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1.拯救達文西的設計圖

第一章 失竊



時間:一五○四年

地點:義大利佛羅倫斯

場景:達文西與學生在工作室裡,此時喬康多夫人正好來訪……

人物:達文西、學生薩萊、喬康多夫人(蒙娜麗莎)、木匠女兒卡塔利娜



「我一定要打掃工作室嗎?」薩萊一邊嘆氣,一邊用哀求的眼神看著達文西。

「對!」這位學者嚴肅的回答,連看都不看這個十二歲的學生。也難怪,這個學生的上衣穿到都褪色了,褲子也磨破,看起來就像個農家小孩。達文西坐在書桌旁盯著桌上翻開的筆記本,過了一會他拿起羽毛筆開始寫東西。

「作用力引起反作用力。」他喃喃自語著,邊捻著他灰白的長鬍鬚。

「您剛剛說什麼?」薩萊拿著掃把無精打采的問。

「沒什麼,我只是自言自語罷了。」

「您每次自言自語的時候,總會出現些重要的想法。」薩萊試著想引起老師的注意,看有沒有什麼事能讓他不用打掃。

達文西吸了口氣,抬起他濃濃的眉毛。他知道,薩萊現在絕不會讓他安靜地工作。

「過來,我讓你看個東西!」他招手叫薩萊靠過來。薩萊立刻把掃把丟到一邊,跑到書桌旁。

「你看那邊!」老師用手指著窗外。這間工作室位在一座塔上,因此薩萊順著老師指的方向望向窗外,幾乎可以俯瞰整個佛羅倫斯。整座城市被高大的城牆包圍,在密密麻麻的房子裡有幾棟的穹頂特別突出。夜色漸見,白天的熱鬧即將結束,城裡的婦女帶著孩子們往回家的路上,路邊叫賣的人也收起了攤子,其他商人們也在算著今天收了多少金幣。

「你看到什麼?」達文西問他的學生。

「沒什麼特別的,不就街道、屋頂、窗戶……」薩萊疑惑地捲著自己的棕色頭髮,邊回答著。

「不是,再看仔細點,河流的上面有什麼?」達文西說。阿爾諾河的上方正盤旋著兩隻老鷹。

「不就兩隻鳥嗎?」薩萊不以為意的說。

「沒錯,兩隻鳥。」達文西若有所思地繼續說:

「大自然教了我們很多事情,說不定我們能製造出一對翅膀,以後人類也能在天空飛翔。」

達文西彎下腰來,頭髮散落在臉上。他從書桌下拿出了一個木製的模型,看起來像是鳥的骨架。「老師,您不會真的認為人類能飛起來吧!」薩萊瞪大眼睛看著老師,接著充滿懷疑地說:「我覺得您這是在浪費時間!」

達文西再度站了起來,不過他完全沒有注意薩萊說了什麼。他看起來既優雅又高貴,即使他的毛呢長袍很樸素,腰間也只是繫著很簡單的腰帶。達文西上下舉動著那隻奇特的木鳥模型,而木鳥的翅膀也隨著他的動作擺動了起來。

「要怎樣才能讓翅膀能夠承受一個人的重量呢?」達文西問著他的學生。「人的身體必須要像靈魂般自由的行動。」

「老師……有人敲門。」薩萊打斷了達文西的話。因為達文西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很顯然根本就沒聽到開門聲。

「那先去開門吧!」他對學生說。

薩萊順著樓梯跑到玄關。他打開門,眼前站著一位露著神祕微笑的女士。

「晚安!喬康多夫人!」薩萊深深的鞠躬,向這位高貴的女士問候

「您請進,我馬上通知老師您到了,請您在圖書室稍待片刻。」

薩萊兩步併一步地跑上樓。

「是麗莎‧喬康多夫人!」他氣喘呼呼地對老師說。

「是蒙娜麗莎(Mona Lisa,Mona是義大利語中對女士的尊稱,通常放在名字之前)呀!」達文西高興地說。「我馬上下去見她。但是你要留在這打掃工作室!別想趁機去巷弄裡閒逛!」

薩萊在聽到這番話後,絕望的看了一下工作室,桌上與地上滿是堆積如山的書、地圖還有顏料盒,架子上堆滿了工具、器械還有玻璃透鏡。在這個擁擠的塔樓房間裡,唯一整齊的地方就是達文西的書桌,桌上只擺了那本翻開的筆記跟一隻羽毛筆。

「明天打掃不行嗎?」薩萊嘆著氣說。但達文西並沒有理他,而是默默的離開工作室走下樓梯。

薩萊心不甘情不願地拿起掃把開始打掃,還差點把地上的玻璃顏料瓶給打翻。薩萊感到無聊極了,他放下了手邊的工作,走到了窗邊,看著逐漸亮起一盞盞街燈的佛羅倫斯。正當他陶醉在美麗的夜景時,突然一個小石頭從窗邊飛入,掉到了他的腳邊。

「薩萊!薩萊!」樓下的巷弄裡突然傳來了故意壓低的聲音。「下來!我們去找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薩萊往下看,一個模糊的身影在向他招手,原來是他的朋友卡塔利娜。她是隔壁木匠家的女兒,這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和平常一樣穿得很邋塌,帽子歪斜的戴在她棕色的捲髮上,破舊的長裙下露出一雙赤腳。她一定又沒經過她爸媽的同意就偷跑出來了。

薩萊也沒多想,反正晚一點也能繼續打掃,更何況每次喬康多夫人來拜訪時都會待上好一陣子。

「我馬上下去!」薩萊對著卡塔利娜喊道,並隨手把掃把給丟到一邊去。薩萊飛快地跑下樓梯,經過玄關的時候他放慢了腳步,望向敞開著門的圖書室。圖書室裡,喬康多夫人穿著一身綠色絲綢的洋裝,深色的頭髮用一條金色的髮帶綁了起來,她看起來真是美極了。

「您還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完成我的畫像呢?」喬康多夫人深切地看著達文西的眼睛問道。「您已經畫超過一年了。」

薩萊扮了一個鬼臉。這個女人怎麼會這麼高貴迷人,不過幸好現在有她吸引老師的注意力,只要他們倆聊得越專心,自己就越容易偷溜出去。

「這個嘛……」薩萊看見老師抬起頭,望著喬康多夫人的眼睛說:「您是如此完美,所以畫作需要非常認真琢磨才能呈現您的完美……」

薩萊踮著腳尖經過圖書室走到大門前,接著他驚訝地發現,門竟然沒有鎖!

一定是剛剛他來應門的時候,因為太匆忙地跑去叫老師才忘記鎖了,幸好粗心大意的老師沒發現,虧他先前還在擔心開門聲太大會驚動老師。薩萊躡手躡腳地跑到門外,再輕輕的把門關上。但他沒發現,當他從家裡跑出來的時候,有個人影從門旁的衣櫃後方溜了出來,並身手敏捷地跑了上樓。這個人的帽子壓得很低,又穿了黑色的披風,所以在昏暗的樓梯間根本看不到他,只有劍柄在暗處閃了一下光芒。

這個神祕的身影在上了樓梯後進了工作室,接著開始環顧四周,並在工作室裡四處走動,直到發現了他要找的東西。過沒多久,這個神祕的身影就再度下樓,看著達文西跟喬康多夫人冷笑,接著滿意地溜出了房子。

「明天見!」薩萊在巷子裡對卡塔利娜說,接著把嘴巴擦乾淨。他們在開放式櫥窗小店買的杏仁餅真好吃,薩萊心滿意足的想著。回到家後,薩萊在玄關處聽到了圖書室傳來喬康多夫人跟達文西聊天的聲音,為了不讓達文西生氣,薩萊便快速地跑上樓,把打掃工作做完。

但當他發現工作室裡有些不對勁後,薩萊就再也沒辦法安心的打掃了。



薩萊發現了什麼?