很多人、有很多書、有很多勵志的電影與故事,在告訴人們,人活著就是要追求夢想,當你找到了夢想,就要勇敢的去實踐他,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支撐下去,因為站在舞台上的,都是堅持下來的。所以不管多苦、不管多累,你都得咬著牙前進,當你走到了盡頭,你就會是個溫拿了。

你看看所有成功的人,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

周杰倫、王永慶、五月天、曾雅妮、林義傑、陳彥博……

嗯,的確,這些都是在他們專精的領域上很成功的模範,也的確是激勵人心的典範,But,千千萬萬就是這個爸特最討厭,每個人都會說要勇敢追夢,但問題在於,很多人根本沒有夢想。要是每個人都有夢想,那大街上豈不是人人都是溫拿了,哪來的魯蛇啊!

話說到這突然想到,嚴格來說,我也算是人生勝利組的成員之一。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因為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我大概是在國小三年級時,第一次接觸到「說故事」這件事情的,如果你還有印象的話,小學的每週三下午都會有一堂課是班會時間,而在我們班上,老師會點一名小朋友上台去說故事給大家聽,然後在他說完之後問一下大家的感想之類的。

對於當時的我們而言,被點上台去說故事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因為除了能被老師贊許之外,還能獲得其他小朋友的掌聲,而且如果你那週的故事說得好,大家看你的眼神還會不一樣,就好像是個Super Star一樣!所以每個孩子無不爭先恐後的想上台,現在想到那個畫面,都覺得好像在演超級名模生死鬥。

我小的時候其實是個被班上討厭的小胖子,很常被同學霸凌,所以童年其實過得不是很愉快,只有在週三的下午,當我站在台上說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時,同學們看我的眼神才會不一樣。也因此,我就一直很喜歡說故事這件事。

於是在我成長的階段,我嘗試過寫小說、寫歌詞、寫劇本、攝影等說故事的方式,甚至到了現在,說故事這件事成了我的職業,我成了影視人員之一。

在某層面說來,我也是個追夢成功的溫拿,因為我做到了我想要的事情。

但如果你問,我有因此得到了很多錢、很多閒、很多美女相伴,每天起床只要想著要去哪裡玩就好了嗎?

拜託,根本沒有,我一樣每天上班,一樣看到長官要起立敬禮,一樣會有滿肚子抱怨,一樣會領不到薪水而三餐不繼,現實沒有在我達成了夢想後改變,我依然是個魯蛇,而且魯得很徹底。

所以夢想這回事,並不是當你達成了就功德圓滿了,不是你完成了一切就苦盡甘來了。很多時候,我們在心中埋下了顆種子,耐心的等它茁壯,當它冒出了頭,結成了果,才真是另一次起頭。

這有點像廢話,畢竟你有看過哪個果農只收割一次就躺在家裡收錢的嗎?所以你想靠夢想吃飯,你也得養得起你的夢想跟你的生活。

夢想這條路很遠,真的很遠,比馮光遠還遠,很多時候,「完成夢想」只是站上那個起跑點,更難的,叫做細水長流。所以我才會說,夢想這條路,千萬不要跪著走完。

因為你還沒踏上起跑線就已經跪了,膝蓋都破皮了,你還有什麼力氣能在完成之後繼續前進呢?不如就站著走吧。

大多數跪著走的人,都是因為自己的實力支撐不起那場夢,所以走到一半熱情磨光了,卻又不捨得放棄,於是只能咬牙苦撐下去,抱持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態,到最後累死在這條路上,才發現,原來自己仍然沒前進多少。

所以,在你踏上夢想這條路之前,你必須知道,要能做夢,也要有做得起夢的實力,以及肯做夢的努力,因為有很多時候你會徬徨,覺得自己一直在學、一直在試、一直在累積自己,卻連個路標都沒看見。是不是自己不適合走這條路,或是已經走錯路了,諸如此類的想法會從你的內心深處冒出來打擊你、嚇跑你,不讓你繼續前進,但這些都是必經過程,也是最多人跪下的時刻。

這時的你一定要告訴自己,這只是起頭,而每件事的起頭最難,當你撐過了、踏上了,你會發現,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鍛鍊夢想實現後,你能走多遠的訓練而已。

而當你撐過了那個讓所有人跪下的時刻,我敢保證,夢想,用走的一定比跪著走快很多的。起碼我自己是這樣的,曾經跪下了,現在站起來了,如今已經走到一個當初想不到的地方了。

或許你曾經有個夢,或許你現在有個夢,或許你未來將會有個夢,我想,只要有夢,就去做吧。

讓我們一步一步前進,去看見,那個從沒想過的風景。

祝福我們。

------------

倒數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唉鳳八,原諒真的好難。」

「其實原諒不難,難的是原諒你自己。」

第一次聽見這本書,是在我高中的時候。

當時班上有一位才女,個性很好,念書很棒,又是班長,所以老師推薦她去參加一個全國性的比賽,然後她挑選了這本書當寫作題材,得了全國第三名。

全國第三捏,不是在開玩笑的,所以想當然耳,她一回來老師一定是要她上台說一下這篇文章跟這本書給我們聽的。

但你也知道,年輕人嘛,怎麼可能聽得下去,我也不例外,所以她在台上說,我在台下混,一邊偷偷看抽屜裡的漫畫,一邊假裝有在聽。

突然,她說到了一個段落,停了好長一段時間,教室裡頭安靜了很久,老師同學紛紛看著她。

過了很久,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說:「我不知道愛是什麼,但是,教授在臨終前對主角說的那句『愛是原諒』,深深地打動我,突然之間,我好像放下很多事了。」

鬼扯。

如果說一本書裡頭的一句話,就能讓人放下很多事,那世界上就不會有凶殺案、情殺案、謀殺案跟戰爭了。如果我們真的能原諒,那麼,世界上就不會有仇恨這個詞了。

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

轉眼十幾年過去,直到今年,我才因為舞台劇的關係多少了解了這個故事。

當我看著台上金士傑所飾演的教授,聽著卜學亮說的那些話,最後生氣的跟他說:「愛,沒有性質,只有本質,在愛裡,你終究會原諒,因為愛是原諒!」

在那一刻,我才真的懂了這句話,而理解伴隨著眼淚落下。

當你真正相信愛,你根本不會想那麼多,對於任何事,你都會原諒。你真的會願意原諒。

在這中間十幾年來,我遭遇過許多事。

高中那時候因為憂鬱症的關係,所以我曠課很嚴重,導致操行不及格,這可不是補學分就能彌補的,這也導致我是全校唯一一個不能畢業的學生。

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這件事,依然每天在衝刺班裡頭念書,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我媽媽劈頭就先賞我一巴掌。

「你到底是怎麼念的?唸到唯一一個不能畢業的?你真的是撿角!」

媽媽當時憤怒的眼神我到現在還記得,而爸爸坐在一旁沒有說話,只是抽著菸,但我能從他的身影得知,他很失望。

那一天,訓導處打了通電話來,告知我父母需要到校一趟,當他們到校後,訓導主任很客氣的請他們坐下,然後告知了這件事。

「主任,拜託你幫幫忙,這樣的話他怎麼上大學?」

媽媽當時已經慌了,抓著主任的手就只是問這句話,即便主任怎麼解釋,說可以用同等學歷報考大學,但媽媽依然問著相同的問題,問到後來主任沒有辦法,只好請我父母先回去,說會召開校務會議討論。

後來會議是開了,但自然是維持原樣。

其實這一切我都不意外,因為我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了,而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考上大學,這一切我都想好了。

但媽媽始終不聽我的說法,她只覺得這孩子沒救了,這一輩子都別想出人頭地了。於是她不停地罵我、不停地打我,而我也覺得,為什麼我的母親不能體諒我,不肯聽我說話,所以我也跟她惡言相向。

這件事我始終放在心上,即便過了很多年,我依然放不下,也導致我與我母親的關係後來很不好。

出社會後,自己搬出來住了,有一陣子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當時我做著我想要的工作,有一個我深愛的人,甚至差點步入禮堂。還記得當時過年,我們倆到高雄玩,一路開著車到了愛河旁邊,我們停了下來,就坐在車上聊著天,看著河。

「欸,我們現在就去公證好不好?」她說。

如果說這算是求婚的話,那我應該是被她求婚了吧。

我看著她,說了一個「好」字,然後就開著車要到高雄法院去辦理公證手續,結果因為過年時期法院沒有上班而作罷。

但那一刻的幸福,我一直記得。

但我們卻在回台北後的一個月分手了。

「我跟你真的不適合,個性上、經濟上、甚至是做愛。」

那一晚,她的眼神絲毫不是我認識的她。

我聽完,默默地將她家鑰匙從我的鑰匙圈上拔下,放在我們習慣放的碗裡,然後走出她的家門,卻還是走不出她的生命。

在分手之後,我就像許多男人一般,積極的做著挽回的動作,幫她買宵夜,幫她做很多事,甚至是幫她洗澡……許多許多的事,讓我以為我能再與她相愛,卻在幫她室友搬家的路上,聽見了她室友對我說,她其實一開始就不愛我。

「她其實還有幾個男友,我知道的至少兩個,她說,她一開始就沒有愛你,只是覺得你能陪她走出情傷罷了……」

在去的路上,我聽完,很冷靜的跟她說「原來如此,沒關係我沒事」。卻在回程的路上,在車上哭得像個小孩。

有一段時間,我很恨我前女友,恨她怎麼能把一個人、一份愛,當成是自己療傷的工具,就好像每個靠近她的男人都只是她的踏腳石,而她只想度過這條感情的河罷了。那段時間裡,我嚴重的失眠與厭食,每天睡不到幾小時,而一天只吃不到一餐的量,就這麼過了好幾個月,我才強迫自己好起來。

會好起來也不是自己意志力堅強,而是因為聽見她交新男友了,所以我也只好逼迫自己好起來,不然就太懦弱了。

真是不知哪來的倔強。

在那段時間裡,愛情對我來說,就像路邊的狗大便一樣,誰踩到誰倒楣,於是我開始荒唐。每個遇見我的女孩,我都會說我不談情,只做愛,如果妳能接受再說,不能接受請離開,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女人。

或許這是一種報復手段吧,對於女人與愛情。

荒誕的日子過了好一陣子,有一天醒來,突然覺得累了,才終止了這樣的生活,卻也傷害了很多人。但這些我根本不在乎,因為愛情拋棄了我,我又何必管別人想什麼。

一直到後來,我成了唉鳳八,開始幫大家解決愛情上的難題,或許是一種巧合,也或許是一種贖罪,贖的是那些日子裡頭的罪過,以及受傷的自己,當我看著每一個人的愛情故事,每一封他們寄來的求救信,我總是從中獲得了什麼,治療了什麼,找回了自己的一點什麼。

但我始終覺得不夠。

直到那晚,我坐在台下,看著台上的演出與對話,我才明白了什麼。

原來,我缺少的是原諒自己。

或許吧,原諒別人是件很難的事,但原諒之所以難,是因為我們不肯先原諒自己。

每一次的爭吵,每一次的糾葛,每一場在我們生命中有過的挫折與傷痛,我們自己都要負上一半的責任。

母親訓斥我的那時,會沒有畢業是我自己的責任,我卻任性的將一切的問題都丟給了她,認為她為什麼不體諒我、不諒解我、不愛我。但就是因為她愛我,她才會這麼難過,是我一開始就先傷害了她。

被女友拋棄,是因為我許多時候沒有做好自己,我在感情中失了焦,將重心都放在她身上,讓她喘不過氣。

我在一開始就因為太愛這個人,而忘了給她時間說明這些事,是我自私的想要快點在一起,而忘了評估她是否適合跟我談戀愛。是我自己給了她機會傷害我的。

許多時候,我們太偏執的去愛對方,或是太自私的愛自己,而忘了要愛自己與愛對方,這好像是一種捉弄,總是拼錯了順序。如果愛對方時也能愛自己,或是愛自己時也能愛對方,那天下早就太平了。

但就因為我們就愛弄錯,所以感情才這麼烏煙瘴氣。但這一切都還好,事情過了,就該雲淡風輕。

可我們總會這樣,事情過了,卻惦記著,然後折磨著,我們很想放下,卻又放不下,而我們卻不知道為什麼放不下。

因為我們都忘了要先放開自己,先原諒自己。我們都忘了先愛自己。

愛沒有性質,只有本質。在愛裡,你終究會原諒,因為愛是原諒。

如果說有一件事,是你一直放在心上,遲遲難忘的,那麼,先想一想,你做了什麼、沒做什麼,你該負什麼責任,你本來就不該負什麼責任,將這些關係都給釐清之後,給自己一個擁抱吧!

屬於你的責任,好好的跟自己、跟對方道個歉,然後原諒自己吧。不屬於你的責任,就說服自己,別把這些當自己的責任,然後放過自己吧。

當我們都能先原諒自己,你會發現,原諒別人一點都不難。因為自己這關都先過了,其他人的部分也就沒那麼痛苦了。

愛,是原諒,愛一直都會原諒。

當我們能先赦免自己,愛,就會降臨。

因為你已經相信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